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9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9

 

 

 

  沒有在瞭望塔上的婚禮,可儘管他們沒有刻意公布,聯盟成員幾乎都已經知道他們交往的消息,甚至有些人還納悶地問:「他們沒在交往?」

  神奇女郎只是淡定的點點頭,而綠燈俠則大喊:終於啊!

  閃電俠則是震驚的張大嘴巴之後衝進廚房搬來了一個大蛋糕給他們慶祝。

  超人意外於他的同事根本沒幾個人「真正意外」的,他們早對這情形遲早會發生瞭然於心,可唯獨他除外──是什麼見鬼的明顯理由讓他們覺得蝙蝠俠某日真的會答應超人的追求?他可是為了這個萬分糾結很長一段時間吶!

  「我不知道!老兄!也許是達克賽德入侵那次?地球快滅亡了,我們無計可施了,只剩下你了!老實說,天,他在那之前就在你身上安了追蹤器!」綠燈俠驚恐地說,他雖然不認為嚴肅又令他抓狂的蝙蝠俠會具有對超人一見鍾情的技能,但他還算是最早發現這對英雄交往起來可不違和的人。

  神奇女俠則平靜表示:「我認為他們很適合,他們兩人都是我所能見過最正直的好人!」她真心為她的兩個朋友感到高興。

  閃電俠是唯一在吃那個蛋糕並且吃光的那個人,他需要補充熱量好讓大腦足夠把這整件事情消化完,「只有我在狀況外嗎?」他不滿地說,他還一直以為超人喜歡的是露易絲‧蓮恩而露易絲‧蓮恩喜歡布魯斯‧韋恩呢!是他誤解了,還是說人心善變的程度和他的速度一樣迅速?

  你在狀況外,巴里。綠燈俠好心的回答他。

  謝了。閃電俠埋怨地看他一眼,氣鼓鼓地吞下了一個漢堡。

  幸好他們從不在蝙蝠俠面前嚼這件事情的舌根,超人不想讓他覺得不自在,但是蝙蝠俠對那些祝賀也沒有拒絕,他通常只是點點頭,或者說聲謝謝,要是他同時也在場,他會看向超人一眼。

  儘管那從不是個暗示,但他會在那個時刻情不自禁飛到跟蝙蝠俠以往當搭檔時更親密的距離,聯盟成員會適時地留出空間給他們,有些人──例如綠燈俠,會大聲地發出意味他受不了的狀聲詞走掉,但結論都是大家都樂見這個情況,即便那並不意味他們在會議桌上的爭執會跟著消失。

  至少讓其他人有個保證是他們聯盟的主席和顧問不會因此一言不和、反目成仇,反倒是超人和蝙蝠俠不得不獨自解決爭執並且取得共識之後回到會議上宣布結果後,超人總覺得成員們望向他們的眼神實在是讓人難為情炸了,但是他和蝙蝠俠明明什麼都沒做,是真的!

  他當然會想碰觸B,但是工作時間禁止,幸好對他來說克制並非難事。

  但這開始變成一個大問題時,是他認為一個坦承的公布對韋恩家也會有同樣的好效果──至少剛開始情況還算是樂觀。

  他們在宇宙中面向地球接吻的隔天晚上,韋恩家的飯桌上,最危險的戴米安在眾人視線齊齊刷向他的時候只是恨恨地把刀用力收回刀鞘裡,儘管超人承認收刀時發出的聲響可讓他不自覺地抖了一下,但戴米安也沒再表示反對。

  布魯斯不在蝙蝠洞的時間少之又少,這意味著他能碰觸布魯斯的時間總是得好好拿捏把握。空閒的時候布魯斯並不牴觸他的碰觸,那些對話中途落下的親吻,他甚至會加深那個吻的激烈程度,然後又回到原位繼續方才的話題,神情沒變、呼吸沒亂,唯一他的唇被肆虐過的模樣才能說明他們剛才發生了什麼──那樣的布魯斯讓他欲罷不能。

  但他們遲遲沒到那一步,他不想操之過急,布魯斯也沒有提過,他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沒有興趣……噢,那還不是問題,重點是蝙蝠俠在高譚整治犯罪和在正義聯盟時都被定義為工作時間,布魯斯在蝙蝠洞和在外頭隨時有記者的情況下也能被稱為工作時間,剩下的那一點就是在莊園當個普通的布魯斯。

  克拉克只能趁著個時候多和布魯斯相處些,布魯斯也不排斥他出現在莊園,但是每每他這麼想,氣氛又好,他想抓住機會,可小鳥們或者布魯斯公司上的人總是會有事來打擾,又或者戴米安就會突然出現。戴米安甚至不用做什麼,就只是出現在他和布魯斯在的那個地方,就可以讓克拉克停手,布魯斯甚至不會查覺到方才他的情人想對他做什麼。

  「戴米安,要睡覺的話回房裡睡。」

  「我不小心睡著了,這本書真不錯,巡邏時見,父親。」

  戴米安那天使般惺忪睡眼的模樣看起來沒有半點演戲的感覺,他彷彿真的是讀書讀到睡著,克拉克只能無奈地錯過一個吻布魯斯的好時機。

  當戴米安關上書房的門,布魯斯立刻說道:「我們需要談談。」

  他愣了一秒,不會是他的小心思想的太大聲,被布魯斯察覺到了吧。超人驚恐的想,要是布魯斯知道他整天幾乎都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多和他有肢體接觸的話會不會鄙視他……雖然平時報告戰損的時候他已經把所有能表示鄙視超人的詞藻都快用罄了。

  「你為什麼這麼緊張?」布魯斯懷疑地看著遲遲不坐下的克拉克。

  「沒事。」克拉克微笑著搖搖頭,那麼無聊的事情布魯斯才不會在上面浪費時間,他這是窮緊張,布魯斯也不會是要跟他提這幾天相處下來他覺得他們不適合……好吧這沒幫助,他更緊張了。

  「你是不是對什麼過敏?」布魯斯認真地問。

  他們剛從瞭望塔回來,布魯斯今天也沒有需要出現在公共場合的安排,所以他並沒有使用偽裝激素,周身只有他本來Beta好聞的資訊素,還有一點他的,融合在莊園乾淨的氣味當中。

  克拉克突然在他面前刷紅了臉。

  不久之前,他去孤獨堡壘做過檢查了,得出來的答案幾乎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不過那一整天他在上班時間笑的跟傻子似的,就算佩里幾乎吼他吼的嗓子都要壞了也沒法破壞他的好心情。

  「你偽裝用的Omega資訊素。」克拉克誠實的回答。

  「……」布魯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隨即他表示道:「也許我們該找出是哪個味道能影響氪星人,畢竟這是個先例。你確定你只對我偽裝激素的氣味有反應嗎?能知道是哪種成分影響你嗎?」

  他看著布魯斯下一秒就要陷入工作模式了,克拉克碰上布魯斯的手,對方僵硬了一下看著他,又很快地放鬆下來,他小小的道了個歉,因為他剛剛正計畫著對超人做些全面性的研究,但克拉克搖搖頭,他不介意讓布魯斯更了解,只要布魯斯想要的話。

  「有件事情。」克拉克溫柔地用指尖描繪著布魯斯的手背,骨節分明的手,他有說過他有多喜歡布魯斯漂亮的指節過嗎?

  布魯斯安靜地等著他的下文。

  「我去孤獨堡壘做過檢測了,那是氪星人在ABO上的特性。」

  芸芸眾生之中,對有超級感官的氪星人而言,激素的氣味是非常龐大的資訊。噴嚏是一個訊息,一開始他還以為那是個警訊,他因此對布魯斯敬而遠之,但他錯得離譜,因為那代表著布魯斯和他有多契合。

  布魯斯怔然,他從看著他們交疊的手中抬眸。

  克拉克對他微笑,「雖然那只是你的偽裝,但我想那也意味著什麼。」

  「我也有件事。」布魯斯說道。

  「我在聽。」克拉克回答。

  布魯斯是看著牆上的畫像說的,「我偽裝用的激素,是以我原本的資訊素做開發的,那就是我本來的味道。」他的父母,托瑪斯‧韋恩和瑪莎‧韋恩,一個正常健全的AO家庭,並生育出一名剛分化為稀有的男性Omega的孩子,「那時我才剛確定分化結果──Omega,我本來是……在我的父母去世之後,創傷後症候群使我變成了Beta。」

  那不是什麼值得一提的故事,甚至他都不曾惋惜。他的腺體不在腫脹明顯並發出誘人的味道,他也沒有生殖腔,只有樣東西在他分化後出現並保留了下來,儘管後來因為受Beta激素影響它並沒能發育完整,但那在他的俑道內能容納Alpha的結的那小小弧度是他曾是個Omega的唯一證明。

  那變成了一個很好的理由,當蝙蝠俠的傷勢不得不以布魯斯‧韋恩的名義到醫院接受治療,對他缺失的腺體和生殖槍,他還是能擁有一個「他是有缺陷的Omega」作為藉口維持他的性別謊言。

  布魯斯得花不少錢為這件事情封口。但對蝙蝠俠而言,這是為了製造另一個假象,他清楚這樣做更容易讓人議論,好讓高譚寶貝的Omega身分再多添一筆謠傳──布魯斯不是施打抑制劑好讓他遊戲人間卻免於被標記和懷孕,而是他的生理存有缺陷,但是真相莫辨,人們越是猜疑,離真相便是越遠。

  精心營造的假象混合他人臆測,真實混合虛假,牢固了謊言且隱藏起了真相,被那樣層層包裝之後,誰能看穿那個表面健全且思想新穎的Omega其實是一個Beta?

  布魯斯的手被鼓勵性地握了握,他看向克拉克正直的雙眼,他的目光閃爍激動,語氣卻小心翼翼到極點,小聲地懇求:我能嗎?

  直到布魯斯同意,克拉克才用上X視線──

  「克拉克……」布魯斯覺得有點不自然,他看的太認真了。

  「布魯斯。」克拉克喊了他的名字,也只喊了他的名字,他忍住向下親吻布魯斯的腹部,那個在成為Beta的歲月後最終未能成型的Omega的證明,但他只是把吻留在布魯斯的唇上。

  還不是時候。他告訴自己。布魯斯告訴他了一個發生在他身上最妙不可言的事情,一個他之所以是布魯斯和蝙蝠俠的故事,他不會破壞這一刻的。

  「還有件事。」

  「什麼事?」

  「明天布魯斯‧韋恩和萊克斯‧盧瑟要公開兩家科技公司合作的項目,並且作為被韋恩企業聘用的星球日報記者克拉克‧肯特會跟著他們一起訪視新搭建完畢的研究室,我期待你的文章。」

  這個消息讓克拉克瞪大雙眼,「為什麼佩里沒跟我說?」

  「因為我告訴他星球日報的老闆打算親自告訴他這個消息,請他保密了。」

  「……布魯斯,我以為迪克和戴米安說要收購星球日報是個玩笑。」

  「如你所見,並不是。」

  布魯斯彎起唇角笑他的樣子實在太迷人了,他本來沒有要生氣的,現在卻忍不住咬了口他的嘴唇作為誘惑他的懲罰。

 

 

  那些他忍不住打的噴嚏都變得惹人喜愛了起來。克拉克‧肯特和一大票記者很榮幸的不必擠在一塊,今早由韋恩企業發表的新聞稿幾乎讓各家記者們都暴動了,什麼創世紀的驚人研究,企圖顛覆世界的兩個瘋狂企業家,亂七八糟的標題和正評負評皆有的議論,連同警備人員都翻倍了,但這兩個企業家的安全顧慮實在不用太擔心,雖然誰也不知道在這個現場就有三個超級英雄和一個擁有軍武的超級壞蛋。

  作為韋恩企業指定的撰稿人,克拉克站在那兩個企業家的側邊為兩個人友好的握手致意拍了張照,韋恩家的另一個孩子在閃光燈亮個不停的時候挪了過來,小聲地說:放心,布魯斯口袋裡的那瓶不是潤滑劑而是消毒水。

  他則不動聲色愉快的回答:那是我昨晚提醒他放的。

  提姆給了他一個不具任何意義的眼神然後站回他父親身邊,記者們被阻擋在外,除了克拉克‧肯特以外。布魯斯簡短地介紹了這位記者,他宣稱自己希望有更多人能認識他們在經營的這個項目,而克拉克出色的能力可以讓民眾認同他們共同描繪的未來景色不在只有AO能組成美滿家庭。

  「我喜歡你對Beta的見解,當然,不忘提到Omega主權。」提姆率先說道,友好的遞出他的手。

  「謝謝,韋恩先生。」

  「啊!肯特!超人的擁護者!」萊克斯‧盧瑟刻意大聲地說道,帶著諷刺的微笑走過來,也許這是因為克拉克也寫過不少萊克斯被關進大牢裡的文章。

  萊克斯‧盧瑟和他握手的時候多用上了一點力氣,出自於兩個未結合的Alpha常有的敵意,但克拉克只是禮貌的收回了手。直到和布魯斯握手時,他刻意地換了隻手,然後感覺到布魯斯偷摸了他一把。

  他看著布魯斯很快的進入了「工作狀態」,哪怕對象是像極了孔雀不停誇讚自己的萊克斯,布魯斯仍把他花花公子的面具帶的牢牢實實,隨著萊克斯‧盧瑟幽默的話語給予適當的反應,哪怕他其實說的話一點也不好笑。布魯斯被冠上高譚寶貝的名號絕非浪得虛名,就算是先前有過不愉快,萊克斯‧盧瑟也會為布魯斯多給上幾分殷勤。

  這都是偽裝激素帶來的強大功效,沒有人比布魯斯還明白其實Alpha才該是ABO性別裡最弱勢的那個了,他們會被激素給迷惑,一點點誘人的Omega資訊素就能讓他們同族兼翻臉,或者貪婪的醜態畢露。

  只要想到布魯斯的偽裝激素其實就是他沒轉變前Omega的味道……克拉克就覺得萊克斯‧盧瑟搭上布魯斯肩膀的手有點礙眼。他跟在他們後頭,褲子裡沉沉的,他不記得自己有放了什麼在裡面,他伸手去摸,從口袋裡拿出一瓶消毒水,克拉克輕輕地微笑起來。

  實驗室的人員作為導覽員替他們一一介紹裡頭的設備和功用,一些研究上的成果,但唯一專心在聽的似乎只有提姆,布魯斯裝作百般無聊的樣子在實驗室內閒晃著。研究室是建設在大都會,是由萊克斯‧盧瑟名下的產業改建的,不過布魯斯早就裡三層外三層摸透了這棟建築。

  克拉克是很想多了解一點,但一旁原本專注在聽Beta的DNA結構的提姆突然間蒼白了臉色,抱著他的肚子搖搖晃晃站不穩的模樣。提姆往布魯斯那邊靠,而他的養父立刻發覺他的不對勁攙扶住他。

  「提姆?你還好嗎?」布魯斯皺著眉關心地問。

  「……我好像忘了吃抑制劑……」提姆咬著牙艱難地說道。

  好聞的Omega的資訊素散發了出來,布魯斯馬上用身體護住提姆,試圖為自己的養子和外界隔出距離,研究員大多都是Beta或結合的Alpha,在場只有兩個未結合的Alpha。

  「這裡有休息室嗎?」

  「有,來這邊!」

  布魯斯抱起癱軟的提姆跟著研究員走,萊克斯‧盧瑟還在受濃郁的Omega資訊素影響,直到實驗室的門關上,他才恢復過來,看向拿著相機的克拉克‧肯特,咳了兩聲,尷尬地說道:「不結合的Omega可真是……」

  他沒把話說完,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等著布魯斯回來。

  克拉克不想理會盧瑟,他心有餘悸,雖然布魯斯早就暗示過他今天會很不寧靜,但要不是他有看見提姆捏碎了那個裝有濃烈資訊素到能以假亂真的小瓶子,他絕對看不出那個孩子是在演戲。

  布魯斯回來時,盧瑟第一個上前詢問提姆的狀況。布魯斯含糊其辭的回答,不是Omega的發情期,只是忘了使用抑制劑而導致的假性熱潮,已經聯絡莊園的人來接送了,提姆一個人待在休息室鎖好門窗就不會有問題。

  「延誤了行程,抱歉,我們可以繼續了。」布魯斯表示。

 

 

  提姆退場了,現在是紅羅賓的回合!

  提姆花了點時間去掉仿製的資訊素氣味,還有做出他早就離開這棟大樓的假象,在以紅羅賓的身分潛入。

  老實說,明亮的研究室可不助於隱蔽,但很顯然,有些黑暗的地方沒標示在布魯斯得到的建築藍圖上。紅羅賓現在在通風管線裡這麼想到,避開耳目的最好方式,同時也可以突然冒出來突襲個人什麼的,有時蝙蝠俠也會這麼做,他學的。

  他小心的從天花板跳下來,按了電梯的樓層,注意著周遭有沒有他人的腳步聲,直到他把電梯送上樓,自己則撬開門靈活的往下。

  很顯然這個研究所絕不只有兩層以下的地下空間──他不太清楚自己垂著繩索向下多長距離了,只知道當他降到最底,抬頭已經望不見電梯底部的輪廓了。

  最底層一片漆黑,沒有守衛也沒有研究人員,很可能是盧瑟放棄了這個實驗,但也很可能他只是先擱置直到有新的技術好繼續完成他的研究,紅羅賓不曉得,所以他們才需要調查。

  起先是萊克斯‧盧瑟又決定蓋一棟新的研究所為研究ABO人種,但金錢流動很可疑,蝙蝠俠察覺了,而盧瑟企業實際上之前為開發促進激素的藥劑,而蓋的那棟研究設施已經足夠應付ABO人種的現狀,除非他有想改變未來的願景。

  蝙蝠俠弄到了盧瑟的設備清單,他看一眼就知道那些設備是什麼,他很清楚那些是做什麼用的,因為韋恩企業同時也在進行同個項目──生殖基因,佔ABO人種比例最多的Beta所缺乏的。

  誰也不相信盧瑟會單純只把這項技術用在正途上,畢竟他是一個快把摧毀超人當成自己主業並為此拚上性命的人類,雖然他總大難不死。

  實際上,韋恩企業在生殖基因方面的研究已經到不需要和盧瑟企業合作也能獨立完成的程度了,但是他們需要一個藉口去掀開萊克斯‧盧瑟在地底下藏的陰謀,就從這棟他後來置棄的研究室開始。

  紅羅賓黑起了這一層樓的電子設備,攝影機重複定格撥放,他打開了燈,看著這偌大的空間裡,唯一能見之物。

  沒有訊號。他沒辦法告訴樓上的布魯斯底下的狀況有多麼──

  奇怪。他想他是有猜測過可能有這種情況,但親眼看見還是挺詭異的。

  巨大的某種培養槽裡有個人,而且那是某種縮小版本的超人,看起來又不那麼像超人,他很確定這就是萊克斯‧盧瑟在這些隱藏的樓層鼓弄出的最大陰謀了,一個超人的克隆,讓氪星人滅亡於自己的複製人手中,大概是挺高效的方式。

  紅羅賓走近一點去看,他會說那更像是超人的兒子,但他不確定布魯斯會不會高興聽到這件事情,畢竟那兩個人最近才終於開始交往。

  提姆摸上操作台,他能動動手指就讓那個克隆超人從培養皿中醒過來,但是他不確定對方的狀態適不適合這麼匆促就面對這個世界,這應該由蝙蝠俠來決定──他的手在操作台上頓了一下,這意味著韋恩家又要多個黑髮藍眼的甜心了嗎?噢,戴米安會瘋掉的。

  他為這個想法感到好笑,一個抓狂的惡魔小鬼。

  他不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決定不等蝙蝠俠指示就先喚醒了克隆超人的,警報器響了,看來萊克斯‧盧瑟並不是鬆懈了這區域的警戒,而是他早埋了很多觸發機制在這裡頭。

  現在無心去思考他是哪裡觸動到警報器的了,他被發現了,而真正讓他緊張的是艙室打開之後,克隆超人睜開的藍色雙眼正直盯著他看──

  他能理解他的語言嗎?他能夠自由行動嗎?他曾離開過這裡嗎?一瞬間問題塞滿他的腦袋卻容不得他分出一點時間思考,他要帶著這個克隆人馬上離開這裡,但他的計劃裡絕對沒有先和這個克隆超人打上一架。

  他的出拳非常簡單粗暴,可是很有效,只要被打上一拳他大概就動彈不得了,況且地板大範圍的龜裂和凹洞會讓他下一次閃避都變得難以平穩身形。至少現在紅羅賓知道了克隆人的身體狀況良好,但好幾次他叫對方停下卻得不到回應,大概語言上還存有障礙。

  雖然克隆超人明顯也有超人的部分特性,速度很快、力氣很大,但是似乎不會熱視線和飛翔,提姆一邊判斷,一邊幸好對方也沒有超人的經驗。紅羅賓跟著蝙蝠俠在高譚伸張正義的日子大概也比這個克隆人被培育出來的時間多,他能閃躲過那個不知為何如此憤怒的傢伙的拳頭也是當然的。

  「停下!我沒有要傷害你!我是想帶你離開這裡!」

  「……」

  他連武器都沒拿出來過,只是閃躲,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對方,如果語言不通的情況,「你見過天空嗎?……超人就在你的上方,只要你停下來跟我走,你就能見到他,我保證!」克隆超人的父親或者說DNA來源,他記得一開始戴米安和布魯斯還在摩擦的時候,戴米安曾經這樣稱呼布魯斯過:DNA提供者。

  克隆人突然停下攻擊,他聽的懂紅羅賓的話,因為他往上看了。

  「超人……」

  他的聲音很小,但紅羅賓聽見了。

  紅羅賓同時也能聽見電梯正在往下的聲音,那是唯一的出入口了,除非──他炸開了天花板的一小部分,發射鉤槍翻了上去,既然電梯不行,那麼唯一直線向上的最短途徑就只能這樣,儘管這相當的胡來,蝙蝠俠絕對會對他大大皺眉的。

  「怎麼樣?要來嗎?」他從天花板上看著克隆超人,他甚至不確定該如何稱呼他,縮小版的超人,小超嗎?

  回答他的是小超沉默的遁地一躍,他跳的很高,順帶戳穿了第三層的天花板,但他向著提姆皺皺眉,「我不能飛……」他應該要能飛的。紅羅賓解讀出了他的表情,但是他也並不完全長的像超人,一定是基因無法完全複製,所以超能力也減半了或者消失了。

  「但是你一跳就能跳過三層樓!這就夠了!」

  「……嗯。」

  看來他在培養槽時也被接收過外界的資訊,但是他不是很習慣開口說話,大抵是沒機會開口講話過,他似乎也很新奇韌帶發音的感覺。

  「──我們先該離開這裡了。」他說道,雖然看著那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克隆人感知這個世界還滿有趣的,但追兵已經抵達底層,「旁邊,把電梯破壞掉!」他簡單的下指示,小超立刻就破壞了牆壁,扯斷了電梯的纜線,阻斷下方能夠迅速追上他們的手段。

  「小超,帶我們上去。」他喊道。

  接下來的經歷,絕對是紅羅賓日後仍舊回味不已的──被他臨時取了個小超的名字的半個外星人抱住了他,猛地往上跳並突破了一道又一道的地板向上。

  他們造成的騷動絕對不小,破壞也絕對是慘烈的,因為當他們一回到地面上,他們抬頭就能看見正義聯盟的成員們忙進忙出急著救出實驗室的其他人,以及那道紅藍的身影。

  超人俯視著他們,背著光看不清楚表情,但仍舊被抱著護住的紅羅賓稍微抬起頭便能看見小超面無表情之中藏有一點激動。

  不知是為了今天的天空幸運的特別的藍,還是因為見到了自己的「父親」。




TBC


好希望#08就是完結哦XDD 但盧瑟的事件線還沒回收。

小超上線!其實我糾結了好久要不要把名稱改為英文,原本想出本的時候在改的......小超的叫法我掙扎好久,但統一打英文好麻煩......

這章超蝙兩個人在書房的原本氣氛好到我覺得我可能一整章都拿來寫肉,但那個時候正好我回答了一個人這本應該是PG13......硬生生給他拐了個彎XDDDDDDD

下周就要開學了,而我偏偏這個時間點感冒......

那麼就,不那麼多廢話了,我得再去躺躺,希望開始上課時能夠康復。

><抱歉這章讓大家等這麼久。

百粉點文公告←歡迎這邊點梗哦!


评论(11)
热度(66)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