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7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7

 

 

 

  當他在監獄裡扯著小丑的囚服衣領把對方掄到牆上,那意味著蝙蝠俠的耐性耗罄,小丑一點也無懼怕之色,只是咯咯地癲狂的笑著。他總是不會那麼快就給他想要的答案,可惜蝙蝠俠今晚沒有那個心情陪著他玩,只是粗暴的審問對方。

  「為何那麼生氣?是因為布魯斯韋恩嗎?」小丑一邊痛的蜷縮一邊不怕死仍舊笑嘻嘻地追問:「我知道了,是因為超人對吧,可惡的Alpha搶了Omega的關注,總是如此。」

  然後小丑又擺出了嫌惡的表情,語調幾乎顯示出了他對此有多麼無聊透頂,「噢,你不是那種人的,和那些超級英雄混讓你變的無聊了蝙蝠,我們是Beta,不該那麼情緒化的。」

  一個神經病和自己談論情緒化這件事情簡直就是挑戰理智,蝙蝠俠只是緊了緊力道把對方往牆裡壓,低吼著要對方給出答案。

  「快說!我沒時間跟你耗!小丑!」

  「那些Omega早就活不下去啦,不過如果你想要那些屍體,我也是能告訴你在哪裡……」小丑給出了地址,那些被送到稻草人手中作為恐懼毒氣的原料的Omega,他們受到了折磨,在稻草人被關起來之後,他們等於被置棄了,根本不可能活著。

  蝙蝠俠手一鬆,小丑立刻落到地面上,他疼的哀嚎了幾聲,然後趴在地板上開始嗤笑起那些Omega的命運多麼不值得人同情。一離開Alpha他們就什麼也不是了,我說的不對嗎,蝙蝠?

  布魯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為何這麼痛恨Omega?」

  小丑似乎很驚訝他這個結論,眉毛挑的極高,「噢,我可不是對那些軟弱無力的生育機器感到厭惡,他們是挺噁心的,但絕對沒有那些自以為能操縱這世界的Alpha來的討厭。」

  說到這個點上來,小丑幾乎都要跳起來高談闊論,但他被鐵鍊和手銬侷限住,只好忍著疼痛盡可能貼向蝙蝠俠訴說:「Alpha!那些天生擁有領導力和體質就想奴役我們的傢伙們才應該消失,Beta明明比Alpha有用太多了,別忘了,我們人數可是最多的。」

  「那也沒有用,只有Alpha和Omega能有生育能力。」Beta的生育能力幾乎微乎其微可以不計,但是蝙蝠俠沒說韋恩企業和盧瑟企業的研究可以顛覆這個現象,即使如此,他也不曾覺得Alpha是不該存在的,「既然你的目標是Alpha,那這和你想殺布魯斯韋恩有什麼關係?」

  一個宣揚Omega能夠脫離Alpha生活的主權代表人物為何會成為小丑的眼中釘?蝙蝠俠瞪著爆笑起來的小丑等著他給的荒唐回答。

  「他背叛了我們!」

  他不知道是小丑把蝙蝠俠和他劃分在一塊比較怪異,還是布魯斯哪時和他們形成同盟比較詭異,但鑒於是小丑說出來的話是不會存有邏輯的,他只好等對方誇張地表達完他的憤慨。

  「那個滿口主權謊言的布魯斯寶貝就是個騙子!他勾搭上了萊克斯和超人──兩個Alpha!滿天的新聞全都是我們的布魯斯,Alpha和Omega。」他後面的語調放得很慢很輕,就像在說一種無法被饒恕的罪孽。

  要是現在是布魯斯,他就爆粗口了,但蝙蝠俠只是冷淡地看著小丑。

  「殺掉甜美的Omega,Alpha再也沒存在的必要了,他們也不會再出現了。」至於這世界將不會再有新生,小丑的表情看來他是一點都不在乎。

  對於Beta來說,AO人種之於他們的罪過就是那些關係的締結,結合並誕下生命的扭結是他們不可能體會的,更別提他們在分化之後就會因此被打上的標籤,法律保障著Alpha和Omega的生活,Beta只能是普通人,儘管再有能力爬上好一點的位子,也得冒著要是一點差錯就有可能失掉全部的風險膽戰心驚地生活。

  就像布魯斯韋恩得屈於那些激素針劑,把自己包裹在Omega的氣味下才能存活,當他是個Beta的時候是無法繼承韋恩企業的。

  他是十六歲時才讓阿爾弗雷德檢查出自己的分化又一次轉變的,因為他察覺到他一直都沒經歷本該到來的發情期,而他當下無比慶幸自己不必應對那種狀況,一直到現在也是這麼認為。要知道蝙蝠俠是絕對不可能作為一個Omega存活的,那樣他的弱點太清晰可見,他不只會需要一個伴侶好防止突發狀況,同時那個伴侶也可能會成為他的一個弱點,所以他最終是一個Beta是他不曾計畫過卻遇上的再完美不過的事了。

  造就小丑的確實是這個世界的偏見所致。即使是在AO家庭誕生的子嗣,仍有極大機率會分化成Beta,不是Alpha或者Omega,對某些AO家庭來說很可能是無法接受的事實,而小丑就是一個例子。

  可沒有人該為此而受罪,而死亡。

  沒有哪個性別會有什麼真正的罪過,只是韋恩科技來不及更早一步阻止這種價值觀導致的混亂而已。蝙蝠俠放任小丑繼續控訴著Alpha的強權,留下小丑一個人想毀滅掉所有Alpha瘋狂的念頭,不給對方想往他腦袋裡塞些關於仇視Alpha一事的機會。

 

 

  即便是在犯罪率高居不下的高譚市,高登深信著總有一天高譚市會只剩下那些懂得什麼叫正常作息的罪犯,而他不用從床上跳起來吵醒一屋子的人,開著快車直奔犯罪現場,然後發現自己下半身還是睡褲一副蠢透了的模樣,而他唯一慶幸的就是蝙蝠俠並不是會浪費時間對此做出評論的人,更別提就是他害的他必須這麼狼狽。

  同時,也感謝他。

  身為Alpha的高登警長必須戴上防毒面具才能靠近這個區域,即使是少數的Beta警員也幾乎都選擇戴著,他們從一間廢棄工廠裡魚貫而出,扣押著小丑的犯罪團夥,還有哈莉奎恩,這說明了Omega失蹤案件連同襲擊事件的一系列案子破了。

  可那讓你憶起何謂痛苦的,折磨人致死的氣味卻如同噩夢死死扼住他的脖子,從被凌虐的Omega屍體被棄屍之後他幾乎很難睡好覺了,他不確定案子破了,把小丑抓回牢裡之後情況會不會改善一點。

  高登走到遠一點的地方,拿掉防毒面具的時候他仍舊聞的到那些瀕臨死亡前掙扎的、絕望的、哭喊大叫的Omega的強烈資訊素,他的手在顫抖幾乎點不好菸,他不知道是恐懼多一點還是憤怒來的更多。當他感覺到旁邊的陰暗的巷子有動靜時,他掏槍的手毫無遲疑把槍口抵在一片結實黑暗當中,然後他意識到那個人是誰。

  蝙蝠俠會有十來種瞬間奪槍的手段,但這個意識並不會讓差點失手案下板機誤傷一個超級英雄的高登覺得好受點,他哆嗦著收回了槍並且道歉,但蝙蝠俠不以為意。

  高登想,哪怕他找出了二十多名失蹤並且死亡的Omega,他似乎也不見影響,可即使是Beta也不該這麼無動於衷的,他底下的Beta員警一個個也都表現的恨不得能找到機會進監獄去弄死小丑……他隨即又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他認識蝙蝠俠也算久了,他這是在試圖在對方身上尋找什麼受資訊素影響的不理智舉動嗎?

  「設備和剩下的毒氣我會銷毀。」蝙蝠俠直奔重點。

  「你怎麼銷毀?」

  回應高登問題的是以被淨空的工廠二樓的大爆炸,高登幾乎目瞪口呆地看著遠處的爆炸火光,他的同事們也幾乎傻在原地。他張大嘴一個字的說不出來地看著蝙蝠俠,然後發覺自己錯的可笑。

  那麼大的陣仗正好說明了蝙蝠俠絕非不受影響,但他同時也感到擔憂,一個情緒化的蝙蝠俠會是怎麼樣子恐怖的存在,他希望這輩子都不要有機會能夠見到。

  高登吞了吞口水,他原本還需要那些東西作為證據,但現在不必了,他也沒膽子跟對方提。那些該死的設備,任何關於凌遲Omega只為了做出精神毒氣的狗屁東西都該徹底被抹滅,這樣是對的。

  「天!我真感謝這一切都結束了……」高登崩潰地叫道,他停頓了一下,猶豫地問:「是真的結束了對吧?」

  「是的。」

  蝙蝠俠給出肯定的答案。

  高登幾乎沒有想要進一步去求證,他把臉埋進手裡發出雜亂的低吼,咒罵著小丑那個瘋子,一個見鬼的Beta因憎恨著不公的命運而做出來的喪心病狂的報復行動。

  「他只是活在錯誤的時間。」

  警長表情錯愕,因為在天空翻白肚的當下就該消失的超級英雄說出來的話,他不認為他在袒護小丑,蝙蝠俠只是說出了一個悲劇的開始。

  分化的詛咒,即便是英雄也無法阻止……是不可能的,對吧?

  高登低頭笑了下,自嘲自己認為蝙蝠俠無所不能。

  「抱歉,我想我應該對你們道個歉,不是針對Beta,只是小丑……」高登亂無章法地道著歉,不過當他抬起頭,巷子裡已經空無一人了,而高登還能說什麼,他聳聳肩,證明即便蝙蝠俠是個Beta,也是個活生生的人類,而也依舊是蝙蝠俠,這只是個高譚市同樣混亂的一天。

 

 

  對克拉克肯特來說這也是同樣混亂的一天,尤其是他的心根本不在工作上,就連衝著他吼到嗓子都疼了的佩里也都察覺到他的異常,暫時放過他一馬但還是惡狠狠地要他交出該寫的報導來。

  襲擊、盧瑟和韋恩的會面、爆炸、襲擊。

  幸好沒有人目擊到超人在高譚日報頂樓救下了布魯斯韋恩的畫面,老實說他甚至不覺得布魯斯需要人拯救,他充其量只能算是「幫上忙」了。

  可這些新聞裡有哪一項比起蝙蝠俠就是布魯斯韋恩來的震撼?答案是沒有,但他不能也不會把這些寫上去,克拉克盯著那些雪花般多的布魯斯的照片只是恨不得一頭撞進桌子裡。他為何要那麼衝動?

  最好笑的是,他現在會坐在這裡忍受著周邊的人無一刻不提他告白了但是冷漠回應他的對象,而不是躲進孤獨堡壘裡全是因為正好又是同一個人提醒他上班的時間到了。

  露易絲走過來看了他一眼,隨手放下了一杯咖啡,然後她想了想,乾脆地把自己的那一杯也給他,克拉克看起來很需要,他甚至都沒注意到她。

  「噢,天哪!」

  但她發出了小小的驚呼還是引起了克拉克的注意,他茫然的看著驚訝但是蓄勢待發的露易絲,那是他的同事敏銳的發現新聞時會有的神情,她隨時都有可能抓著麥克風衝上去,可是現在他們是在星球日報裡,是能有什麼大新聞?

  他順著露易絲的目光看過去,門口引起了不小的騷動,當他從那兒聚集的人群裡看見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時,他匆促地站了起來,甚至撞上了桌,沒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但是韋恩家的兩個孩子因此看了過來。

  被逮個正著。雖然他沒做什麼心虛的事情,但他有這種感覺,韋恩家的長子和最小的孩子沒有太多理由來星球日報,除了,找上那個昨天早上和他父親告白的傢伙。

  克拉克該慶幸的是佩里發覺了他的員工都不在崗位上走了出來,然後同他一樣驚訝地發現這裡多了兩個大人物,儘管納悶不已但佩里還是努力地迎接這兩位不知什麼風將他們吹來的貴客。克拉克想趁機逃跑,不,是去跑新聞,但是迪克和佩里談話的當下,達米安可一點都沒馬虎,自始至終都鎖定著超人的方向。

  「達米安韋恩是在瞪著你嗎?」露易絲也發覺了。

  「呃……我想他只是在看別的東西……?」

  達米安很顯然讀了他的唇語,於是那個孩子瞇起了眼睛更是不快,但他被迪克不著痕跡地使勁抓著,這也是之所以他到現在都還沒衝過來的原因。感謝迪克,超人在心裡暗自道謝。

  但該來的還是躲不過。那邊的談話暫時告了一段落,佩里轉過頭來要肯特過去好好招待這兩個韋恩家族的成員──迪克朝他調皮地眨了眨眼。

  「久仰大名了,肯特先生!」迪克發自真心地說。

  「哼!」這是達米安,無庸置疑。

  他們握了手,客氣的寒暄,簡直像標準流程,排除掉達米安刺人的目光,和迪克興災樂禍的微笑。克拉克頂著被同事們密切關注的目光,還有露易絲火熱的(對八卦),他決定帶這兩個麻煩遠離他的工作場所。

  他找了家餐館,死亡般的寧靜在服務生將餐點端上來之前延續著,迪克是愉悅的,而達米安黑著一張臉,克拉克是緊張的,至於布魯斯根本不曉得他的兩個兒子跑到了大都會來,迪克甚至是翹班來的!

  「他會知道的,遲早。」迪克快樂地宣佈道,當然他馬上就苦笑了起來,那意味著一些不好的事情可能會發生,然後他表示:「我們會說是來查看韋恩企業收購名單上的第一項產業是否有那個價值。」用這個做為對外的藉口,不過是絕對瞞不了布魯斯的就是了。

  「什麼?等等!你們要收購星球日報?」

  「正確來說是布魯斯想收購,但沒錯,韋恩企業有這個打算。」

  「閉嘴,迪克!」

  達米安似乎煩透了這些對話,他不友善地拿著叉子銳利的尖端指向克拉克的咽喉。

  「現在,給我老實交代,外星人!你想要從我們的父親那裡得到什麼?」

  尖銳的質疑應該讓他感到瑟縮,對他的舉動讓這些孩子認為他是居心不良,更甚,他怕蝙蝠俠也這麼想,但是他挺直腰板,就像超人那樣堅韌不拔,他對蝙蝠俠的感情不容置疑,即便眼前是布魯斯的兩個孩子他也不會退縮。

  「不。」他堅定的說:「我不想從布魯斯那邊得到什麼,相反的,我想給他他應得的。」

  那些身而為人的平靜生活,也許克拉克可以擁有一些零散的體驗碎片,但無論是黑夜當中的蝙蝠俠,還是夜夜笙歌的布魯斯韋恩,都注定是場妄想。他想給他的就是那樣的東西,也許很困難,也許很短暫,或者又不如預期的那樣,他們都是超級英雄,事情總會有些不同,但是他想給他。

  一起窩在他那棟小公寓裡的沙發上看電影,帶布魯斯回農場享用母親的蘋果派,蝙蝠俠絕對不會帶私情進公事裡,但是在瞭望塔遞給他一杯咖啡時的意義會因此截然不同。那確實是他克拉克單方面所希望的事,可之於布魯斯來說這也絕對不壞。

  他努力迎向對面一個尚未成年卻努力捍衛自己家庭的Alpha的目光,他不打算放出任何Alpha的資訊素來折服達米安,而作為Beta的迪克只是笑笑,抽走達米安早就不那麼堅定挾持超人的叉子。達米安還在質疑超人的動機,但迪克最為一個閱人比弟弟還多一點經驗的兄長,自然是知道超人絕無虛言。

  「你知道你將會失去什麼嗎?」迪克溫和地問道。

  做為一個Alpha,還可能是地球上擁有最優良基因的Alpha,他幾乎不怕自己找不到能夠擁有生兒育女能力的伴侶,他能有個完整的家庭,那是Beta給予不了的。克拉克知道迪克想說的是什麼,可正如他所說,他從不需要布魯斯給予他這些。

  再說好了,布魯斯身邊可是早有了四隻羅賓,超人也絕不會讓他們被任何事物取代。

  迪克叉了一顆小番茄放入口中咀嚼一邊點頭表示他明白了,達米安環著手臂還是氣呼呼但少了點敵意的模樣,而克拉克這才想到最根本的問題:「可是,布魯斯並沒有答應我,所以我們談這些都是場空。」

  韋恩家的兩個孩子面面相覷,轉過來時一個覺得好笑,一個覺得他無藥可救。

  「但是你也沒被拒絕。」迪克肯定。

  「是的。」克拉克困惑地點頭。

  「那就是了!那可是B,要是他真的不想要什麼他會說的。」迪克歡快地宣布道。

  那可是蝙蝠俠,他可不會在意那種在正義聯盟共事時會尷尬的情形,如果他真的不需要這段關係……

  「我能……噢,我得回去上班,但是我今天晚上能到高譚一趟嗎?」克拉克迫切地問道。

  「不──唔!唔唔唔唔!」

  「我想我沒有權力能阻止你。」兩手忙著摀住達米安嘴巴的迪克說,然後他眨眨眼睛表示,低吼著要超人滾出高譚一向是他害蝙蝠俠養出來的不禮貌的壞習慣。

  克拉克並沒有為之道歉,他只是給了一個感謝意味的笑容。

  他付了帳,韋恩家的兩個孩子表達他們還不急著回高譚,他們讓克拉克先回去完成人類該盡的職責。迪克拿起菜單又點了幾盤,達米安瞪了他一眼。

  「父親今天明明說了別打擾他!」達米安不滿地說。

  「相信我,布魯斯會需要的。」迪克說,「只是不知道超人有沒有辦法把握機會了。」

  你根本是把他推入火坑。達米安諷刺地評論道。

 

 

  克拉克是回星球日報的時候才知道那個新聞的。被稻草人綁架的Omega在今天清晨終於被找到了,不幸的事,無人倖存,而製作精神毒氣的工廠則發生了氣爆,相關的技術和資料也因此全數被銷毀,但無人感到惋惜。

  他艱難地待在座位上忍耐著馬上飛去高譚的衝動。

  敲擊鍵盤的速度稍微犯規了一點,等他焦躁的注意到的時候,他慶幸無人發現這點,但鍵盤上的字已經被超級速度給折磨掉了,儘管他不需要依靠那些標註也能完美地打出毫無錯誤的文章來,但他還是得換一個新的。

  他試著用通訊器聯絡對方,起先他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小心地說道:超人呼叫蝙蝠俠。

  原本以為布魯斯是不會接通的,但過了很久,那兒終於有了回應。

  「什麼事?」

  「B!」

  超人驚喜地大叫,然後才慌張地接話:「我……我會去高譚一趟……」

  「……不。滾出高譚,超人,我這兒沒需要你的,我不需要你的幫忙。」

  「我想和你談談。」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被掛斷的通訊幾乎都要疼了他的耳朵,他知道自己也許該給蝙蝠俠一點時間靜一靜,但是他知道那個人的內心會因為這個事件有多麼自責,宛如自虐式的心理運作,情況也一定比他想像的嚴重,如果不是這樣,迪克也不會來。

  他到下班時間時交了幾篇欠的新聞,佩里看起來還是沒有很滿意,畢竟他錯過了發表新聞的最好的時機,但韋恩企業那裡來了通知表揚了他的員工一番,很快,克拉克為韋恩企業及盧瑟企業寫的報導就會被公開了,那兩家公司神神秘秘搞的研究總算要被公諸於世了,而不在只有一些沒營養的花邊新聞。

  「話說韋恩家的那兩個來幹嘛的?」

  「說是要收購我們。下班時間到了,我有急事得先走了!明天見!」

  「好……等等!肯特!你剛剛說了什麼鬼?收購?!」

  佩里看著他的員工迅雷不及掩耳的收拾完畢下班,心裡暗想著要不是他最近真的特別奇怪,他鐵定要狠狠扣他工資一筆,然後露易絲蓮恩探頭近來:我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收購?我們還好嗎?

  佩里擺擺手讓露易絲與其問這些不如多去挑幾個拼寫錯誤,「問肯特去!誰知道呢!」


TBC

期末考終於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來奮戰本子了!在這裡要跟大家說聲抱歉,因為考慮到要將此篇故事印製本子的緣故,故#07之後都暫時不發表,同時也是基於我想等整篇故事寫完並且校正過後給大家更好的閱讀享受,而我也能更專注在把這篇故事寫完上。

上一回問各位通販的事情,淘寶看起來目前是沒辦法了,因此我也沒辦法確認各位的需求量,實在是頗猶豫的...如果各位想要《Allergy》的本子,請務必讓我知道,在下方打個+1也可以!如果數量有到可印製的量,那我會再找代理(目前預計打算詢問伯樂巷願不願意提供服務)。

如果有更好的解決方案也歡迎提供(希望還有操作方式),通販的經驗是0,更別提對我而言還是海外XDDDDD

當然也有可能本子會窗......

話說百粉了,非常感謝大家!我還在思考我要寫什麼來回饋社會(?)

评论(20)
热度(70)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