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6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他醒來時,床鋪另一側已經空無一人。布魯斯盯著那側床鋪上有人睡過的痕跡像在發愣,掀開窗簾回過頭準備叫自家老爺起床的阿爾弗雷德,一轉過頭看見的就是雙眼睜著的布魯斯,差點嚇壞早習慣賴床少爺的老管家。

  阿爾弗雷德清清嗓子,喚回床上的人的注意力,「早安,老爺,看起來您昨晚睡得不錯?」他得到的是布魯斯輕翻的白眼。任誰都知道超人昨晚的到訪及留宿,聽起來實在就是鬧劇一場,布魯斯尷尬地在床上扭動了下,試圖重新鑽回被窩裡以免遭受更多來自管家的嘲諷。

  但是擁有一家公司的布魯斯‧韋恩可忙了,阿爾弗雷德二話不說扯走被子好讓難得自然清醒的老爺別再浪費時間,「少爺們和肯特先生都已經用餐完畢,即便今天是假日,作為莊園的主人賴床可不好看。」

  聽到那個名字,布魯斯一邊沉思一邊洗漱,阿爾弗雷德適時遞出合適的服裝協助他更衣,同時提醒布魯斯‧韋恩今天整天的行程和幾樣比較重要的新聞。晚點要到公司開會,之後在出席記者會,然後和律師們再更進一步的商量對策,不少Omega協會也受到很多影響,希望能和布魯斯‧韋恩見一面,針對Omega主權基金會的幾起攻擊案件也需要他出現協調。等鏡子映照出緋聞纏身、公司困境不斷卻依舊神采奕奕的高譚富翁,布魯斯依舊一臉不高興地瞪著自己,彷彿哪個環節出了錯。

  「又做了惡夢嗎,老爺?」阿爾弗雷德問。

  「不。」布魯斯嘆了口氣,承認自己只是在生悶氣,昨晚確實是他在中了企鵝陷阱吸入精神毒氣後睡得最安穩的一次,但那得是委屈克拉克才有辦法得到的,「我會解決這個的。」他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保證道。

  「我想肯特少爺不會吝嗇協助的。」阿爾弗雷德溫和地提醒。

  「我以前是怎麼做到的,阿爾弗雷德?」他納悶不已地詢問管家,但阿爾弗雷德只是淡淡地表示:他從來沒有。

  布魯斯離開高譚後進行的訓練全是怎麼對抗本能,不輕易服從於Alpha的指揮,但他從來都沒有正視過自己真如外界所傳那般,厭惡Alpha的問題。他沒想糾正的原因是因為這恰好能給Omega身分的布魯斯‧韋恩少點麻煩,沒想到最後媒體總算有件事情對了,這還真是諷刺。

  真差勁。布魯斯這麼評論自己。他在幫助Omega建立主權的同時也在把Alpha視為洪水猛獸般對待,那不對,那不正確。他在和全世界最正直的Alpha交往,他的好友不惜遭受同類抨擊也要為Beta權益奮鬥,當同時間發生多起AO衝突,沒有一個聯盟成員拒絕前往支援──他一直以來都無視了這些。

  他們對Alpha以偏概全的看法也是導致了這整個有失公允的社會體制,造成Alpha認為自己本來就應該站在頂端,不是他們想要,而是這個認知偏差的世界造成了他們認為自己應該要成為哪種Alpha。

  確實先天性的身體素質造成ABO個體間的差異,可他也一再證明了Beta的堅韌和能耐,以前的法律如此規範是為求強者保護弱者,但現今的Omega也不再需要保護。世代變了,只是人們還不知道而已,他們不知道自己能夠收回賦予Alpha的權利,同樣的,Alpha也不必再背負沉重的職責。

  推翻人們固有的認知可不是件容易事,可他知道有個契機最適合做為達成這個目標的開端,為此他需要準備一些利器,他知道上哪去找到那些他所需的──

  「布魯斯老爺,您要發呆下去就要錯過早餐了。」

  「不是發呆。還有,那就來份早午餐,我不介意。」

  阿爾弗雷德保持著一臉我很介意的表情整齊了布魯斯凌亂的床鋪,「我沒在這兒聞到肯特先生的資訊素,我想您應該不是讓他整晚睡在我們的屋頂上吧?」

  得了,布魯斯敗在管家鍥而不捨又巧妙的問話中,「你就是想我承認。好,我承認,我和超人友好的同床共枕了一晚,至於資訊素,昨晚只是……那不會再發生了。好了,你可以下樓去發你的短信了,阿福。」

  「我甚至都沒費心把您和肯特少爺曾分手的事散布出去呢,我對肯特先生有信心。」

  他的管家是對的,「沒信心的是我。」他們走下樓梯時,布魯斯說道:「布魯斯‧韋恩不能有一個Alpha,蝙蝠俠不需要一個Alpha,不過我拒絕Alpha真正的理由,也許是我覺得我無法和任何一個人擁有感情關係。」

  「您一直都證明事情有更多的可能性,老爺。」

  「如果我錯了呢?我可能在某事上錯了而不自知,就像整個ABO社會體制守舊而離譜那般?」

  「面對它,布魯斯老爺。不過如果你是指樓下的外星人辜負您,我有一把很好的獵槍,而且我知道你藏氪石的保險箱密碼。」

  布魯斯可知道阿爾弗雷德多會用槍,形同父子的兩人相視一會兒淺淺的笑了,直到超人從廚房端著兩杯熱可可走出來,看著在樓梯上談話的兩人,「──我剛剛是不是聽到有人說了氪石兩個字?」

  「熱可可?」布魯斯挑挑眉看著他手裡那兩杯很公平各撒了三顆小棉花糖的熱甜飲。

  「沒有孩子不愛,至少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很愛,媽總是會在我心情不好時泡上一杯,好吧,現在也還是。」想到兒時回憶總是讓人愉快,超人彎起唇角,舉起一杯熱飲向阿爾弗雷德示意,「抱歉,阿爾弗雷德,沒跟你說一聲就借用了廚房。」

  阿爾弗雷德只是理解地點頭,「不要緊,肯特先生,只有布魯斯老爺被禁止使用任何爐子和廚具……唉,我可喜歡那個用了好幾年已經很順手的烤箱了。」管家感嘆道。

  「它停產了,阿福,而且我認為新烤箱更好、更安全,控溫能夠更精確。」布魯斯皺眉反駁。他第一時間撲滅了火災,換了個當時最新款的烤爐,但自從他燒掉了廚房之後,他就被規定唯一能使用的加熱裝置只剩下微波爐。

  阿爾弗雷德搖搖頭,為他逝去的舊烤爐感到惋惜,「可其實它比實際上的溫度還要更高些,這些講求創新的新產品的毛病就是這樣,我剛使用它時,它總是會把我的料理烤過,那真的相當令人沮喪。」

  「好了,我現在可以確定我剛剛確實沒有聽錯『氪石』兩個字。」克拉克輕笑,他看著阿爾弗雷德,語氣盡可能嚴肅和擁有絕對的誠懇,「我知道這樣不是很正式,但是,阿爾弗雷德,你有我的保證:不管布魯斯又說了些什麼,我都不會再放棄了,絕不。」

  阿爾弗雷德無視旁邊想說些什麼的布魯斯老爺,咳了兩聲,「很好,肯特先生。」他滿意地點點頭,允許了克拉克的承諾,「那我這就去準備大家的午餐了。」說完,他便下了樓梯,轉到廚房裡去忙自己的活了。

  「我說的都是認真的,布魯斯。」克拉克用他澄澈的藍眼睛看向布魯斯,當他清晨醒來發現一切都很美好,埋在他頸窩安穩睡著的布魯斯,沒有惡夢、沒有囈語,連資訊素都是平靜安穩的氣味,他唯一惋惜的只有那味道裡缺乏了他的。

  哪日布魯斯身上可以沾染上他的氣味,他就願意為了那天的來到,和布魯斯隱形的敵人奮鬥到最後。

  布魯斯在樓梯上盯著那個口出妄言的外星人,又轉而別開眼神,「……少來這套,你先去搞定你的,再來談我們。」

  克拉克點點頭,知道布魯斯指的是什麼,康納還在客廳等他,「我過去了,可可要冷了,你也要過來嗎?」

  「不了,我先去蝙蝠洞一趟。」

  布魯斯並不擔心克拉克和康納的談話,他知道這會和前幾次他們有所牴觸的不同,他不確定什麼原因讓克拉克準備好了,不過他知道克拉克不是膚淺的人,不會因為討好他的緣故去行不認同之事,所以他確信這回克拉克是出於自身的意願。

  也許和提姆有關,也許是超級小子自己掙得的,或者兩者皆是。

 

 

  康納也想知道原因,當沉默寡言的少年一臉有話想說,克拉克不急著先開始談話,耐心的等著康納問出那個問題:為什麼現在決定和他談談了?

  他們都知道這不代表克拉克現在就願意當個未婚父親了,只是超人的牴觸是所有人前所未見的,從那次在餐桌上他教康納拿捏力道使用刀具之後就未曾過一次和他接觸,即使在少年泰坦協助市民脫離危險和正義聯盟碰上,超級小子曾經就那麼一次詢問超人願不願意教他怎麼使用能力,也被冷漠拒絕──他好奇是什麼讓克拉克改變主意。

  「提姆幫了很多忙……」他話剛出口,注意到超級小子閃過一絲訝異,緊接著又蹙緊眉頭的模樣,咳了一聲趕緊解釋:「別誤會,是我讓提姆幫我的,他告訴我很多你現在的生活、訓練,我還知道……你也準備要上學了。」

  在提姆提供他有利的材料讓他為Omega和布魯斯撰寫文章的同時,他也想到了同個方法知道康納的處境,但提姆傳來的消息他好一段時間幾乎都置之不理,他為此感到抱歉,「我從沒料想過這個,我真的很抱歉,康納。」他承認。

  超人沒有迴避康納對他的注視,他對那個擁有自己基因的孩子微笑,充滿歉意地希望康納能夠接受:「我是個氪星人,我知道自己注定不可能擁有正常的人生、正常的家庭,但是我的確希望過……」一個能全心全意接受他的特殊的人,願意和他孕育新的生命的人,讓他不再感到世界僅存他一人孤獨,一個擁有氪星基因的孩子,他會給他一個名字,還有他的姓氏──Kon-El。

  所以,當布魯斯問起他給超級小子一個名字,他給了康納這個回答,只是康納。康納的出現毀了他藏在內心深處細心描繪多時的藍圖,告訴他:他就是連奢望都是不可行的,於是面對康納就像面對自己的痛苦那般不可忍受,但那是他本就無法實現的妄想,他不該讓康納忍受這個。

  「我和媽、瑪莎,我的母親談過這個,她嚴格說起來算是罵了我一頓。」

  克拉克說完,停頓了一下,喝了一口熱可可,回想他當時抽了個空回堪薩斯去見見他的母親,就在他拒絕康納唯一一次請他幫忙訓練他使用能力,而布魯斯約他出來他還高興不已,卻發現對方只是想和他談康納的事情,導致他憤而離席之後──

  說起瑪莎‧肯特是個驚人的女性,養育外星人長大甚至讓她幾乎要對凡事都能處變不驚,他想瑪莎一定會有不同的想法,但當他和瑪莎談起康納,他的母親神情依舊溫和,卻也相當嚴肅。

  有時他們打擊犯罪會碰上被逼入絕境才出手傷害人的可憐人,瑪莎聽過好幾次克拉克說著那些人的遭遇,儘管不能認同傷害他人的行徑,他們都能理解並加以同情那些罪犯,於是,她並不能理解克拉克卻獨獨排斥那個什麼人也沒傷害過的孩子。

  瑪莎並沒有斥責他,她了解自己的兒子,她也明白他的掙扎,她只是覺得自己的孩子傻的厲害。當她和喬納森在一起時就知道了他們注定不會有孩子,他們兩個人都是Beta,心存冀望只是在浪費時間,但克拉克乘著飛船出現了,一個他們知道他注定不平凡的孩子,一個給普通Beta家庭的巨大挑戰。

  「我不是說我和喬納森養大了你,你就也該去當康納的父母,只是當你不將事情看做一件壞事,那它就只有除了壞以外的所有可能了。」瑪莎溫柔的說,然後要克拉克有機會帶康納回來給他看看。

  一開始克拉克還很擔憂,但布魯斯保證了假設他一旦搞定了萊克斯‧盧瑟,後者不僅連康納的一根頭髮都碰不到,他這次進了監獄就很難在翻身。

  「媽想見你。」當克拉克這麼說,康納的眼睛瞪大,簡直不敢相信。

  他不是想介入超人的人生,他崇拜他,他的一切都源自於他,甚至那個每當出現在電視機裡就讓提姆和戴米安氣得牙癢癢的萊克斯‧盧瑟都未曾在他的腦袋裡佔據一席之地,他只是想……讓這個造就成他的人認可他,所以當克拉克提起他的母親想見他一面,他有多不可置信,那遠遠超過他想要得到的,他也誠實地說了。

  「我……我並不是想把你丟給媽之類的……只是我覺得比起我來,媽更有經驗照顧氪星人。」克拉克伸手扶正康納就要傾斜倒出的杯子,對著那個孩子微笑,試探地開口,「我會安排時間在少年泰坦和你訓練你的能力,然後……如果你在媽那邊待個幾天覺得堪薩斯不錯,我可以和蝙蝠俠商量把你安排進堪薩斯的學校,我希望可以把照顧瑪莎的工作交付給你……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不是、我不需要做那些……我是想成為你,幫助他人……」

  康納看起來陷入了掙扎和焦慮當中,他沒有想過這些普通人類的生活。他其實一直都可以只住在少年泰坦的基地裡等著訓練和任務,但是提姆更情願他待在莊園好讓他能教些地球知識給康納(他的學習進度和戴米安的對不上,所以無法和戴米安一起上家教課),蝙蝠俠也多次問起過他上學的意願了,他不覺得這個有必要性……當寡言的男孩表達出自己的困惑不解,這也讓克拉克開始堅信讓康納從農場開始是個不錯的決定。

  「你見到了超人,也就是我,其實只是個星球日報的小記者。蝙蝠俠、紅羅賓……大家都有另一個身分,不單單只是為了給超級英雄的身分打掩護,而是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克拉克說,「我們的能力可以用來幫助很多人,但那不是一切,你才是一切,康納‧肯特。」

  他知道克隆超人大概是萊克斯‧盧瑟給自己下的最不甘心的一步棋了,他並非計畫用於毀滅超人,而是做為一個保險絲──當超人失控有人可以為之抗衡,又或者,當這個世界失去超人,就換超級小子接替他的工作。

  盧瑟寧願見到後者發生,也不願意承認超人的存在的主要原因,在於他一開始植於康納腦袋的暗示,有了個可以操控的超級英雄,人類自然不用再害怕哪日拯救世人的神祉無聊,改為毀滅這些無可救藥的生物。

  布魯斯基本上是讓盧瑟斷了任何可能在重新克隆超人的可能性,所以盧瑟現在才會千方百計想奪回康納,他們不確定要是盧瑟得逞之後是否還會用同樣手段操控康納,又或者摔破碗乾脆地抹滅克隆超人的存在。

  正義聯盟不會讓萊克斯再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他不會讓萊克斯這麼做。

  不過現在……

  「你覺得怎麼樣?」超人問。

  康納瞪著自己握著馬克杯的手,他嘗試喝了一口,然後他說:

  「我想可以。」




TBC


現在才想到大人組都好忙沒時間約會,又想挑戰故意不肉的ABO題材,這樣要表達感情的張力好困難。(自掘墳墓

大概就是布魯西很拼命在Omega主權的事業上,蝙蝠俠很努力在拯救高譚上,布魯斯很努力在讓自己能更平等看待所有人上,然後超人很努力在和上述三者談戀愛,大家都很努力的故事。

不過即使大超看起來只有很努力在談戀愛,他也是有很努力在思考和康納的關係的(我會記得補充著墨的)。瑪莎和喬納森都是Beta,這也是我設想的為什麼大超可能也有一點容易喜歡上Beta的癖好(現在就只是單純的布魯斯控)

寫這章時忍不住跑回前頭更改了前期的設定,變成了:布魯斯以保護孩子的隱私為理由,沒公開康納的長相、名字和韋恩企業安排給他的臨時住所,盧瑟也不曉得康納的姓名(但可以猜到康納現在住在哪裡),並不是特別會影響到後面劇情的設定,只是不修正就會變得有點邏輯不通,就像肉中刺一樣梗著難受。

還有就是......當初沒有特別明白定位這裡的超蝙是以哪個背景為主,很顯然地變成了超級大雜燴真是對不起,以new52捏造超人沒有透視蝙蝠俠面具為開始,其中也混了電影蝙蝠俠三部曲(福克斯和瑞秋),還有小超的背景來自YJ,但發現小超的不是迪克而是提姆。

一開始著手寫的時候還處在熟悉DC世界的狀況,一邊補很多相關作品,最後就變成了這樣,所以如果有人對任何一部感到困惑,歡迎提出問題!

......題外話,想寫SuperSons,還是想寫長大後的SuperSon們,但是我腦袋的卻是以超蝙為前提的喬米,怎麼想都很虐。受太多刺激了。

评论(6)
热度(37)
  1. 异想天开AOI 转载了此文字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