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5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5

 

 

 

  布魯斯拒絕了晚餐,他們剛開完會從公司回來,簡直糟透了的會議完全倒了胃口,連參與的提姆都臉色慘白地窩在沙發上,瞪著電視機裡萊克斯‧盧瑟的最新聲明。儘管盧瑟指責他是個得寸進尺的Omega遭受議論,支持Omega的聲浪水漲船高,但韋恩企業依舊被狠狠重創。理所當然,大部分的公司都是Alpha掌權的,他們對此很不高興。

  「布魯斯‧韋恩在挑起戰爭,一場Alpha和Omega的鬥爭,但我們都很清楚誰會贏。」萊克斯在鏡頭前哼笑了聲,甚至沒用上半句反問。

  電視機裡的男人無疑才是挑起戰火的那個,他甚至往韋恩公司寄了份禮物給他,當盧修斯確認過裡面不是炸彈,不過含有金屬成分之後,布魯斯打開了它的那個瞬間,不禁萌生起一股讓蝙蝠俠半夜潛入那該死的傢伙的臥室,將萊克斯‧盧瑟狠狠扔出窗外的衝動──那是一個帶著誇張粗長鐵鍊的銀色金屬項圈。

  從上面的指紋鎖來看那是一個Omega項圈。很久以前的法律還規定Omega一旦分化結果出爐就必須戴上這種指紋控鎖的項圈,未成年的Omega只有監護人能替他摘除項圈,若未結合的成年Omega在大街外也必須戴著。那是為了保護Omega脆弱的腺體被強行咬合標記,但同時也是造成世人歧視的根源,人們開始認為Omega是該被圈養的生物,甚至更糟:附屬品或寵物。

  廢除項圈還是布魯斯開始分化的前幾年才發生的事情,到現在還是有不少人繼續使用保護項圈,也有當然也有將其當情趣用品看待的,但是寄給非伴侶一個項圈,完全是赤裸的歧視行為,提姆臉色都白了,看起來隨時都會彎下腰嘔吐。

  裡頭還有張卡片,布魯斯只看了一眼便決定把他銷毀,上頭寫的全是沒意義的廢話。

  認命當個Omega也許你就可以如願撫養康納。那行字暗示的東西讓人所有人不寒而慄,盧修斯給了他一個微妙的眼神,而提姆則是小聲的直接點出問題。

  「也許你的偽裝實在好過頭了點,我認為盧瑟是真的在想辦法追求你。」

  用這種偏激強迫的方式?不,謝了,想都別想。

  盧修斯對此蓋上盒子的力道沒必要的大了點,表示這樣東西他先收著,也許萊克斯這種坦蕩蕩挑釁行為在開庭時能派上點用場,或者事後告他性騷擾也行。

  這時阿爾弗雷德端來了茶,打斷了令人不悅的回憶,老管家對電視機挑挑眉,「戰爭?這說法未免也太誇張了。」他來自的年代雖然不算美好,對Omega也百般限制,但至少大多數人們對Omega都是保護心態居多的。

  「那就是,阿福。」提姆咕噥,「你相信嗎?連韋恩企業都有人反對我們繼續下去,希望我們跟盧瑟私下和解。」他也在會議室裡,那些董事幾乎當他不存在一樣的露出鄙夷的嘴臉,真是可惡。

  布魯斯當時也生氣了,他用力的槌桌,嚴肅地聲明他是不會退讓的,因為萊克斯‧盧瑟不是個好人,也不可能撫養好康納,他不會讓他得逞,不管他想幹什麼。這就是他的結論,而提姆很高興看到有些人縮了縮肩膀,還有一點懂得害怕的模樣。

  「網路上發起了投票。」提姆在平版上戳戳點點,「實事求是地說,沒什麼人看好韋恩企業打得贏這場官司,但有另外一個投票,多數人都意識到該是時候擬定ABO平權法案了,贊同的有七成左右都是Beta,兩成Omega和一成Alpha。」

  提姆亮了亮畫面,平權法案投票頁面上發起人很顯然是他在星城的老朋友,奧利佛可真會抓準時機,顯然布魯斯挑戰有權勢的Alpha激勵了不少人,但自然也會造成混亂,到處都開始有人群聚起來抗議,目前還都只是些小規模的。布魯斯皺著眉看著新聞,不只韋恩企業被Alpha擁護者包圍,盧瑟的公司底下也聚了些Omega和Beta在抗議,但那些Omega很快就被自己的Alpha帶走,Beta也被強制驅離。

  「很快街上就會亂成一團,我得通知高登加強巡邏。」布魯斯說。

  一旦抗議團體人數開始增加,行動只會越發激進,絕對會發生流血衝突,而警力會無法支援,也許他可以安排正義聯盟介入,保護群眾。

  「說到通知。」阿爾弗雷德說,「你有客人在樓上,布魯斯老爺。」

  布魯斯沉默一下,用怪罪的眼神看向阿爾弗雷德,但好管家對自家老爺的瞪視聞風不動,只是平靜表示把客人趕走可不是好的待客之道,提姆對此不敢發表任何意見,但他低頭假裝認真看平板但偷瞄布魯斯的眼神寫著:你應該去。

  布魯斯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妥協了。

  而他的客人,準確來說不是在樓上,而是在外頭,漂浮在他的窗外。

  紅色的披風在夜空中飄動,懸浮於空中宛如神祉的男人卻沒有一點驕傲的神情,他看著布魯斯掀開窗簾打開窗,笑的溫和,但他沒有把布魯斯前天的拒絕裝作沒這回事,他沒有擅自進屋,直到布魯斯煩躁地做了個手勢。

  「你在那多久了?」布魯斯背對著窗扯下領帶時問,「阿福沒讓你進屋?」

  克拉克先飛在空中脫掉他的紅靴子,放於窗台,這才赤腳在布魯斯的房間裡站著,「一段時間了,阿爾弗雷德問過我,但我想在外面等你更恰當。」

  「在逃避見到康納嗎?」他忍不住尖銳地問道,太多疲倦太多憤怒,就像從未消退過,只增不減,他回頭,然後嗅聞到了一絲Omega的氣味,那就像硬生生揍了他腹部一拳,那不該讓他感到疼痛,但是讓他驚愕。

  他看到新聞了,超人拯救落難的Omega就像拯救樹上的小貓一樣稀鬆平常,但留著別人的味道踏進他的領地的行為純屬挑釁,而他不知道該揍他一拳讓他滾出高譚,還是上前狠狠揪住他,然後撕咬他一般的吻他。

  但布魯斯既沒前進,亦無後退,直到克拉克縮短他們的距離,又留給他一點喘氣的空間,溫和地說:「沒有……好吧,有一點,但我打算晚一點去和他聊聊。」他知道他每一次逃避都會給那個孩子造成傷害,康納現在也變得抵觸見到他了,那完全是克拉克自己的錯,但阿爾弗雷德告訴他,康納願意明天見他。

  「那麼現在呢,超人?」

  明明被逼的僵直地站在原地的是布魯斯,但他語氣冷淡,憤怒地瞪他,克拉克便忍不住退後一步,但那點微小的舉動又像是觸動到布魯斯的緊繃的神經,他壓抑著咆哮,或者看上去在忍住不撲過來撕碎他的咽喉之類的,但克拉克知道那之中有點別的什麼。

  「我就是想,」克拉克停頓了下,聳肩,輕描淡寫地道:「帶點Omega的味道來看看你會怎麼反應。」他知道最有可能等待他的是帶有氪石的一頓揍,又或者,布魯斯突然抽身離開,無力地坐進他臥室裡的那把扶手椅,然後帶著疲憊閉起眼睛。

  那是最糟的,那就像他狠狠地傷害了布魯斯,但他內心有股聲音正撕咬著他,惡毒地說:這不公平,你們本來可以在一起的!他就只是個Beta,他能怎麼樣?他被那個聲音嚇了一跳,臉色發白,幾乎要奪窗而出,於是他深呼吸,在心底用力搖頭反駁:布魯斯愛他,分手是他的無私,而克拉克就是個自私的渾蛋,才會這樣帶著別人的味道來試探布魯斯。

  布魯斯見超人一時都不說話,皺眉看著對方蒼白的臉色,「你還好嗎,克拉克?」

  「是那個Omega的味道,抱歉,這讓我有點發暈。」克拉克往窗戶的方向靠近了點,資訊素的味道很容易殘留在衣物上,濃郁的熱潮中的Omega甜美氣味幾乎是環繞著他,而他想用這個讓布魯斯吃醋,天,他在想什麼。

  他覺得羞愧,甚至對今天救下來的那個女性Omega感到慚愧,他也利用了她。

  克拉克想開口道歉,但布魯斯只是淡然地開口:「那是你的本能,別責怪自己。」

  不。布魯斯想要狠狠咬掉自己的舌頭,他明知道克拉克不是那種人。

  克拉克一直都是最自制且最紳士的那種Alpha,任誰都不該把針對Alpha的偏見帶到他身上──就像那個來自盧瑟的該死的金屬項圈,他記得當他就這件事同克拉克討論時,後者對那項造物保持的不認同觀點幾乎都要讓布魯斯失控去吻他了。

  ……他在違心說謊,他根本沒資格評論克拉克是哪種人,他才是那個在兩個性別之間搖擺不定,搞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所以這樣是對的,布魯斯說服自己,他知道他只要再努力點,只要能撐到把克拉克氣走……

  「如果有一天我選擇了Omega當伴侶,你大概也會說一樣的話,對吧?」克拉克苦笑地說,他沒等布魯斯回答,帶著一絲諷刺和報復地口吻說:「布魯斯,這種想法只會讓你覺得好受一點,你在自欺欺人。」他被布魯斯的話刺痛到了,「我是個該死的氪星人,我能控制自己的本能!」他幾乎是嘶吼著把話說出來的。

  但布魯斯沒被激怒也沒退縮,他甚至無奈地微笑了下,「你是對著我的偽裝激素打的噴嚏,克拉克,連你的本能都選擇的是一個Omega了。」

  他的辯解幾乎讓克拉克瞠目結舌,他沒想到布魯斯會這樣否定他,甚至也否定了他本身,克拉克頓時間想砸毀什麼,用上激光把一切都燒毀。每當克拉克鼻子發癢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因為愛意太過明顯而尷尬地揉揉鼻子,布魯斯的表情總是柔和的讓人發瘋──那只是Alpha的基因在作祟,有個近乎完美有好聞的Omega在眼前──偏偏他非要這樣解釋。

  「布魯斯!我不想要任何Omega!」他無助地伸手抓著頭髮,發出低沉的怒吼,他最想要的東西就在眼前,他甚至想放任自己的本能去強取豪奪,要是這樣他就可以得到布魯斯的話,但他什麼也得不到。

  蝙蝠俠本來就不易信人,他對Alpha不信任在聯盟上也不成問題,但他在對關心他的人拒之千里,在摧毀他們之間的回憶,把他扭曲成只是虛假的AO關係造成的錯覺。

  克拉克咆哮,「你怎麼敢!你怎麼能──你怎麼能說這只都是錯誤!」他在用最殘忍的方式推開他人,他在用自我傷害的方式拒絕這一切,克拉克看的出來,他不是為了讓布魯斯連他們過往的美好回憶都被迫拿來當武器對付他才在這裡的。

  他不知道要怎麼停下這一切。超人突然間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無力過,他毫無計畫,原先的衝動全成了懊悔,他該想清楚再過來的,但是……他怕來不及,他本就不該放手,不該同意布魯斯的「停下」,他要怎麼停止去愛布魯斯?

  布魯斯沒有更多的言語,克拉克爆發出憤怒的資訊素,甚至掩蓋住他身上原來沾染的Omega味兒,這資訊素濃度恐怕有Omega當場就會下跪起求寬恕了,甚至足以讓Beta和一些比較沒種的Alpha直接俯首稱臣,但布魯斯才剛要有點反應,反倒是克拉克就先退後,幾乎又要逃出窗外了。

  他從來不是因為克拉克是Alpha而疏離他,而是因為他是一個這麼好的Alpha。

  布魯斯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可笑,還有不可理喻到了極點,克拉克應該直接離開再也不要回來的,但是捫心自問,他自己也捨不得。他曾做到過一次,但有第二次機會,他肯定辦不到。

  「過來,克拉克。」他說。

  在這種情況下命令一個還溢著盛怒的資訊素的Alpha,簡直是不要命的行為,但這就是了,超人的品味,一個不知好歹的Beta,布魯斯認栽了。克拉克還沒意識到布魯斯的折服,他還陷在自己沒能控制好資訊素的自責中,他甚至無意識是低著腦袋用飛的過去,像極了做錯事害怕挨揍的孩子。

  毫無疑問要是是其他人,蝙蝠俠早就把那斗膽朝他發火的Alpha摔出窗外了。

  他沒有想到布魯斯只是從了他腦子裡一直和不理智那部分叫囂的慾望,做了正確的事情,克拉克還在發懵沒有立刻領會到被含住的雙唇有什麼意思,當布魯斯稍微退後了點,克拉克立刻攫住布魯斯,回敬更多給他。他感到一陣狂喜,想要喜極而泣,想要感謝拉奧啊布魯斯總算明白過來──但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在熱吻間發出呻吟,然後在對方很不是時候的說了句:「你不知道自己會錯過什麼。」時,撈過布魯斯的腰,用鋼鐵之軀把對方壓進床鋪裡,又是一陣狂吻猛親。

  布魯斯推著他的肩膀,想要獲得一點呼吸,但腿卻纏上他的腰,直到他真的需要空氣,他拍打著克拉克的肩膀提醒他,他的伴侶可不是個氪星人,別在複合的第一天就把他給弄死,克拉克只好不甘願的停下親吻,滿足但是不安地咕噥著:「我太過頭了嗎,布魯斯?」

  「……有一點。」布魯斯誠實地說,克拉克瞬間變得沮喪的表情讓他一瞬間又沉下心來,「我應該要能控制的……我不能切除嗅覺,我需要它來辨別他人的情緒,克拉克,你不會知道我花多久時間去控制自己不去感到畏懼,不去臣服。」

  「我不想要你服從──」克拉克又想怒吼,他無力地辯駁著,但布魯斯的手安撫的在他髮間揉著他的頭髮,他只好悶悶不樂地埋在他的頸間,咕噥道:「也別在提Omega了,我不想要。」

  「但這有關,克拉克。」布魯斯停頓了下,對他來說要承認這件事比坦然接受他變成一個Beta要困難更多,彷彿他依舊被困在軟弱無力的八歲,還是任人掌控的Omega,「對Alpha的印象就像銘記,儘管我已經足夠強壯,也足夠理智去辨明,我以為我抹去了。」

  就像有些Omega承認服從讓他們感到快樂,連Beta也會覺得聽從命令更輕鬆,這些人一輩子都在和這種念頭鬥爭,布魯斯則是他們任何一種的兩倍──他不能接受Alpha的威脅掌控,因為他不能讓任何人掌握韋恩企業,他不能接受Alpha的庇護及保護,因為他不能讓蝙蝠俠鬆懈下來。

  他知道克拉克不會強迫他一星半點,但問題是,他從一開始就是全盤皆拒,克拉克的存在就是動搖他的信念根基,還強迫他正視自己究竟是誰──是Beta?還是Omega?萊克斯‧盧瑟說不定都看得比他清楚,他說他之所以樂於收養孩子是因為本性。

  說不定那是對的,說不定那是潛意識他想這麼做,而他只是把需要羅賓當理由,或者怕那些孩子誤入歧途走向跟他一樣的路。

  他說這番話讓克拉克露出不樂意的神情,他抽開一點身子的動作讓布魯斯以為他終於受夠了這個自怨自艾的男人,但克拉克只是為了看著布魯斯的眼睛說話,他說:「愛你自己,布魯斯。」

  他不需要把:「要是孩子們聽見你這麼說有多傷心」這個明顯到不行的事時說出來。有些母親厭惡自己的親生孩子,遺棄、賣掉自己的骨肉的行為天天在高譚發生,可布魯斯無庸置疑愛著他的孩子們,迪克、傑森、提姆和他沒有血緣,戴米安雖然有一半基因但不是他懷胎生的,可他們也都愛著布魯斯,只有布魯斯糾結在無用的性別上不愛自己。

  他是那麼聰明,知道一切,但輪到自己卻像走進死胡同般,他多想牽著布魯斯的手帶他走出這道布魯斯給自己設限的謎題,但誰能拿倔強的蝙蝠俠怎麼樣呢?那是他的難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布魯斯可以自己走出來──哪怕他簡直不可理喻。

  不可溝通的還有克拉克難以控制起了反應的下半身,真不是時候,他咬咬牙試圖平息下來他的慾望,可惜不管這個不像熟練收放資訊素一樣,怎麼樣都難以辦到,克拉克偷偷挪動著臀部的位子以防布魯斯發現……

  「好了,走開。」

  他的男朋友瞪著他,克拉克結結巴巴的想解釋不是那樣的,他想要布魯斯沒錯,但他現在只是因為剛才一時激動才──但布魯斯很顯然關心的不是頂著他的硬物,而是皺了皺鼻子,嫌惡地要他去洗掉那一身AO混雜的味道。

  克拉克立刻夾著跨下間的東西逃進浴室,然後他才意會過來,傻呵呵地探出頭來確認這是讓他今晚留宿的邀請對吧,布魯斯沒好氣地讓他要不滾去客房要不就將就睡地板去。

  他在克拉克清潔時扯掉了床單,把他都是味兒的制服一起丟出去,阿爾弗雷德聞到了大概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大概不會碎念他一頓亂丟衣物,同時想還好克拉克還算聰明地等在外頭沒有從正門進來,要是戴米安聞到了陌生發情的Omega氣味和發怒的Alpha資訊素肯定又要鬧的大宅不得安寧,他倆今晚都別想休息。

  真是鬧劇一場,布魯斯聽著沐浴的水聲苦笑地想,克拉克輻射出的好心情簡直要穿透門板,又或者他在邊洗澡邊哼歌,他把他的掙扎全先放一邊去了,只記得明天克拉克和康納要好好談談,然後他和克拉克也要好好談談盧瑟的事了。

  最後克拉克當然沒有滾去客房,他的狗狗眼在布魯斯的堅持下被無視了。

  沒有那麼快。布魯斯嘆息,他不希望他的噩夢驚擾克拉克,接著一拳揍過去結果是自己的手骨碎裂。幸好韋恩家的長毛地毯也很舒適,從客房搬來的棉被和枕頭就足夠讓外星人在地板上睡個好眠了。

  可布魯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克拉克在床底下聽著床鋪上的人輾轉難眠的翻身,他小心抬起頭看一眼,問:「布魯斯,你需要我去客房嗎?」

  他的領地有個Alpha,哪怕克拉克什麼也不做,躺在被子裡也有一定程度的存在感,那讓布魯斯警戒,沒辦法安穩入睡。

  「不──」布魯斯咬咬牙,嗓音藏著對自己的痛恨,但他堅持,「留下,我想要你留下。」

  克拉克聽到這話當然很喜悅,但他知道這樣不好,布魯斯需要休息,太多事情就要壓垮他了,他不該連睡眠都被破壞,「我可以……我可以收起我的資訊素,就今晚就好?」拜託?

  他的祈求也被殘忍地拒絕了,「別,別這樣克拉克,我需要這個,我需要適應它……」

  「不是今天。」克拉克已經離開他地板上的窩了,站在床沿皺眉盯著固執的蝙蝠俠,「布魯斯,我會陪著你克服這個的,不管你再想怎樣推開我都沒有用,但就今天不要勉強好嗎?」他柔聲道,伸手的速度盡可能緩慢,在接觸到布魯斯溫暖的肌膚前讓他有個預警。

  他把Alpha的味道收起,只剩令人安心的手掌撫摸著愛人的臉頰,布魯斯妥協了,「上來吧。」克拉克的腦袋裡大聲歡呼了起來,但他只是竊喜著鑽進布魯斯的被窩,聽著他要求:「我先道歉,我對你不公平,克拉克,這還很可能不會停止發生。」

  在他想清楚,且腦袋和身體都能接受以前,他不知道要多久,不知道正確情況會是怎麼樣,他甚至沒清楚想過他該怎麼做,他原本唯一的計畫只有把超人推得遠遠的,他就不用想著怎麼去習慣Alpha了。

  克拉克規矩安分的待在他的那側床鋪,即使他現在身上只有布魯斯用的沐浴乳牌子的香味,他依舊等著布魯斯自動自發接近熱源,等同於縮進他的懷裡才小心地用手環住他,安撫性的抱緊了一會兒。

  「會好的,布魯斯,相信我。」

 



TBC


時隔半年總算讓他們復合了(儘管在故事裡只隔大概兩天),原本想花一整個篇幅讓他們繼續吵的,但還是恩愛點好了。應該不太會著墨在老爺的心理重建過程,八成是假借訓練大量和克拉克肢體接觸,太灑糖了。

目前來說還想不到要怎麼解決萊克斯‧盧瑟,總覺得結局怎麼樣都不對勁,太糟糕了,也許是因為這樣導致進度停滯不前,但這段時間我在十四章內都加了點新的東西,盡可能讓它趨近於我想要的那種故事,等完結了會將更新版貼在AO3上,是的,雖然不知道何時,但它會完結的!

至於現實生活造成的影響就不在這邊嘮叨了,也許會另外寫在別處。

之後大概不考慮寫長篇了,雖然我很喜歡,但是因為會給自己設定目標,有時候就會變得為了量而不管質,為了兼顧質而開始變得進度緩慢,時間一長又變得很有壓力,之後就沒辦法動筆了......惡性循環,在我的人生裡各方面來說好像都是這樣XDDDDD

總之謝謝讀到這裡的人,沒有放棄這篇文QQ

也請各位好好愛自己,先足夠愛自己,有餘力去愛別人。

P.S.要五百粉了但我不知道要怎麼慶祝XDDDDD

评论(8)
热度(58)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