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3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3

 

 

 

  在布魯斯等著收盧瑟的傳票前,蝙蝠俠依舊有個高譚等著整治。傑森發來消息,企鵝那兒藏了幾批Omega精神毒氣,今晚有一批貨要從碼頭運送出去,蝙蝠俠要去攔截下來。他早就知道企鵝手中留有稻草人的毒氣,在那次和毒藤的戰鬥之前,他搗黃企鵝的交易全是幌子,而小丑作為讓企鵝拖延他時間的交換就是那些毒氣。

  他讓阿福規劃從企鵝的倉庫到碼頭的運送路徑,蝙蝠俠會從半途開蝙蝠車攔截,而紅羅賓負責在倉庫進行搜索,看那兒還藏了些什麼贓物或違法貨物,紅罩頭不介意在碼頭把企鵝的交易對象踢進海裡,而他最小的兒子似乎比起和提姆一塊兒進行倉庫搜索,對踢外人屁股更有興趣,於是羅賓負責協助碼頭。

  (迪克因為翹太多班了所以無法回高譚,但這事其實也不需要那麼大陣仗。)

  這是蝙蝠俠今晚的行程。至於布魯斯‧韋恩?他打算在這些跟ABO有關的糟心事都解決之後,著手進行新的都市更新計畫。

  那能提供可觀的工作職缺,會帶來一波就業潮來解決高譚和犯罪率成正比高居不下的失業率,統一規劃的住宅區能找到幾家合適的企業合作成新進員工的宿舍,或者以更便宜的價格租售給勞工,以及幾棟大樓可以給試圖創業的年輕人承租樓層作為辦公室。

  ──但要順利推動這些都更計畫,最大的前提仍舊是ABO的舊有觀念必須屏除。

  他的Omega假身分很有用,在那些慈善晚會的場合,不過那是雙面刃,仍然容易適得其反,因為很顯然某些守舊派的人會認為:區區一個Omega就該待在家生孩子,好好服從他們的Alpha,而不是自認為單憑己身便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

  人們對緊握著舊有制度的程度時常讓他感到疲倦,做為一個被視為行事離經叛道的Omega,許多建設企劃都因為他的緣故而停滯不前,而盧修斯是個Beta也沒使這事更容易些。儘管不是所有Alpha都是那副德性,但他承認他確實有那麼一點的成分間接地導致了「布魯斯‧韋恩討厭Alpha」的傳聞。

  如果布魯斯‧韋恩以Omega的身分和誰結合了,那麼,韋恩企業就會易主(或以共同經營的形勢登記,但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個用來安撫Omega的幌子,他們一點權利也沒有),他需要改變這一點,不只為了他自己,也為了提姆(他基本很確定了他四個孩子中要是真有誰要繼承公司,那鐵定會是提姆),他不希望等到那時提姆為了留住公司而勉強自己找個Alpha。

  現在最大的問題果然還是繞回了萊克斯‧盧瑟身上。

  Omega打贏官司的案例不是沒有,不過普遍對象幾乎都是Beta,要翻出全部和Alpha的案例肯定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儘管這次危機若是能處理恰當確實能變成很好的轉機──倘若布魯斯‧韋恩能贏過萊克斯‧盧瑟,就能為Omega主權的爭取帶來實質性的一大步,但是盧瑟勝券在握敢提出告訴也就說明實際上韋恩的勝率是微乎其微。

  ……確實是。

  雷達的警示音讓他專注回眼前的任務,提姆潛伏在倉庫裡給那批要運送到碼頭的貨安上追蹤器,那輛貨車前頭跟著保全車隊。直到車隊從轉角出現時,完美的和黑暗融合一體的蝙蝠車才顯露出來。輪胎急煞摩擦路面的聲音刺耳,他看得見那些人坐在車子裡恐懼的眼神,但那還不夠,總是遠遠不夠──

  他看見其中一個人的口型:噢,操。

  布魯斯可不喜歡保全們一窩蜂提著槍下車,儘管蝙蝠車的防彈功能優秀,但槍枝依舊視為禁止事項。蝙蝠俠的回敬是非致命性的鎮壓槍,好吧,他是有點犯規。企鵝的手下們躲到了載具後頭作為掩體,貨車的後門開了──有個傢伙扛著火箭筒瞄準了他。

  蝙蝠車內的系統計算了直接被砲火攻擊可能造成的損害,蝙蝠俠立刻跳脫車體,他發射鉤槍,火焰在身下爆炸開來,同時他們打了好幾梭子彈緊咬著他不放,不過他們很快就追丟蝙蝠俠的身影,然後下一秒,他們就被掀翻在地。

  某些人頑強的抵抗著,衝上去試圖撂倒他,人數上的優勢讓他們有了暫時的把握,更多的是懼怕企鵝事後會剝下他們一層皮。木棍被折斷、鐵撬被格檔後甩開老遠,蝙蝠俠抓住槍口然後甩過槍枝,用槍托砸上他們的腦袋,直到有個人朝著蝙蝠俠的腦袋開了一槍──世界突然變得一片死寂。

  得手的那個傢伙下一秒胃被痛揍一拳時發出了可怕的嘔聲。

  儘管他們知道蝙蝠俠不過是個人類,但理智此刻被恐懼打壓個全無的情況下,他們只覺得自己在對抗一個怪物,手上的武器不是致命的槍械而是玩具。有些人的骨頭發出了可怕的聲響,有些人的胳膊被扭成了麻花,直到所有人都躺在地板上半死不活,蝙蝠俠才收起拳頭,按上耳朵裡的通訊器。

  「紅羅賓、羅賓,回報狀況。」

  提姆很快就回覆了,他找到剩餘的存貨,還有一些失竊的藝術品等值錢物品,已聯絡高譚警局,現在他正撤離那裡,會在遠處守著直到確認那些該死的Omega毒氣不會被劫走,至於碼頭那邊……

  「現在正在興頭上呢,老蝙蝠。」傑森不客氣地說道。

  通訊器傳來戰鬥的聲音,還有羅賓不屑地哼哼,「要不是紅罩頭扯後腿能更早結束。」

  布魯斯聽著他倆吵嘴的聲音跳上了貨車,一整批的精神毒氣,就像噩夢能夠結束。他這樣想,貨車的後門卻猛地砸了下來,而那些箱子正洩出氣體──他能從車外聽見企鵝拉長的語調,憤怒,但是帶著得逞的詭計:「它們很值錢,但我也不喜歡那些東西,既然你那麼想要,就給你好了,蝙蝠。」

  「布魯斯老爺,那裡發生了什麼事?」從蝙蝠俠的面具上分析儀傳回來的成像裡可看見情況的阿爾弗雷德立刻問道,但蝙蝠俠並沒能回答他。

  「小丑就是純粹的瘋子,而你們這些Beta就喜歡以為自己多有能耐,一些成天嚷嚷著要主權的Omega就已經夠煩了,可現實是,你們始終要服從Alpha。」企鵝說道,「讓我們瞧瞧用上這些量的毒氣能把你逼到什麼程度,蝙蝠俠。」

  回應他的是一個砸上後門的拳頭,企鵝笑了起來,他預料到了這個局早就加固了那扇門,幾個人忙活著把門給焊死確保一時半刻蝙蝠俠在怎麼神也逃脫不出來。那一整批的精神毒氣在密閉空間裡絕對能發揮良好作用,放倒一個Beta綽綽有餘。他是很想留下來欣賞,不過他聽見了警笛的聲音。

  他踢醒他幾個還躺在地板上裝死的傢伙,看了一眼毫無動靜的貨車。

  「走了。」

 

 

  即使咬著呼吸器也免不了一開始吸入的那幾口毒氣開始發揮作用。他聽見珍珠墜落然後反彈的清脆聲響。車門太過堅固也被焊死了。他無法回應通訊器的呼叫,提姆離這太遠了趕不過來,傑森和戴米安還需要時間把那些傢伙打包扔進牢裡,他依稀聽見阿爾弗雷德喊著他的名字,但是那些Omega先一步找上了他。

  他無法拯救而受到折磨瀕死的Omega,他能感覺到他們的痛苦和無助,他們尖叫並且求饒,希望自己的Alpha能夠出現,然後被告知他們之所以會在這裡全是因為他們依賴著Alpha維生──可憐的Omega,生下來為了Alpha,死也是因為他們。

  布魯斯憤怒地曲起手指,拳頭狠砸向那該死的貨車後門──他沒有意識到自己這麼做了,直到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讓他短暫的清醒,後援就要來了。他想怒吼著誰都別靠近這裡,他會拆了這扇門──為了逃脫──然後他會撕裂那個來找他的人。

  他聽見槍響,珍珠灑落一地的聲音,還有那句瑪莎。

  不。不不不不不不。

  為什麼他那個時候那麼軟弱無力?為什麼他現在依舊如此?

  「老爺,請不要傷害你自己。」阿爾弗雷德這麼說,但他不是真的有聽見。

  他需要離開這裡,那些毒氣在影響他。

  ──瑪莎。

  那不是他第一次聞到Omega絕望的氣味了。

  失去丈夫的瑪莎‧韋恩悲痛的資訊素沒有讓那個Alpha收手,喬‧奇爾是那麼自鳴得意。造物主給了他們這種權力,備受上帝寵愛的Alpha,而Omega僅能在槍口下發抖,沒有了自己的Alpha她也撐不下去──這是奇爾在牢裡毫無悔過的說詞。

  布魯斯回頭看著一地的珍珠,他不在貨車裡,他在那條該死的小巷裡,幾顆珍珠滾落到了下水道裡,他記得一清二楚,那個八歲的Omega就在那裡,才剛歷經初步的性別分化,他的父母高興極了,於是他們出門慶祝。

  如果他不是一個Omega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那個念頭清晰的回到了他的腦子裡,不,從那時起就從沒被遺忘過。他當然知道那不是正確的,阿爾弗雷德忍住哀傷地握著他的手臂,如此堅定地說道:老爺和夫人愛你,少爺,無論分化的結果如何,和那些都沒關係。

  有時候,悲劇就是會發生。

  所以那個悲傷欲絕並害怕地瑟瑟發抖著,控制不住散發出訊息素,試圖向殺了他父母的Alpha求饒的孩子是不折不扣的現實,於是他聞見了自己的味道,這個精神毒氣就是他還在小巷還是個Omega時發出的氣味。布魯斯作嘔著,使勁狠撞著那扇該死的門,他瘋狂地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他顧不上通訊器裡阿爾弗雷德的請求,蝙蝠俠扛起沉重的金屬裝箱,無可避免的吸到了更多的毒氣,他差點站不住腳,布魯斯發出低吼將它砸向車廂後門──那扇該死的門終於因衝擊而扭曲變形,他上前踹開──在那之前,整扇門被硬生生拔開了。

  車門被甩到地上的聲音震耳欲聾,他就像被觸怒的野獸猛地朝來者攻擊,他揮拳但是很快就被攔截下來,「蝙蝠!B!停下,你會傷到自己!」他僵硬的停住動作,那人鬆了對他的束縛,但Alpha的氣味──等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他已經揪著對方的披風將對方狠甩出去。

  等超人意識到自己現在視線上下顛倒是怎麼回事時,戴米安他們也趕來了,然後布魯斯咆哮:「別過來!」戴米安停下腳步,表情看起來像被突然揍了一拳一般受傷無辜,要不是傑森在後面抓住他衣領防止,否則戴米安絕對還是會跑過去的。

  「放手,父親需要我。」戴米安警告道,「他不會傷害到我的。」

  「如果他傷害到你了,你知道他會變得有多麻煩。」傑森說道:「你也別過去。」紅罩頭警告提姆,就算現在提姆的Omega資訊素是唯一能讓布魯斯更快清醒的人,他們也不能冒著讓提姆吸入任何一點毒氣的風險,「現在Alpha在這邊只會讓他更糟,你們先走,我帶他回去。」

  「我沒事。」

  傑森看著那個死撐著的Beta,哼了一聲,還是讓其他人快點離開,戴米安不甘情願,提姆拍了拍他的肩跟在他後面走了,超人飄了起來,他擔憂的表情全寫在臉上,連同無能為力的悔恨,那個Alpha在離開之際回頭看了一眼布魯斯‧韋恩,然後往著空中飛走。

  傑森走過去,頭罩能過濾掉精神毒氣,但被氣體圍繞他依舊很難感到舒適,皺了皺眉。在確定所有人都離開之後,他認識並熟悉的老蝙蝠這才願意倒下,但他沒有只是在忙邊看,傑森伸手撈住了他的胳膊支撐著他,乾巴巴地說:「是啊,你最好沒事。」

  「……你也該跟他們走的。」蝙蝠俠用力抓緊著紅罩頭的手臂道,忍耐著所有可能導致他傷害自己孩子的衝動,「我會傷害你們。」

  傑森無視自己被抓的其實有點疼,大概會有瘀傷,但夾克會好好遮住這點的,「你不會傷害到我們的,老傢伙,你現在就沒有。」他可不想讓老蝙蝠陷入好一陣子的愧疚,儘管他知道他一輩子都在為了以前的事情自責,那就已經夠多了。

  「再說好了,你以為我會乖乖讓你揍嗎?」傑森補充,「我也是個Beta,揍任何人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倒是你,我可不覺得你真的會傷害戴米安,不管什麼狀態,老傢伙,你根本就還是個Omega。」他諷刺道。

  蝙蝠俠耗點力氣斜眼睨他,但傑森才不打算收回他的話。

  瞧瞧他們這些被帶回韋恩家的孩子,見鬼的蝙蝠俠需要羅賓,他根本以禁足他們為樂,前天晚上的一點小擦傷,也能被視為嚴重的魯莽行動而被禁止夜巡一個禮拜,大蝙蝠的保護慾過度,他們所有人都心有戚戚焉。

  「不只戴米安。」我也不會傷害你們,傑森。

  那是布魯斯擠出最後一丁點兒力氣能夠說出來的話了。

 

 

  「噢,天啊。」阿爾弗雷德瞪著他腫脹的肩膀,他想盡可能維持面無表情但是做不到,只好讓自己專注於治療上,「你得好好休息,老爺,在你肩膀消腫之前。」他嚴厲地說道。

  「抱歉,阿福。」布魯斯低著頭疲倦地說。

  阿爾弗雷德揚起眉毛,做為一個從小養大蝙蝠俠的管家,他清楚那句道歉不是因為他不愛惜自己的身體,而是「抱歉,阿福,在這事上我沒辦法聽你的話」。

  「老爺,你不能──」

  「不,我花太多時間在……」那些布魯斯‧韋恩的事情上。布魯斯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放鬆對夜巡的重要性,那些被綁架的Omega,我本來可以在發生之前就阻止的。」

  「又來了。」傑森在一旁不耐煩地喊道。

  「老爺,你不可能拯救到所有人。」阿爾弗雷德不認同地說,用一個嚴肅的眼神強制結束了這個總是繞進死胡同的話題,然後準備了檢測的儀器,「你中了精神毒氣,我們得確保那不會殘留在你體內。」

  「我先上去了。」

  認為這裡沒自己的事了的傑森就要離開,但布魯斯叫住了他:「傑森,你今晚做的很好。」

  被這樣的老蝙蝠給嚇出了雞皮疙瘩的傑森只是裝作不以為然,「因為我是個你最喜歡的Beta你才這樣說的?」

  「不。」布魯斯翻了個白眼,你是我兒子,「上去吧,迪克說要過來,這時應該到了。」

  「那傢伙還真閒。」傑森做下評論。

  「希望理查德少爺回來時沒有帶垃圾食物。」阿爾弗雷德皺眉,心累地說。

  傑森哼笑一聲,「那是不可能的。」然後上樓去了。

  布魯斯看向蝙蝠電腦上的檢測結果,這種精神毒氣沒有解藥,他收緊拳頭,想起那些在拍賣會上被襲擊的人們,他們還在接受漫長的治療,即使毒素已經消退,但那種像腦子被切開來的創傷卻會一輩子跟隨他們。

  他調開那晚的新聞,好幾篇文章或報導都是些反對Omega主權的論點:「精神毒氣證明了Omega的脆弱,他們的Alpha應該把他們保護起來。」然後最新新聞是萊克斯‧盧瑟的公開聲明,他憤怒地砸壞了一邊的屏幕好讓自己看不見Alpha那張城府極深的嘴臉,接著得來阿爾弗雷德警告的兩聲輕咳。

  「也許你也該上樓和少爺他們一塊兒,他們決定今天來場電影之夜,老爺。」阿爾弗雷德說道,儘管那代表一堆沒營養的速食會攻佔韋恩莊園,但只要一家人和樂,偶爾一次他是可以裝作沒看見的,「他們在等你。」

  「……我會上去的。」布魯斯嘆了口氣,他看了一眼取下的通訊器,然後站起身對阿爾弗雷德說道:「去休息吧,阿爾弗雷德。」

  「漫長的一天,老爺,你需要家人的陪伴。」阿爾弗雷德微笑。

 

 

  如果韋恩家的孩子有熱視線,那麼他們集體燒的對象第一個絕對是萊克斯‧盧瑟。戴米安表情猙獰的讓他的兄弟各自往離他遠點的方向挪一點,提姆似乎在盤算著要怎麼讓盧瑟在生意上吃個大虧或者乾脆搞壞他們的安全系統,傑森則是一邊清槍一邊瞇著眼睛,這讓大家都知道如果哪日盧瑟碰上紅罩頭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好看,迪克則是負責縱容他可愛的弟弟們的危險心思。

  盧瑟在記者面前大放厥詞,他已經際出了他和康納之間的血緣關係,沒有引起太大的喧然大波,不過是證實了大部分人的推測。他聲明會爭取康納的撫養權,比起布魯斯‧韋恩他才是對孩子更好的未來。

  他聲稱自己是個Alpha主義者,絕對會給自己將來的伴侶和孩子一個安全的家庭,接著他就被問及曾經參與Omega主權運動是否是追求手段,盧瑟同意了,並說了在這點上關於他作為Alpha也可以很大度地支持自己的Omega,但顯然韋恩沒有領情──他成功將韋恩企業試圖在媒體上耍的小手段包裹成大禮送給自己。

  他開始詆毀布魯斯,一個連自己都管不好的花花公子,他提出很多布魯斯‧韋恩主張Omega權力但自己做為一個Omega卻相當失職的部分。

  「我知道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導致他至今仍對Alpha保有成見,也因如此像布魯斯‧韋恩那樣的Omega更該是我們這種有能力的Alpha應該保護的對象,如果他願意的話,康納和他──」

  戴米安憤怒地幾乎要劈了電視,而坐在沙發扶手上的迪克挑了挑眉,保證道:如果盧瑟要是敢穿著那套醜斃的綠色盔甲出門的話,傾巢而出的小鳥們會讓他過上糟糕的一天的。

  正當萊克斯‧盧瑟開始要談起韋恩收養的那些孩子時,電視螢幕黑了。

  小鳥們同時扭頭看向沙發後頭,布魯斯不以為然地挑了挑眉,他穿著居家休閒的服裝,抱著一大碗爆米花,「我以為我們要看電影,而不是這種垃圾。」

  「父親!」戴米安跳下沙發,有些猶豫。

  精神毒氣還在影響著他,戴米安和提姆都收斂著自己的資訊素,前者考慮著先離開這裡,但布魯斯只是摸了摸自己兒子的腦袋,「我是怎麼說關於電視上的東西的?」

  「都不要信。」小鳥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他們在挑片子時吵了一架,布魯斯就看著他的孩子們打鬧著,然後幾分鐘之後他站了起來,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停下爭執,看著他走上樓,他們面面相覷,就要開始互相指責對方害他們的父親不高興了的時候,布魯斯帶著康納下了樓。

  康納有點不知所措,他知道這是屬於他們家的電影之夜,可他們一點都不介意(「閉嘴,坐下。」戴米安如是說。)。他們最後都同意了把選片子的工作交給康納,然後康納在非洲動物紀錄片和一部有動物的動畫中選了後者(其實是提姆幫他二選一的)。

  布魯斯坐在戴米安剛剛的位子上──沙發不夠容納所有人,但他們沒有人提議要換一張更大的──他最小的兒子坐在他的懷裡,迪克和傑森坐在布魯斯的旁邊,提姆和康納則倚著沙發坐在地板上。

  等披薩盒空了,電影在撥製作者名單時,孩子們早睡成一片了,戴米安手上還捧著爆米花碗,但歪了一邊,爆米花早全都撒在提姆和康納的頭上,那兩個人依偎著對方睡得香甜,旁邊的傑森還是坐得挺直但也睡得安穩。

  在布魯斯把戴米安抱回房間,然後回到客廳時,迪克已經醒過來了,他接過布魯斯拿過來的毯子,蓋在他的弟弟們身上。他們收拾了客廳,把披薩盒和杯子拿進廚房。

  「你要回去了嗎?」布魯斯問。

  迪克搖搖頭,「我明早在走。」他知道了發生的事情之後就趕了回來,同時也很高興傑森做了這一切,他讓會讓所有人感到不愉快的麻煩沒有發生,那通常是迪克的工作,或者說一個Beta在家庭裡擔當的職責(當然蝙蝠俠遠遠是ABO中的例外)。

  「你會聯絡克拉克嗎?我是說,你應該這麼做,對吧?他擔心你。」迪克很肯定地說道。

  「時間太晚了。」布魯斯輕描淡寫地回答,他看見迪克本還想爭論什麼,大概是超人根本不需要靠睡眠來恢復體力,布魯斯打斷了他:「你也該去睡了,迪克。」

  「晚安,布魯斯。」

  「晚安。」




TBC


平均一天六小時課六小時班的五月結束了,說真的,我不過是在學校的處室工讀,我原本以為我只是接接電話送送公文打打資料,誰知道呢,我會成為全校唯一一個加班到晚上九點的勞碌型工讀生?當然我挺熱愛這份工作的,只是沒想到好不容易熬到評鑑結束,迎來六月就華麗的感冒了。

只是想聊聊一些近況,上次在這裡發牢騷得到了很多人的關心,那對我意義真的很重大,謝謝各位,儘管在社交上簡直是慘透了,但我現在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就是太過了的那種忙碌......這幾個月以來我已經了解到:我就是閒不下來。當我覺得自己很閒想找點事情做,然後就太過頭了,事情又會亂成一鍋粥,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怎麼開始的。

我現在要找實習、同時為了搬離學校宿舍而開始找租屋(沒有室友的情況下難度翻倍)、突然間又要計畫日本自由行(事發突然父親就這麼訂了機票)、然後我的上司換人了(還在了解業務中)而我底下還有幾個一樣當工讀生的學妹每天上班都不知道要幹什麼(說真的現在孩子腦袋都在想什麼啊?),接著過兩天後我又要考一張證照(老實說我當時幹嘛繳費報名啊我真不缺那張證照啊),還有幾個程式要寫、幾個模擬的麵包板要做......列出來還真是驚人。

於是其實原本想全部重寫整個故事的,關於作為背景的ABO和超蝙兩個人的情感路線,我覺得我沒有寫出我腦袋裡想的,這兩樣事物就像沒有相關聯,但是接著#13寫完了卻讓我覺得我可以繼續下去。

#14大概也會是腦袋暴走的一章,這兩章大概是為了補足我遺憾的在這些故事裡沒能完全的部分,當然我也得心虛地說,不一定這兩章就能完全整篇故事......不打草稿寫故事總是會發生這種事情,但這也是一種樂趣?

現在來說說關於故事裡那些關於其實該是主軸的ABO吧。

老爺是Beta的設定是在腦袋裡還只有"想寫"念頭的時候就決定了,所以不論布魯斯以前究竟是不是Omega,老爺都依舊是那個能完勝所有Alpha的Beta。不過,如果是年幼沒受過創傷的布魯斯,平安順利長大的話,絕對會成為優秀的Omega,當然,他也會繼續為Omega主權運動發聲。

基於這個理由,布魯斯的目標比較著重於推動Omega主權,同時因為蝙蝠俠是Beta的緣故,他無法張揚的替Beta爭取主權,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疑惑這點,但我還是提出來了,因為我覺得我不會在故事裡寫到(又一個可惜的地方)。

然後我很喜歡「布魯斯收養那麼多孩子是為了滿足他作為一個遲遲不願意履行Omega義務的行為」的論點,我想老爺不會承認這一點,而傑森在這章裡也說了類似的話,究竟是發自內心覺得或是調侃就看你們怎麼想了,不過我個人是覺得「設定上小時候的布魯斯之所以是Omega」並不是因為Omega的本性導致了小布魯斯,而是小布魯斯的性格更偏向Omega,所以收養小鳥們不是什麼Omega天性,而是不管怎麼樣,布魯斯都會這麼做的,但那個論點很可愛,也許有人會覺得雷,但我覺得很可愛。

(這大概是我大多數時間覺得我把背景設成ABO非常多餘的原因。)

至於超蝙的感情線。好吧,大家都知道這兩個人互有好感不需多言,但我會試圖在剩下的章節完善這兩個人更細膩的感情的,或者用番外呈現。

說到番外,Please you need 這個短篇的熱度實在嚇到我了,在這裡謝謝各位喜歡。目前只放在AO3,如果打不開的朋友......在留言讓我知道吧。

寫肉是最簡單同時也最難的了,他不需要有過多的背景前言動機就可以進行,但描寫的有感情有激情有血有肉而且還不能套俗或者重複實在很困難.....但是寫完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XDDD 能讓大家吃得滿意也很好。

那就這樣,晚安,和平!

评论(10)
热度(4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