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6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6

 

 

 

  布魯斯韋恩被綁在一把商城在聖誕節時會搬出來給假聖誕老人坐的大紅色絨椅上,他耐心等著小丑在椅子背後鼓搗著把海綿挖出來之後埋進大量炸藥,很顯然小丑想要送高譚一個大禮,所以他們是在高譚日報的報社大樓上,而非大都會的星球日報。

  小丑會選在上班時間把他推下去,讓那些報社記者向飢餓的豺狼一樣包圍他,接著,轟的一聲,炸的片甲不留,好警告其他Omega──休想在搞什麼主權運動。可他不認為小丑單純只是針對這點才找布魯斯的麻煩,他也不是第一年創基金會支持Omega主權了,小丑要反對早就行動了,所以有別的原因。

  「你看起來不怎麼害怕啊,布魯斯寶貝。」小丑故意湊過來嗅了嗅他,失望的嚷嚷。

  他確實不怎麼害怕,況且Beta的資訊素氣味就算因為情緒激動而改變也很難被嗅到,他身上的Omega味道自然也不可能有起伏,而他不擔心被識破的原因是,小丑早自行切除了嗅覺好抵抗ABO的本能。小丑是個Beta,這也是他對蝙蝠俠情有獨鍾的原因,他總是說:就我們來玩!蝙蝠!沒有那些擾人的Alpha或Omega們!

  可小丑沒有特定偏好殘殺某類型人種的傾向,他殺人就只是為了好玩。

  「你認為那隻大蝙蝠會來救你嗎,嗯?」小丑故意在離他很近的地方問。

  「如果你抓我只是想找他來,不妨去開警局樓上的燈試試?」布魯斯挑挑眉不以為然地說。

  小丑一邊尖叫著一邊抽了他一個巴掌,然後又咯咯笑了起來,「原本我還想跟你慢慢玩呢,但是不,抱歉了,親愛的布魯斯寶貝,你最近行為實在是太越軌了。一下是萊克斯那個大光頭,一下是超人,你不對不起我嗎?」

  布魯斯可都不知道自己和其他人傳緋聞的時候,甚至還正在和小丑交往呢。

  老實說,這就像是抵達了某種臨界點,他快受不了這些破事了。

  「你綁架我就為了這種原因?我和某個Alpha在一起讓你受不了?」他尖聲問道,然後諷刺地說:「我還以為你是在吃那隻異裝癖蝙蝠的醋呢!你從來都沒和我說你有這麼迷戀我,小丑,你不知道我可是出名的偏好Beta嗎?放心,你的機會可比大都會那兩位多的很呢。」

  他試圖激怒他,好讓小丑在天黑前就先忍不住手癢把韋恩家的紈褲子弟推下去,而蝙蝠俠保證他能在那下落的幾秒內就掙脫好出現在樓頂逮捕小丑。

  但是小丑只是失望地搖搖頭,不怒反笑,「不管怎麼說,你都死定啦,布魯斯寶貝,你現在可以想想究竟有誰會為你傷心落淚了,噢,你說說那隻大蝙蝠會不會哭呢。」

  「他可是個Beta,我可不覺得自己影響得了他。」他說道。

  小丑似乎很滿意他的話,樂呵呵的,「那就是他最棒的地方。我們不會被你們這些噁心,一無是處的東西迷惑操控,更不會臣服於Alpha,像你們一樣只會在他們身下張大雙腿乞求懷孕。」

  若他沒成為一個Beta,他很可能也會和小丑一樣切除嗅覺好抵抗資訊素造成的本能行為,但是他確信自己絕不會瘋到直接殺掉Alpha或Omega好一勞永逸解決可能被激素影響而誘使發情的可能。

  所以這就是小丑找上布魯斯韋恩的原因?不,他還少一塊拼圖才能構築事件起因的全貌。

  「看來那隻大蝙蝠不打算救你啦!」小丑歡樂地宣布,他幾乎都要手舞足蹈了,「看來他也受不了你們這些黏糊糊的Omega了!」

  布魯斯看著天色逐漸發亮,小丑故意緩慢地把椅子向後傾倒,他驚恐地瞪大眼睛。

  「我們該說掰掰啦,布魯斯寶貝!」小丑另一手朝他揮了揮,「真是可惜,你都沒向我求饒呢,我就知道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一點兒!」

  他近乎仰倒著看見了高譚的天空,即便是白天,高譚仍舊籠罩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灰色色調,超人出現在這畫面裡實在太不對了,他的自由落體旅行還不到一半就被對方打斷,熱視線燙掉小丑手中的引爆器同時,布魯斯也正好割斷了繩子。

  這下他端坐在寶座上俯視著小丑氣得跳腳,向被踩了尾巴的動物般忿恨不平。

  「不!不該是你!這不公平!蝙蝠俠呢?」小丑齜牙咧嘴地被超人揪起來。

  「我猜他受夠了再被捲入任何一次緋聞。」這是來自布魯斯的真心話。

  就算要被關回阿卡漢也該至少是蝙蝠俠效勞?超人綑綁小丑時(用綁布魯斯的那條麻繩)刻意繩子拉得死緊直到小丑不甘心地呼痛,超人確定他綁得足夠確實,能讓小丑直到警方來之前都只能躺在屋頂上像條離水的魚亂跳亂扭著。

  太陽漸漸升起,沉睡的城市正在甦醒,人們的鬧鐘響起。超人不是第一次和蝙蝠俠看日出,他們總是有太多事情從一早忙起就到了晚上,然後眨眼間一天又過去,事情才正塵埃落定天空就逐漸明亮了起來,有時候是他們正拯救了地球,而這個世界告訴他們明天尚存,這個世界還存有希望。

  但和布魯斯韋恩一起欣賞高譚的日出絕對是字面上的完全不一樣了,他們隔了一段距離,但還是能稱上並肩看太陽升起那麼一會兒,接著,他轉回身坐到那張絨椅上去。

  他的眼神再說:我不會給你抱回去的,超人。

  而事實上,他甚至連一句「請帶我回韋恩莊園」都沒有。

  他就是不能拒絕蝙蝠俠的命令(某些在工作中會有的危急情況下除外),超人甘願地把絨椅扛起來,他從沒感覺過什麼東西是他會拿起來覺得重的,但他確實後悔自己不曾秤秤蝙蝠俠的斤兩,那樣的話,他就會清楚知道布魯斯韋恩和他的體重幾乎一樣。

  克拉克知道自己應該生氣的,他不只這一次救過布魯斯,雖然沒有蝙蝠俠的問題那麼多,但找上布魯斯的麻煩還是時不時有的,超人多多少少也救過他幾次,這人卻完全沒有一次想過要告訴他真相,況且他一點都不懷疑蝙蝠俠早就知道超人的真實身分就是大都會星球日報的記者。但真相是,即便如此,他扛著布魯斯飛回莊園時聽著對方平穩的心跳,便感到欣慰的無法言語。

  布魯斯現在大抵就像巡視領地的國王般看著自己守護多年的高譚,同時他也監聽著軍用頻道得知高登局長正準備把小丑帶回監獄裡去,而他意識到自己該給超人一個解釋的同時,莊園也近在眼前,他能看見管家已恭候多時,在他降落時不以為然的挑挑眉毛。

  「我希望你是到某個地方加冕成王了,而非搶了聖誕老人的位子,老爺。」管家用他獨特的方式關心。

  「聖誕老人還好,只是他得站著聽孩子們的願望清單了。」布魯斯說道,他轉向那張絨椅背後的炸藥,著手拆解著,完全無視一旁的超人。

  「我猜你今年的聖誕襪裡只會剩下煤炭了。」阿爾弗雷德宣布,這才看向訪客,「你好,超人先生,感謝你將韋恩少爺平安送回,我相信這次你有空到莊園裡來坐坐了,我正好烤了點甜點。」

  超人見幾秒內就拆解炸彈完畢的布魯斯一句反對的話都沒有說,便點頭答應了。

 

 

  但是,很顯然的,布魯斯也不打算開口。

  但他很確定那個因為看見超人坐在桌前而差點摔下樓梯,卻在下一秒用神奇的平衡感穩住,安穩降落到一樓的孩子是蝙蝠俠的第四任羅賓,接著那個孩子流暢地從一個比不滿十歲的孩子還要巨大的古董花瓶裡抽出一把武士刀,朝他殺過來的時候他聞到了Alpha的資訊素──有個Alpha在自己的領地裡的正常反應,超人說服自己面對達米安危險的刀鋒時要這麼想。

  「別忘了餐桌禮儀,達米安。」布魯斯只是淡淡的說道,便說停了怒氣沖沖的孩子。

  達米安用力把刀收回刀鞘,瞪著他的表情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他坐到餐桌能離他最遠的地方,阿爾弗雷德適時的上了早餐,可惜新鮮的柳橙汁似乎也挽救不了達米安對他的敵意。他記得羅賓還算是滿喜歡超人的,當然絕不及對蝙蝠俠的喜愛,不過扯上他的父親似乎又是另一回事了。

  現在想想,他們是不是一直都在把那些八卦性質的報導曝曬在孩子面前給他們看?

  和覬覦他父親的人同一桌當然會是這個反應了。超人尷尬的吃了一口管家端上來的蜂蜜鬆餅,然後滿腦子的心猿意馬全成了無比的讚嘆,如他有超級記憶的腦子頓時間也找不出任何一種詞藻來歌頌阿爾弗雷德的手藝,但從布魯斯瞧他的表情和達米安不屑的哼笑中就可以知道他現在笑得有多滿足就有多傻。

  在他們安靜地把盤子淨空,沒有人再提出希望阿爾弗雷德能在給他們多一點鬆餅時,超人享受著最後一點新鮮的現榨柳橙汁,猝不及防的被達米安的一句問話給有失禮儀的嗆到。

  「你們在一起了嗎?」達米安的眼刀銳利,彷彿不允許任何謊言存在於世。

  阿爾弗雷德警惕的將方才收繳的武士刀從靠近達米安的左側挪到了右側,預防這孩子衝過來搶刀,管家則能隨時防範。克拉克實在不知道該拿這種情況怎麼辦才好,他慌張求助的眼神都快要變成熱視線燒穿布魯斯攤在臉前做為逃避現實用的高譚日報,布魯斯這才清了清喉嚨,放下報紙且冷靜無比的說:「沒有這回事。」

  他和達米安放鬆了下來,可同時超人感覺到強烈的沮喪,他知道這個時候不適合說這些,但也沒有比這個還要更合適的時機了──

  「好了,是時候我們需要談談了,超人。」布魯斯先開口了。

  達米安立刻反應道:「我需要通知迪克或其他人嗎?今晚之後我們又會多一個家庭成員?」

  「不,達米安,不。」布魯斯幾乎都要嘆氣了。

  收養超人絕對不在我的行程之內,永遠不。布魯斯給自己的兒子一個複雜的眼神。

  別裝傻,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父親。達米安回以一個無奈的表情。

  達米安退出餐廳好讓兩個大人可以開始他們的談話。超人開始緊張,他看著布魯斯拿出一支針筒,裡面有某種淡色的液體,幾乎沒有味道,但超人還是聞的出那是某種激素。布魯斯駕輕就熟地把那支激素推入體內,然後,布魯斯開始變得聞起來就像沾有Omega氣味的蝙蝠俠。

  他還以為蝙蝠俠不會告訴他。他見過布魯斯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眼前這個男人既是蝙蝠俠亦是布魯斯的話,布魯斯韋恩能夠裝的多傻多瘋好讓超人再也閉口不談身分的問題,而蝙蝠俠總是擅長讓人安靜,但是他現在毫無遮掩的袒露在他面前,克拉克幾乎激動得無法自我。

  「B……」他喃喃道。

  「如果你在認為布魯斯韋恩和蝙蝠俠是一對情侶的話我會很困擾,真的。」那個人說著,身上沒有高譚寶貝的輕浮,也沒有蝙蝠俠如黑夜般的沉重,那個Beta有著乾淨而吸引他的味道,儘管那隱約的Omega偽裝激素仍舊讓他鼻子發癢,「別誤會,告訴你不是因為這種愚蠢的理由,只是多虧小丑,現下也隱瞞不了超人了。」

  這話讓他有些沮喪,但他很快又打起精神,甚至覺得有些尷尬。至少他不在誤會蝙蝠俠和布魯斯的關係了,他們確實異常的親密,真的,就像克拉克和超人……但又截然不同。

  他從不認為克拉克和超人會是不同的人,那都是他,他只是藉由不同的名字去享受不一樣的生活。他叫克拉克的時候是個人類,報社的記者;他是超人的時候,他用身為外星人的能力助人,儘管他從不為之自傲,但那確實是一種非凡的成就,助人為快樂之本。

  可布魯斯和蝙蝠俠卻是用相憎的方式各自一方,唯一能聯繫起他們的共同點似乎只剩下高譚,他不知道為什麼蝙蝠俠要選擇這種方式,有時候他聽蝙蝠俠批評布魯斯的方式簡直就像是真的發自內心這麼想──無可救藥的紈褲子弟。克拉克想那是不是一種催眠,要是蝙蝠俠是這麼想的,在布魯斯偽裝成那樣子的人時會輕鬆很多,但換成自己,要是為了隱藏身分而他不得不偽裝成完全相反並且在表面上互相痛恨的兩個人,疼痛是像灑上糖水後被螞蟻啃食的緩慢而折磨。

  但蝙蝠俠就像是真的這麼想。

  不,布魯斯是個慷慨的慈善家,他的那些建設拯救的人比蝙蝠俠每個夜晚裡拯救的人要多(除了蝙蝠俠拯救了地球阻止世界末日的情況),他提供了他們一個至少能遮風避雨的去處,而那些假借著盧修斯福克斯的名義做的任何一項投資都使高譚變好了一點。

  「現在,說說你的。」蝙蝠俠提議道。

  大抵是注意到超人的眼神變得哀傷,蝙蝠俠皺了皺眉,追問著:「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嗎?」

  克拉克苦笑地搖搖頭,他不發一語地站了起來,直到繞到布魯斯的背後,布魯斯沒有回頭,但超人感覺得到他的困惑。他所愛的人是如此的矛盾,他總是能敏銳的發覺任何一位聯盟成員的不對勁,但只要和自己沾上邊有關的事物卻遲鈍的讓人發笑。

  「沒事,B,我沒事。」

  布魯斯亟欲回頭的動作說明了他顯然不信,但克拉克溫柔的放上他肩膀的手阻止了對方看向他。他知道對方安靜的坐在那裡,但腦袋可一點都不安份,但他不確定對方有沒有預料到這事的發生。

  「我一直以為你和布魯斯韋恩在交往……」顯然他這是大錯特錯,超人停頓後自嘲地微笑,又接著說:「我猜你早就知道超人和克拉克是同一個人了?那我在你面前一定顯得很可笑,我問了那麼多的問題……」

  布魯斯默認,然後又搖頭否認。

  「你到底想說什麼?」布魯斯終究用上了幾分蝙蝠俠低沉的嗓音問。

  你不會想知道的。他想這麼說,但他等了太久了,可他會後悔的。超人的腦袋反覆告訴他這件事情,但他還是告白了,接著,他清楚感覺到他掌下搭著肩膀的人,迅速變回蝙蝠俠的過程。

  沒有面具、盔甲的蝙蝠俠站了起來,彷彿剛剛被超人表白的人不是他,他只是明確地指出現在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克拉克肯特的上班時間了。他該感謝蝙蝠俠沒多說什麼讓他無地自容的話,但他也不打算收回方才說出口的,只是真摯的道謝願意讓他享用一頓好的早餐,還有分享了他的雙重身分,而不是又一層謊言。

  「對了,這個。」

  蝙蝠俠遞上那支蝙蝠鏢。他用它來掙脫小丑綁他的繩子,在大都會受襲擊時從小記者外套中悄悄偷出來的,至少他知道了克拉克還真的把他當幸運符帶著了。

  超人沒有接下,但蝙蝠俠只是搖搖頭表示:它是你的。

  他只好又一次把那支紀念性質多過實用性質的蝙蝠鏢握在手中,道了別,從莊園起飛。

  而超人不知道的是,當他漸漸飛遠,布魯斯仍舊待在窗前。

 

 

  而蝙蝠俠有所不知的是,當他沉思完離開窗前,小鳥們卻都飛回家了。

  他們在達米安的房裡聚集,韋恩家最小的孩子盤腿坐在床上,雙手環著神色肅殺,而提姆則是不以為然的挑挑眉,看著一臉無趣的傑森正在清理槍枝,迪克則滿心歡喜他的兄弟們齊聚一堂,更讓他高興的是達米安的情報,那足以抵過他錯過了偶像在家裡吃早餐時的沮喪。

  「我才不關心那個老男人的感情狀況!」傑森不屑地宣布道,他把清潔好了的槍收回槍套裡,「你找我來就是為了這種事情?那我要走了。」

  傑森正想站起來,卻被迪克一把拉住褲管給猛地往下扯,面朝地摔出挺大的動靜。

  更吵鬧的事情來了,爬起來的傑森恨不得用雙腿扣住迪克的腦袋使勁的扭,但初代羅賓外加馬戲團選手可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在達米安的房間鬧得不亦樂乎,在提姆發出「阿爾弗雷德和布魯斯都在家這樣沒問題嗎」的提醒之前,他們最小的兄弟先爆發了。

  「都給我閉嘴!」

  一把武士刀直直的釘在牆壁上,在那之前它硬生生分開了扭打的傑森和迪克,而提姆則又挑眉的計算起達米安投擲長刀的技術有多精準才能在那兩個人「友好的」親密接觸下,僅僅讓刀刃擦過那兩個人而不帶傷。

  是的,這是蝙蝠俠的小鳥們倘若動用武力的普通日常。

  現下,他們有更危急的事情要處理──他們父親的感情生活。

  「恕我直言,我認為蝙蝠俠自己能處理好。」提姆捫心自問他可真不想淌這個渾水,尤其還搭上他其他兄弟一起,再說好了,蝙蝠俠絕對不會樂見他的兒子們比他還在乎這事的。

  「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樣超人要和布魯斯的哪種身分公開交往啊?韋恩還是蝙蝠?」

  迪克對此話題的進展神速,已經跳過了最基本的問題──布魯斯怎麼想?

  「和布魯斯韋恩吧。」傑森聳聳肩,無所謂地說:「Alpha和Omega不是恰好嗎?」

  達米安拿著武士刀(這次是從床鋪底下摸出來的),刀尖不客氣的抵在二哥的脖子,「父親是個Beta!」他嚴肅的說道,說的好像真的有人在乎。

  「說真的,我們在這裡幹嘛?」傑森推開達米安的武士刀,不以為然。

  阻止布魯斯和超人交往?蝙蝠俠甚至沒回覆超人的告白呢!不過看情況下來,布魯斯也沒有意願和大都會的超級英雄來上一段羅曼蒂克的關係,況且,那和布魯斯韋恩最近投入很多心血在Omega主權基金會上的目的可有很大衝突。

  雖然傑森也無法想像蝙蝠俠和超人黏在一塊兒親密相處的模樣,可一旦布魯斯和超人勾搭上,最著名的慈善家兼Omega代表就無翻身之地去說服其他人把應有的人權還給Omega了,他們注定就只是必須依附著Alpha而生的弱者,好笑的是,那個人甚至不是一個Omega。

  「得了小鬼,你只是怕爸爸被搶走而已。」傑森得出結論哼笑。

  達米安幾乎張牙舞爪要撲過去撕咬傑森了,「才不是!我認為父親應該得到最好的!」

  「希望你不是在說你的母親。」提姆確認道,然後得到老四的怒視,顯然不是,那他就放心了。

  迪克則摸出了一本八卦雜誌,「既然達米安都這麼說了!鑒於蝙蝠俠那邊認識的人不是瘋子就是罪犯,我們還是專注在爭奪布魯斯最大的兩位競爭者吧!」其實是三位,但是他們都知道蝙蝠俠等於布魯斯的公式,所以四人很自動的排除掉了民眾熱門八卦臆測的第三個選項。

  剩下的萊克斯盧瑟和超人,提姆無語,「……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嗎?」除了萊克斯盧瑟錢很多但道德低下以外,他不認為此人有什麼值得探討的地方,所以重點果然還是擺在超人身上,「既然你覺得蝙蝠俠值得更好的,那你打算怎麼做,找超人談判嗎?」

  ……他該後悔提出這個意見的。

  因為達米安雙眼放光,筆直地把武士刀一揮,下定決心。

  「就這麼辦!」

  噢,真難得這小鬼會聽他的話,但偏偏要是他隨口一說的胡言亂語。

  「話說回來,就沒人在意蝙蝠俠真正是怎麼想的嗎?」提姆嘆息著。

  三個人的目光同時看過來(其實只有兩個,傑森並不真的想參與其中),他們的眼神寫道「沒什麼好問的」,彷彿蝙蝠俠被告白的當下沒把氪石塞到超人嘴裡就代表了一切(但提姆覺得要是蝙蝠俠真的那樣做的話畫風肯定不對),而事實是,迪克只是覺得好玩,達米安只是想藉機修理覬覦他父親的外星人,再重申一次傑森不想參與但也懶得反抗,而誰也沒膽子去問蝙蝠俠內心是如何看待超人的。

  結束這場亂七八糟的會議是阿爾弗雷德禮貌地敲門,並得到房間主人允許之後,善意的提醒道,那把武士刀應該從牆面上離開了,它戳出了牆面露了一截在外頭,而管家不認為這是個讓房間通風一點的好方式,但阿爾弗雷德還是挺高興看到少爺們聚在一塊兒的。

  他決定換掉今晚的菜單換上些更豐盛的,於是終於能走的傑森露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只好留下,被迪克調侃地戳了戳,「少騙人了小翅膀,你分明很懷念阿福!」

  當然!那可是阿爾弗雷德!廢話!傑森想張嘴反駁,但又不想那麼快承認和這個家有關的一切他都想念,只好看起來像生著悶氣的模樣,然後一腳把迪克踹下沙發。

  而遠遠的能聽見達米安就提姆又開始拿AO人種進行名為探討實則爭執的聲音。

  從蝙蝠洞出來準備在大白天就寢的布魯斯看到的就是這樣和樂的蝙蝠家日常。




TBC


新年快樂!

後記真想只打這樣但是廢話還有很多想要說!

很爛的案件文基本到這裡就結束了,剩下萊克斯的部分待解決。

原本想在2015結束之前發的,但轉念一想,跑去寫了一些感性的東西去告別2015,而這對英雄夫夫總算有點進展了,雖然在2016年到底會不會結婚還很難說,總之他們就快要在大銀幕上打一架的,我不太確定我樂不樂見。

聖誕節的時候抽到了單人電影票,總之,我已經準備好去看BvS了!

順帶一提,迪克和傑森都是Beta,照正常ABO世界觀的比例來說,Omega和Alpha都很稀少,Beta佔總人口數最多,所以我認為大哥二哥是Beta也算合情合理,除此之外也是因為羅賓們目前都沒確定的內部CP,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寫XDD

會有康納所以應該有KonTim?

最近剛忙完工讀的事情,系會還是亂七八糟的,期末又將近,寒假也不得閒要去上班,希望能在二月之前寫完這篇故事,而且還計畫著要去日本,但願不要和CWT衝突。

前途多災多難,更新可能沒辦法照預計的而且還很隨機。

總之,各位新年快樂!謝謝各位的支持和回復!都是動力都是糧!

评论(19)
热度(101)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