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5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5




  隔日一早,幾乎整晚未眠的布魯斯一踏入餐廳就用力地皺起眉頭,他最小的兒子和他一樣,達米安用上可怕的力度去撕咬他三明治裡的牛肉表示他的憤怒。

  「那是什麼?」他遠遠地瞪著餐桌上和報紙躺一起的信封。

  可怕的Alpha求偶的氣味從那封信上散發出來,徹底地破壞他的食慾。

  「是給你的,老爺,來自大都會的萊克斯盧瑟。」阿爾弗雷德提示道。

  「他難道是忘了自己的電子信箱了嗎?」

  這可不是好消息,萊克斯盧瑟怎麼可能會想追求布魯斯韋恩,被資訊素迷惑是一回事,少了激素的影響,萊克斯盧瑟不至於如此不清醒。布魯斯嫌惡地捏住那封信的邊角翻看信封上萊克斯的花體字,接著注意到一本頗沒營養的八卦雜誌,來自迪克的惡趣味。

  他隨意翻看了一下,聽到達米安「噁」了一聲。那是一些數據和圖表,關於布魯斯韋恩三個緋聞對象的評比,被票選為最優質的伴侶自然非超人莫屬,布魯斯韋恩最有可能選擇的對象是蝙蝠俠,萊克斯盧瑟的名字似乎都排在最後居多,恐怕這封手寫信件單純是被刺激到了。

  布魯斯幾乎不想看那封信,可他最後還是拆開來了。大抵是來問候恐怖攻擊後受驚嚇的Omega,信上帶有Alpha氣味當然會讓Omega安心一些,可惜他並不是Omega甚至也沒受到半點驚嚇,然後,順道邀布魯斯韋恩吃頓飯,提前慶祝他們合作進展順利。

  信末可疑地留道,他需要和布魯斯談談一些研究上的問題,不管是真是假,都巧妙地讓他無從拒絕。

  「看來只好赴約了。」

  他隨手將信丟進阿爾弗雷德推來的垃圾桶裡,盡責的管家立刻把那封信帶離的越遠越好。達米安瞪著他相當不認同地說:偽裝成Omega真不是個明智的主意,父親。

  追求強大的刺客聯盟當然對軟弱的Omega沒有興趣,他實在不知道當年塔莉亞都是怎麼灌輸達米安觀念的,雖然現在達米安不至於到仇視,但他對Omega一時半刻也很難有上好感(看看他和提姆就知道了)。

  「我需要有Omega的身分才能留住韋恩家的財產。」布魯斯說。

  「你可以偽裝成一個Alpha!」達米安喊道。

  「這樣才能合理說明為何是福克斯替我打理韋恩企業,而非我自己。」

  「……」

  達米安掙扎了一下,這理由實在太好,他很難突破。

  「可是我是一個Alpha,等我成年就有合理的繼承權了,父親你就可以不用偽裝了。」

  「現在不行,達米安,我還需要這個身分的一些優勢。」

  他幾乎都要微笑了,為了他兒子的話。所以他沒說在達米安成年之前,提姆是個Omega也有繼承權,雖然目前達米安身上確實存有很多優勢,他流了一半韋恩家族的血液,又是一個Alpha,可提姆在工作上幾乎無懈可擊,他甚至能讓公司員工都對他服服貼貼的。

  再說好了,達米安恨那些社交場合,就像他的父親一樣痛恨。

  「你會因為自己不再是Omega而感到可惜嗎?」達米安突然好奇地問。

  「絕不。」布魯斯不用思考就能回答,「那意味著我不會擁有你們,所以,不。」

  達米安看上去似乎很滿意這個回答。

  「你得去上課了,達米安。」他提醒道。

  「學校很無聊,揍那些欺負弱小的傢伙也很無趣。」

  「我們討論過這個話題,別惹太多麻煩。」

  就算有麻煩達米安也總能想到法子脫身,儘管那不代表布魯斯不會知道,但比起作為羅賓時常擅自行動去痛揍壞人?布魯斯還是覺得在學校方面只要解決老師對達米安上課打瞌睡的疑慮就好。

  達米安拒絕了阿爾弗雷德送他的提議。主僕倆待韋恩家最小的孩子離開莊園,這才開始新一輪對話。

  「達米安是遇上了什麼事嗎?」

  「我想沒有,老爺,只是這年紀的孩子總是時不時會想確認一下自己的定位的。」

  布魯斯想回答「這年齡是不是還太早了」,但做為在黑夜中穿梭的蝙蝠俠,還帶上好幾個孩子巡邏過,他完全沒資格評論這是否恰當。但是,他不希望那些孩子在還未遇見他並成為羅賓之前,就先成為會後悔卻無法回頭的大人──他想起有一回神奇女俠對他這做法存有的質疑,他是這麼回答的──為了不成為我。

  「我以為我們也討論過這話題了。」布魯斯說,他停頓一下,「也達到過共識了。」

  「那是成為一個殺手還是英雄,這不一樣,老爺。」管家說道,對服侍多年的少爺說有多遲鈍就有多遲鈍這點了然於心,「作為家中的一個Alpha,還是唯一有韋恩家血統的孩子,達米安少爺自然會有不同於格雷森少爺或陶德少爺的顧慮。」

  「我認為我不需要去提醒達米安那些報章雜誌的真實性……」關於布魯斯韋恩對Alpha的低好感度或者對Beta的偏愛,都只是他隨記者們捕風捉影,最後得出來構築他兩個身分間的差別。

  「……或德雷克少爺。」阿爾弗雷德補充道。

  布魯斯立刻就領悟到阿爾福雷德的意思。他們和達米安的差別不只在於ABO性別不同,迪克、傑森和提姆都是他收養的孩子,達米安是他「親生」的孩子,可是他一直到達米安自己出現在他眼前才知道這件事──他是個Beta,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像達米安這樣的一個存在──直到塔莉亞利用了韋恩企業的技術。

  那時,那個計劃還只是個構想,但是塔莉亞成功了,然後,他摧毀了塔莉亞的心血。

  也許是這個原因,達米安認為布魯斯韋恩不會想要一個這樣誕生的韋恩?

  但是達米安在莊園留下,成為了布魯斯生命中美好的事物之一。達米安能和迪克可以相處得很好,卻和乖巧的提姆相看兩厭,甚至還偷過傑森的紅罩頭,他神奇,而且他愛達米安,不因只有他擁有布魯斯韋恩的一半基因,也不因他是非自然誕生出來的孩子而有所變化,他就只是達米安,一個他所知道的總是憤怒無比的孩子。

  「所以,達米安在擔心著什麼。」布魯斯肯定。

  達米安鮮少會介意自己的出生是非自然受孕,他總是更傾向於用他的能力證明他甚至比其他人優秀太多,他會是最好的羅賓,達米安是那麼自信無比。

  「也許是老爺你最近關於選擇伴侶方面上的緋聞太多了。」阿爾弗雷德淡定無比地說道。

  「我是個Beta,還有四個孩子了,他真不該擔心這個。」布魯斯好笑地回答。

  阿爾弗雷德收著餐桌,「那麼你該給達米安少爺一個回答。」

  「我還真不知道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一個問題。」布魯斯替他收起盤子。

  儘管如此,他遲早會弄清楚達米安在想什麼的。

 

 

  超人這一周似乎過的異常庸碌。算了,別騙人了,他躲著蝙蝠俠呢。

  當他屢次佯裝拯救誰來切斷通訊,直到蝙蝠俠最後留言給他,語調緩慢而且帶有關心。

  「如果你需要人談談,你知道怎麼找我。」克拉克都快被自己的良心殺死了。

  他看著掌心裡的蝙蝠鏢,超人小心翼翼地收緊拳頭感受它銳利的鋒芒,他控制力道不至於捏彎那片金屬。超人會和蝙蝠俠談的,在那之前,克拉克肯特必須先見到布魯斯韋恩。

  他把蝙蝠鏢收好進口袋,和其他記者一樣在餐廳門口等著。

  這是拍賣會襲擊事情過後,布魯斯韋恩第一次亮相,為的就是赴萊克斯盧瑟的邀約。又是萊克斯盧瑟,一想到他,克拉克便不認同地皺眉,他想超人也許該先和蝙蝠俠討論這個問題。

  但蝙蝠俠總是不喜歡提到布魯斯韋恩,一種變相地保護他的贊助人,外加情人,他想;布魯斯也總是這麼說,他稱蝙蝠俠也是該關進精神病院的高譚特產瘋子。兩個同鄉人保持著不帶好感的微妙關係,巧妙地讓掩蓋了恰好相反的真相。克拉克微笑地搖搖頭。

  這是他們說好的嗎,還是一種默契?然後,再無他人的時候,他們會不會好笑地看著那些評論他們關係如何交惡且看不順眼對方的人?

  他們是怎麼樣共有著一個秘密,並為之珍惜著的?

  快門聲把克拉克喚回現實裡,備受注目的媒體寵兒從他高級名車上下來,那雙佈滿因極限運動而傷痕纍纍的手靈巧地扣上西裝外套的鈕扣,漫不經心的望向守株待兔的記者們,給予一個禮貌地微笑,在餐廳的保全開路下,他被完美的保護在內不受記者侵擾。

  布魯斯沒有回答任何一個人的問題,他只是快步地走進餐廳,然後兩個保全利用身材優勢將門完全護住,餐廳內的窗簾也全都拉上,外頭沒有任何人可以窺視裡頭的布魯斯韋恩。有人推測這是他還沒從襲擊的創傷中恢復,或者這是萊克斯為了以防又有人想襲擊一個捍衛Omega主權的慈善家所做的安排。

  「韋恩先生不願意接受採訪,除非他想,否則權利在他。」其中一個Alpha保全說。

  布魯斯看起來恢復的挺好。有記者這麼說道。

  噢,別傻了,你什麼時候見過布魯斯韋恩帶過保鑣的?有人發出質疑。

  記者們從閉口不談的布魯斯韋恩中得不到任何消息,只好開始和其他報社互套情報,但聽起來都只是些不切實際的猜疑,滾雪球般離事實越來越遠且誇大,他最新聽見的版本是布魯斯韋恩終於打算妥協於Alpha,萊克斯盧瑟會提供保護,並且高譚和大都會的經濟會因為兩家科技公司的結合而擴增至日前的數百倍,但布魯斯韋恩勢必再無資格代表那些聲稱自己不需依靠Alpha過活的Omega爭取主權。

  在這團混亂中,只有克拉克再清楚不過,布魯斯韋恩根本沒事。

  但那是之前超人拜訪韋恩莊園時知道的,他很難說今天的布魯斯真的沒事。他看起來臉色很差,額頭和頸肩都是細小的冷汗,隨著步伐的跨動他會小心的呼吸,就像隱忍著什麼疼痛。

  他受了傷?又受到了襲擊?所以才有這些保全?

  克拉克謹慎地環視四周,偷偷用超級聽力檢測哪裡有安全隱患,暫時還看不出來是否有人想傷害布魯斯,但他聽見了他們在餐廳裡的對話,愣了一愣。

  「看看我們即將身處的未來,布魯斯,多激勵人心。」

  「我認為感到激勵的應該是那些Beta家庭,或者伴侶是Beta的AO族群,而非你我。」

  「想想那會有你的基因。我知道你收養了幾個孩子,抱歉,但是這不一樣。」

  「我也很抱歉,原則問題。但在捐獻基因供於研究這塊,我想我們不至於找不到樂意的提供者。」

  萊克斯識趣的停止話題,只剩下一些刀叉碰撞的聲音,克拉克可以聽出布魯斯吃的很少,而萊克斯切牛排的力道用力了些。他想要布魯斯韋恩的基因,當然,複製出一個小布魯斯並沒有什麼意思,很顯然萊克斯是想結合他們兩人的基因,要是順理成章的有了孩子,再來談接管「伴侶」的公司還不簡單。

  法律是站在他這邊的。

  被隔絕在餐廳外的克拉克都要感覺到萊克斯刻意放出的Alpha氣場,但布魯斯似乎不為所動,只是簡單的用過主餐,甚至甜點都還沒上,就表達他在大都會還有點事兒。

  「帶上這些保鑣吧,我不希望你來大都會受到任何一點損傷。」萊克斯盧瑟說。

  「我想你忘了你們大都會的特產可是超人,救救受難的高譚人肯定也在他的業務範圍內。」

  布魯斯諷刺地說道。的確對萊克斯來說那個稱號就是對他的嘲諷,但偷聽的克拉克不免也低笑起來。布魯斯韋恩踏出餐廳時,恭候多時的記者們一擁而上,保全努力隔出安全距離,直到一個盡可能壓抑成小小的噴嚏聲讓布魯斯韋恩停下腳步。

  他的視線緩慢地掃過那些記者,一下子人群啞了聲音,沒有人料想到布魯斯會真的停下來,幾乎都忘記要提出問題,然後,布魯斯韋恩看向他。

  「啊,克拉克肯特!」

  布魯斯的語調簡直就能被稱上驚喜,但克拉克覺得他早就知道他會在這兒,他不知道布魯斯葫蘆裡賣什麼藥,但他實在很不希望他在當記者的時候被同行圍觀,而布魯斯只是熱情地走上前,這下他徹底和布魯斯在保安圍出來的小圈圈裡面了。

  「星球日報。韋恩先生,介意我問您幾個問題嗎?」

  克拉克亮出了自己的記者證,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只是為了工作而來。

  「當然,我很樂意回答你想知道的任何問題。」布魯斯大方地說。

  明顯的謊言,布魯斯韋恩哪有一次毫無保留的告訴記者們真正且完整的答案。這個消失好幾年突然又歸國的神秘慈善家,不大喜歡談論自己,私事,至於女伴、房產、車子和極限運動等愛好,他總是談那些以至於人們覺得他太過膚淺。

  如果那只是他想營造出給別人產生錯覺,那現在他又是想做什麼?

 

 

  擺脫萊克斯盧瑟的保全和纏人的記者看起來就是他全部的目的了。

  在這之後,甩開人群高譚寶貝表示他會回答些星球日報準備的問題,前提是他要去大都會最好的餐廳,克拉克只好艱難地拿出手機調查大都會哪家餐廳得過米其林五星,而且他最好要確認布魯斯會願意為記者的那份買單。當他總算找到一家評價最好的餐廳,正打算攔下一台計程車(其實那餐廳不遠,但他記得布魯斯身上有傷),卻被布魯斯只是興致缺缺地否決。

  「不要那家餐廳,他們連個蘋果派都做不好。」布魯斯嫌棄道。

  噢,那真是太慘了,糟糕的蘋果派。在品嘗過他母親做過的蘋果派之後,克拉克真無法想像布魯斯口中糟透的蘋果派是怎樣摧殘味蕾的存在。

  他繼續搜尋下一家風評不錯的店,但布魯斯拿走了他的手機。

  「是我的錯,我沒說清楚。」布魯斯裝作嚴肅地說,「我是要你帶我去你覺得大都會最好的餐廳。」

  克拉克這才恍然大悟,然後微笑起來。

  「那麼,請容我推薦──那家店就在這個轉角,他的蘋果派非常美味。」

  「你保證?」

  「是的,我保證。」

  克拉克確實沒有騙人,布魯斯忽然感到好笑,超人本來就不騙人。但那個剛送進烤箱的蘋果派真的挺不錯的,就連他被阿爾弗雷德養刁的胃口都被那香味吸引住了,等派好需要時間,他們坐在靠窗的位子,服務生來上了咖啡,克拉克看他往咖啡裡加四五顆方糖的表情堪稱絕妙。

  「我看過你的新聞稿了。」布魯斯說,「雖然等正式審核過大抵還要一周,但我很確定我們會採納的。」他嚐了一口咖啡,因為苦味而皺了一下眉頭,又丟了一顆方糖進去。

  克拉克才想和他說這樣對身體不好,但又迷惑地想到了什麼,他也對蝙蝠俠說過一樣的話來著。

  但他內心方起的疑惑還沒成形,就被鼻子的搔癢給打斷了,布魯斯只是好笑地看著他。

  「你可病真久。」

  「抱歉,我猜是過敏。」

  過敏?這下換布魯斯的表情變得精彩了。什麼時候鋼鐵之子也會染上這種人類的疾病?蝙蝠俠悄悄地安排了一場正義聯盟的健康檢查,但這個過敏似乎對克拉克來說有什麼難言之隱。克拉克揉了揉鼻子,布魯斯端倪了一會兒終究還是不見讓克拉克鼻子難受的敏因。

  而他們則決定好在派上來前解決掉布魯斯承諾的訪談。

  「來大都會只是來赴一場單純的商業飯局,和生意夥伴聊聊公司狀況什麼的。」布魯斯言簡意賅的帶過來克斯盧瑟的部分,然後他感嘆地說:「若非如此,我可真不想離開高譚。無意冒犯,大都會是不錯。」

  「因為高譚是蝙蝠俠的地盤,而大都會有超人嗎?」克拉克帶著私心問。

  原本他以為布魯斯會不高興的,但對方只是挑挑眉,「天!你還真是愛那些超級英雄。蝙蝠俠或超人,他們都穿緊身衣,選誰有什麼差別呢?為什麼大家總是要問我這種問題?要是每有一個人問一次就捐一美金給我,我很快就能在蓋一棟韋恩企業了。」

  他被布魯斯的反應逗樂了,「說到蝙蝠俠,那支蝙蝠鏢……」

  「那支蝙蝠鏢怎麼了嗎?難不成你把它當幸運符隨身帶著?」

  克拉克在布魯斯面前紅了臉,然後緩慢地點了點頭,「是的,我要感謝您把它送給了我,韋恩先生。」

  「你還真是那隻蝙蝠的大粉絲啊……」布魯斯盡可能讓自己不感到古怪的說出這句話,「這也代表我沒送錯人,那很好,不必客氣。」

  「可是,您在拍賣會上把它標了回來,我想它對您的意義相當重大。」例如定情禮物之類的。

  布魯斯給他一個「你想多了」的表情,克拉克知道他問錯了,這下布魯斯又要回到那個滿口諷刺高譚騎士的花花公子了。克拉克懊惱地等著布魯斯鋪天蓋地的嗤之以鼻,但布魯斯沒有發作,只是淡定地喝了口咖啡。

  「那只是個誤會。」他說,露出一個像是牙疼般的表情,「我有個愛開玩笑的管家,拜託,別再拿這事做文章了,哪天那隻黑漆漆的蝙蝠受不了找上門我找誰保護?」

  「您沒犯罪的話我想蝙蝠俠不會去找您的。」

  布魯斯毫無形象地翻了個白眼。

  哈爾說,超人誤會蝙蝠俠正在和布魯斯韋恩交往,他現在可正試圖解開這個荒唐的玩笑話。這個大個兒做新聞業的還不知道什麼能信什麼不能信嗎?真不知道外星人的腦內構造是不是特別奇異,克拉克盯著咖啡看的模樣明顯就是不信布魯斯說的話。

  究竟是什麼讓超人這麼關心蝙蝠俠和誰交往?克拉克的私事又是什麼?

  他正想進一步去問,但他出口的下一秒卻是──

  「趴下!」

  布魯斯的即時反應讓他們只是遭受玻璃碎片飛濺而非被槍林彈雨般的子彈掃射中,來者的攻擊節奏簡直可稱得上是「歡快的」,店裡的客人大聲尖叫,有人喊起了超人,但始終不見那藍色的大個兒。小丑推開門,戲劇化的蹦跳著直到來到他們那桌,而小丑帶的不少人馬同時拿槍逼著其他客人蹲下。

  「噢!希望我沒打擾到你們的約會,布魯斯寶貝。」小丑拿槍指著布魯斯的頭道。

  布魯斯像其他人一樣被迫雙手屈於腦後在地板上,克拉克也是,克拉克正尋找著能離開這裡的機會,而布魯斯也有同樣的想法,他盡可能的讓小丑注意著他而非克拉克的和小丑說話:「小丑……你要幹什麼?這裡不是高譚,蝙蝠俠不會來的!」

  「我都追你追到大都會來了,你還提那隻嚇人的大蝙蝠了,真令我傷心。」小丑怪腔怪調地回答。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引來小丑感興趣的了。

  「這裡是大都會,你不怕超人嗎?」布魯斯故意喊道。

  「噢,這你就別擔心啦!我在找你的時候碰上了一個朋友!他可是超人的頭號粉絲!」

  萊克斯盧瑟。

  這個名字才從兩個人的腦袋中躍上,說時遲那時快,克拉克就聽見城裡某條由盧瑟企業出資維修的大橋發生爆炸,有好幾名工人再求救,超人必須去拯救他們。

  「你想要什麼?錢嗎?」布魯斯警惕地問,「我可以給你錢,只要你不傷害我們。」

  在知道超人不會來拯救他們之後,這位富家公子才開始想到害怕,布魯斯盡可能的低著頭,無害而恐懼的樣子要是在場有Alpha也許會忍不住衝過來保護他。

  然而,布魯斯身上並沒有因為恐懼而散發誘使Alpha保護的Omega激素。

  他聞起來依舊是同個味道。發現這個事實的克拉克震驚地看著布魯斯,他正防著小丑一搶打爆他的腦袋,但他的心跳平穩,他的害怕是裝出來的,也許因為如此他的激素才沒變化。

  小丑也沒聞出什麼端倪,他是個Beta,而且還是個瘋子。出於某種心理層面的原因──克拉克記得蝙蝠俠曾跟他提起過,小丑切掉了自己的嗅覺好讓自己不受任何一種性別的激素影響。

  「你總是這麼天真可愛,布魯斯寶貝,我不需要錢,我只想和你聊聊!」

  「……也許你該和我的秘書預約。」

  「那樣實在是太麻煩啦!我可不想等!你知道我們共同的朋友總是很掃興的!」

  布魯斯實在很想直接跳起來就給這瘋子一拳,但他還搞不清楚小丑襲擊布魯斯的原因,小丑突然心血來潮針對Omega主權是為了什麼,他必須要趁機知道,可超人那邊不能再拖延下去,他看克拉克掙扎的樣子,就知道萊克斯為了引超人出來費了多大工夫。

  超人的身分不能暴露,那麼只剩一個辦法。

  「既然如此,那麼就帶我去談吧,小丑。」

  小丑半是狐疑半是喜悅地說:「噢!你還真是熱情主動!不愧是高譚寶貝!」

  克拉克緊張地看著布魯斯舉著雙手緩慢地站起來,被小丑故意拿槍在背後頂著往前走。

  在那之前,布魯斯的小指勾了勾他的手指,小聲地道:

  不要輕舉妄動。

  那聲音聽起來像極了超人認識的某一個人。

 

 

  超人聯繫不上蝙蝠俠,正義聯盟也沒人能。

  他很清楚原因──布魯斯韋恩正被小丑綁架。

  超人飄在半空中瞪著一邊走來還一邊鼓掌的萊克斯盧瑟,「又拯救了一次大都會,還順帶拯救了我的產業,真是感激不盡,超人。」他諷刺地說。

  「我不管你被小丑威脅了什麼,你害了你的商業夥伴被綁架了,你這是助紂為虐,盧瑟!」

  他幾乎憤怒地要衝下去揪住那個人的領子,把他提上天空然後丟到下面的河裡去。他不知道他的怒火是他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布魯斯被小丑帶走,還是布魯斯和蝙蝠俠的關係很可能一直以來都不是他想的那樣,總之饒過萊克斯盧瑟的原因都和此事脫離不了關係,他沒時間浪費在萊克斯身上了。

  「你最好期望我來得及拯救布魯斯韋恩!」超人恨恨地道。

  「你最好能,布魯斯不帶上我的保鑣,他可非常渴望你去拯救他呢。」萊克斯攤攤手表示他等著看。

  儘管他可不希望現在喪失布魯斯韋恩這個商業夥伴,那會對股價產生多麼糟糕的影響,但是他的確想給布魯斯韋恩這個Omega一點教訓。布魯斯不愧是帶頭宣揚Omega主權的,他總想著違抗本能,可他們這些柔弱的生物就該乖乖地服從Alpha。

  但他還是裝著無辜說道:「我能怎麼辦,我只是個生意人,我可阻止不了小丑啊。」

  超人不打算再聽盧瑟的廢話。

  他需要找到布魯斯韋恩。

  不要輕舉妄動。他有多少次透過通訊器聽見蝙蝠俠這樣告誡,當他們在宇宙或者地球的某處遇到些了什麼奇怪的東西,蝙蝠俠都會要他們先保持距離,好讓他遠距離檢測那東西是否有危害,或者,碰上敵人的時候,但最後他們之中──最多次是他,其次是綠燈俠──總是會有一個人魯莽的行動,導致事後他們在檢討會議中一看見那些戰損紀錄的天文數字,就羞愧地把頭低到不能再低,都不敢看蝙蝠俠一眼。

  然後,蝙蝠俠會歎一口氣。

  「算了,我想我們的出資人負擔的起。」他通常會這麼說。

  因為他就是布魯斯韋恩。

TBC

忙到現在才總算有辦法把#05寫完,還是用「退出系會」的方式才抽出時間來的。和夥伴們發生了點爭吵,儘管我非常不情願事態演變成這樣,雖然現在緩和了許多,但我仍舊覺得自己應該早點退出,珍惜生命,以免氣死。

一些私人的事情就不多談啦!

總算讓超人知道布魯斯就是蝙蝠俠啦,大超的內心是有點小小不爽的,畢竟他糾結了那麼久。

勾勾小指好像真的沒必要但是太可愛了所以我還是寫了。

寫達米安那段時我很猶豫要不要加這個設定,但畢竟這是個ABO的世界,布魯斯是Beta沒有生育能力,我想既然有達米安的話這部分勢必要給個交代,就只好委屈達米安變成培養皿出來的了,順帶一提塔莉亞是Alpha。

同時這段也是為了呼應萊克斯想要一個他和布魯斯的孩子的可怕念頭啦,布魯斯堅決不提供他的基因的原因,絕對不只於他可不想稱萊克斯的心意,而是他不希望再發生像達米安的事情,那是他犯的錯誤,但他愛達米安絕對無庸置疑!很可惜我沒能寫到這段布魯斯的心理運作,因為那時候視角是在大超身上。

還有很多設定想寫,例如提姆,例如傑森,傑森我不知道會不會寫到,但提姆應該會有康納(說法奇怪)!

謝謝各位耐心等待。

最後,結論是我還是要去弄聖誕周的活動,大概下個更新又會遲好幾天了,萬分抱歉。

评论(14)
热度(105)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