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4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4

 



  每個版幾乎都至少會出現一次布魯斯韋恩的身影,高調的高譚王子本身就充滿了話題性,可在疑似多重戀情和受到攻擊之後?星球日報簡直炸開了鍋,韋恩的照片到處飛,他數不清有多少女性同事正一邊尖叫著一邊拿著資料交叉比對萊克斯盧瑟、超人和蝙蝠俠三方哪個和布魯斯韋恩比較速配。

  在他走進主編的辦公室時瞄到了一段文字:「根據一位當時在拍賣會場的男性Alpha所言,他在布魯斯韋恩身上聞見了Beta的資訊素,但由於襲擊的混亂和驚恐導致的激素水平上升,該說詞並無法證實為真。」只有標記並結合的伴侶身上,才會因激素上升而產生對方資訊素的氣味,很顯然布魯斯是沒被標記的Omega,可信度真的不高,但克拉克並沒有為此感到慶幸。

  因為他現在簡直是要被佩里罵到縮進自己的西裝裡頭去了。這是他提前離開了拍賣會,錯過了襲擊的下場,他在被指派參加拍賣會的時候就知道結果了,可超人也不得不出席(他甚至一度想和蝙蝠俠求救,但對方當下並無意見超人為此出現在高譚)。佩里的痛罵傳到了辦公室外頭去,讓他一走出門便收獲了許多同情的眼神,克拉克只是嘆了口氣回到位子上頭。

  至少你因此沒事。聽說那些對激素比較敏銳的Alpha到現在狀況還是很糟,連會面都沒辦法。露易絲拿著空杯子在去茶水間的路上停下來,對著他聳聳肩,要他別太在意佩里的話,接著她眨眨眼睛,好奇地問道:你見到了布魯斯韋恩,你覺得他怎麼樣?

  她想要什麼?露易絲希望他怎麼評價韋恩?一個有魅力的Omega?這種說法顯然唬不了露易絲。

  他總不能說:嘿,布魯斯不像你們所知道的那麼糟糕,而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蝙蝠俠正和他交往,我是超人我信任蝙蝠俠,所以我知道布魯斯其實是個很好的傢伙。

  「他挺好的。」克拉克只好乾巴巴地說。

  「挺好的?得了,肯特,你只是簽了保密條約,我相信沒附帶條件你還得維護他們老闆本來就沒多好的名聲。」露易絲瞇著眼睛看他,認定克拉克肯特很顯然藏了別的事情沒全盤托出,「不過,你寫他對於Omega主權的看法那篇文章倒是挺不錯的,那是韋恩親口說的?」

  克拉克立刻點頭,「是的。」

  「也很有可能是公關稿。」露易絲補充道。

  「露易絲!」儘管那是個合理的懷疑,克拉克還是有點生氣,「布魯斯韋恩是一個慈善家,這點是無庸置疑的,而他同樣是一個Omega,我不認為他爭取在現代社會裡自己應得的權益是什麼奇怪的事。」

  露易絲只是挑了挑眉,不以為意地說:「你知道嗎,你聽起來像是愛上他了。」

  「什──露易絲!」

  只是個玩笑。她吐了吐舌頭,一個可愛的表情。

  「但他的確是一個很棒的Omega,我還是有點惋惜,我居然在那個時候感冒!」她恨恨地叫道。

  露易絲是個Beta,而據克拉克對她的瞭解,他猜想就算布魯斯在怎麼優質,新聞和Omega,露易絲還是會會選前者的,當然,很有可能她兩項都拿得到,畢竟布魯斯喜歡美女,也喜歡Beta。

  「我很抱歉,肯特。不過要是能夠知道你喜歡上了別人也不錯。」露易絲說道,然後帶著愧疚,對自己說出來的話感到抱歉,但她微微一笑,「你也是個Alpha,喜歡上Omega不是很合情合理嗎?」

  並不合理,克拉克想說,可他只是搖搖頭,「沒事,露易絲。」

  他不想提自己現在喜歡的人仍舊是個Beta,星球日報的所有人都知道,克拉克肯特喜歡露易絲蓮恩,但這已經是過去式了,他不希望有任何人在誤會,不希望露易絲和他之間再有芥蒂,他們現在就只是很要好的同事和朋友,而克拉克也不希望有人來探究他究竟喜歡的Beta是誰。

  「也許我們還會成為情敵呢!畢竟,要是布魯斯韋恩真有你說的那麼好的話。」露易絲玩笑地道。

  「那我肯定一點勝算也沒有。」克拉克誠實地說道。

  露易絲不贊同的叫了一聲:「嘿!你可是個Alpha,別這樣說!」她總是很不喜歡克拉克肯特畏縮的性格,明明是個高大的Alpha,雖然平易近人是好事,從未用過Alpha激素來威壓過誰,但她就是希望克拉克可以更有骨氣一點,這樣的話,一定會有更多人欣賞他。

  至少,採訪的時候可能會更順利些?

  算了,身為記者,她在這方面還真是不祈求太多。

  「你最好加把勁在韋恩企業的那個稿子上了肯特,否則佩里不會放過你的。」露易絲對他眨眨眼睛,「我去倒杯咖啡,你要嗎?」

  「我想我會需要來一杯,謝謝。」克拉克苦笑,然後撰寫他的新聞稿去了。

 

 

  哈爾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大對勁,不是說類似那種不好的事情要發生的預兆──通常就算真有那種前兆他也感覺不出來啦──是藍大個的行為讓他感覺有說不出來的怪異。

  平常的超人……就像隻咬著球瘋狂地搖著尾巴,等著蝙蝠俠陪他玩的大型犬類,就算頻頻碰壁也毫不氣餒,因為蝙蝠俠總會忍無可忍的接過那顆球,然後把它丟進外太空裡讓超人忙好一陣子去撿,這是個頗奇怪的比喻他知道,不過想像力豐富是他的工作。

  超人現在就只是坐在瞭望塔的餐廳,蝙蝠俠則在進行眺望塔的定期檢查,照往常的話,超人絕對會抓緊時機和他討論升級防禦等相關事項,還會自告奮勇的提出由他來進行外牆修補作業,而蝙蝠俠都會不假思索的點頭同意,一點額外的看法都沒有,他都要為超人感到悲傷了。

  「你在看什麼啊?」巴里走過來疑惑地看他一眼。

  哈爾默不作聲地使了個眼色,巴里看過去,然後大致明白綠燈俠的意思後聳聳肩,乾脆地走了過去:「嘿,大個兒,你怎麼啦?」閃電俠關心地問道。

  原本只是發呆似的超人顯露出的消沉讓兩個英雄不免緊張的互看,連原本只是想觀望的哈爾都湊近了一點,手搭到超人的肩上,「嘿,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說出來,我,綠燈俠會幫你的。」

  「那個……不……還是算了……」超人看起來頗掙扎。

  「別這樣嘛!說嘛!」哈爾慫恿道,他開始好奇起來了。

  「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嗎?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在場中唯一的良心(巴里)說。

  哈爾譴責般地看了巴里一眼,不認同地搖搖手指,「那怎麼行!我們的主席現在可是被心事所困擾,那很可能……很可能會導致他在任務中不專心而被……呃……敵人操控!」

  巴里一臉你在胡扯什麼的臉,正想抗議說:現在沒有任務,也真的沒有那麼多人想操控超人,好吧超人很好操控是真的,如果真有什麼人想操控正義聯盟的話首當其衝就是先操控超人在先!不,這不是重點!

  但哈爾挑挑眉,堅決地揚言:「還是我們要請蝙蝠過來?我想顧問一定不會希望看到超人無法發揮平時的水準導致戰鬥失敗的。」

  超人聽到那個名字,幾乎緊張的要跳起來了,但他先撞上了桌子,綠燈俠和閃電俠飛快地壓住差點被掀翻的長桌,然後看超人低著頭般尷尬地說:「不用了……事實上,希望你們不要和蝙蝠俠說。」

  閃電俠疑惑地看了綠燈俠,哈爾則面露詭計得逞的壞笑。

  「好啦,和我們說吧,你在煩惱些什麼,超人。」哈爾用戒指拿來了兩杯奶昔,連費心藏起語氣裡的幸災樂禍都沒有,把其中一杯遞給巴里,被他用手肘揍了一下。

  「別理燈俠了,如果你不想說真的沒關係。」巴里試圖勸說超人別聽綠燈的鬼話。

  「不,我覺得說出來也挺好的,如果你們願意聽我說。」超人搖搖頭,他同意綠燈俠的話,要是現在有外星人入侵地球的話,他很可能會因為這些心煩事沒法很好的專心於保護地球上,最糟的是,他會沒辦法很好的和蝙蝠俠合作,「……我喜歡上一個Beta。」

  這不是什麼新聞了。巴里和哈爾同時想。

  露易絲蓮恩,那個總是被超人拯救的女記者。這是巴里。

  蝙蝠俠。外加在心中一串低笑的哈爾。

  「但是那個Beta已經有了個完美的Omega伴侶。」氪星人停頓了一下,似乎也還在消化自己剛才的說詞,「我知道我應該接受,但是……」他欲言又止,拿捏不定該怎麼形容內心的感覺。

  「也許你該告訴那個Beta你的感覺。」巴里建議。

  告訴蝙蝠俠他喜歡他?超人的表情立刻扭曲了起來。巴里的建議確實是能讓他早點解開這個心結的方式,但是他總是會見到蝙蝠俠的,那樣太尷尬了。

  「……我可以問一下那個Omega是誰嗎?」哈爾納悶不已地提問。

  巴里不贊同的瞪他一眼,但超人只是苦笑:「這人你們都應該認識,是我們的贊助人,布魯斯韋恩。」

  「布魯斯韋恩?」

  「……布魯斯韋恩?」

  前者是巴里,他的腦袋裡正跑出一條「超人喜歡的Beta是露易絲蓮恩,露易絲蓮恩喜歡布魯斯韋恩」的跑馬燈;後者是哈爾,他似乎沒法很好的運轉他的腦袋,至少他糾結的點不再是「誰他媽是布魯斯韋恩」,事實上,他知道布魯斯韋恩是誰,當然,他上網查過了,不過他何止知道誰是布魯斯韋恩啊……

  「超人,你確定你沒有搞錯嗎?」哈爾不確定地開口,「布魯斯韋恩不是……」

  「噢,他不是你們在報章雜誌看的那樣,他是個還不錯的人。」超人認真地說道,也這是如此,他對布魯斯改觀之後才如此猶豫要不要對蝙蝠俠死心,他原本以為會很簡單的,「謝了兩位,說出來我好一點了。」超人面露微笑地感謝他們,他想他只是需要時間消化。

  但他知道他還介意著另一件事情。

  (你知道嗎,你聽起來像是愛上他了。)

  露易絲蓮恩的聲音在腦袋裡響起來的時候,超人幾乎都要露出可以被稱之為糾結的表情了。

  「不客氣。」巴里愣愣地回答。

  等超人走遠,巴里立刻扭頭看向哈爾,「這不可能啊?露易絲蓮恩應該是喜歡超人的吧?」至少露易絲還是時常追著超人的新聞跑,而超人還是孜孜不倦去救那位時常把自己弄進危險中的女記者。

  「這跟露易絲蓮恩有什麼關係啊?」哈爾莫名其妙地咕噥,「重點是布魯斯韋恩吧,天啊,那個藍大個!」綠燈俠抱頭苦惱著,他又不能冒著被蝙蝠俠揍的風險告訴超人說,嘿,你是在庸人自擾啊,因為布魯斯韋恩和蝙蝠俠就是同一個人。重點是,他怎麼會認為蝙蝠俠喜歡布魯斯韋恩啊,這是什麼可怕的錯誤。

  「我想我需要和蝙蝠俠談談。」哈爾突然說。

  「什麼?等等!剛剛超人不是說不要和蝙蝠俠說的嗎?」巴里立刻阻止對方。

  「這……狀況不一樣!」哈爾嚴肅地說,讓巴里困惑不已,他嘆了口氣,「沒事,我只是想去和蝙蝠求證一些事情,不會把剛剛的對話跟蝙蝠俠說的。」

  至少不會和他說「有個外星Alpha喜歡上你啦恭喜啦蝙蝠」。

 

 

  用「超人怪怪的」當作開場白是他的不對,但回「讓他出去曬曬太陽」當解決方案也太隨便。綠燈俠白了一眼頭也不抬回答的蝙蝠俠,然後丟出了一個新的問題讓對方停下工作。

  「你還認識其他布魯斯韋恩嗎?」

  儘管綠燈俠沒有透視眼可以看穿白色護目鏡,但他知道蝙蝠俠回頭給了他一個白眼。

  「說重點,燈俠。」蝙蝠俠又把注意力回到了眺望塔的結構圖上。

  「超人說你和布魯斯韋恩在一起了。」

  「……」

  哈爾貌似聽見蝙蝠俠一瞬間發出了類似於被噎住的聲音,但正義聯盟顧問鎮定的樣子彷彿剛才什麼都沒發生,甚至還能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確實是在一起。」

  真是個不好笑的笑話啊。

  哈爾環著手臂,面對蝙蝠俠一下子就變得不耐煩,他說:「你得和他解釋清楚。」

  「或者,沒那個必要。」蝙蝠俠不以為然。

  「有什麼差別嗎?你都告訴我了。」

  「使然那是逼不得已。」

  哈爾沉默了一下,他在思考要怎麼樣才能避開那回達克賽德入侵地球的話題,他不想再被蝙蝠俠嘲笑「能把簡單的指令弄得亂七八糟,並且丟給神奇女俠」了。

  接著,他聽到蝙蝠俠嘆了口氣。

  「好吧,我會考慮一下的,但不是現在。」蝙蝠俠說道,暫時停下了鍵入的工作,「你為什麼這麼想我告訴超人我的真實身分?」

  綠燈俠無語了,他停住了好幾秒之後才爆發出來:「──天啊!你是真的不曉得嗎?」

  很顯然這世界居然能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這點讓蝙蝠俠相當不快,他瞇起眼睛,想知道綠燈俠話中的含意,但哈爾很快的就拒絕了,表明:想知道就自己去問超人!

  ……不感興趣。這是蝙蝠俠咬牙切齒地回答。

  說謊!哈爾把這個詞溺死在自己的喉嚨裡,只是擺擺手要蝙蝠俠自個兒解決他和超人的問題。綠燈俠離開了,留下蝙蝠俠繼續工作,但很快的,蝙蝠俠放下了手邊的資料。

  從瞭望塔可以看見彷彿近在咫尺的地球,高譚就在其中,他就像被分割成了兩半,只有她能讓他一半冷靜,一半瘋狂。無庸置疑,是高譚孕育出了蝙蝠俠,如同布魯斯韋恩的半身的存在,知道這個真相的人寥寥無幾,卻又是蝙蝠俠願意掏心掏肺去信任的人。他不能貿然告訴任何一個人他的身分,因為那不只是蝙蝠俠的事兒,還是布魯斯所愛的人都可能要承擔的一份風險。

  他無可避免地想起瑞秋,那個知道他的資訊素曾經不是這種味道,但依舊吻過他的人。

  然後瑞秋死了。

  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說明為什麼他不願意告訴別人真實身分了。

  他還需要調查被替換掉的員警的下落,還有被綁架的那些生死未卜的Omega,如果不是公事,他實在沒有太多時間顧慮到和超人有關的事情。再說好了,只要不提及氪石,地球上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傷害得了超人,他不認為一個本就隱瞞許久的身分不現在揭穿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

  至於「蝙蝠俠和布魯斯韋恩」的問題,他相信他和布魯斯韋恩會協調好的,到目前為止他們都相處愉快不是嗎?那麼沒必要那麼快就解決掉這個「誤會」,況且比起大都會的那兩位,布魯斯韋恩總是更愛高譚。

  而他這就收到了來自蝙蝠洞的訊息。

  他對高譚的愛就像毒藤女對植物。

  ──可總是有些人喜歡要人心碎。

 

 

  他攪黃了幾樁企鵝的買賣,在搜尋毒藤女下落的過程當中,最後他落腳在某座植物園區,當然他總是對的,因為他前腳剛放下,後腳還來不及抬就被藤蔓捲起,倒掛在空中,像隻真正的蝙蝠那樣。

  你懂愛嗎?毒藤女趴在巨大的藤蔓上哀傷地問道。她那傑克與碗豆的巨大豆菁便將蝙蝠狠狠甩上一面爬滿紅葛的牆,生命力旺盛的被子植物立刻歡快地捕捉那隻大型的囓齒動物。

  不,你不懂。毒藤女鄙視的說。

  他受到了指控,但蝙蝠俠不以為然。

  毒藤女通常是相對好應付的罪犯,她關心的事物就只有她的植物,只要小心腳下的泥土裡種的任何一株植物,不要刺激到她為了花草而狂熱且變得越發脆弱的神經,問問她又是哪些人踐踏了她的愛,然後蝙蝠俠給予保證會讓那些人受到應有的懲罰。那就像一個標準流程,但她卻選擇今天和蝙蝠俠談情感問題。

  「毒藤,收手,我就不會傷害你的植物。」蝙蝠俠聲音比以往著低沉幾度的警告。

  毒藤女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懶洋洋地撫摸著藤蔓。

  「你無法理解,你拿著我的愛要脅我,我就應該直接把你除掉。」毒藤說。

  那她還在等什麼?蝙蝠俠謹慎地想,他隨時都可以拿蝙蝠鏢切斷這些植物,然後這個行為將徹底激怒毒藤女,接著他們戰鬥。但毒藤女不想,纏繞在他四隻的植物只是收緊,想讓他感覺到痛苦,但沒打算讓他窒息,花粉讓他暈眩,可不致命。

  「妳想做什麼?」

  「我想要我的寶貝們!」

  毒藤女就像一個Omega護衛自己的孩子。蝙蝠俠難得幽默地想到,毒藤確實是個Omega,但她因為先天性的激素缺乏導致沒有生育能力,然後她一心一意地愛著這些花花草草。可現在,她並沒有提出是誰傷害了她所珍視之物於是讓她怒不可遏地襲擊高譚,但她悲傷。

  「有人在威脅妳,毒藤,是誰?」蝙蝠俠緩慢地問,他邊努力抵抗花粉的作用,試圖保持清醒。

  「猜猜。」毒藤哼笑了聲。

  他調查過了,除了隱藏起來的罪犯,被抓回去的稻草人,監獄無人逃獄,當然他有所懷疑……毒藤女的反應奇怪更是印證了他的想法。那個幕後的傢伙,那人拿到了稻草人的精神毒氣,泥土被挖翻過的痕跡,很可能是埋了炸藥,炸藥,小丑,當然是小丑。

  蝙蝠俠暗想著要是今晚相安無事,他得去解救監獄裡那個被強迫畫小丑妝的可憐人。

  幾個關鍵字串連在一起就是一樁可怕的陰謀,尤其是當這些線索都連上了小丑之後,企鵝鐵定也加進了勾當裡面,他今天破壞的交易都是幌子,真正的買賣是他替小丑弄到稻草人的毒氣,而他們現在八成交易完成了,毒藤女是來拖延時間的,她被威脅,植物園底下可能埋了炸藥,只要小丑突然瘋起來,整座植物園都會被炸飛。這意味著,就算毒藤女現在聽小丑的指令,但小丑只要想,他就會按下那個按鈕,沒別的原因,只是因為他想。

  毒藤女臉色非常變得難看,她猙獰地咒罵著小丑,她歇斯底里而又驚慌的悲傷低泣。

  「冷靜,現在,指出炸藥的位子給我。」蝙蝠俠從鬆懈控制的紅葛中掙脫。

  她點點頭,操控著植物直接把「炸藥」給蝙蝠俠看,順道解決了他的另一個問題──那四個本來要護衛稻草人的員警,身上被綁滿了足以轟掉這整塊區域的C4炸藥背心。他立刻撲過去,但它們被精密的線路串起來了,觸動到任何一根線都很可能會隨時引爆炸藥,而上面甚至還有一塊倒數計時的面板,時間早已流逝到剩下三分鐘不到,他們來不及了,小丑早盤算好要炸飛他們。

  「離開這裡,毒藤。」蝙蝠俠嘶吼著命令。

  性命當前,就算毒藤女在怎麼珍惜也得放下她心愛的植物們逃命,可小丑──小丑的笑聲從一個發訊器裡傳來,倒數計時停了下來,接著是不祥的緊湊滴滴聲。蝙蝠俠立刻抓住毒藤女,拿出爪鉤槍,射破圓罩玻璃屋頂,但爆炸還是捲了上來,他和毒藤幾乎是被沖擊飛出去的,然後在半空中被接住。

  他捕捉到了一塊紅布在夜空中飛揚,超人,而他所做的,則是在那個外星人開口說任何一個字之前,踢上他的下巴當作施力點,翻身往地面上完美著地。

  消防車和警車的聲音就在不遠。超人拎著被炸昏的毒藤女,對他露出了一個複雜至極的苦笑。

  他要是現在敢說些有的沒有的話,他就會拿出氪石並在警察面前痛揍外星人一頓。也許是蝙蝠俠的眼神太過尖銳,超人立刻表示他先將毒藤女送回監獄,其他的他們再談。

  「我不認為我們有什麼需要談的。」他說。

  「拜託,B,給我一點時間。」超人懇求道。

  「……你知道哪裡找我。」

  他在警察來前想到了毒藤女的話。

  你懂愛嗎?那就像對他全部人生的最大一個笑話。布魯斯韋恩太過膚淺根本不懂什麼是愛,而蝙蝠俠根本不該具備任何情感,可他的人生全都奉獻於這個字上頭,他愛著高譚。

  他沒有那種高貴的情感物質能給予任何人。

  他深信如此,以至於當他把一塊插進他腹部的玻璃拔開的時候,神色連變都沒變過。

 

 

  超人到滴水獸跟前時,蝙蝠俠就站在那裡,面具遮蓋住了表情,但誰都看得出來他的心情一如既往的差,遠遠不只,因為有個不識相的外星人無視條約跑來插手。但他現在完全不怕蝙蝠俠的憤怒,他剛剛沒注意到,因為他的站姿仍舊筆挺,黑色的披風完美的罩住他身上的傷口,但血的氣味仍舊躲不過超級感官。

  「你有話要談,你還在等什麼?」蝙蝠俠睨他一眼。

  「我現在覺得這不是個好時機了,你該去治療!」超人吼道。

  他現在就想直接抄起眼前的這傢伙送到醫院去,不管多少人會因為這個景象嚇個半死,不管蝙蝠俠之後會怎麼對他,但是他很清楚眼前的男人有什麼能耐,蝙蝠俠掌握的格鬥技巧足夠能把超人摔出去(雖然他不會痛),而且他也已經擺好架勢,只要超人再靠近一步他就會付諸行動。

  那樣只會造成他傷口無謂的負擔,所以他只好停。

  「你得尋求幫助,B。」超人無力地開口,他知道蝙蝠俠的反應,他們會快速的吵上一架,他輸,他總是輸,然後蝙蝠俠會離開這裡,回到他的蝙蝠洞治療。

  「我們討論過這個話題了。」蝙蝠俠皺著眉說道,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你到底想說什麼,超人?」

  超人近乎絕望。他不能,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對蝙蝠俠說那些話,太自私了。

  「沒什麼。」他咕噥。

  「燈俠說你很奇怪,我想他說的對。」蝙蝠俠質疑地看著他。

  超人把臉埋上雙手裡忍不住地咆哮:「你現在該擔心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在流血!為何你還在這?」

  「因為你在這。」

  蝙蝠俠的話讓超人飛快地抬起頭,他的眼神裡帶有疑惑,而蝙蝠俠只是很純粹地說出了實情。不,他不是那個意思,超人真想給自己個巴掌讓他清醒點。蝙蝠俠還在這,只是因為超人正在蝙蝠的地盤上,他們有過不得逾矩的協議,記得嗎?

  「我現在就走。」超人作勢就要飛回大都會。

  「你可以現在就把你要說的說清楚,超人。」蝙蝠俠堅持道。

  如果真的是要緊的事情以至於超人必須到高譚一趟找他,而非用通訊器聯繫的話,他認為實在沒必要犧牲效率延到其他時間再進行處理。

  超人齜牙咧嘴地回頭,「不!」

  「是私事嗎?」他皺著眉追問。

  「忘了它吧,B。」

  這次超人連頭也不回的走了。




TBC


晚了一點才寫完這章節,有點近似於胡言亂語的感覺,但我寫Hal寫得非常非常的愉快,真的。巴里就是個天使!(胡言亂語

要說明一下,老爺在感情方面相當的遲鈍,而且他目前還是認為超人喜歡的是露易絲,而蝙蝠俠依舊心繫於工作,而我完全不知道我這些設定到底還要怎麼繼續這個故事......

總之,還是謝謝大家的喜歡和耐心等待,#05不知何時才會出來!

(下收廢話,上面其實也是廢話。)

才買五個月左右的手機壞了,心情超級沮喪。

最近啃起了POI,跟蹤狂*有錢宅好萌哦,但S01E10中了兩槍之後開始講遺言快把我嚇哭了,能不能求一對CP可以不一方死亡/死了又復活/假死啊。

评论(64)
热度(98)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