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8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8

 

 

 

  他是以超人的身分去韋恩莊園的,當阿爾弗雷德看見他,絲毫沒有吃驚的樣子,管家的臉上甚至有意思寬慰,但他還是善解人意的提醒道:今晚不是一個恰當的日子,對韋恩家的主人來說,他經歷了一個糟糕的夜晚。

  超人點頭表示他明白,他就是為此而來的。

  老爺之前正在工作。阿爾弗雷德說道,然後停頓了一下,超人知道他的意思,布魯斯那會兒正在忙的是蝙蝠俠的事情,而現在,他在書房等著肯特先生的到來。

  他自然不會認為蝙蝠俠會在蝙蝠洞孤高的舔自己的傷口,但是渾身帶刺的布魯斯也不能說好到哪裡去。管家領他到書房然後退出去的時候,他僵硬地站在門口,看著壁爐燒著柴火劈啪作響,布魯斯膝上攤開著一本書,在超人來之前,他正在閱讀。

  「B……」他試圖靠進那人一點,卻又因為對方抬眸看他而停下腳步。

  「超人!」布魯斯嘲諷地彎彎唇角,然後又瞬間轉變為熱情的模樣,「請告訴我,韋恩莊園究竟是如何吸引大都會的超級英雄的多次蒞臨呢?噢當然,請務必留到晚餐時間嚐嚐我的管家有的一手好廚藝,阿爾弗雷德會很高興的。」

  布魯斯尖銳的防備幾乎要讓他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了,但他哪有什麼資格在他面前難過。

  「那麼我有幸能和布魯斯‧韋恩先生同桌用餐嗎?」他苦笑著問。

  莊園的主人給了他一個虛偽的抱歉的微笑,可他連試圖讓語氣聽起來真的有他表情那般抱歉都沒努力過,「失禮了,但是老實說和一個高大的男性Alpha用餐並非我所好,我想星球日報最優秀的記者應該很清楚我的喜好。」

  「B……布魯斯,你連午餐都沒有吃……」阿爾弗雷德擔心著韋恩家家主的身體健康,他也同樣,「……別這樣懲罰自己。」

  他立刻被布魯斯狠狠地刮了一眼,他猛地站起,苛薄地說:「噢!你可是個擁有熱視線和超級速度會飛的外星人,你當然清楚沒有拯救到人們性命是什麼樣的感覺!」

  超人努力在那諷刺之中不縮起肩膀,他知道布魯斯不是真的那樣想他的。

  他的不可理喻只是像隻刺蝟正保護著自己最柔軟的地方,可在堅硬的刺都無法傷害鋼鐵之軀半分不是嗎?他只怕布魯斯弄傷了自己。

  「當然了,至少比那只喜歡嚇人卻沒救到半個人的老蝙蝠好,他就是個異裝癖的瘋子,真不曉得為何有那麼多人盲目地指望一個Beta能拯救我們!」

  「布魯斯,蝙蝠俠拯救不了所有人,超人也是,但是──你拯救過很多人,你拯救過這個世界,你甚至拯救過我,這也是事實,你不該否定它們……」

  他溫和的想靠的離布魯斯近一點,但對方過激地退後了一大步,超人嗅出了隱約的Omega氣味,不是布魯斯打的偽裝激素,是那些死去的Omega身上殘留下來的味道,就算清洗了好幾回仍舊沖刷不掉,一個痛苦的折磨加諸於布魯斯身上,無時無刻且無孔不入的提醒他蝙蝠俠是怎麼樣失職害死了那些人。

  那殘留的氣味很淺,但對超人的超級嗅覺來說就像放大了數百倍,他本能地握緊拳頭,而布魯斯則變得像隻被踩到尾巴的貓激動地退後一步,克拉克立刻從憤怒中清醒,搖搖頭後退留出距離。

  「我不是……」

  他聞到的Omega資訊素,影響了他的激素濃度,空氣中的Alpha資訊素變得濃烈而具攻擊性,Beta天生會忌諱這股來自Alpha壓迫感,刻在血肉裡的天性會迫使他們迴避危險進而去遵從Alpha。

  平常布魯斯會不為所動,他雖然是個Beta卻足夠強大和Alpha並駕齊驅,他體內那個本該是定位為工蟻勤勞工作上的Beta,就像在他訓練成為蝙蝠俠的過程當中,也不會再不由自主對Alpha產生敬畏。

  正因如此,這個Beta隨時都能衝過去攻擊Alpha,布魯斯表現的就像這樣,但超人退開之後,他很快就回到了冷淡的樣子。

  「超人,如果你還打算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那麼這裡就只會剩下你了。」

  布魯斯說完,還不等他回應,就實踐了他自己的話,書房真的只剩克拉克了。

  他還以為……他以為什麼呢?

  他們會如同在開會時那般大聲爭執,但他們最後會達成共識,而無論先前發生了什麼都能言歸於好,他以為至少布魯斯會願意和他吵上幾句,而不是把自己包裹在高譚寶貝的形象裡徹底的拒絕超人。

  超人試圖不聯想到他的告白上去,這一切和那無關,他也不該此時提起感情的事來,但他又不免想著,要是我是布魯斯的伴侶,那麼我能安慰他,而不是一個只能激怒他的Alpha。

  現在布魯斯留他在書房了,他坐到對面那張大椅上,為自己感到羞愧地瞪著那張在他來前布魯斯坐在上頭的椅子,他不知道自己要在這裡待上多久,莊園的主人並不歡迎他,但是他不能走。

  至少讓他吃點東西……這是他最低的目標了。

  可惜他們誰都吃不到阿爾弗雷德的料理了,因為那枚塞在耳朵裡的通訊器發出了緊急訊號:「瞭望塔請求支援!重複!瞭望塔請求支援!這裡是火星獵人!我需要兩名在地球的人手!」

 

 

  那些趕不走的齧齒動物就像能察覺到牠們巢穴的擁有者的心情,蝙蝠洞裡憤怒的吱聲盤旋其上。阿爾弗雷德抬頭望了一眼與幽深的洞窟融為一體的蝙蝠群,這是他少數無能為力的事情,大概就和勸阻他一直以來服侍的小少爺同樣的令他無奈了。

  銀質托盤放上一旁的聲響也沒能吸引蝙蝠俠半點注意,那上頭的湯和麵包肯定又要涼上一整晚了。阿爾弗雷德不想用老人家的擔憂請求他為自己的身體著想,這幾天他的少爺已經背負的太多,可他卻沒真正得到過什麼。

  於是,管家努力端起嚴肅的表情,「我認為你不該拒絕你的朋友對你的關心,老爺,那是極為不禮貌的。」

  「謝謝你的關心,阿爾弗雷德。」布魯斯連眼睛都沒眨地說道。

  「老爺,請恕我提醒,超人先生還在樓上,我想他也會很樂意聽見你的道謝的。」阿爾弗雷德趁屏幕變黑時眨了眨眼睛,布魯斯看見了。

  布魯斯只是飛快地點開不同的檔案,手指在按鍵上迅速的動作著,彷彿為了印證他接下來的這句話:我需要工作。

  如果這時候還會驚訝地挑眉的話那麼這個阿爾弗雷德就是被掉包過的假管家,「老爺。」只是一個稱謂用最平凡的語調說出來,但那個單詞卻充滿了令人不可忽視的威脅。

  這使布魯斯的手指一頓,他被中斷了一行防火牆更新的編碼,轉動那張大椅看向他有話要說的管家,「阿爾弗雷德,也許你該上樓招待我們的客人了。」他試圖阻止他們將要有的一番談話,他知道那談話的內容會是什麼。

  他從未想要過。

  「我想,我留在這裡更適合,老爺。」阿爾弗雷德溫和的說,他總能碰觸到布魯斯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在這個夜晚裡你不該獨自一個人,尤其更不該在黑漆漆的地洞裡。」

  即使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蝙蝠的巢穴,蝙蝠俠的基地。

  但他現在並沒有穿著蝙蝠裝,在傷痛之後,布魯斯‧韋恩應該某些足夠溫暖的事物去治好他,也許是阿爾弗雷德那正在烤箱裡的小甜餅,但管家想,真正能被稱作特效藥的終究還是一個人的體溫,當然不是他這老管家的了,雖然他也不介意給他的少爺一個抱抱。

  布魯斯只是將視線凝聚於地面,他疲憊的垂眸。那並非失敗的痛楚,而是失去的切身之痛,他應該要阻止這一切發生的。可當他在鎂光燈前當一個膚淺的Omega時,那些真正的Omega,他能推斷出稻草人為了製作毒氣是怎麼用刑,放大他們恐懼的。

  他收緊的拳頭最終砰地一聲砸上桌面,托盤和湯碗被這股力道掀起,發出不安的碰撞宛若對他怒氣的顫抖。

  「阿爾弗雷德,我不是一個Omega。」他咬牙道。

  他不需要Alpha的照料或者保護,阿爾弗雷德挑挑眉,他深知布魯斯的性格,自犯罪小巷的那晚起,即便他仍是Omega也不會再需要任何人。那只不過是蝙蝠俠用來說服自己的說詞,阿爾弗雷德足夠了解他的少爺,否則這座偌大的莊園不會見到其他的小少爺們的身影來增添生氣。

  蝙蝠俠需要助手,布魯斯身邊也需要有人陪伴,最好的證明即是管家的本身,他並沒有因為少爺成年了並決定成為一個超級英雄而被遣散。

  之所以將超人拒之門外的原因,他也同樣再清楚不過。

  「你當然不是一個Omega了老爺。」阿爾弗雷德替他強調道,然後對一個總像個固執的小孩子般老想不開的成年人說:「那是你退卻的原因嗎?」

  管家的溫和就像一堵厚實而柔軟的棉花,布魯斯即便生氣也只是被全數吸收包容,他拿這個老人家沒轍,事實上,他不覺得自己也拿超人有辦法。

  他從未想要過,不代表他沒想要過。

  「這對超人不公平。」當布魯斯承認,他只是平靜的繼續螢幕上的工作。

  「我只看見真正的不公平是你正準備扼殺你和一位好先生之間能共同擁有的生活。」阿爾弗雷德不以為然地說,他收走在談話中已經冷掉的湯,看著布魯斯已經卸下所有防禦的刺棘,「我去幫你準備一份新的,老爺。」

  布魯斯感激地向他的管家投向一眼,管家彎起嘴角本想諷刺對方少來這招,但下一秒布魯斯卻抬手阻止了他,「看來是不用麻煩了,阿爾弗雷德。」

  他按下一個按鍵,瞭望塔的通訊撥放了出來:

  「──瞭望塔請求支援!重複!瞭望塔請求支援!這裡是火星獵人!我需要兩名在地球的人手!」

 

 

  那是個直朝地球逼近的小隕石,速度之快,火星獵人察覺到不對勁便立刻請求協助,經過分析它甚至能直接穿透地球的大氣層,看起來更像一架飛行器,不管來者何意,照這樣下去很可能會造成一片死傷。

  蝙蝠俠、超人,它會在兩分鐘內撞上地球。火星獵人說。

  超人決定直接摧毀它,這幾天事情夠多了,他不允許再有任何人類死亡。

  「等等,裡頭有生物反應。」

  聽到Javelin號發出通訊,從那傳出蝙蝠俠的聲音,超人不知道該要高興還是不高興,對方並沒有因此把自己鎖在蝙蝠洞裡,但他應該要好好休息……

  「我能感應到驚慌失措的情緒波動……看來是飛行器故障,能檢測出故障問題嗎?」火星獵人說。

  「能。」蝙蝠俠簡短的回答,不過幾秒,「超人,摧毀掉他們的推進器。」

  蝙蝠俠的指令讓他回過神來,「推進器?」

  「隕石後端。」

  超人立刻開啟X視線找出那個偽裝成隕石的飛行器故障的推進器,他小心的拆下,然後接住那顆隕石,讓火星獵人用感應告知那群外星旅者已經沒事了,看來對方的旅遊景點並非來地球參觀,只是推進器壞掉了才會差點撞上。

  火星獵人的感應連接了另外兩名超級英雄,他覺得他們倆也需要聽聽這些小外星人的道謝,但誠摯的謝意結束後,那滿隕石的小東西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著他們到底該如何回到自己的星球,其資訊量之大頓時間三個人一時都接收不過來。

  火星獵人只好先停一停他們和那些外星人的感應,超人則是有了打算。

  「我們能修好他們的外星船嗎?」他問。

  「可以。」蝙蝠俠很快的回答,可以聽見他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他正在分析飛行船的結構和推進器的構造,「我需要壞掉的推進器,超人。」

  「好。」

  超人飛回Javelin號,火星獵人望了一眼他們那兒的方向,決定單方面斷開感應,轉而連接上另一邊去安撫那些外星旅客。感覺到火星獵人的意圖,超人暗自搖搖頭微笑,他走過去把推進器零件放到蝙蝠俠手邊,看著他專注在看螢幕上的設計藍圖。

  蝙蝠俠修復著那不過巴掌大小的推進器,因為體積過小,並沒有那麼容易,Javelin號上的工具並沒有相當齊全,好幾次他都必須請超人幫點兒忙──例如湊過去用超級視力看清楚哪裡有裂痕或異物。

  他很平靜的在這事兒上,但超人就不是那樣了,即使是他在幫忙的時候,蝙蝠俠也不會馬虎,兩個人會因此湊的很近,蝙蝠俠平和的指示著,可那聲音就像吹拂過來的微風讓他的心情在激動不過,一個不小心差點把裂縫搞成大洞也是可能──他好幾次不得不停下來,在對方納悶的目光中又繼續手中的修補工作,這樣一來一往中花的時間比預想的多,但火星獵人那邊並沒有詢問進度或提出加快速度的要求,大抵是外星人們並不計較那點時間。

  終於完工了,超人一時間忘記兩個人的距離有多麼近,他高興地抬起頭,臉頰卻擦上了某樣柔軟的事物,他不經怔住,定格在原地而腦袋也只剩下關於那觸感究竟是對方的什麼部位的──嘴唇。

  蝙蝠俠沒有動作,沒有咆哮或者憤怒地推開他,他只是相當緩慢地,抿起嘴唇,超人能感覺到那貼著他肌膚的動作,還有那一點Beta清淡宜人的氣味,他不曉得自己的Alpha資訊素現在是否暴露出了他有多渴望這個人,不是這個時候,也許永遠都不合適再提那一切,超人緊張的退開,他的超級大腦瘋狂運轉著兩個做法:假裝沒事或者表現尷尬然後都再也不提這個意外。

  蝙蝠俠維持同個表情,如果只看的見下巴和抿著嘴唇能算是一個表情的話,但蝙蝠俠確實是在沉思沒錯,超人對這還是有點概念的。

  他不知道該不該出聲道歉中斷對方的思考,可對方已經先一步得出了答案。蝙蝠俠手指撫過那顆他們共同修復好的隕石推進器,Javelin號面向地球,他們抬起頭便能看見那顆藍色星球漂亮的全貌。

  超人愛著這個星球,因為他孕育著萬物,包容著生命,即便他並不是從地球誕生的,但他也在這個世界上找到了一席之地,而地球也給了他珍惜的事物,一個目標,一個生活,一個所愛的人。

  如果他只是單純的人類,只是記者克拉克‧肯特的話,布魯斯會接受他嗎?他甚至都不確定布魯斯會不會介意他是個外星人,至少在他告白以前,他們還算是朋友,甚至共同擁有世界最佳搭檔的稱號,儘管蝙蝠俠並不喜愛。更有可能的原因難道不是他是一個Alpha?他苦笑了一下,卻嘗到了苦以外的味道。

  超人說不出來蝙蝠俠的資訊素是什麼氣味組合,事實上,他現在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蝙蝠俠從那個由他主動的吻抽身之後,一點情緒起伏也沒有,超人心慌地趕緊握住他的手臂。

  「B?」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讓時間照著這個發展前進,他不想毀掉這一刻又重新回到原點,但是他根本不清楚蝙蝠俠在想什麼,又為什麼吻他。

  「我知道原因了。」蝙蝠俠靜靜地說,「我不是一個Omega。」

  「克拉克‧肯特在星球日報是著名的喜歡Beta。」雖然人們通常指的是露易絲‧蓮恩,但超人小心翼翼地靠近布魯斯一點的時候答道。

  「即便韋恩企業開發出來的技術能使Beta擁有孩子,我也不會這麼做。」

  那是他給戴米安的承諾,而這對超人來說並不公平──他應該擁有家庭,擁有好幾個自己的孩子,儘管蝙蝠俠會對世界上多出幾個小超人感到不安,但他大概會成為一個有點嚴厲但是會在節慶送很多玩具給他們的教父。

  「我從沒想過我會有孩子。」超人承認道,他是個外星人,他其實從沒想過和一個人真正能有發展會是什麼樣子。

  他愛過露易絲,但他更想她是一株帶刺的玫瑰,而超人的手也只會把她硬生生折斷,玫瑰會繼續綻放的漂亮等著值得她的人不畏刺痛把她捧回家,但那不會是克拉克‧肯特或者超人。

  他以為自己會就這樣一直是一個人,但是他不是,那個人不顧安危解除了達克賽德對他的控制,出資建造了瞭望塔使他們這些意見相左的超級英雄能團結在一起──

  他讓我能有個家,噢對不起超人,我不是有意要偷窺你的腦袋的,只是你的情緒波動傳了過來。火星獵人忍不住在超人的腦海插話道。

  沒關係,我知道他有多好。超人溫和的微笑起來。

  「布魯斯‧韋恩很可能永遠無法公開他的另一半是個Alpha。」

  「克拉克‧肯特是個記者,他總會想辦法混進布魯斯在的所有派對的。」

  「我沒有什麼能給你的。」蝙蝠俠看著柔和起來的超人皺了眉後,宛如放棄般地說道。

  他還真是固執。火星獵人又忍不住。

  是的。超人幾乎都要輕笑出聲了。

  他忍住了,然後搖搖頭,「我想要的只是你,B。」

  「我能擁有嗎?」超人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問出口。

 

 

  「能。」

 

 

  火星獵人無比慶幸他現在能在這裡,見證了這一刻,他很想聯繫其他的夥伴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但他切斷了感應,好讓那兩個人能享受這一刻。他們都等的太久了,那些就在咫尺卻無法更靠近的距離,做為一名旁觀者清的心靈感應者,他很高興自己有榮幸能成為第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但是,這些小外星客似乎又陷入了一種絕望的低潮,他們的情緒是相當善變的,而且傳染性極高,怕是他們等久了覺得推進器肯定修不好了,紛紛認為自己回不了故鄉,沮喪的不能自我。

  火星獵人只好中斷他們值得紀念的一刻,「呼叫超人和蝙蝠俠,推進器修復完畢了嗎?」

  「完畢了。」蝙蝠俠一點都沒動搖的聲音傳過來。

  他能感覺到超人心裡的小小騷動,大概是在暗自輕笑蝙蝠俠就算在這之後仍然不能改變他絲毫工作狂的本性。

  「讓超人送過去了。」蝙蝠俠說。

  「好的。」火星獵人回應,他停頓了一下,決定補充道:「恭喜你們。」

  「謝謝。」

  「……嗯。」

  超人咧著嘴微笑心情愉悅的照著蝙蝠俠在通訊器裡的指示重新替他們安上推進器,他周身散發著一股祥和好聞的氣味,火星獵人儘管沒有地球人的ABO性別之分,但他清楚那是超人身上的資訊素,那氣味甚至能讓那些外星旅客安穩下來。

  「如果你們有打算在聯盟舉辦婚禮,希望我有那個榮幸能成為你們的牧師。」火星獵人誠摯地說道,然後思考了一下,他應該沒記錯那個宣布新郎新娘你們可以接吻的人是牧師(或者神父)。

  超人立刻燒紅了臉,「當然好。」

  即便沒有心靈感應連接的外星人們也感受到了那股幸福洋溢的感覺,他們相當適時地爆發出一陣歡呼,超人樂得差點裝反了推進器,直到被蝙蝠俠嚴肅地糾正,但那絲毫不減他現在的好心情。




TBC


二月到了!本子看來是窗了場次無誤......原本計畫CWT要出本的,對不起灣家的朋友們了>< 也跟支持我的各位說聲抱歉,讓大家等這麼久!

但這次場次剛好撞情人節,所以......會有超蝙情人節無料CWT42場次ONLY!(我會努力生的) 場次後也會在網路上公開無料內容,所以沒辦法來拿無料的也不用擔心!(不過在朋友攤上寄賣還放那麼多東西我還真不好意思www

說說一些代理上的問題好了,目前找的代購(無限制)飽和了,所以沒辦法收新的寄賣,最晚大概要到三月吧,不過那時候開學我實在是忙得緊,很難說還有沒有辦法處理這些......應該會先恢復在LOFT上的更新,出本的計畫延後也很可能會造成許多新的想法,例如出一本都沒發表過的故事?歡迎留下各位的看法!

至於價格方面因為還要看總頁數(習慣的印刷店是以頁數計價)和海運費用+寄賣費用做計算,所以暫時無法給各位一個確切的金額,真是對不起......另外還得外加幣值換算的問題wwwww

封面繪師還沒定下來(畢竟平時幫忙的朋友不是DC坑也很忙),排版和校正也只有我一個人wwwww

好了,上述大概就是我全部的問題了,全部都搞定之後呢......本子應該就能順利誕生了......吧?

如往常一樣,謝謝各位的支持與體諒!還在這裡看完了我的廢話......

看到大家的回覆我很高興,如果我有漏掉誰的回應都是我視力不好的關係,請各位不要介意><

评论(9)
热度(62)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