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MCU/盾鐵] The suit and I are one 20170301

※繁體字注意

* MCU內戰後背景 (雖說如此但本人還沒看)

* Steve Rogers/Tony Stark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 含不合邏輯,為虐而虐成分,本文立場不代表本人對電影全部的解讀

* OOC注意 (因為我還沒看隊3電影)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70301

 

 

 

  Tony喜歡送禮物。嚴格來說,他對這點毫無自知,他只是覺得「這個會很適合Pepper」、「那個Natasha用得上」,就像他總為大家改良制服,給武器升級,未來學者總是讓他們先佔上優勢。但那些誰也說不明白,沒道理的禮物是這個億萬富翁在貫徹他慈善家的本性,還是某種潛意識作祟在討好他人,畢竟他也總是那個態度:「這個好看我得買下來掛到我的牆上去!」

  Steve在這個時代第一套西裝也就是這麼來的,還有之後好幾套也幾乎全是Tony買的單。Tony帶他去的裁縫店,於是後來Tony只要到哪看到有什麼不錯的,就讓人拿Steve的尺寸量身訂做一套,之後還更乾脆地遣人送到他的房間去,省得節儉持家習慣的老冰棍老用「我不需要那麼多套西裝」回絕。

  至於Tony為何樂此不疲送他衣服,Tony總是沒個正經地回答:「只是覺得你穿起來會好看,別想太多。」然後Steve久了也就習慣了不去追問原因,就和其他人一樣,只是對來自Tony Stark大方的贈禮欣然接受。

  他偶爾也會覺得困擾,那麼多套西裝他也沒什麼場合可以穿去,當他這麼表達希望Tony可以戒掉這個看似只是順手的習慣,那個天才卻出奇的沉默了好一陣子,他喉嚨裡有話欲言又止,但始終沒有說出來,Steve曾好奇過,但當後來Tony真的稍為緩緩這習慣,改送些他平時比較會穿的衣服後,他也就忘了要問。

  Steve猜大概Tony對西裝有什麼特別的偏好,畢竟他總是見到Tony西服革履、光鮮亮麗的時候更多,某次Tony剛從一場慈善晚宴回來,喝多了不舒服就躺在公共休息室的沙發懶得動彈了,Steve給他倒了杯水時也就順口問了,順便稱讚他那身酒紅色的西裝挺好看的,Tony對這番評論愣了會兒,接著醉得不清的胡言亂語什麼他知道自己穿西裝有多迷人,多少女士今晚都盯著他的屁股看。早在這個時代經歷過多次玩笑話洗禮的Steve也不再覺得這話過於冒犯了,但他依舊表示了自己的想法,他記得他那天晚上說:覺得你脫下西裝也依舊迷人的那個人才重要。

  Tony扯開繫了整晚依舊保持一絲不苟的領帶,淺淺地笑著:「西裝是Tony Stark的盔甲你知不知道,老冰棍。」

  那時Steve沒注意到Tony沒諷刺他古板,他只是把Tony當成了個麻煩的醉鬼對付,但他確實諷刺他了一番。

 

  (脫掉這身盔甲後你還剩什麼?)

 

  要說收Stark家禮物的歷史,Steve大概比誰都還要早。那個振金打造的盾,Howard Stark致贈給他是希望他拿著用來保護世界,他應該更早領會到的,Stark們不會只是隨意送什麼給人,他們會做最好的決定,哪怕被逼入絕境。在Tony認為自己要死的時候他把整個公司交給Pepper,把盔甲給了Rhodey,他信任他們,也知道被他交付予信任的人會做正確的事情。

  於是當他說他不配拿著Howard做的盾,Tony是認真的。

  可他那會兒只覺得Tony說的話可孩子氣了,Steve也是又氣又好笑,於是跟著被Tony的氣話影響的就這麼丟下了盾。

  振金擲地的聲音在冰雪間堅決的震耳欲聾,他甚至感覺到一絲快意在,他那時沒有後悔,沒有回頭,留下了盾,丟下了Tony在西伯利亞獨自惱火和悔恨。他知道Tony的憤怒情有可原,但是Bucky是無辜的,他們都知道他是無辜的,他知道Tony是真的想要傷害,甚至到要殺了Bucky復仇的地步,他也知道當Tony冷靜下來會想通這一切,會原諒Bucky。

  他是對的。這不是什麼「你錯了,卻以為自己是對的,這讓你變得很危險」,因為他是對的,但對的事情不見得正確,而有時候事情也無關正不正確。這整個世界就像是已完全沒有道理的方式在運作,人類總是自相矛盾又這麼順理成章地活著,Steve明白這樣行不通,那些人終有一日將自我毀滅,所以他一直堅守在自己黑白分明的世界,可最後他似乎也妥協了,如他曾經所言:他已經搞不清楚什麼是正確的了──但是他還有重要的事能做。

  而他記得有個人曾說他不信任沒有陰暗面的人,如今他是灰色的了,那個人反而接受不了。

  他不是那麼在乎別人看法的人,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事上格外想說服Tony,大概就和Tony也曾想說服他簽下那個法案。Tony想做正確的事情,而他想告訴Tony別只把他看做人們塑造出的那個美國隊長了,看,他也做了錯誤的選擇。他好幾次想著他們言歸於好的畫面,想要告訴Tony,Steve Rogers覺得他穿不穿西裝、穿不穿盔甲都很迷人。

  當他意識到自己喜歡Tony時沒有受到太大的精神衝擊,只是覺得一切都說得通了,為什麼他們會對彼此這麼嚴格,為什麼急於讓對方認同自己。

  於是等著那通電話開始變得急切。

  可他還是錯過了。

  他有著計劃,Tony打來後他該說什麼,見到面後他該做什麼,他會道歉請求原諒,也會嘗試著彌補他造成的破壞,但Tony Stark就好像在他遠遠的計劃外,他發了封簡訊。那簡訊的震動太短暫,他隔著皮衣外套感覺不到。

 

  「該是你的場合了。」

 

  他才意識到他做不到前者了,但Tony保留了後者給他。

  一具具金紅色的盔甲四散在戰場上,還有些趁著來自宇宙的新敵人暫時被擊退之際努力救災、引導市民躲到安全的地方避難,還有更多的盔甲正在製造,經歷首戰的Natasha心力交瘁地告訴他們戰況,然後留給他們在下次外星人進攻前的時間和他們的新裝備磨合,還有熟悉下新隊友,以及接受事實。

  Bruce也在場,他拿下眼鏡按了按發酸的眼窩,好幾次都找不到合適的話說,一來他覺得自己似乎沒什麼資格譴責,二來沒多少人願意完整告訴他事情的原委,他無法就這麼定論對錯,又或者這整件事情就是私事一場,他更沒資格開口評論,到最後,他只是作為一個朋友的立場,請求他們:「我不想聽見任何關於Tony的……不好的言論,他做的已經足夠多了。」

  那句話讓Wanda發出近似於哽咽的聲音,她摀著嘴壓抑著不哭出來,Sam摟著Wanda的肩安撫對方,Clint無法置信地又問了一次告知他們這個噩耗的Natasha,得到了Natasha也不願意的肯定的回答,Clint咒罵了聲,Wanda更是忍不住哭了起來,到後來不知道是誰提議大家最好都些回各自的房間平靜一下,所有人都同意了。

  只有留有滿腹憤怒和不解的Steve留在原處,他問著Bruce:為什麼Tony不打電話給他。

  那些裝備、新的武器,還有大量製造的鋼鐵人盔甲,自稱未來學者的那個人早預料到了這場新的危機,做了所有的準備卻偏偏唯獨漏掉了他們?Bruce沒有回答他的質問,也許他會把Hulk逼出來也不一定,但Steve──沒辦法就這麼接受。

  最後是Friday回答了這個問題,大廈公共休息室的電視自己打開了,自動撥放一段訪談,那是Tony在修改後的蘇柯維亞協議公聽會後被記者圍堵下逼不得已的採訪。他臉色蒼白,襯著眼睛上還未完整退去的瘀青印子更加顯眼,他的膚色也不再是曬出來健康的小麥色,可即使他的憔悴和疲倦如此明顯,那些記者們依舊沒有放過他,拿著麥克風湊向他,一步一步緊逼著地追問他:修改協議是為了包庇那些超級英雄逃犯嗎?害死了那麼多人卻不打算負責你的良心過得去嗎?

  Bruce掩著雙眼喊了句抱歉急忙的迴避好去平復情緒,畢竟連Steve都因這些無恥的記者憤怒地顫抖,他此時此刻多希望自己能變成Hulk摧毀一切,畫面裡的Tony原本打算閉口不談,前頭保鑣辛辛苦苦的為他開路,直到人群中有人喊了句:「復仇者聯盟是否名存實亡?」

  鏡頭清晰捕捉到Tony的腳步頓了一下,保鑣催促著他趕緊上車,但他遲遲沒有進車的動作,只見他轉身向那聲音的方向看,所有人都爭相擠著把話筒送到他鼻子底下,沒有人想到這個男人臉上會露出不是嘲諷全天下比不上他這天才的微笑,他清清淡淡的說:「復仇者是保護這個世界的最後一道防線,而我保護他們。」

  這就是為什麼他從此杳無音訊,只留電視機畫面裡墜落的金紅盔甲給他們,再沒有人接住他,他們都不在那裡,他們一直都在被Tony保護。

  那是你第一次失去士兵嗎?不,並不,但Tony遠遠不是士兵。

  Friday關閉了電視,那兒的Tony已沒有更多的言語,因為那就是他唯一所想的了。

 

  Steve對著他房裡床上那件剪裁俐落的黑色西裝發著愣,那兒落著一張卡片,寫著:穿著這個送走我吧。

 

  從鋼鐵人的喪禮之後,Steve終於有了場合穿上那一件又一件Tony Stark致贈的西裝,多倒數不清的記者會、戰後公開說明會、檢討會,還有一次又一次為了修改那該死的超級英雄法案的公聽會。那些西裝卻不是Tony當下送他的本意,那並非未來學者對今天的發展早有預料和早有準備,那只是Tony小心翼翼藏起的邀請,就像那件寶藍色帶黑領的西裝和那天Tony去晚宴喝得醉醺醺的酒紅色西裝是配套的,是他曾想在那場無聊透頂的慈善晚宴裡有個伴。

  Steve是對的,但他多希望他錯了。


END

以下有微量奇異鐵發言注意!本人也萌ALL鐵注意!

只是上班很想睡的產物,所以胡言亂語、邏輯不通大概99%。

老實說我原本應該是想寫內戰後來一批新復仇者,Tony聽說過Dr.Strange的故事後開始送他西裝(半曖昧半交往),然後斗篷像奴僕偷去貓咖啡廳回來的炸毛的貓,怎樣都不肯乖乖給博士披上,但等著奇異鐵滾上床脫光時,披風突然就這樣破門而入了,還有隊長吃醋之類的甜甜又胡來的東西來。

可從一開始寫到Tony送Steve西裝,我的腦迴路就馬上接到了Tony某天在空蕩的大廈裡送了最後一套給Steve希望他替他抬棺,不管前面想寫什麼亂七八糟的甜文都一概被駁回了。

我硬生生的就虐了,肯定不是因為我一直沒辦法寫出傻白甜或惡搞向,絕對是因為我在上班的關係!(憤世嫉俗

關於這篇文其實可以寫得更深入,但我覺得就會變得很探討性的去對電影做我個人的解讀,可是我畢竟只是從各預告片、截圖、剪的短片、同人文、心得的方式去了解這部電影的,我覺得就寫出那些我私心的設定就好。

Tony在最後當然會打那支手機,也正因為有那支手機的存在,他才可以更放手的去保護世界(用一種自毀傾向式的)。不過我私心設定他把手機和Friday做連結,當他在盔甲裡,當他從空中落下,他讓Friday寄出那封他早已經打好的草稿,因為他是未來學者,他料到了,只有他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會戰死。

Tony並沒有把盾還給Steve,他把盾給了Bucky,因為Bucky必須彌補,也必須挽回大眾對他的信任,以行動的方式,用Howard做的盾。

Steve發現自己其實愛上Tony的方式和I love you這篇其實是一樣的,他想著各種版本的和Tony道歉、彌補最後和好如初,然後在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是出於愧疚,最後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喜歡Tony,這也解釋了他用善意謊言隱瞞Tony(重申:我的私設)。Tony在那之後的心境在這兩篇中也是差不多的:比起他這長久無望的單戀,拯救這個世界更加重要。說是I love you那篇的另一種主要角色死亡版本也行。

西裝是Tony Stark的盔甲、鋼鐵戰衣造就Iron man,但對Tony而言"The suit and I are one",Steve在復仇者1的"脫掉這身盔甲後你還剩什麼?"就變得讓人耐人尋味的虐了,但是抱歉在文內我沒辦法把這種難以言喻的虐感帶進去,還寫的不是很邏輯。

沒寫到的還有,Tony想到他們的紐約首戰,Steve是那個指揮關上傳送門的,儘管他知道Steve逼不得已也不會這麼做、他們那時還不熟、要是他他也會這麼做,他要是把這個和不顧殃及無辜去拯救Bucky相提並論完全就是舉例失當,但是他必須說服自己,他的單戀是無望的。

目前還有一籮筐的內戰後虐梗想寫,所以保險起見開了個tag方便大家避雷,真的雷的請避雷,為了不劇透大家又要把Tag標註好是腦力活。會這樣特別強調是因為最近看到不少人反對內戰後寫虐的(儘管某些言論好像比較有針對性,這不是很清楚),表示有點害怕,雖然我如果寫不出東西是因為我在忙畢業專題,不是因為有些聲浪阻止我寫,但我要說,我依舊會寫我想寫的。

BTW,How to Fix a Relationship? 的後續正在努力中。

好了,老樣子,感謝看到這裡的人。

评论(16)
热度(54)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