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1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1

 

 

 

  「我還以為能去超人的孤獨堡壘呢。」迪克失望地說道。

  蝙蝠俠不以為然,「在蝙蝠洞就可以完成了。」他說道,示意著蝙蝠洞早就和孤獨堡壘連上線,氪星科技早在蝙蝠洞落地生根了。

  提姆帶著超級小子一踏進蝙蝠洞,後者便開始四處張望,目瞪口呆。

  「對。我一開始也是這個反應。」迪克點點頭,對超級小子的反應感到滿意,對迪克來說這世界不存在見到蝙蝠洞不感到興奮的小孩。

  戴米安只是睨了一眼迪克,抱著長刀眼神不善地盯著那個小外星Alpha看,迪克只是笑笑地看著他可愛的弟弟們,作為Beta的好處就是不容易受到資訊素影響,在蝙蝠俠的訓練下,哪怕面對的是盛怒的Alpha威迫性的資訊素也無法讓他退卻分毫。

  Beta也很能適時地做為緩衝在這種有複數Alpha的場合,再加上超級小子旁邊的提姆,他回莊園後就沒用任何會消去氣味的產品了,提姆散發出的資訊素清爽好聞,對超人缺席的情況下而又悶悶不樂的超級小子來說相當受用。

  蝙蝠俠拿出了氪石針筒,氪石磨成的針隱約散發出的不祥綠色光芒,看來對只有半個氪星人血統的超級小子也效果顯著。Alpha被激怒的不快明顯的膨脹了起來,戴米安很快地就抓緊長刀準備隨時衝過去將那個克隆人砍成碎片,但超級小子自己忍耐下來了,只是瞪著針筒用像是見仇人似的眼神。

  銳利的尖端刺進皮膚的感覺肯定不愉快,普通人當中可多人討厭打針這事了,更別提基本上根本受不到傷害的超級小子,只是些微的痛覺加上氪石的影響,他蹙緊了眉毛,全身緊繃著克制自己不要退縮或是失控,提姆把手搭到他的肩上,試圖讓他放鬆一點──

  「不!」

  沒有料到的是超級小子大大的反彈,他用力揮開提姆的手,幸好提姆優秀的反射神經讓他早一步退開些,否則那未經拿捏的力道恐怕會讓他受傷。一旁的迪克伸手攔住戴米安,後者才不關心提姆的安危呢,但是蝙蝠俠?超級小子恐怕還沒那個本事能碰到他。

  蝙蝠俠拿到了他需要的,便將氪石針筒收起,然後皺著眉不認同地叫了憤怒中的超級小子。他立刻停了下來,超級小子仍懷抱著滿腔無處發洩也不知從何冒起的怒火,卻打從心底服從著這個Beta。

  他無助地看了看蝙蝠俠,視線放到洞穴的地面上,洩氣地吼道:「別操縱我!」

  「我沒有想那麼做。」提姆抱歉地說道。

  擁有思考能力卻只能在實驗室最底部的最深處,甚至受制於那窄小的培養艙,腦袋還得被強制塞入那些常識及知識,整個過程來說絕對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那些情況和現在相比,儘管大不相同卻讓他痛恨,超級小子垂下腦袋沒看提姆一眼。

  布魯斯只好讓提姆先上樓,用點抑制劑掩蓋掉Omega的氣味,他看著超級小子,沒說出他昨晚的打算──讓他先到少年泰坦,原來那是個不錯的主意,那裡有著和他生理上同年齡的,也同樣擁有超能力的孩子,提姆也在那裡,助於他熟悉群體生活,在那環境下也更能訓練控制能力。

  高譚更適合蝙蝠和羅賓,不適合超級小子,但是現在超級小子需要的不是一個合適的去處,而是他想要的歸屬感。

  「我以為小超挺喜歡提姆的呢。」迪克可惜地說道。

  戴米安不屑地哼了一聲,「作為Alpha和Omega?」

  迪克聳聳肩。他倒覺得超級小子更像是雛鳥情節。

 

 

  「有我在這個家的一天,是不會讓您三餐都只有麥片配牛奶的,迪克少爺。」

  阿爾弗雷德鄭重地申明,哪怕迪克抱怨著:那麼為什麼傑森可以有法式長棍麵包。

  傑森則不以為然地說道:因為我幫了阿福的忙而不是躲進蝙蝠洞裡!

  看來小鳥們不約而同地選擇留下一晚大大的讓管家相當欣慰,忙了一整個下午,得以端上桌的料理也前所未見的精緻,連布魯斯都挑挑眉意外的看著阿爾弗雷德,老人家只是宛若常態的沒有多做表示。

  誰知道呢?若非危及性命的緊急情況,實在少見這樣的團聚,更別論那種狀況發生時,根本沒機會能夠這樣在同張桌子上心平氣和的晚飯。自從超人出現了,這種情況說不上頻繁,但也算是值得高興地發生了。

  可惜餐桌上有個年輕人並不為這個場合而歡喜,事實上也是理所當然的,他的家人並沒有團聚於此,超人的缺席導致了這個情況的發生,儘管超級英雄的雙重身分導致他仍舊得面對上司的指揮、擁擠的上下班車潮,但就擁有超能力的外星人而言,大都會和高譚之間的距離不過宛如跨過一條線般。

  阿爾弗雷德通常不會干涉這類事情,但他真心希望超人能有個好的理由。他所能做的,僅是在盤子內的食物冷掉之前,禮貌的詢問:「不合胃口嗎,少爺?」

  超級小子默不作聲,坐在超級小子對面的提姆也只是靜靜地喝湯。阿爾弗雷德耐心地再次詢問,如果不符合胃口,他也能為他換些其他的。

  但超級小子只是冷冷地說:「別管我。」

  戴米安挑起了他的眉毛,「你說什麼?」

  「我說別管我!」

  布魯斯還來不及出聲喝止,兩個Alpha鋪天蓋地的資訊素強勢而充滿征服慾的充斥著餐廳,布魯斯不愉快地皺起眉頭,迪克和傑森也緊繃了起來,提姆更是不舒服的握緊了湯匙。

  感覺到自己不再受到歡迎,也自暴自棄認為自己不需要他們同情的超級小子猛地站了起來──椅子應聲倒下,發出的聲響足以讓氣氛更加白熱化。

  戴米安從餐桌底下摸出了一把武士刀,阿爾弗雷德眉毛都挑高了,連他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戴米安就把刀藏在那裡了,而迪克不動聲色地把手放在桌上的餐刀上,隨時都可以當利器投擲出去,傑森則是拿著兩根堅硬的法棍。

  氣氛突然間又變得微妙了起來。

  「超級小子,請坐下。」布魯斯嚴厲地說道,不認同他們每個人在餐桌上的行為,「別忘了餐桌禮儀第一條:不能有武器。戴米安、迪克……還有你,傑森。」

  阿爾弗雷德收走戴米安的長刀,迪克裝沒事般地拿起刀叉繼續享用晚餐,傑森恨恨地拿著法棍咬了一口,用力地咀嚼。布魯斯嘆了一口氣,宣布道:「今天的夜巡,迪克你負責帶超級小子,傑森和提姆一起。」

  「父親!」戴米安抗議道。

  「哇哦,給我等等老蝙蝠,別把我算進去啊!」傑森環著手臂表示他可不幹。

  提姆挑挑眉毛,意外著布魯斯的做法,但布魯斯決定好的事情,哪怕戴米安堅決反對也不可能動搖半分,迪克則是挺有興致的表示他沒問題,他拍拍超級小子的肩膀:「嘿放心,夜巡很好玩的!你們說是吧?」他向其他小鳥們尋求意見,但其他人擺出來的表情可不像認同,然而迪克全無視掉了。

  「吃飯吧,不合胃口的話讓阿福幫你換掉。」布魯斯簡潔有力地結束這個話題。

  超級小子低頭看著盤子,他搖搖頭,最後,緩慢地拿起叉子。

 

 

  霓虹燈的招牌間歇地閃爍著,偶爾有著起火花的啪滋聲響。紅罩頭和紅羅賓安靜的穿過一棟又一棟大樓的屋頂,黑暗的巷子裡總是能見到有些人拿著一把刀子,緊張的,或者瘋狂的,生澀的,也許是熟練到不行的。

  紅羅賓直接踢翻了對方,紅罩頭隨即跟上,光是兩個義警出現就能造成罪犯的心理陰影面積擴大,不需要太多威嚇,對方立刻蜷縮成一團表示:再也不會幹這種事情了。

  但高譚簡直就像吸收了這些最糟糕的事物的聚合體,他們可能在下一個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又拿起刀子,渴望在某個夜晚能夠僥倖拿到誰的皮夾,他們不這麼做,也總是會有別人這麼做的。提姆今晚不想跟這些人多廢話,拿出爪鈎槍飛回屋頂。

  屢次被丟下的紅罩頭不怎麼在乎紅羅賓今晚的差脾氣,只是好笑地說:

  「不高興嗎?鳥寶寶?」

  提姆在面具下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擺明在說傑森明知故問。

  「我還以為你討厭像個Omega。」傑森蹲伏在邊緣,看著死寂的高譚,那些罪犯或者神經病簡直更像怪物,人心惶惶,若沒有必要高譚的居民根本不願在夜晚踏出家門。

  而布魯斯只好成為真正的怪物。

  ──可對那個男人而言,他們這些曾經作為羅賓的存在,是為了讓他們不成為守護這個城市的同種怪物。

  提姆站到傑森旁邊。

  他遠是個例外,他調查一切線索並找上門來,那時提姆已經分化成了一個Omega,無論自己如何懇求,布魯斯都沒打算接受他──他以為那是因為他是Omega的錯,前兩任羅賓都是Beta,Omega總是個問題,容易受激素的影響,以及麻煩的熱潮。

  他盡力做到最好,比Beta更好,甚至遠過Alpha,從沒停止服用抑制劑,提姆小心的掩蓋了所有氣味,一直到了他明白了迪克或者布魯斯看他的眼神包含的哀傷究竟是什麼意思,然後蝙蝠俠告訴他了一個關布魯斯身體的秘密。

  他開始做為一個Omega出現在公眾的視線,試圖在那些歧視Omega的諷刺下表現出色過人,提姆也時而跟著布魯斯參加各種Omega主權平等運動的活動,針對他的負面評論越來越少,已經沒有人會對他出現在韋恩公司存有異議了。

  他能善用Omega的優勢去迷惑他人,就像布魯斯會做的那樣,但他不想示弱,屈服於當個Omega的現狀……他不想遵從天性成為Alpha的附屬品。

  但是,他想幫超級小子,那就是全部了。

  傑森很好心地沒戳破提姆的真正想法,那恐怕連提姆都不樂意承認。

  「但願那個克隆人不會被高譚的文明給嚇到。」傑森調侃地說。

  但他們都很清楚,真正會嚇到超級小子的沒準是迪克。

 

 

  總是會有幾個勤奮努力加班到這個時間點的女士陷入危機,迪克示範了帥氣的替女士解圍的方式,夜翼收起方才狠狠給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混混教訓的雙棍,看著冷淡但是道過謝的女士蹬著高跟鞋飛快地往家的地方快步,他自認為自己帥氣的示範了一回超級英雄。

  但輪到超級小子展現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他從高處重重地跳下去,光是龜裂的地板就足夠嚇壞一票騷擾女性的混混了,幸好蝙蝠俠有要求超級小子一定得戴上多米諾面具,否則高譚不是多一個具有超能力的義警傳說,就是超人出現在高譚的傳言會出現在新聞上了。迪克不知道哪個比較好,哪個布魯斯肯定都不會高興的,他根本沒得選。

  算了,讓超級小子發洩發洩一下也不壞,只是夜翼總算明白蝙蝠俠為什麼每次一算起戰損時的表情,都能媲美全世界最可怕的景象了。

  迪克大概能猜測到布魯斯肯定計畫著要把超級小子帶進少年泰坦,那裡也確實最適合訓練他們這些年輕的英雄助手,但這個時間點這麼做的話,就超級小子感覺起來肯定就像流放一樣。

  只是把氣撒在提姆身上也不太好。夜翼這麼想道,讓超級小子先到屋頂上等他,等他回來時,迪克手上多了兩份速食套餐。

  「雖然阿爾弗雷德絕對不會同意我給你吃垃圾食物的,但是為了你往後的日子著想,還是多嘗試吧。」迪克吸了口可樂幸災樂禍地說道,除非布魯斯真的打算讓超級小子成為他的又一個養子(當然戴米安絕對會拚盡全力阻止的),否則超級小子還是多習慣外頭的食物,以免被阿爾弗雷德寵壞味蕾。

  「當然,別跟阿爾弗雷德說,甚至是蝙蝠俠。」夜翼說道,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夜巡的時候到速食餐廳買份套餐,他當然知道瞞不過神通廣大的蝙蝠俠,可就連蝙蝠俠偶爾也都會停下來買杯濃縮咖啡不是嗎?

  吃掉整份套餐的超級小子仍是一句話都沒有說,表情也沒有變過。事實上,從蝙蝠洞出來到餐桌上後,超級小子的情緒似乎有某種微妙的差異──提姆在晚餐時,從原本超級小子旁邊的位子換到了另一側,用上了韋恩家的產品,提姆身上的氣味也消除的乾乾淨淨了,從那時起,超級小子的資訊素就多帶有一股焦躁的感覺。

  意識到了這一點的迪克幾乎都要大笑了,雖然上揚的嘴角也差不多了。

  於是,他半是故意、半是真的好奇地問道:「你覺得提姆怎麼樣?」

  超級小子無法理解迪克的問題,他只是揉爛了喝光的飲料杯,但也沒有隨手亂丟,而是精準無比的投中了某家餐廳後頭的垃圾箱,徹底的打算無視迪克的問題。

  問他對超人或者蝙蝠俠的想法,也許他還會回答,但是對提姆,那個把他從實驗室裡帶出來的人……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喜歡提姆的味道。」超級小子最終誠實地說道。

  迪克幾乎都想揉揉這孩子的頭了,他就克制點沒逼問對方:真的只有味道而已嗎?

  「──嘿!我要告訴老蝙蝠你在偷懶!還帶壞外星人!」傑森老大不爽地說道,雖然今天壞人都是提姆踢的。

  傑森和提姆負責的那區域巡邏完了,正好就遇上他們這組。

  「大家都知道了今天蝙蝠洞的羅賓傾巢而出,都躲起來啦。」迪克說,「不過還是別告訴蝙蝠俠了,不然……至少不要告訴阿爾弗雷德。」

  傑森環起手臂並沒有要答應迪克,夜翼立刻緊張了起來:「你不能這樣對我小翅膀!想當初我也是這樣帶著你一起偷懶的啊!」

  「你幫我們也買份套餐我就考慮。」

  「……好啦。」

  吵鬧的迪克又到下頭去速食餐廳了,傑森看看頂樓上的情況,決定先到一旁迴避。

  「你要去哪裡,傑森?」

  沒想到提姆立刻出聲,擺明不想和超級小子獨處,但傑森才不管他,「我忘了跟迪克說我要多點番茄片少點番茄醬。你們就在上面待命,老蝙蝠要是有什麼消息在來跟我們說。」

  傑森溜的速度之快,提姆不爽的幾乎都要剁腳,但是超級小子看著他,他即便背對也能感受到對方的視線。幸好不是熱視線,提姆慶幸自己還有辦法分神開玩笑。

  提姆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過去面對超級小子時試圖放輕鬆,隨意地找了個話題:「你剛和迪克在談話?我猜那更像是迪克單方面在說話,對吧?」

  超級小子先是搖頭,又納悶地歪歪腦袋然後點頭,提姆也不太在意超級小子的回答,於是他沒能預料到他一開口就是:「我跟他說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紅羅賓正好站在屋頂邊緣,差一點就要摔下去,幸好他穩住身子,才不至於導致明天的晨間新聞第一條就是:紅羅賓失足從十幾層樓的高樓上摔下身亡。

  他又完全無法直視超級小子了,只是尷尬地說:「Omega的激素都是那樣的。」

  超級小子要是多認識些Omega的話就不會特別覺得他好聞了,然後,他就會發現一個真正吸引他的Omega──也有可能是Beta,畢竟氪星人的超級嗅覺連Beta像水洗過好幾回的資訊素味道都能清楚地辨別的出來。

  「但還是謝了。」提姆小聲地說,但超級小子聽得見:「如果你是在為今天在蝙蝠洞發生的事情道歉的話,那沒關係,是我認為那能讓你好過一點。」

  超級小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只能蹙緊眉頭,看起來既嚴肅又不高興透頂,他只好用力地重複這句話:「我喜歡你的味道。」

  提姆面具下的眼睛迷惑地眨了眨。他沒有多想,超級小子才剛接觸社會沒多久,他肯定也搞不懂自己說的話有多大的暗示性會讓人誤會的,對超級小子來說那肯定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噢,好吧,可是我得脫下制服才能洗掉偽裝激素。」提姆輕描淡寫地表示道,他不像布魯斯那麼常用注射式的偽裝激素,只要他持續服用抑制劑,在噴一點偽裝激素就足以完美的裝成Beta了。

  只有在實驗室遇到超級小子那次例外,他假裝熱潮那時使用的Omega激素味道太過濃郁,Beta的偽裝激素根本很難完全遮蓋過去,否則他作為紅羅賓出現的時候可都是個Beta。一個Omega超級英雄?他們的天性會怎麼被壞人利用,根本就不用多做聯想。

  超級小子的表情忽然又變得很難看,提姆真不曉得又是什麼惹他生氣了。

 

 

  不高興的絕對不只超級小子。戴米安平常本就不是喜形於色的類型,他現在臭著一張臉,那怕面具也擋不住他的怒火,踢了碼頭好幾個走私毒品的傢伙也不能消氣。蝙蝠俠沉默地看著羅賓粗暴地把比他身形還要巨大兩倍的壯漢打的求饒,嘆了口氣。

  若沒必要,他實在不想這麼做,讓任何一個外星人在他的城市裡參與打擊犯罪的行動。

  他知道戴米安不快的原因是什麼,但他可以保證他絕對不會收一個超能力者當羅賓,甚至都不會有下一任的羅賓,戴米安可能就是最後一個了。這話當然起不了什麼作用,不過戴米安對此的回答是環著手臂理所當然地說道:「那當然!我是最好的!」

  布魯斯忽然想起他之前和阿爾弗雷德討論的一件事情:關於戴米安在煩惱些什麼。

  他並沒有這麼說過,至少對戴米安沒有說。他不會用任何培育技術再去擁有一個孩子,戴米安會是唯一一個,克拉克也保證了這點,他現在也沒這種想法,就算有,他也不會強迫布魯斯違背他的決意。

  但是,就現在而言,他實在沒把握做另一個承諾:一旦萊克斯‧盧瑟決定帶回超級小子,他就不得不做一個決定,恐怕不只戴米安會不高興,連超人也都……蝙蝠俠通常不需要被人理解,因為他大部分時間裡做的決定都是合理且正確的,但在這事上,他想還是多點來自家人的支持更有益處一點。

  他們都知道大概會發生什麼事情,只是心照不宣的沒說出來,晚一分爆炸也就多一分寧靜,但是蝙蝠俠更習慣有備無患。既然知道有炸彈那為何不早點拆除?

  戴米安怒目而視,卻又說不出半句話來,最後只好恨恨地說:「都是那個蠢外星人害的!」

  他敵視超級小子只是出於Alpha無可避免的本性作祟,但就某種方面來說,他和超級小子也算境遇相同,他自然知道最為難的還是無罪被孕育下來的外星克隆人。

  超人對超級小子的冷漠態度時常刺激著戴米安,那種不認同簡直就像間接在否定他一樣,他想揪著超人的衣領罵他一頓,或者更直接點拿氪石給他一個教訓。但超級小子倘若想要真正被超人接納的話?戴米安盡力成為最好的羅賓,打敗他那三個名義上的兄弟,他會要你自己去爭取,而不是像這樣成天亂發脾氣。

  羅賓兩三秒拆掉了一把半自動步槍丟進海裡,仍是老大不爽的對著將幾個幫派分子捆在一團,準備聯絡高登局長來收拾善後的蝙蝠俠哼了一聲。

  就算事情的發展不會如現在所料的那樣發生,但哪日他的父親決定和那個外星人組成家庭的時候,那麼結論不是都一樣嗎?當然,他會為了阻止那天的來臨而堅持不懈的努力的。

  布魯斯聽了只是笑笑。




TBC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雖然大家大概都聽膩了我的道歉......(慚愧

蝙蝠家的互動真是又萌又可愛,暴躁的青少年Kon也可愛。KonTim雖然是老套的「訊息素一見鍾情感」,但我覺得這對的發展會比想像中有趣的多。當然,情商0的布魯斯暫時還不會注意到這對小小的發展的,可是我很期待有機會寫到那部分的時候。

結果我原本想說結局近了,其實不然。

最近辦了AO3,等Allergy正篇全寫完大概會搬運過去,然後一些涉及R18和敏感詞彙文章就可以統一放在那裡了,應該就不會有無法開啟的狀況了?我是這麼希望的啦,如果有AO3無法使用的請讓我知道,我對這方面沒有很了解,只是想統一一個地方放文章,畢竟一篇文章要PO三四個地方實在是很費時間和精力XDDDDD

不知不覺就要要兩百粉了!我還欠各位百粉感謝><

百粉點文 ←依舊歡迎各位給點主意,拜託不要客氣!

還有很多想寫的,例如RF、例如H2OVanoss、例如更多的超蝙、例如TF2和BBC Sherlock,另一邊的盾鐵又要打內戰了,歐美坑真可怕。(感嘆

评论(10)
热度(61)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