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MCU/盾鐵] I love you (END?)

※繁體字注意

* MCU 內戰後背景 (雖說如此但本人還沒看)

* Steve Rogers/Tony Stark

* OOC注意 (因為我還沒看隊3電影)

* 只是為虐而虐,沒有論電影中對錯之分

* 如果看到一半不舒心請為了心靈健康著想立刻關閉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70104

 

 

 

  當紐約又一次慘遭外星人狠狠洗劫一番,儘管剩餘的超級英雄擊退了敵人,但對外星人無反抗能力的軍隊、被破壞的城市,以及破損的金紅色盔甲,重新讓人民意識到超級英雄的重要性,於是在民眾的呼聲中,曾經的通緝犯成了某種歸國英雄被迎接回來。這其中有多少助力是TonyStark出的,反註冊派在美國政府安排的專機上難得保持沉默,他們在瓦坎達生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儘管總算可以免除打擾T'Challa的難為情,但事實上,他們更難面對的是回去之後可能的尷尬。

  事實是他們多想了,Tony根本沒有出現,沒有招搖的帶著墨鏡在機場出現,也沒有拿著香檳出現在大廈,沒有說著表面上是混帳話,實際上是「其實我很想念你們」的潛台詞,甚至連他們下飛機後的專車都只是Uber,上車前,Stark Industries的員工出現在機場外頭給他們兩樣東西。

  其中一樣即使裝在皮革袋裡,光是圓盤的形狀自然不會有人猜測不到那是什麼,可要不是其他人都還在等著,Steve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接過他的老姑娘……他丟下了。另外一樣東西被裝在公事包裡,他們上車之後才打開,發現裡面是一條銀色的金屬臂。

  他們忽然想到,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如果Tony真的出現了他們要怎麼反應。

  Wanda無法釋懷Tony在她身上做的事情,Clint一邊覺得他害他們進了監獄很混帳但是自己其實也挺混帳的,Sam是那個告訴Tony去隊長和冬日戰士去了西伯利亞的人,Scott嚴格來說根本不認識螢光幕後的Tony Stark,Bucky在拿到新的機械臂之後就比以往來的安靜,而Steve……Steve想見Tony,想確認他好不好,但是他不知道他還有沒有那個資格。

  踏入大廈時Friday歡迎了他們回來,他們沒人把「Friday聽起來很不樂意」說出來,他們都知道Friday只是個AI,不會有私人情緒,但她可是TonyStark的好姑娘,誰也沒點明這件事。復仇者大廈似乎沒什麼變,裝潢擺設仍然如他們記憶中的相差無幾,沒了閒著無視打鬧的超級英雄,自然也不會有需要換的易碎物品,連牆上掛的電視都還是他們離開前的那台。

  他們的房間依舊保持原樣,甚至沒有一絲灰塵,可儘管清潔的再乾淨,也不能掩蓋它好一段時間都沒有人居住過的跡象,恐怕在這棟大廈充滿生氣前還需要好一段時間。

  Steve環視大廈,總算知道哪裡不對勁。

  這棟大廈被收拾整理的一乾二淨,不是擦乾淨桌上殘留的水漬那樣的清理,他撫過吧檯上那裡曾經應該有過的一點焦痕,他記得那時Tony執意在這裡修復掌心砲,但他往酒杯裡倒酒時卻濺出了水花,一瞬間掌心砲就成了小型禮花,還好那時Steve就在旁邊,即時拉開靠得最近的Tony,吧檯後許多昂貴藏酒的酒櫃也沒遭受殃及,但後來那上面怎麼樣都刷洗不掉爆炸的痕跡,但Steve覺得換掉太浪費,Tony也就讓Friday取消新吧檯的訂單了,現在那個痕跡不見了,因為整張都換成了新的。

  牆壁上也是,他記得那裡總是會有些坑洞是Clint在室內射箭造成的,還總有些酒水、醬汁打翻的污漬,如今通通消失無蹤,Steve加快腳步走到門框邊尋找著什麼──儘管Friday隨時都可以掃描他們的身體狀況,但他們那天不知道為何決定用這種不精確的方式測量復仇者們的身高,那些用麥克筆畫的記號線,Tony大吵大鬧甚至是威脅但後來還是沒有粉刷掉它們,現在也都不見了……那些他們在這裡生活過的斑駁痕跡。

  他不知道該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還是該握緊拳頭懊悔,是他說他從來沒有融入,是他說這裡不是他的家……。

  「嘿,隊長,你在看什麼?」

  他回過頭看見是Clint,對方原本關心的目光突然發亮了點,他也記得那裡曾經有什麼,畢竟那是他和Tony吵嘴吵出來的,他為那段回憶和鬧脾氣的Tony彎起唇角,可他還沒能走近前就先注意到了,Clint馬上就沒有了半點笑意。Clint不發一語地走開,換走過來的Sam納悶地問一句:「他是怎麼了?」

  「沒事。」Steve讓自己把目光從門框移開,「Bucky找到他的房間了嗎?」他問。

  「Bucky說哪間客房都可以,但他想盡可能自己獨住一層樓,以防……你知道的……」Sam沒把話說完,但Steve微微皺著眉頭表示他明白。他們解凍Bucky後,在瓦坎達做了一連串測驗,儘管無法保證九頭蛇的催眠完全根除了,Bucky的腦子有時還是會陷入混亂狀況,但是這種情況越來越少了,Bucky決定嘗試看看,當然前提是Steve和其他人會在他失控時努力制止他。

  在飛機上隨行的政府官員對一個不可控制的冬日戰士的處理方案保留意見,他們只簡單交代了一些事情,儘管政府目前不會在強迫任何超級英雄簽屬法案,也不會限制他們的行動,解除掉了他們的通緝,但仍然有許多法案後的後續事項等待處理,目前來說,恐怕得要求他們盡可能不要離開復仇者大廈。

  這話讓Wanda不是很舒服,不過他們同時也表明了,他們並不是要把他們關在復仇者大廈,而是因為他們這些人還擁有復仇者大廈的居住權,如果他們要搬出去自然也行,只是希望他們能待在更安全一點的地方,畢竟對反註冊派心懷怨念的人還是存在的,他們不希望超級英雄和一般民眾起了爭執導致重複的狀況發生,他們認清了軍隊打不贏外星人,只有超級英雄可以。

  除了選擇回家的Scott和確認妻兒安好的Clint外,其他人似乎對如何選擇都還很茫然,Bucky則表明他搬出去也許最好,但Steve認為這段時間暫時還是照著政府的安排,以防有心人士節外生枝,在他們終於想到能夠詢問Friday哪間客房可以使用時,Friday卻告知了:Rogers隊長同樓層的空房屬於James Barns中尉。

  Steve感覺自己像是胃被痛揍了一拳,如果是真的攻擊對超級士兵來說不應該這麼痛的,他張開嘴發現自己很艱難才能發出聲音,他乾啞地問:「Tony……Tony他……搬出去了嗎?」

  Friday給出了否定的答案,「BOSS只是將自己往上搬一個樓層。」

  他不知道要不要把自己摔到地板上,當他聽到Friday的回答時,他鬆了一口氣,又對自己一時間感到開心而厭惡不已自己。他的盾被重新上了色,Bucky的金屬臂,連Clint都在房間裡發現幾組新的箭頭,Tony讓他們繼續住回大廈……他想要道謝,也想要好好道歉,他寫了封信,寄了隻Tony從未打過的手機,而Tony給的卻是好幾十倍。

  「Friday,Tony現在在哪?」他問大廈的AI。

  「BOSS現在在公司開會,預計兩小時結束之後,還有註冊法案的公聽會,以及晚上的Maria基金會募款晚宴。需要現在聯絡BOSS嗎?」Friday如實告知,Steve沉默了會兒拒絕了。

  Steve坐在沙發上,他想,既然Tony還住在大廈裡,那麼就有機會見到他的。

 

 

  Steve是對的。如果說他從晚餐後就一直待在客廳守株待兔的行為只為了見到Tony,那怕等到凌晨大大超出他平日良好精準的生活作息也很值得。

  他沒有開燈,但是電梯的燈光照亮了一絲漆黑的客廳,踏出客廳的Tony能看見那頭金髮背對坐在沙發上,有些後悔沒加緊把他那樓層的改建處理完。他扯開繫了一整天幾乎要讓他喘不過氣的領帶,假裝沒見到沙發上有人般自然地走進廚房裡,從櫥櫃中拉出一袋咖啡豆,他停頓了會兒,最後決定不把它帶上樓了,他只煮了自己的那份,他可不認為美國隊長是閒情逸致在這裡通宵看紐約夜景,他只是有話想說而已。

  Steve到他拿著咖啡離開廚房前都很安靜,但他很快就站起來,像是深怕Tony真的沒注意到他直接搭電梯上樓般,Tony突然覺得諷刺般好笑,宛如他是真的不能明白Steve為何要害怕他逃掉,然後他心裡有個聲音小聲地說道:你很清楚這不是那個樣子。

  那只是Steve Rogers的道德和心虛的綜合,因為他用行動證明了他是個人類而不只是某種純粹的道德能量體,他確實對Tony隱瞞了真相,做了壞事,他們不可能用信上幾行字一筆帶過就希望這次會面他們還能像過去一樣。

  事實上,Tony甚至不知道他該怎麼去想過去實際是長什麼樣的,又不是說真的有人想要,實在沒必要覺得非還原到那種程度不可。

  「你有話想說,隊長。」Tony指出來,他喝了一口咖啡,等著Steve開口。

  「Tony,我,我想說,我很抱歉……」Steve慌張地道了歉,但很快就沉穩下來,繼續說道:「還有大廈,Bucky的手臂,幫我們改良的裝備,還有取消通緝的事情,這些都要向你道謝。」

  Tony挑挑眉,不以為然的點頭。

  「Tony?」

  「沒事,隊長。」

  那個從回到大廈後隱隱約約地不對勁開始放大了起來,Steve看著Tony出奇平靜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不是想要Tony就之前的事情繼續和他吵架(即使如此他也不會和Tony吵的),但是這個樣子讓他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就像變成四十年代那個惡疾纏身的矮個子,對平淡的Tony有一種一口氣喘不上來的慌恐。

  「就是……這些事情就這樣,隊長。」

  Tony略顯懊惱地看著僵硬的Steve,他的語氣莫名的溫和,可這一點都沒有安撫到Steve。為什麼他要用這種方式說話,這一點都不Tony,這就像……這就像……什麼叫做「就這樣」了?

  ……就這樣結束了?

  他看著Tony愣了一下的樣子才發現他把話說出來了,不,他不是那個意思,他害怕Tony誤會,想要開口解釋但又不清楚他自己是什麼意思,直到Tony好笑地說:「我們根本沒有開始,Rogers。」

  Tony就要走開了,但Steve還像是被雷打中般傻愣在原地,但他趕在Tony背對著他踏進電梯前即時開口了:「你原諒我了嗎,Tony?」

  Tony沒有回答,Steve轉過身去面對那個面無表情的男人,「我很抱歉我隱瞞了Howard的事情,但我不能讓你殺了Bucky,我們只是想阻止你,我很抱歉我這麼做只是更加傷害了你,Tony,我不會再那麼做了。」他保證道,可Tony嘆了口氣,就像他真的不想要那樣般。

  他說:「行,那很好,真棒,你想怎麼樣都行,我是說,那樣最好不過了。」他聽起來真的不像他有在在乎,而Tony原本真的不打算這樣的,他急著想回到自己的樓層,或者工作室,但他也許該把話說得更清楚一點,以免他們一直在這話題上打轉,「你知道嗎,隊長,你的道歉是最不聰明的那種,總是有『但是』,我搞不清楚你是想說教還是真的在道歉,但是,我不打算在乎了。」

  那當然是騙人的,但那句話在他喉嚨裡卡了很久,他把他說出來了:「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那當然是騙人的,難道Steve有讓JamesBarns過去嗎?當他知道他的好友活在這個世代,他難道不是死命地也想要帶回來嗎?甚至,甚至不惜拋下……無論之前那算什麼的一切。如果Tony可以為Howard再多做一點事情,和Maria多說一句話,無論如何他都會去做的,但是他是那個毫無機會的人。

  他其實早就預料到了,一開始還會感到疼痛,但是之後他發現事情就只是同樣一個循環:他總是搞砸一切,以及真正想要的總是求而不得,那只是遲早的事情,如今那天來的,等最剛開始的疼痛過去,他發現這就沒有那麼難以接受了。

  「我想我沒話要說了,隊長。」他做了結論,並且不想等Steve說更多話。

  「可我還有話要說……」但在電梯門靜靜闔上之前,該死的美國隊長依舊不懂得何謂放棄的,又或者最趨近能被稱之為掙扎的說了一句話,然後電梯啟動了,Tony靠在牆壁上,閉上眼睛,對那句話做出回應:

 

 

  So was I.


END

鐵人粉,所以沒有辦法看美國隊長3,如果有BUG或邏輯錯誤或拼寫錯誤請見諒(最後一項歡迎指出),只是利用上班時間蹭出來的,全因不寫我不舒心,但我覺得這虐是虐雙向的。

先申明一下目前MCU電影看過:復仇者聯盟1、鋼鐵人2、美國隊長2、雷神索爾1,但我想上班刷SY看的同人文量足、平時不怕劇透,應該不成問題,另外當初只看2都是因為有寡姊XDDDDDD

......然後,難得我第一次寫虐結局的,嗯,我,通常喜歡虐過程,好(不見得甜)結局,所以很可能手癢來個第二篇,總之,讓我知道各位的想法吧。

至於既然在MCU了就先不提超蝙的Allergy的質量狀況了,也許會開一篇廢話串討論一下2016年的軟爛狀況,目前就多少跟大家說一下,注意身體健康同時,最重要的心理健康也要注意,因為心靈會不知不覺中就腐爛了,還有,有合適的電腦桌也很重要。

抱歉每次都在後記寫些很負面的東西,但不用擔心我,我正在很緩慢的復健中,希望能努力在一月之前至少再寫點什麼吧,感謝大家。

评论(18)
热度(46)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