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2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2

 

 

 

  我們需要談談。

  在他錯過了晚餐之後得到了這句話。克拉克和超人同樣都不會喜歡這句話通常後頭會接踵而來的東西的,那多半是布魯斯要和他談些他不喜歡的東西──就算在他們確認關係之後,布魯斯依舊公私分明的可怕。

  但是,布魯斯確實很疼那群孩子。他對羅賓的訓練自然是很嚴格,可是小鳥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最後仍會歸巢,迪克沒事就會回莊園晃晃,傑森不常回來,但是他們都知道他的確關心阿爾弗雷德和布魯斯;提姆的生活不是公司、莊園就是少年泰坦,而他會去少年泰坦過上幾晚主要是因為家中那位充滿攻擊性的年輕Alpha也還無法很好收斂自己的本能,以及後天來的對Omega的針對讓他忍受不了。戴米安的話,當克拉克接近布魯斯時,總覺得如果他不是氪星人,戴米安的眼神恐怕銳利到足夠刺穿他。

  (有趣的一點:當布魯斯告訴他提姆的熱潮來的時候會在莊園度過,而戴米安會變得侷促不安,一直碎念著Omega的壞話,但他確實相當的擔心提姆──每當有人在這時試圖拜訪莊園,戴米安都會變得極具地盤意識,並且尖酸刻薄哪怕來者只是來問路的。這話後來被當事人聽見,戴米安堅決沒有這回事,而提姆只是故作輕鬆地表示他對這個消息感到適應不良,在揶揄一下被揭穿真相而不悅的戴米安,然後兩個人又開始一輪爭吵。)

  另外,少年泰坦也格外敬重蝙蝠俠,和對超人的崇拜是不一樣的,蝙蝠俠更能讓那群孩子停下吵鬧,迅速從小孩中回到超級英雄的身分,然後聽從指揮的能力,鑒於平時就連超人都得聽蝙蝠俠的。稱讚、給予指導,甚至在偶爾任務執行失敗的時候,他會對陷入沮喪的小小英雄們說點什麼使他們重建信心。

  至於在正義聯盟?退一百步來說,蝙蝠俠也不可能這樣對他們,哪怕沙贊也沒有特例,不過要是蝙蝠俠真的變得和藹可親,那恐怕綠燈會先用燈戒把布魯斯抓進醫療艙裡吧。

  總之,他完全知道布魯斯想和他談什麼,但是自從那次之後,他並沒能見到布魯斯。他欠太多篇報導要給佩里了,就算他的老闆是他的情人也無法拯救這個,布魯斯也很忙,忙得程度簡直就和星球日報像炸開來的鍋一樣,他必須和萊克斯‧盧瑟周旋,還有些支持Alpha主義的激進分子整天圍在韋恩企業下抗議ABO生殖技術,他們宣稱那破壞了ABO的平衡,是布魯斯對Omega權益運動做的激進行為,他們還用上很多難聽的字眼來形容Omega。

  克拉克有合約限制,無法擅自做任何和韋恩企業有關的報導,於是佩里只好把這項工作交給他的同事們,然後他們就開始像聞到腥味的鯊魚,試圖從他的嘴裡撬出點內容來。

  「拜託,肯特,這可是大新聞耶!」他的同事不滿地喊道。

  「抱歉,各位,我真的不想被開除。」克拉克為難地說。

  在哀聲四起之中,露易絲抱著手臂驅趕那些傢伙:「想要新聞就自己挖去。」然後她瞪著肯特,「所以,你什麼也沒寫嗎?」

  「呃、嗯……足球的報導我正在寫了……」克拉克心虛地說,其實他只是打開了檔案,可上頭一個字也沒有,他其實是想用上一點超級速度作弊的。

  「我不是說那個。」露易絲皺著眉頭,嚴肅地說道:「你知道韋恩一點勝算也沒有吧?要是那個孩子身上有任何一滴流的是盧瑟的血──」

  盧瑟至今還沒有動作全是因為他本來就在雙方合作的時候半追求布魯斯,現在恐怕也是,一半原因是布魯斯希望的,用Omega的賀爾蒙吸引盧瑟好達成目的,一半盧瑟也有自己的計畫,得到布魯斯就等於等到整個韋恩企業,但是盧瑟沒算到布魯斯‧韋恩可不只是那種真的只知道往某處丟錢的花花公子。

  但盧瑟至今還沒被韋恩弄垮自然有他的理由,就像他可以千方百計讓超人身陷危機當中,或者用各種手段從監獄裡出來,而他的名聲還能永遠在極好與極壞之間劇烈起伏,克拉克很不想佩服這個人,但他真的很佩服萊克斯‧盧瑟。

  「那筆違約金對盧瑟簡直不值得一提,我很懷疑盧瑟還沒請一票律師去鑽合作條款上的漏洞絕對是因為有別的計謀。」露易絲肯定地說,然後發現克拉克的注意力全在電視機上,布魯斯‧韋恩被大票的記者包圍,所有人試圖伸長拿著麥克風的手,「那是一項很驚人的技術,現在全毀了。」露易絲喃喃。

  不管如何,盧瑟的事情一旦曝光,關於基因可能被濫用或者私用的道德疑慮就會一股腦冒出來全襲向韋恩。這次危機最好的處理辦法顯然就是布魯斯‧韋恩出面說明,韋恩企業絕對值得信賴。布魯斯身為Omega,沒有理由透過這種技術來達成生育,更別提他的資訊素有多迷人了,連Beta都會不小心被迷惑住。

  另一方面,盧瑟相當誠懇的向韋恩企業賠罪,他在小心行事,他所有的研究資料都在研究所被紅羅賓入侵時一同駭掉了,正義聯盟的介入也確保了剩下的紙本文件不會留給盧瑟。一旦布魯斯決定把事情曝光──萊克斯‧盧瑟早在合作前就非法研究ABO生殖技術,他就不只吃上一筆昂貴的違約金那麼簡單了,他會被送入監獄,但那對盧瑟來說也只是避個風頭,等輿論過去他想出來自然只是點小手段就可以解決的。

  康納的基因會是成敗的關鍵──布魯斯不打算曝光他的基因一半來自於超人,對盧瑟來說那會是個極大的翻身機會,正如露易絲所說,要是康納的一半基因來自於盧瑟,那麼來自Alpha的優勢將會改變現狀,他會贏回超級小子,尤其是他現在不停的表示他很在乎那個孩子,並且請求韋恩企業給他多一點機會關照那個孩子。

  事實上,盧瑟表現得就像康納是他的孩子一樣,而布魯斯則是離婚後試圖把小孩帶離他的人,最終他們會打上一場官司爭奪超級小子,可他們都清楚最後都是Alpha贏。

  克拉克痛恨那樣,儘管布魯斯多努力推動Omega權利運動,但成效無法在這時作用,Beta的身分更不可能幫上絲毫,唯一能幫助他的是一個Alpha,可他不能。他恨那樣,克拉克‧肯特幫不上忙。

  「好歹他也是我們的老闆了,克拉克,你不會真的什麼也沒有……」露易絲注意到克拉克緊握的拳頭噤聲了,她遲疑了一下,「……克拉克?」

  克拉克嘆了口氣,鬆開了拳頭,「我不確定這樣幫得上忙,露易絲,但我會這麼做的。」克拉克說道,然後露易絲鼓勵地拍了拍他的肩。

 

 

  「我關心那個孩子,布魯斯,這你要相信我,你不能永遠都不讓我見他。」盧瑟真誠地說,那副模樣絕對能騙過大眾,但他眼前的那個人在夜晚可是蝙蝠俠,布魯斯冷淡的模樣讓他有些惱火,「你知道那個孩子的基因來源,那是我的孩子──」

  「只有一半。」布魯斯插了話。

  盧瑟不以為然的挑起眉,他們沒人繼續這個話題,一想到超人,盧瑟不免面帶起諷刺的笑容,正義聯盟沒有干涉,看來超人也沒有神的寬容,而這事對韋恩來說那何嘗不也是雙面刃,他們的技術連氪星人的基因都能隨意使用,倘若再加上一點陰謀論煽動,很快的韋恩企業的信譽就會掉到谷底,恐怕連宇宙裡的瞭望塔都要從天而降了。

  不管這個自以為能改變這個世界的Omega,或者他背後裝扮成蝙蝠的Beta想做什麼,除非他們有賭上輸掉一切的風險,否則他們都不能阻止他拿回他的研究成果。

  「看在我們前面合作這麼愉快的份上,布魯斯,我給你個良心建議,是時候放下偏見選個Alpha伴侶了,如果你的天性讓你想擁有些孩子,你完全可以生個自己的。」盧瑟不客氣地說道,然後在慢悠悠的補充:「別那麼固執,布魯斯,你的Omega天性已經在作祟了。看,你牴觸用自己的科技誕生自己的後代,因為你的身體比你還要清楚你不需要依靠那些技術。」盧瑟自以為是地說著。

  他看著不以為然的布魯斯,如果他現在承認了他需要一個Alpha,盧瑟保證他不會拒絕的。布魯斯‧韋恩無疑是個優秀的Omega,他富有、幽默,更別提漂亮的臉蛋和完美的身材,如果他不那麼頑固在Omega主權平等上(可同時這也增加了他可敬的魅力之一),能征服這個Omega恐怕是Alpha們都渴求的一場挑戰,更不用說在這之後韋恩企業就會像是囊中取物般了。萊克斯‧盧瑟當然想要這個,不過他更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謝謝你的關心,盧瑟,哪天我真需要一個Alpha,我會讓你知道該去哪抽號碼牌的。」布魯斯只是平靜的表示:作夢。

  盧瑟厭惡的哼了一聲,認為這個Omega自以為有選擇權是件相當可笑的事情,儘管實際上布魯斯早看出來,盧瑟除了嘴上諷刺以外從沒對他有更超出的無禮舉動,盧瑟這種太過依賴本能的Alpha早被自身天性給侷限住了。布魯斯也很清楚自己的資訊素有多該死的迷人,甚至足夠引發氪星人的生理機制──現在只要克拉克一打噴嚏,那個外星人就會露出害羞的微笑看著他……煩人。

  該死的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盧瑟用懷疑的目光看他,挑了挑眉,裝腔作勢地繼續說道:「看看我們是多麼糟糕的大人啊,我們該讓那個孩子親自決定。」

  盧瑟還不知道,他往超級小子腦裡塞的那些東西早就被火星獵人清除乾淨了,一個簡單的詞藻可以引發暗示,讓超級小子聽命於他,即便那是他的造物──也許正因如此。布魯斯還不打算讓超級小子和盧瑟碰面,就算暗示已經消除掉了,超級小子仍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他很清楚自己應該成為一個英雄,用以取代超人,但他同時又認定那個人是他的父親,布魯斯不確定這是超級小子個人的想法,還是基因作祟的緣故,如果是後者,要是萊克斯‧盧瑟對超級小子伸出友誼的手,很難說超級小子會不會因「另外一位父親」而動搖。

  氪星人都是極為不穩定的因素,在多次的經驗下他已經徹底領悟到了,這也是他在蝙蝠電腦裡存的對應方案越來越多的原因──針對超人的、針對聯盟成員的、針對其他未加入聯盟的超能力者,以及他自身的。

  在這之中,針對超人的方案裡,沒有一條是克隆另一個氪星人……他自然想過,就算經驗和實力不足敵過超人,至少能和他抗衡,只要讓超人留有一絲破綻,蝙蝠俠都有能將其打倒的把握,但對蝙蝠俠而言那都只是為了應對最壞的可能性。

  百分之一確實也能稱作可能性,如果他計算沒錯,那個數值徹底的小於百分之一。

  他需要的不是長遠的打算,而是一個能在危急時刻最有效應對的方法,他已經有了氪石,在蝙蝠洞就能連上孤獨堡壘使用氪星的科技,他還有超人全部的信任。

  布魯斯再一次拒絕了萊克斯見超級小子一面的要求,那個Alpha的耐性徹底殆盡了,他不快地站起來瞪著布魯斯,隨後扯出虛偽的笑容諷刺地說:「那麼我只能在法院見他了,等著我的傳票,布魯斯。」

  盧瑟大步離開時,剛度過一波熱潮期的提姆拿著份報紙走進來,他對盧瑟惱怒並刺人的資訊素皺皺眉,但不忘有禮的送客。看在他曾經想招攬這位有才的年輕人到盧瑟企業實習的份上,盧瑟原本想和他寒暄幾句的,但他見到了提姆手中報紙的某篇報導,只是嗤笑了聲然後走掉了。

  「你應該再休息一天的。」布魯斯說道。

  「不了,工作會落下太多。」提姆將報紙遞給他,敬佩地說:「我想我說過了,但我真的很欣賞肯特先生的針對Omega平權的論點,尤其是這篇報導。」

  布魯斯只消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幫了克拉克,盧修斯同意的?」那篇報導上是由布魯斯為Omega主權發聲、捐款,參與的各種活動為軸心寫成關於生存於二十一世紀的Omega的艱辛立場。布魯斯深知他進行的那些權利運動都是緩慢而毫無成效的,但克拉克寫的這篇文章確實足夠發人深省。

  看來提姆也幫上了很多忙,至少把他過往的行程都發給了克拉克,提姆也沒什麼要掩飾,「好吧,我可能剛好(黑進他的電腦)注意到了,就幫他一把省了他上網搜尋韋恩先生過往活動行程的時間,而盧修斯很滿意他寫的文章,這篇報導對韋恩企業完全沒有壞處。」

  布魯斯看了其他幾篇新聞,不以為然地說:「是不錯,但是,那對上盧瑟一大票的律師團仍舊沒有多大幫助。」

  提姆也緊皺眉頭無計可施。布魯斯‧韋恩作為一個Omega傳言不斷,揮霍家產的花花公子形象深植人心,他收養了四個孩子的舉動對外界而言也只不過是高譚寶貝的一時興起,就像他隨手買下家飯店只為了討好女伴歡心。在法院上,不會有人認為布魯斯‧韋恩有權利爭取到康納的撫養權的。

  韋恩家並沒有合適的Alpha足夠證明他們對康納能給予比盧瑟還要好的照顧和權利,戴米安的年紀不能列入考慮(就算能,提姆也很懷疑那個惡魔會不會配合),除非布魯斯能在上法院前找到合適的Alpha並結合,又或者……超人得承認超級小子是他的孩子。

  布魯斯思考了一下,用會客室的座機打給盧修斯,簡單扼要地說明了方才與盧瑟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然後,「把這個消息傳出去,煽動點。」

  「你知道這麼做了,媒體會怎麼寫嗎?」提姆說道。

  看來盧修斯也說了差不多的話,但布魯斯也沒多做解釋,他看起來也不像是在開玩笑,而提姆大概能想得到盧修斯這時頭疼到死的表情,這是一個極為亂來的舉動──如果這麼做只是為了逼超人下定決心的話。

  布魯斯掛上電話,提姆好氣又好笑地說:「我以為你有說要給超人一點時間的。」

  「我是說了。」布魯斯不以為然,「但是時間到了,可沒辦法繼續等他猶豫不決了。」

  他是那種對信任的人會更加嚴格的人,選了蝙蝠俠當男朋友大概也只有超人有能耐辦到了。提姆感嘆地想,韋恩企業的緊急應變部門肯定隨時都要爆炸了,他得去看看,給他們個心理準備才行。

 

 

  提姆的熱潮通常都是在莊園度過的,但這回他是到韋恩名下的別墅獨自過上的,期間只有阿爾弗雷德來過,送食物和水來確保他沒事。阿爾弗雷德很想留下,但是莊園裡現在有兩個Alpha,這也是為什麼提姆這回熱潮非得遠離莊園的原因了。

  多半時間這兩人不會碰上,超級小子有了書房的出入權之後,基本上都待在那兒。一開始他很焦躁,恨透了所有的東西,包含五光十色的電視機,直到布魯斯要他坐下,然後阿爾弗雷德遞了一本圖文並茂的童書給他,而不是任何一種戴米安現在看的艱澀難懂的文學。

  他們會碰上的時間除了吃飯之外,就只剩下對練了。超級小子只跟著夜巡過一次,蝙蝠俠不希望高譚出現任何「有超能力的新義警」的傳聞,所以當超級小子有嚴重的情緒問題需要發洩,而戴米安樂意抓住任何能痛揍對方一頓的機會。

  「你應該標記德雷克。」戴米安在一個飛踢被隔擋之後說道,那話造成一瞬間的愣神,他刷準機會蹲低身姿,掃過超級小子的下盤,使他重跌。他很擅長在戰鬥中使用話術技巧造成對方空隙,而他一點都不愧疚,況且他是真的這麼覺得,「你入贅到韋恩家來,父親就不用收養你了。」

  超級小子從地上爬起,憤怒地瞪了一眼戴米安,不理會他的話。擺好姿勢衝過去要揮拳揍他,但戴米安只是輕鬆側身閃過,附贈一個雙腿蹬踢讓超級小子踉蹌好幾步。

  就迪克的原話來說:超級小子的進步神速。雖然對戴米安從小受到的菁英訓練來說,他還遠遠不夠碰到他的披風邊兒呢,但確實,超級小子不因為暴躁而失控亂揮拳頭時,戰鬥力是不錯可觀的。

  但那對超級小子有什麼用呢?如果他不能在超人身邊的話。

  戴米安諷刺地擊倒了超級小子,然後分心了下看了新聞──該死的萊克斯‧盧瑟!

  盧瑟之前的所作所為全都被定義為追求布魯斯‧韋恩,而現在兩家公司合作終止,盧瑟則轉而使用激進手段來獲得那個Omega──這什麼見鬼的新聞!該死的都給他離他的父親遠一點!年輕的Alpha決定要拆了萊克斯‧盧瑟全身上下兩百零六根骨頭。

  戴米安不爽的資訊素引起了康納的,於是兩個人又開始了新一回合的搏鬥。超級小子抓住戴米安的腳踝把對方摔出去,戴米安在撞上牆之前變換了方向踩上牆面然後一蹬化解攻擊。當阿爾弗雷德下樓看到的就是兩個年輕Alpha打的如火如荼,他慶幸自己先見之明地將今晚煮的飯量煮多了些,應該足夠應付這兩個運動過量的Alpha了。




TBC


雖然我知道這話我講過很多遍了,但是,很抱歉讓各位等這麼久!

#12讓我看見了一點完結的苗頭但實際上我還不確定該怎麼結束它,但我很期待寫更多AU的超蝙,女體老爺和性轉老爺我都想寫(到底想幹嘛)。

謝謝一直粉我到現在的各位,還有自從我上次發了番外篇之後多的新粉,這裡肉很少但是我有恥力的話我會盡量產的,謝謝。

最近買了BvS的電影美術集,阿福好帥、武器好帥(管家控+武器控)。


老實說,想寫的東西太多了,可是鳥事不停的發生,就像我的人生從來只會更糟一樣,這樣的想法讓我太疲倦了,很抱歉在這裡講這些東西,但是我覺得我需要一個發洩的管道,大家適當地無視就好。

评论(7)
热度(80)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