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MCU/奇異鐵] Not That Kind of Doctor 20170328

※繁體字注意

* MCU內戰後背景 (雖說如此但本人還沒看)

* Stephen Strange/Tony Stark

* 微Steve Rogers/Tony Stark (本文無提及真正戀愛成分)

* 微Bruce Banner/Natasha Romanoff/James Barns

* 不合邏輯,本文立場不代表本人對電影全部的解讀

* OOC注意 (因為我還沒看隊3電影)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70314

 

 

 

  在Thor如同雷響般轟隆的愉快嗓音和熱情擁抱,高興地見到曾經的戰友,Dr.Strange並沒有錯過那人短暫的愣神,和眼神裡一閃而過的瑟縮迴避,但他很快揚起嘴角,好客且樂意見到這位稀客,還有他帶來的朋友。他們向對方交換名稱,儘管他確信就算兩人所處的領域大不相同,但他們或多或少都曾在某個新聞報導或某本雜誌裡見過對方,Tony Stark端倪了他一會兒(彷彿在想著要說一些調皮話,但Strange並沒有等到),最後率先伸出了手。當Strange回握,他注意到那只是又淺又匆促的禮節性的握手。也許那只是所有關於Tony Stark的輿論裡最不重要的一部份,他因有錢而無禮著名,也許他不怎麼想握他遍佈疤痕又醜陋還顫抖的手,Stephen Strange知道自己搞明白這一切並沒有意義,於是他沒多心。

  北歐神祇有多熱情且具有無法讓人拒絕的魅力他們有目共睹,他激昂的把他們一路尋找眾神之父的旅程說得有聲有色,Tony Stark聽得很愉快,但就是把它當成有奇幻色彩的故事聽的,因為他不停在吐槽那些「魔法」根本是一派胡言,偶爾他還會拉上Bruce Banner一起評理,博士在兩個好友間為難,明顯誰都不想得罪,但看得出來他依舊偏向科學那派,期間他每次溫和的回答時都偷偷瞄著抿著杯調酒心情愉快的Natasha Romanoff,身為魔法師的Strange並沒有加入討論,好在Thor根本不在意別人對魔法的解讀。

  當故事告終,Thor把話題引到他的身上,Stephen Strange只好盡可能用上幽默的方式說起自己是怎麼從一位醫生,出了車禍,然後成為魔法師的過程,他很實話實說,不確定是不是他不夠風趣(若是以往他還在醫院工作他可不會承認),大家對他的故事只是安靜地聆聽。Natasha喝了口酒瞇著眼睛像是在審視他是否有說謊的跡象,他這才發現他們是說不出話來,畢竟所有發生的毀滅都在阿迦莫多之眼的能力下消彌了。

  Thor很捧場地讚好,不過他還是強調了句Strange的故事當然還是比不上他們的,女間諜給他一個微笑,如果在知情人眼裡他們會說那是Natasha能給出算是挺高的評價,Banner博士的腦袋裡大概已經不知道跑了多少行計算式去了,他們以為Stark大概也是在計算那些違反物理的說詞能有哪些合理的解釋才出奇地安靜,但Tony Stark卻只是表情空白的可怕,沒有諷刺,也沒有苛薄的評語,只有死寂一般的沉默,那發生在Stark身上就是某種反常。當然Dr.Strange能見到的只有他面無表情幾乎無神的部分,他不真的認識這個人,他知道報章雜誌的不可信,但現在只有可以稱之為「心思細膩」的Natasha或科學夥伴Bruce才能注意到那對Tony Stark來說有多不對勁。

  「Tony?你還好嗎?」

  Bruce小心翼翼的握住他肩膀搖了下,動作輕柔的彷彿像怕嚇出一個Stark Hulk來,但他只是太擔心了,如果Bruce Banner有人能傾訴的話他會說Tony的狀況一直很不好,身體、精神都差到極點。Romanoff特工則皺起了好看的眉,但卻不是斥責Stark的走神或不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她只是洞悉對方所思之物並且不予認同。

  Stark在連Thor都要用響雷般誠懇地關心前回過神來,他有瞬間目光複雜的可怕是看著Stephen Strange的,但他隨即佯裝沒事,只是猛地想起什麼而驚跳起來,匆忙表示他實驗了什麼這會兒就該有個成果了他差點就要忘記,他走前還飛快地交代要是Peter來了,記得幫他把新的蛛網發射器給他。Bruce還來不及叫住他,那句「你不是說要親眼見見那孩子收到之後的表情」還都尚未在喉嚨裡成形,Tony就飛快地逃走了。

  Thor這才納悶地詢問了一句:「吾友Stark是怎麼了?」但沒有人願意回答。

 

 

  在這大廈僅存的復仇者成員似乎都對內戰後來發生的事沒有全面的了解。Tony Stark去了西伯利亞幫助兩個超級士兵,差點一個人凍死在冰天雪地裡,似乎成了大家閉口不提的最佳理由,即使是Natasha在內戰裡不能被稱為中立的立場,在兩派人之間也沒法從中推論出結論,她唯一能確定的只有這件事情已經無關團隊。澤莫分裂的是他們的團隊沒錯,但最直接遭受影響的是Tony Stark和James Barns的關係,從她得知的情報裡包含了一條斷掉的鐵胳膊推測出來的。

  而另Dr.Strange好笑的是,大家都知道這事另有隱情,卻也誰都不願意說出來。鋼鐵人和冬日戰士打起來了,美國隊長在當下的立場又是什麼?一個人精心安排為了摧毀一個團隊的手段,絕不可能只靠昔日隊友痛揍昔日好友達成目的,真正致命的是Steve Rogers為了什麼加入了那場戰局,還有Tony Stark真正的炮火是對向誰。

  Strange並非要做為團隊的一份子出現在這裡的,他只是為了遠大的將來會面臨的威脅而同意和這些人聯手做準備,但現在看來,曾經在多場戰役中保護世界的復仇者聯盟已成只為外界砲火有個可針對地方的靶子,好保護其他不得人知的無名英雄,自然還有阻止政府去追捕那些前超級英雄、現通緝犯。

  當然遠遠不只這樣,還有更多的建設是為了那些被復仇者行動波及到的平民做的補償和挽救,還有更多的外交,周旋在各國政府間,還得一邊對付Ross將軍那種人,為的全是等到有天那些反註冊派能夠回來,復仇者聯盟不是個空殼而是真正能保護他們的地方,以及更多的盔甲用以防範未然。

  如果Romanoff沒有在反註冊派那裡得知全部情形,不外乎兩種可能:Steve Rogers也沒有把實情告訴他的隊友,或者,反註冊派們知道真相後決定袒護他們的隊長。甚至在這種情況下,在復仇者大廈裡這群不聞不問的人其實也不過是在偏袒。──那都只是Strange獨自的臆測,他深知自己甚至沒有任何立場可以針對這些復仇者內部之事說嘴,即使他目前並無意願加入他們,但也不想在初次見面不到幾個鐘頭間就搞糟他們的關係,那對即將面臨的龐大危機並無幫助。

  他們不該為不了解的事情妄下評論。這是古一的死去給他的訓誡。

  但是他似乎已經搞砸了。他很奇怪,為什麼Tony Stark看著他的眼神就像他做了什麼傷害他的事情。他並沒有,Strange確信自己沒有,因為如果他有做過那類型的事情,他應該會要知道的。也許是因為魔法,畢竟他也親身經歷過認為這個世界的運作原理單純只有物理或科學,而當他放開眼界,他的求知欲有了全新的方向,就像現在,他發現自己越發在意那人給予的注視,他被那之中的慾望和悔恨的集合給搞糊塗了,而且被吸引了,他想要搞懂他。

  隔天當斗篷成功幫他圍捕住那個天才,即使他很不光榮的靠的是對方迷糊睡醒再前往得到清醒之藥,也就是咖啡的征途中攔截的對方,那人盡可能抑制自己閃躲的目光選擇帶著疑惑怒視他,就好像Strange也會配合他裝作沒事一樣,但另一個天才選擇了不配合。

  「我只是想搞明白。你的隊友閉口不談,看起來你也不打算誠實以告,我的經驗告訴我那樣只會更糟,但我想也許你在這方面其實更有經驗了?」Stephen Strange只是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那讓Tony異常憤怒,他看起來就像一隻炸毛的貓科動物隨時要亮出爪子撲向Strange,「哈!你以為你知道什麼?你甚至都不在那裡!」但隨即他才發現自己的爪子老早就被拔光了。Stark敗陣下來,他太累了,他沒辦法再用那種尖銳的方式反擊,不能對他們這些人,他沒有任何讓他驕傲的爪子尖可以推開再這些人好讓他們不會發現Tony Stark異常破碎的一面。

  魔浮斗篷輕盈的回到了他的肩上,意外的他能發現到自己的斗篷邊角正若有似無的朝著那個受傷的天才的方向飄移,「受傷的話就該找醫生,我以為這是常識。」魔法師表明。

  Tony試圖向Dr.Strange露出個嘲諷的微笑,但那卻變成某種善意著帶點疼痛般的輕哼,「怎麼,難道你想修復我嗎?」

  Strange對他用修復這個字感到新奇,又覺得對眼前的機械師而言這個詞確實再適合不過,同時有種說不明的情緒撞上了他,那股渴望就像要快從喉嚨裡伸出的手來攫住了他。沒錯,他確實想這麼做,他想知道這個人是怎麼樣被打碎的,和他又有什麼關聯?而他知道他上一次被這樣打碎後來發生了什麼,Tony Stark在苦難中成為了鋼鐵人。如果這次他幫助他修好了他自己,那會發生什麼?

  「為什麼我們不坐下談談呢?我可以去幫你拿你的咖啡。」Strange溫和的提議,當他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後。

  Tony露出不甘願的表情但還是照做了,他的好姑娘Friday聽到這個段話自動啟動了廚房的咖啡機,很快英國人帶著一杯茶和一杯咖啡回來了。Stark瞪著他手裡那杯咖啡彷彿在較勁一般,但很快他就得出咖啡並沒有任何過錯的結論,不虐待自己的神智從而選擇示意對方放到桌上。

  Strange擺出了樂意傾聽的肢體語言,Tony只覺得可笑極了,他有股衝動想要站起來就這樣離開,但他屁股才稍微離開一點沙發,又被猛地拉了回去。他不敢置信地瞪向始作俑者,但Strange只是聳聳肩說:「他稍微有點敏感。」不知怎麼的Strange很自然地就把問題怪到他的斗篷上,就好像他的斗篷真有自己的意識一樣。

  Tony在心裡默默記著把研究這件斗篷的日程放到研究Thor的鎚子之前,他當然不相信魔法了。

  「我不認為這有必要,如果你想要知道全部的事情,問Natasha不就行了?」Tony不滿地咕噥,但不知怎麼的他對此的反抗並沒有很扎實。

  「我以為她並不清楚……」Strange試探地說。

  「她當然知道所有的事情了。」Tony嗤笑他,「順便,給你個忠告:除非你是Bruce,否則離Natasha遠一點。」這句話同時也有另一種意味在,和Bruce有關的。Strange聽出來了,受教和領會地點點頭。

  一旦有了開頭,Tony就不難繼續說下去:「但我知道她為什麼不說,她沒必要……她不是那個我老爸花費大半人生去找的人。我一開始當然也譴責過Natasha是個雙面間諜,但她大概是我們中唯一一個做的事真的是為了贖罪還有團隊。至於她和冬日……James Barns之間,誰知道呢?至少她似乎有和Banner說清楚過了。」

  「所以這和SteveRogers有關而不是James Barns。」Strange說。

  那個名字很顯然刺痛了Stark,他一半不敢相信他就這麼直接戳上他的傷口,一半又覺得自己表現得如此明顯而好笑,「我的大半人生幾乎和Steve Rogers有關。」Tony承認。他聽著那個人的故事長大,他曾經見鬼的崇拜過那個人,然後也因為他父親滿世界搜索美國隊長的蹤跡而忽略家庭而埋怨過他,接著從那場他們以為的車禍之後他算是暫時忘了有這個人的存在,直到美國隊長在這個世紀破冰而出,他們爭執然後磨合成為Tony原本都想不到會有的團隊,接著Tony做了那些……不,Steve Rogers做了那些……他這才發現那個人還真是貨真價實的帶走了他的一切。

  SteveRogers大概能確定算是在他的仇人名單上的首位好一段時間都不會撤下來了,那封信無疑是幫倒忙,可即使他自己釐清了道理,明明白白自己的憤怒和不原諒,但當他注意到那個可能性,他發現自己沒辦法停止去想像。

  那很愚蠢,就算他不打算往那方面研究也知道見鬼的時空線性的重要,他等著Strange笑他,但他沒想到對方只是疑惑地說:「所以這一切和魔法有關?如果我擁有的是一台時光機器你就會求助我嗎?」

  Tony算是被這結論弄傻了眼,他幾乎要被逗笑了,而Strange看起來並不在意自己猜錯甚至還有點得意,「所以那是為什麼,讓你這麼討厭我的原因?」Strange問。

  「我不……好吧。」Tony嘆了口氣,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何時把話坦白說出來變得如此輕鬆,「因為就算我一次又一次告訴我自己我做的是對的,但我確實後悔過也恨不得造個該死的時光機器回去阻止Rogers或見鬼的乾脆阻止我自己,好讓現在這一切不會發生。當我知道自己不能──聽著,是不能,不是我做不到,我當然做得到──然後你就這麼出現了?」一個能夠操控時間的魔法師?簡直就像某種諷刺性的玩笑。

  「好了,如果你感到不舒服我向你道歉。這不是你的問題,是我的。我不會因此對你向對其他人不一樣,歡迎你住進大廈,或在這裡過得愉快?有問題Friday會幫助你的,就……就只是別在意了。」Tony嘆了口氣,喝掉那杯冷掉的咖啡,思索了一下確定沒有更多的話要說,他想要離開回到更安全的地方去,他的房間,或者工作室。

  「我也覺得今天這樣夠多了,你覺得呢?」Strange突然說。

  Tony站起來朝他瞇眼,不懂他的意思。

  Strange喝著他的茶,簡單地說:「修復你,很顯然。」

  Tony Stark大概是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真心覺得好笑而笑出來了。

 

 

  「你不是那種醫生吧?」

END

忘了帶考試書上班,只好上班偷擼文。(請不要模仿)

感謝LOF上產奇異鐵大大們的糧,或棒透的翻譯文,我以為我會摔奇異玫瑰結果就這麼失足摔了奇異鐵。最近還有摔霜鐵的趨勢有夠可怕的。

原本應該是更有條理的兩人的交談和交心,結果因為分兩周全都是偷偷用上班閒暇時間寫的,最後變得自己也不知道真正是想要闡述什麼了,真是對不起,變成了自我意識流的故事,可我原本只是想寫上一篇MCU文TBC下面的西裝斗篷梗啊?!(猛然意識到)

就當過渡章吧我遲早會寫到他們倆談戀愛穿西裝吃醋斗篷的橋段的。

寫到一半還突然間想寫寫Natasha在內戰中的角度,然後發現我沒看內戰根本不知道怎樣才是正確的,結果最後就變成完全在偷渡綠寡(現在式)/冬寡(過去式),感覺之後寡姊的CP會變很有趣呢好期待。

斗篷好可愛,想看斗篷和Dum-E的互動。

還想談好多奇異鐵、各種鐵,但是要準備下班了去補考試書的進度了。

照慣例謝謝看完END或TBC後廢話的各位。

评论(5)
热度(67)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