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4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4

 

 

 

  「在全世界的總人口中,Beta佔大多數。他們被視為是社會上的工蟻,該勤奮地聽從Alpha的指揮,但事實是,Beta不是工廠製造出來統一型號的機器。」奧利弗‧奎恩在台上發表著Beta平權演說,今晚在星城的活動簡單的Beta平權宣傳,沒有入場券或邀請卡限制,他們租用了一個很大的廣場,仍擠不進更多的人,來的人大多數都是Beta,和幾位Omeg。

  布魯斯‧韋恩就是其中一位,當奧利介紹到他,他將西裝外套鈕釦扣上,站起身來迷人的朝大家打聲招呼,不少人給了他熱烈的掌聲,為了他即將和一個有錢有權勢的Alpha鬥上法庭。奧利調侃他的老朋友:今晚可是我的場合,今天可不能讓你出風頭,抱歉啦布魯斯。

  他擺擺手讓奧利弗繼續他的演講,那是他現下辦不到的事情,但他很高興奧利弗這麼做。奧利知道他的身分──他們很小就認識了,自然也有過不少因AO性別而尷尬的時期。當布魯斯弄出些關於他因創傷而成為一個殘次的Omega傳聞時,還沒遭遇到船難之前的奎恩就是個混蛋,他因為這個想要追求布魯斯,因受傷而更加可憐楚楚的Omega。

  布魯斯那時杜絕了和奧利弗的來往,直到奧利成為綠箭才重新恢復友誼,他們甚至不用把話說明,他們都心知肚明對方在自己的城市幹的可不只經營一家公司。奧利願意為Beta發聲主要是為了黛娜,同時他也希望自己的好友可以不用偽裝成Omega來避免公司被奪走,而著名的偉大Beta蝙蝠俠就時常被他在演講中拿來當作例子──又是一次奧利的調侃。

  現場供應著食物和酒水,奧利要大家好好享受今晚之後在掌聲中下台,布魯斯正打算走過去找老友聊聊,還有一些在瞭望塔上輪班的事情,然後他見到一個星城的女記者向奧利弗提出問題。那女孩毫不意外是個Beta,可這一整個活動來只有這一位女記者出席,儘管在廣場都擠滿人的情況下,到場的幾乎都是一般人,人們對Beta權益的漠視可比對Omega的瞧不起嚴重多了。

  「這個問題可能有點失禮,我先說聲抱歉……但是,作為一個Alpha,您是從中獲利居多的那方,為什麼您會希望自己的權益被瓜分呢?有什麼特別的因素嗎?」那個女孩小心翼翼地問道。

  奧利像是想到了什麼美好的事物──百分之百就是黛娜──微笑了一下,然後回答:「Alpha和Omega因為會激素產生吸引力,但是決定Beta的更多是愛,那種事情是公平的不是嗎?如果我想保護我的愛人只會被當作本能,一種彰顯我分化上的優勢,那對我的Beta伴侶是極為失禮的。」

  布魯斯聽見記者和他道了謝,為了他奧利弗嘗試給Beta更好的一切,但這篇新聞他們都心知肚明很可能公開不了,當大部分的公司都掌握在Alpha手上時,他們不會高興見到危害自己權益的事物浮上水面的。

  女記者走了,奧利弗見到他,第一句話是:「也許我也該學你把那些新聞業都買下,但不是為了男朋友。」奧利笑他。從蝙蝠俠和超人在聯盟裡公開交往的消息之後,知道蝙蝠俠身分的奧利自然能推斷出最近和布魯斯走得近的那個星球日報記者是誰。

  布魯斯拿了杯香檳,試圖藏住一個因提起超人而變調的笑容,但綠箭俠可眼尖了,「噢,布魯斯。」他皺著眉,看了看四周,選定了一個不受打擾的角落,「需要談談嗎,布魯斯。」雖然他這麼說,但語氣裡可沒有給拒絕的選項。

  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和人交往、同人分手。布魯斯原本想語帶輕鬆地這麼說,但他不能,奧利只好引導式的詢問:「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今天早上。」布魯斯嘆息道。

  那不是他的本意,至少在他計畫到大都會的時候不是,他在克拉克應門前都是想邀請他今晚到星城來參加奧利的活動的。克拉克一見到他,驚訝、喜悅和擔憂全都融合在一塊,而布魯斯做的事情是直接越過他進了屋子,克拉克沒有見怪,他就是這麼好──他想看布魯斯的傷怎麼樣,雖然他大可以用上熱視線,但他渴望碰觸他。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布魯斯下意識的迴避,只是一個側肩的動作,然後他看見克拉克臉上的錯愕,他就這樣什麼也沒做的就傷害了他。那是毒氣的影響,他大可以這樣辯解,克拉克會理解然後告訴他沒事的,但誰也沒提毒氣的事。

  儘管克拉克想裝作沒事,打開冰箱問他需不需要點果汁,然後他自顧自地說沒有牛奶了,希望下班時不要發生什麼大事,這樣他就可以到超市去買,克拉克故作輕鬆地找著話題。  

  他們一起逛過超市,布魯斯會看也不看就把想要的東西丟進推車裡,大多是甜食,他也會趁著克拉克在挑新鮮水果的時候把一些他不愛吃的東西丟回去,等到克拉克拎著兩罐牛奶回來時,推車早就堆得像山一樣高了。布魯斯不會去結帳,因為即使是在大都會他仍舊相當醒目,所以他通常都會丟給克拉克信用卡,於是他就得頂著所有人詫異的目光把那些成堆的商品結了──然後他們會把那些進不了胃裡的食物帶給街友或者捐給救濟站。

  克拉克遞給他一杯橙汁但布魯斯沒有接下,他們倆僵持著,一直到克拉克明白在裝下去也沒意義了,他們坐到沙發上,看著那杯橙汁凝結水氣,玻璃杯上爬滿了水珠開始下滑。克拉克是先開口的那個,「你正在勉強自己和我在一起,我明明知道這件事情,但是我阻止不了自己停不下,我很抱歉,布魯斯。」

  光是能和布魯斯在一起這整件事情就足夠讓克拉克心滿意足了,即便同床共枕為了一個晚安吻他也心甘情願,他們總是一次次認為現在不是更好時機或者他們這時更需要休息,布魯斯總是掩飾得很好,而克拉克也卑鄙的忽略當他無法很好地收斂資訊素時,布魯斯只是剎那間的僵硬──他矛盾地感到心痛卻也因被愛著而喜悅,於是現在他得放手了不是嗎?

  但他仍想這一定有轉圜的餘地,他們會想出解決方案的,超人和蝙蝠俠一直以來都是那樣搭檔工作的,不是嗎?

  克拉克的愧疚刺痛了布魯斯,那讓他咬牙切齒,惱怒地回答:「不。」那是他的問題,不是克拉克的。那對克拉克不公平的一直都不是他是Beta的事實,而是他確實辦不到公正的看待Alpha,他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到,那不再影響他了。

  「布魯斯,我可以……」他可以什麼?控制自己把Alpha資訊素收的一乾二淨,或者乾脆飛到堡壘問一問有沒有任何氪星科技可以直接移除這該死的生理性別,只為了讓他的愛人不會有身體上的排斥?

  如果他這麼做可以挽回布魯斯,他會,因為ABO性別對他來說無關緊要,可是那什麼幫助也沒有,那只會讓布魯斯離他更遠,或者,布魯斯會留下卻只是因為對他的犧牲而感到愧疚──他們誰也不會接受那個的,而此刻克拉克悲慘的發現,他們真的愛著彼此。

  儘管布魯斯不太確定他從什麼時候關注超人不是因為把他看作隱患,但那些吻、那些碰觸的確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不能就只是讓克拉克等,於是布魯斯狠下心說道,「我沒辦法,克拉克,這些得停下了。」

  「好的。」

  克拉克努力不讓自己咆哮,用力地把觸手可及的人拽進懷裡,他想親吻他、標記他、和布魯斯結合,可諷刺的是,他的本能不適用於布魯斯,而布魯斯厭惡所有屬於他的本能。

  「耽誤你的時間,我很抱歉,克拉克。」他說道。

  「我能飛去上班。」克拉克試著打趣一點的說,即使他們都知道布魯斯所謂的耽誤不單單只是這點通勤時間,如果他不用上超能力作弊的話,現在出門肯定來不及,不過他現在倒是挺想像個普通人一樣因為和愛人分手而耍任性不去上班的。

  他的對象甚至還是他的老闆,布魯斯能夠理解的,「我讓他們給你放假吧。」

  「半天就行,謝了,布魯斯。」

 

 

  奧利暫時失去了言語功能。他不知道該評論他們的分手真不愧是蝙蝠俠級的冷靜,還是讚嘆連這種情況超人也依舊是個超人,雖然他知道事情永遠不會像現在看到的那般簡單,但他們都清楚布魯斯現在的確沒更多心思在這事上頭。

  從他們開始決定推動這些權利運動,他們就知道這會是長期抗戰,前方的障礙遠比想像中的多。在布魯斯開始這項計畫前,他的父親托馬斯‧韋恩就先開始進行BO人權的爭取了,韋恩夫婦被一個Alpha槍殺不管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都被視為一個警告,而那個年代人們思想趨於保守,以至於這些運動在那時是徹底停擺,直到他們這一代才重新開始。

  「不會影響到聯盟。」布魯斯補充地說。

  「那不是我關心的地方,如果這時有別人在,他們也會這樣說的。」奧利很肯定,他有些頭疼,如果他不知道布魯斯就是蝙蝠俠的話,他絕對會說一些讓他別因為這點事情就放棄一段美好感情之類的話來,但他現在面對的對象是兩個交往然後分手的超級英雄,「布魯斯,你把真正愛你的人推開,只因為你覺得那樣對他不公平。你指望克拉克在這之後遇上一個更好的人,例如一個Omega?那樣對他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如果這些話聽起來像指責,那麼他的確就是,雖然這樣對待剛和男友分手未滿二十四小時的好友來說是殘酷的。

  「他同意了的。」布魯斯平淡地說道。

  奧利對他的話歎息,Omega的資訊素加上他悲傷的表情,要不是奧利弗本能知道不該去擁抱蝙蝠俠,他早就忍不住散發出Alpha的氣息去安慰對方了,「來點甜點。」他隨意塞了盤蛋糕給對方,並分神注意到別碰觸到布魯斯,他換了個話題:「那孩子還適應嗎?真不曉得你是怎麼同時照顧得來那麼多個孩子的。」

  「我有阿爾弗雷德。」布魯斯不以為然地說,「康納挺好的。」那是實話。很顯然應付過三個弟弟的迪克在照顧孩子這事上很有經驗,尤其在訓練這一塊,戴米安則負責料理當康納無法控制脾氣,幫最多忙的還是提姆,他領著康納學習新事物。有趣的是,自上次康納牴觸提姆試圖用Omega氣味安撫他之後,提姆停止了這個行為,但後來康納總是因為聞不到提姆的資訊素而氣呼呼的。

  奧利挑眉,「而你同意他們整天膩在一起?」一個Alpha和Omega聽起來挺天經地義的,就算先不論康納的身分是外星人兼其中一方基因來自一個超級壞蛋,他以為蝙蝠俠會阻止任何小兔崽子接近他歷任羅賓中最乖巧的提姆,就他所知(黑金絲雀透漏),蝙蝠俠對那群英雄小助手們可溺愛了,即使他們都是些迫不及待想從他們這些大人保護下飛走的小混蛋。

  「噢……你不會是認為提姆一直都只是公事公辦才……」

  「奧利……」

  當然,他也不是懷疑布魯斯壓根兒沒察覺在他屋子下發生的事情,看看超人試圖傳遞給蝙蝠俠多少次充滿愛慕的眼神──布魯斯用上了一點屬於蝙蝠俠味道的銳利眼神瞪他,奧利弗立刻連在心裡想都不敢了。

  「我不認為這樣有什麼不好的。」布魯斯說,然後又補充:「當然有些事情還太早,我也不會眼睜睜看著發生的。」他輕巧自然,但是誰都知道他話裡的意思比蝙蝠鏢還尖銳。

  「不過你得讓萊克斯‧盧瑟那傢伙收回他的髒手,否則一對鴛鴦可就要被這麼拆散了。」他想,昨晚有見到新聞的聯盟成員應該都很想往那傢伙臉上來一拳吧,「超人還是老樣子?」

  他們都知道康納的基因來自於誰,但本該是當事人的超人在會議上並未做決定,只好由蝙蝠俠強硬的將這事先劃分在他高譚的領地裡,讓聯盟先不要輕舉妄動。至於其他人對他把超人之子暫時交由高譚寶貝布魯斯‧韋恩照顧有沒有意見,他就不曉得了。

  「老樣子。」布魯斯思及此,皺著眉頭。

  如果說他只是單方面糾結康納的來歷,那也不是不能諒解,可布魯斯就怕克拉克連自己的因素都考量到,鑒於他公司日前停擺的生殖科技,但那是韋恩企業的問題。

  奧利想拍拍他的肩膀,最後手伸過去,意識到什麼又縮回來,還是作罷,「公司上的事情說一聲就行,但你和超人的事……多想想你自己吧,布魯斯,至少今晚看在好友的份上,別那麼快撿回花花公子的形象。」說真的,每次看到布魯西寶貝兒的形象,他都不知道該做何表情。

  「放心,今晚沒那個打算,但多一杯香檳是可以的。」

  結果,布魯斯這話才剛說完,香檳塔就被人掃射成碎片及一攤酒水,人群開始騷亂,奧利趕緊攔了個服務生問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是Alpha主義的偏激份子!他們有槍!」奧利拍了拍那個小夥子的肩膀要他鎮靜點,已經有保全在控制現場了。

  等奧利回頭想讓布魯斯先走,想當然的──布魯斯‧韋恩早就偽裝成嬌弱的Omega被保全人員第一個先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了,不過那自然只是一個好讓蝙蝠俠出場的機會,他可見多他耍這樣的把戲了。

  「這裡可是星城。」他按下耳邊的通訊器說道。

  「作為活動的主辦,你跟著人群一起倉皇逃命可有失顏面。」那是蝙蝠俠的聲音,「這可是免費的宣傳,鑒於這正好是Beta平權的活動。」接著通話就被單方面掛斷了。

  蝙蝠俠可沒受邀。奧利弗無奈地笑了笑,打開保安人員的無線電,得到第一線的消息:「持槍的襲擊者都被制伏了……被蝙蝠俠……」

  太好了,明天的報紙肯定很精彩。奧利想。

 

 

  當他的同僚都在討論昨晚蝙蝠俠暴打了一頓那些Alpha主義激進份子時,克拉克正在對螢幕上受邀參加活動的布魯斯的照片發呆,露易絲走過來喊他的時候他甚至沒有聽見,直到她拿著同樣有布魯斯照片的報紙打了他一下,克拉克才回神過來。

  「我以為你這個會是你報導的,你通常不會錯過的。」露易絲指著那篇報導,她挑挑眉,「佩里丟給你的足球報導難住你了?」她換到體育版看克拉克寫的。

  「呃……我昨晚太忙了……」克拉克含糊其辭,希望露易絲不要探究太多。

  昨天絕對是他有史以來最糟心的一天,首先一早……他們還是跳過布魯斯那段吧,他甚至沒有牛奶可以喝,然後中午他想吃頓飯在去上班,但當他走到餐廳門口卻才發現那家餐廳因管線年久失修破損,只好暫停營業一天,克拉克隨便買了點東西果腹就來上班,接著就是被佩里吼著度過一天。

  他記得要買牛奶,但最後他沒買成,因為在結帳前,西班牙發生了大爆炸,還好同時有綠燈俠和閃電俠的支援,他才趕的回來寫完那篇他壓根兒沒去看踢什麼的球賽。

  露易絲確實沒有多問,但她留心到克拉克的心不在焉,從昨天他請了半天假──布魯斯‧韋恩替他請的,然後下午他進了辦公室,所有人都在好奇小鎮男孩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更多人好奇的是為什麼會是布魯斯替他請假的。

  不少人七嘴八舌的,很快公司就傳出了謠言,說是布魯斯是看上了克拉克才選他作為隨行記者,只是一時新鮮想嘗嘗乖順的Alpha的滋味,現在他被拋棄了……布魯斯‧韋恩甚至取消了他的隨行記者身分。

  這麼無聊的謠傳很快就在佩里的怒吼下被終結了,但大家還是用臆測的眼神看失魂落魄的克拉克,那副模樣真的很像被甩。露易絲知道克拉克對那位高譚寶貝是有些好感,但一個小記者真的和布魯斯‧韋恩交往的可能性能有多高啊?

  她看著克拉克那副模樣,實在是於心不忍。

  「振作點吧,晚點佩里又要吼你了。」她提醒道。

  「嗯、呃……我、我去跑新聞了!」

  克拉克突然從位子上彈起,隨意從桌上抓了紙和筆匆忙跑出去,留下一頭霧水的露易絲:「……這振作起來的速度也太快了一點。」

  實際上並沒有,只是大都會的某處出了點狀況,一場小火災,火勢很快就被控制下來了,也沒有住戶受傷……唯一嚴重的是受到驚嚇的住戶是個女性Omega,那促使他提前進入了熱潮期,在滿是圍觀群眾的街上。

  那不是超人第一次碰上這類型的麻煩,通常那很簡單,他只需要抱起那個人,Alpha的資訊素會影響Omega此時的判斷力,他能靠著這點問出對方的住址,然後把對方送回去,並出於善意的用熱視線封死那人的門窗。

  但他現在沒辦法,因為很明顯這位女士的家方才才被烈火燃燒成一片漆黑的空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抱著對方到相對於安全係數較高的空中,看著對方難受的扭動呻吟,祈求著有個Alpha標記他。

  甜膩的資訊素很是好聞,那足夠讓一票Alpha為之發狂,Omega痛苦地抓住超人的制服,卑微的懇求他──他找了個無人的屋頂把對方放下,拉開對方挽留的手,他可以看見Omega破碎的眼神和啜泣,熱潮影響了他,讓他沒有理智去看清自己想要的東西,只想要有個人能緩解他的疼痛和空虛。

  他留下披風蓋在Omega的身上,期望上頭的Alpha氣味能撫慰他一些,超人飛快地衝去藥局拿了抑制劑,在櫃檯留下現金,抑制劑沒那麼快起作用,儘管他焊死了通往屋頂的門,但超人依舊留在這裡陪那位女士。

  他會做這些事情是因為他有能力做到,但他不能忽略照顧一個Omega確實給他的Alpha本性帶來極大的滿足感,但那也讓他更加空虛,他渴望的味道不是這種濃稠的甜膩──布魯斯本身的味道很是清淡,就像他的自控一樣,那讓人冷靜,但超級感官能讓他嗅聞到更深,不知是長年累月的使用偽裝資訊素或是那股味道本身就是沿自於布魯斯過去的Omega身分,對克拉克來說,那氣味就像一隻手撫過他全身般撩人。

  這個世界只有布魯斯能把他分成兩半,一半冷靜、一半失控。

  他苦笑著想,他還能怎麼辦?他多想順應著本能,就回應那麼一次Alpha的天性,告訴那個Beta你是我的,他從沒完整的釋放過氪星人的資訊素,他到孤獨堡壘曾做過一次評估,倘若他這麼做,地球上的人類很可能都會折服於他的腳下──但他知道布魯斯不會,如果他有朝一日想利用這點成為獨裁者,他很清楚是誰會反抗他,讓他感到壓力,即使有在強大的能力也不敢掉以輕心。

  不管怎麼做他都會輸掉布魯斯的。他進退兩難,最後什麼也不能做。

  可他最大的錯誤是他在公寓裡任布魯斯離去。

  等到那位女士情況好轉,他詢問了對方有沒有信任的親友可以暫時照顧她,在Omega臉色潮紅尷尬地報了個地址之後,超人送她到那裡之後取回了披風,他得到了感謝。

  「謝謝你,超人,要是在那種情況下被標記,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是說,我的住處已經被燒掉了,如果還遇到這種事情,那今天絕對是我最糟糕的一天。」她裹著一條有信任的Alpha味道的大毛毯說道,藥物緩解了熱潮的不適,雖然臨時性的注射會讓藥物沒辦法完全抵消掉熱潮,但那能讓她至少不會見到Alpha就溼答答的哀求著被標記了。

  她的Alpha……或者朋友?總之,在後面喊她,語氣裡可以聽得出來有些緊張和不滿,他看見她忍俊不住地微笑,某種滿足後的得意,回頭拉長語調要對方別擔心,她面對的可是超人,在屋頂上守著她兩三個小時唯一做的事情是用披風把她裹得像條蟲繭耶。

  「那是妳的男朋友?」超人好奇地問,然後才後知後覺想到這很私人,想著趕緊道歉,卻被對方噗嗤笑出來的一聲給愣住了。

  「看起來很像是這樣,我知道,我也很希望是。」她說,眼神裡閃過某種渴望,可她最後搖搖頭,「Alpha和Omega在一起簡直天經地義,我們相處起來也非常的愉快……但人和人之間沒這麼容易的。」她移開眼神,搓搓手,努力的把話說完:「我……我有信任障礙,當你從分化之後都被人用歧視的目光看待,所有人都覺得妳只是卑微的、抬高屁股渴求別人讓妳懷孕的婊子時,很難不去推開所有人的手。」

  她偷偷地回頭瞄了一眼,看著那個笨拙泡著茶的身影,看向超人的眼神堅定了些:「也許我把所有運氣都用在碰到他上了,但我後來我才發現他其實只是一個不善交際的蠢貨,而我們遇見也許只是為了互相治癒。」她攏了攏毛毯,好笑地說:「哪怕有在明顯的情愫,我們都會覺得那只是因為Alpha和Omega基因在作祟,而退得更遠,很顯然離我們痊癒還有好一段時間……對不起,居然耽誤超人的時間聽我說這些小事。」

  「不,不是小事,這很……了不起。」超人說道。

  「了不起?」Omega對這個評價感到有趣,低聲笑了起來,「一個拯救全世界性命的人覺得這樣很了不起,天啊,我更正,今天是最棒的一天。」

  他內心有什麼正在膨脹。眼前的Omega察覺到了Alpha的情感變化,眨眨眼睛。

  「拯救世界和治療特定的那個人是不一樣的事情對吧。」她笑著說,Omega本能想給這個Alpha一個擁抱,但她被身後的人制止了,「晚點在跟你分享,你看到超人難道都不興奮的嗎?」她飛快地回頭說一句,然後轉回來說道:「如果你們都需要對方,沒理由不跨過去,不是嗎?」

  這下換他要感謝對方了。他在飛走前還能聽見那位小姐興奮的嗓音:她指導了超人談戀愛。真是丟臉啊克拉克,他在心裡想。還有她目前僅能稱呼為搭檔的朋友無奈的要對方趕緊去歇歇的歎息。




TBC


原本最後那對AO(還不是)情侶應該要賣個彩蛋的......果然DC坑跌進去了就免不了也跌另一個美漫坑,哪怕我最近的電影還沒看(雖然都被捏完了)還是摔坑了,我應該是不怕被劇透只怕被雷的人,不過怕有人雷所以暫時先不透漏是那個電影哪個CP了,說"應該"是因為太多事情要看情況了。

至於那對可愛的AO,只是胡亂寫出來的一對路人,應該不會有他們兩個的鏡頭了,但基本上他們只差捅破一層紗窗紙,當你有著和他一起很舒心,想要和這傢伙一塊兒一輩子時的朋友,大概誰都沒辦法就這樣戳破那層紙吧,畢竟愛情可是更複雜多了的王八蛋。

沒在暗示什麼哦,我忙的時候爆炸,不忙的時候裝忙(欸)。

跳痛的來談,從日本回來之後就滿心覺得不要活了,恨不得趕緊進棺材去的狀態,還有認真要放棄的人際關係,朋友都要我趕緊接受我班上同學都是些自我本位的混蛋(確實是),心也太累。就算希望有個什麼能治癒,可偏偏喜歡的不是都一方死亡,就是一定要站敵對來展現性張力(X)......我還是去逛STEAM的夏日大特賣好了。

下禮拜要開始實習,新工作,還有一籮筐關於打點自己外宿的事情,一邊第一百次問自己為什麼想要過如此充實(過頭)的人生。

最近想寫點(可能是別的CP)短篇,只是想提一下,雖然更新都遙遙無期但我不會棄坑的,它就要完結了啊!看起來是快要了!

偷偷說還在努力推自家小夥伴報攤,如果我們相安無事可以度過今年,大概明年的歐美場之類的吧,只是很有可能,讀設計的行事曆總是會比一般人精彩很多,不管是顏色還是作業,而且同樣都是找事做起來是做死型的,沒事時是廢人,有事時就會想捶胸口。

先這樣,夏天會讓人昏昏欲睡+胃口大開的只有我一個人嗎?冬天睡不著+沒食慾的只有我一個人嗎?周遭人都和我不一樣,對我超不公平的這個世界。

评论(18)
热度(46)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