AOI

[MCU/奇異鐵] 週四約會日 (BIO4奇異鐵無料企劃)

※繁體字注意

* MCU

* Stephen Strange/Tony Stark

* 台灣BIO4奇異鐵無料企劃(主揪@melt成軟泥的JC)

* 假設復仇者們在週四固定會有電影夜的設定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週四約會日

 

 

  第一個週四。

  當Friday自己撥放起AC/DC的歌,他放下手裡工具抬起護目鏡,納悶地挑挑眉,剛想開口問他的姑娘是出了什麼毛病,結果自己隨即便「噢」了一聲,接著他就只是一直看著方才還修理著的那個反應堆愣神,直到他最愛的歌放完要換到下一首去了,他才讓好姑娘停下音樂。

  他瞇起眼睛端倪那條反應堆上的裂痕好一會兒,然後輕輕揉捏眉眼之間給自己疲勞過度的眼睛休休息,他沒費心問Friday他待在工作間多久了,只知道現在時間確實離一般人就寢的時間甚至都還算早了一點,他當然可以自己放部電影消磨時間,但那樣就太痛苦了。

  「記錄下進度,Friday,我去休息一會兒。」

  「好的,BOSS。」

 

  第二個週四。

  和難纏的Ross將軍周旋絕對是目前他最不樂意做的事情,他可以掛他電話的,就像他做過的好幾次那樣,但那樣對太多的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他聽著話筒那邊的人朝他吼叫,提不起半點打嘴仗的慾望,然後AC/DC就已爆炸般的音量大聲響起來了。

  「見鬼的!Stark,那是什──」

  「火警!先掛了!」

  「你敢──」

  他抓準時機掛斷電話,朝那該死的東西做了張鬼臉,然後擺擺手示意他的好AI停掉音樂,「做的好,Friday。」他不吝嗇讚美給擅作主張的好姑娘,可Friday只是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告訴他,那並不是她做的好事,只是Tony自己曾經設定的鬧鐘。

  Tony沉默了一下,至少他擺脫了Ross,暫時。

 

  第三個週四。

  他在法院和一堆協議國吵架。

 

  第四個週四。

  他拿著一袋冰枕給腦袋後的腫包冰敷著消腫。

  見鬼的被鐵鋁罐砸到可真疼。

  「也許你該穿著盔甲上街,BOSS。」

  「別說笑了,傻姑娘。來吧,給我個可以固定的那什麼……哪來的髮帶?我才不要──算了,這樣也行。好了,讓我們開始專心工作吧,把所有的通知都關掉,除了Pepper和Rhodey有優先權外。」

 

  第五個週四。

  他在工作同時也放了音樂,兩者混在一起他根本沒有注意。

 

  第六個週四。

  那差點把Hulk嚇出來了,幸好沒有。

  他正和Bruce美好的敘舊呢,於是隨後靜音了可憐無辜的Friday,AI最後只好把Natasha發來好消息無聲的用投影砸在他們腦袋上。美麗的黑寡婦說她就快要解決她和Bruce的通緝狀況了,以不致命的方式,很可能涉及到很多的威脅,Tony誇張地對女間諜輕描淡寫地闡述給嚇的哆嗦了一下。

  那真是個好消息。Bruce靜靜地對著投影窗格上的文字微笑。

 

  第七個週四。

  Thor回來了,他和他弟弟史詩級的冒險可比什麼都還要精采。

  Bruce表示另外一位想念和金髮妞的戰鬥,Thor也手癢的不行,不知怎麼的他們就轉移到了訓練室,Tony饒有興致地等著看他們重演神和綠巨人的戰鬥,Natasha用眼刀刮他一下。最後強化過的訓練室被轟出一個大洞,Thor的雷電打到裸露的線路造成大廈一時間的跳電,接著Pepper打電話威脅要踢爆他們所有人的屁股。

  Tony大笑表示他很高興Thor能回來。

 

  第八個週四。

  當音樂大聲響起的時候,金色火花形成的光圈割破空間,某個帶著飄揚斗篷的男人從那裡跨步走了出來。因為時機太過剛好,一時間AC/DC變得像極了某種氣勢威武的出場配樂,Tony呆住了,張著嘴驚訝了好一會兒,直到天花板彈出了機槍瞄準了那人,那是Friday沉默又果斷地正在守護她呆愣的創造者。

  被機槍無死角的鎖定,只要他有看似攻擊的動作,眨眼間他就會被打成蜂窩,那個Stephen Strange卻只是怡然自得的伸出手來向大廈的主人問好。

 

  第九個週四。

  Strange用他口中的「魔法」偷溜進他的工作間,接著差點兒就被他寶貝的機械手臂們給攻擊,不過說是攻擊,不如說更像是充好電的Dum-E好奇伸來的手,確實,不知情的人一開始一定會被嚇一跳的。

  但,是他的斗篷先一步撲過去攻擊Dum-E的,Tony Stark可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加入這麼一個奇怪的勸架行列,Strange苦惱的揪著自己會動的奇妙斗篷扯著,Tony連忙安撫受到驚嚇的無辜機械手,還不忘埋怨地瞪入侵者一眼。

  被斗篷氣呼呼纏著的Strange澄清,他嘗試讓他的AI通報,但顯然是工作間的音樂太大聲於是被大廈主人無視了,他只好出此下策。對方露出了個充滿歉意的微笑,Tony瞇起眼睛端倪他好一會兒,依舊沒好氣地問:「所以呢?你來做什麼?」

  結果是Thor想恢復美好的週四傳統,Strange便是來問他是否願意上樓加入那些人。Tony不缺理由塘塞,然而作為負責詢問的人,Strange毫不意外地只是點頭表示他知道了,可也遲遲沒有表現出要離開的意思。

  「你還在這裡等什麼?等我請你出去嗎?」

  「如果你不介意,我更情願待在這裡。我對那部電影實在沒什麼興趣。」

  「那在這裡就能找到什麼有趣你的事情嗎?」

  「也許。」

  他對魔法師模糊的說詞翻了個白眼,戴上護目鏡,就隨他去了。

 

  第十個週四。

  Peter來的時候差點被工作室裡各種閃爍的魔法亮光和科技投影給閃瞎。Tony一邊研究Strange惱人的「魔法」,試圖證明那不過是某種科技,說不定是某種外星技術,一邊偷抓一點Peter帶下來的爆米花塞進嘴裡。

  Strange既不糾正也不在意地任憑Tony指揮他做任何事情,好滿足Tony採樣數據。

  Peter實在搞不懂他們在幹嘛,他待在原地有點兩難,Strange的魔法很酷,但他也想看樓上撥的電影,直到Tony研究未果,張牙舞爪撲過去要扒掉Strange的衣服看看他那身奇怪的法師裝下面是不是藏什麼機關,Peter的蜘蛛警報響了──

  他注意到Strange正溫和地看著他,Peter當機立斷跑回樓上。

 

  第十一個週四。

  他不知道Strange是怎麼死皮賴臉拿他上週「無償」施展的魔法,向自己要求到一頓晚餐的,還要求鼎鼎大名的Tony Stark陪他周遊紐約──

  「你問Tony Stark要不要和你一起出門,卻只是要帶他去街上吃熱狗?」

  「我聽說那是紐約最好的熱狗。」

  「誰說的?」

  Strange張了嘴要供出犯人的名字,卻被突然炸裂開來,震耳的音樂給打斷,他在巨響中只是改為無辜地朝Tony微笑,然後聳聳肩。

  「好吧、好吧。」Tony嘆了口氣答應了,然後又覺得這樣不行,於是瞇起眼睛試圖討價還價,「那我要研究你的斗篷。」

  Strange像偷腥的狐狸似的,馬上換上得逞的笑容,「我會問問它的。」

  回應他的是Tony的白眼一對。

 

  第十二個週四。

  他看見一座移動的零食山,在要撞上牆壁之前硬生生地停下來了。

  「你在幹嘛,Peter?」

  「咦?Mr.Stark?」

  Peter抱著一大堆的零食,還夾了一桶炸雞,努力伸長脖子從那堆零食小山後探出頭看他,Tony Stark就算不是天才也不難猜到看起來鼎鼎大名的蜘蛛俠是被支使去跑腿了,「你要出去嗎,Mr.Stark?可是電影夜要開始了……」Peter期待地問他。

  「我只是去接Strange,他說他在皇后區的哪裡迷路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Tony無奈地說。

  「皇后區?需要我幫忙嗎?」聽到自己住的街區,Peter立刻表示。

  「不用了,你去看電影吧。」

  Tony擺擺手讓小蜘蛛趕緊上樓去,餓肚子的雷神很麻煩,更別提餓肚子的Hulk了。

  「這樣啊。」Peter點點頭,Tony這才注意到這小子精明地用蜘蛛絲黏住了零食包裝袋,好防止它們沿途掉光,「嗯……Mr.Stark?」

  「什麼?」

  「我下次能找朋友們一起來嗎?他們也想參加電影夜……啊!不用擔心,絕對是可以信任的人!」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行吧。」Tony聳聳肩。

 

  後來Tony Stark看著越來越多人的休息室,才想到Peter當時用的確實是複數。

  卻忘了Stephen Strange是只要想就能上聖母峰的人,怎麼可能迷路。

 

  第十四個週四。

  「你不帶斗篷我就不戴盔甲。」

  「……」

  「哈!你自己也辦不到嘛!」

  「確實。儘管我不是自願的。」

 

  「這就是為什麼你們3D列印了一堆桌遊還像個青少年通宵玩了一整夜的原因嗎?」Bruce露出略為困擾的微笑,還有點綠,因為一早踩到滿地滾動的跳棋而摔倒,顯然不是個好的讓Hulk出現的方式。

 

  第十七個週四。

  他完全是因為不想耽誤到餐廳的營業,才勉為其難地借助Stephen的魔法。

  當Tony嘴硬,Stephen拉好領結的位子,對他溫和地微笑,然後替兩人打開傳送門,「請。」

  傳送門另一端傳來好幾聲驚呼,能見到有好幾個路人好奇地窺探。

  「顯擺。」Tony咕噥。

 

  第二十一個週四。

  經過休息室的時候,正好只有今晚負責挑片子的Natasha在那裡,並且正試圖盯的他心裡發寒,不外乎是來埋伏他的。直到Tony因扎人的視線總算受不了,絕對沒有心虛地問了一句:「幹嘛?」

  女間諜故弄玄虛地沉默久了之後,擺出了意外柔和的表情,淡淡地指出:「你領帶歪了。」塗了艷紅指甲的手替他調整好了,「Thor會習慣的。」

  「習慣什麼?」Tony緊張地嚥嚥口水,深怕Natasha一個收緊他就會因為不知名的錯誤被勒死,腦袋裡努力地回想他最近可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你的週四另有安排。」

  「什麼?不!那個不是──」

  「不是嗎?」

  「不是。」

  Natasha聳聳肩,然後丟給他一張名片。

  「這什麼?」Tony瞪著那東西向瞪著炸藥般。

  「餐廳的名片,推薦給你們。」女間諜彎起唇角說,然後就這麼走開了。

 

  第二十三個週四

  他不該喝酒的,真不該。

  Tony被攙扶著以免撞上自己的房門,那雙手在他的腰間,他見過那雙手,是怎麼遍布傷疤、顫抖──現在卻可靠有力的扶著他。

  他想打開眼前的門然後躲起來,但這個人該死的會魔法,哪有一扇門擋得住他,他轉過身背靠著房門,對魔法師說:「這不是約會對吧?」

  「你覺得呢?」Stephen對他挑起眉毛,把問題丟還給他。

  「我不約會、嗝!……隊友。」

  該死,他打了個酒嗝完美地破壞了這本該是嚴肅的一句話。

  「我不是你的隊友。」Stephen說,他把手伸過來放到他的門把上,完美地圈住這個喝醉的天才,「我不參加你們每週四的電影夜,我還試圖不讓你參加──我不是你的隊友,Tony。」

  他真的不該喝酒的。

  Tony把手疊在Stephen的手上,這個魔法師寬厚、溫暖的手,他的手指擦過那些疤痕,慢慢地滑過他的指間,帶著Stephen 一起輕輕地扭下了門把。當門打開了一條縫,走廊的燈光爭先恐後傾瀉進他的房間。

  「那你還在等什麼?等我請你進去嗎?」

 

  第不知道多少個週四。

  Steve看著休息室的復仇者們露出微笑,能再次和團隊聚在一起的感覺真好,他很高興新舊成員都願意延續這個傳統……

  「呃……有人看見Tony嗎?」他小心翼翼地問。

  「我剛剛見到他還在工作間。」Bruce回答他。

  「那我去叫他。」

  Steve馬上說,行動的也很快,Bruce勸阻的話還來不及出口,只是張著嘴看著隊長的背影不知道該怎麼辦,Natasha則覺得有趣極了,某一小部份的人也許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更多一部份的人則是和女間諜一樣偷偷笑了起來,儘管大多都是女性成員。

  「讓他自己發現也好。」Natasha說。

  那一點兒都沒讓Bruce的良心少不安一些。

 

  當Steve得到允許進入工作間的權利,門一打開他便被震耳欲聾的音樂迎頭洗禮一番,而Tony正好在給告一段落的工作存檔,他手指在空中比劃幾下收拾掉幾個文件,藍色投影在他眼睛裡閃爍,接著Tony看著他好奇地問:「有什麼事嗎,隊長?」

  「電影夜要開始了,我來……提醒你。」Steve小心選著措辭開口。

  「噢。」Tony看了一眼時間,瞇起的眼睛裡微微露出一點笑意,「放心,這我知道,看,我還有設個鬧鐘呢。」他說,做了個手勢讓Friday停下音樂,世界變得安靜了許多,「不過我等等有個約會。」

  「約會?」

  說時遲,那時快。火花小聲的炸裂,Strange穿過來,習慣且自然地給Tony的臉頰一個吻,「你又工作到現在。」他口裡說著埋怨的話,但表情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全是寵溺。

  Tony露出微笑,「反正你的傳送門很方便。」

  「魔法不是這樣濫用的。」魔法師說。

  「你最沒資格說這種話。」Tony翻翻白眼,指揮著機械手們可以回充電台休息了,然後這才看向工作室裡的訪客,「嗨,隊長,你現在可以回休息室看電影了,那些傢伙可不會等你。」

 

  「噢,對,他們也不會等我。」

  他的隊友們都知道,每週四他們的鋼鐵人都會被魔法師給偷走。


END

评论(6)
热度(81)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