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Nightmare 20151201

※繁體字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BvS官方最新預告片衍伸

最前片段為老爺的噩夢或者不是噩夢

沒有說好的監禁PLAY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51201




  當他醒來,繃緊的手臂早就沒了知覺,用鐵鍊綁住他的人計算的很好,他的腳離地面只差一截距離,但仍舊碰不著地,這個姿勢讓他筋疲力竭也使不上力來掙脫。

  神從天而降,揚起漫天沙塵,誰膜拜著那個神,虔誠的。

  但他知道他不是那個會跪下親吻他腳尖的人。

  他感受到了無聲的憤怒正在蔓延,他被束縛的雙手早已握緊成拳,但他無法抵抗神的力量,來者取下了他有如皮囊般的面具──

 

  他渾身發冷。

 

  布魯斯驚醒過來,他的血液像被凍住了,四肢發涼,睡意全無,然而冬日的早晨尚未到來,外頭還一片漆黑。

  他想下床,卻被一隻手攬回床鋪上。

  「布魯斯,你要去哪?」有人湊到他的後頸溫柔地磨蹭,和仍未清醒的模糊嗓音。

  他幾乎無法呼吸,然後才從渾沌的腦袋裡抽出記憶來,又像打自己耳光般的痛醒回現實裡。為什麼這個外星人會在這裡?在韋恩莊園裡的他的床舖上?為何他們會耳鬢廝磨了一整晚?身上的斑駁痕跡,和發出的全是縱慾過度的沙啞聲音。

  「……放手。」

  他哆嗦著。沒有蝙蝠裝,他就像赤身裸體,儘管他現在的確是赤裸著的。

  但那個人沒有聽話,他只是收緊了力道把布魯斯拉向他的懷抱。

  「你又做噩夢了,對吧。」超人的聲音很輕,像是很怕嚇到他似的。

  「對。」

  他感覺到背後的人動搖的顫抖了,超人開始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布魯斯,我真的很抱歉……對不起……」

  這是第幾次了?布魯斯沒有動,沒有轉身回抱那個溫暖無比的軀體,那些舉動只是越發鮮明了悔恨,但超人只是緊張地靠得他更近,道歉幾乎變成神經質地喋喋不休。

  「放開我,超人。」

  「不!叫我克拉克,布魯斯,拜託,叫我的名字。」

  布魯斯放鬆僵硬的身子,「……克拉克。」

  「是的,布魯斯。」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鬆開禁錮,布魯斯得以翻身過來凝視著外星人一望無際的藍色眼珠,他歎了口氣,在離開床舖前又讓外星人緊張一番之前先說道:「我去淋個浴。」

  他流了滿身的冷汗。布魯斯拒絕去看連克拉克自己都尚未意識到的悲傷,堅決地走進浴室裡,他關上了浴室的門。

  他關上了浴室的門。他從不──至少沒有別人只有他的時候──從不關門的。

  克拉克覺得他就要潰堤了。必須要拿捏的擁抱分明只是互相折磨,他們分明是曾恨不得把彼此往死裡入,結果他們最終把彼此拆的支離破碎,重組成共有的一個自我。不擁抱的時間剩下的都是慚愧,都是無處宣洩的憤怒,都是張牙舞爪吞噬他們自己的空虛。

  布魯斯通常會待上很久,他們都需要時間靜一靜,他們重複這個過程太多次了,他是如何強迫自己專注於樓下那座大鐘的鐘擺擺盪的聲音,而不是回想他曾經在布魯斯身上造成的每一道傷痕而布魯斯是如何發出當時令他感到愉快的痛苦呻吟,這現在對他來說實在太簡單了,然後幾乎無聲但還是被他捕捉到的腳步聲促使他走出布魯斯的臥房。

  「晚上好啊,達米安。」

  他試圖揚起親切的微笑看著深夜仍未寢的達米安,但那個早已不是小男孩的男人只是露出彷彿從未變過的不快表情,環著手臂,冷冷地說道:「我真想砍死你,我總是這麼想。」

  他能是這個孩子憧憬的英雄,但只要扯上他的父親,就算要顛覆這個世界也無所謂。克拉克不會怨懟任何來自深愛著布魯斯的人的怒火,因為他沒無一時刻不原諒自己,可他不免苦笑起來,即使如此他也不會離開布魯斯,只要布魯斯有任何一絲需要他的跡象,他就會像溺水的、渴望求生的人緊抓著他不放。

  那是他的自私,他不能沒有布魯斯,就是不能。

  「早點睡吧,達米安,你父親不會想看到你這時候還在這裡,而不是在你的臥房的。」克拉克疲倦地說道。

  「我不需要你來告訴我我該做什麼,外星人。」

  達米安憤怒的如是說,但他最後還是走了。克拉克回到布魯斯的臥室時,稀哩嘩啦的水聲已經停止,他不想用上任何一種超能力在布魯斯身上,所以他沒透視浴室裡布魯斯現在有多麼脆弱無助的模樣,儘管他總是很想就這樣破門而入,傾注所有溫柔去讓布魯斯忘記他腦袋裡所想的那些,韋恩大樓崩塌、被憤怒操弄的神的畫面。

  但那樣就是結束了。

 

 

  床鋪是空的。布魯斯告訴自己他沒有動搖的往前踏了一步,然後又停下。不必回頭他也能知道,超人正蜷縮在浴室門邊等他。

  「布魯斯……」

  那隻手伸了過來,碰觸上他的腳跟的時候他忍不住顫慄,他以為那隻手會就這樣扣住他的腳踝,把他往那塊屬於噩夢的地方帶。但克拉克只是磨娑著他的腳跟,哀求的發出一聲嗚咽,像祈求不要把他拋棄的某種犬類。

  但布魯斯沒有理會他,只是走回床鋪,然後坐在床沿看著他。

  超人眼裡的絕望幾乎要將他粉碎,布魯斯這才有一種痛快的,同時他痛深惡絕的快意,他想作嘔,對自己恨著這個男人帶來的傷痛之後,又只想緊緊抓住他不放的強烈情緒感到噁心。克拉克那些他噩夢過後的細碎道歉全是逼著他把骯髒不堪的慾望坦蕩的曝曬在陽光底下,正視自己是怎麼用慚愧操控著神祉的。

  「過來。」

  那雙眼睛重新發亮的時候布魯斯幾乎要窒息了,就像自己掐住了自己的頸子,直到某樣柔軟的東西碰了碰他的唇,並好笑又心疼地說道:你需要呼吸,布魯斯。他才驚覺自己不自覺得屏息,他吸了一口氣,然後等著自己的空氣全被掠奪走。

  浴袍的帶子被抽掉,溫柔的被躺倒在床上的時候,他連個悶哼都沒有。

  一直到被進入時,他才真正發出他所能發出的,最近似於哭泣的低吟。




END


BvS預告片衍伸!沒有說好的監禁PLAY,因為我還沒準備好寫能夠到達R18的內容......還沒能有突破上限的心理準備(弱)。

一旦互相傷害完,把對方拆得支離破碎之後呢?想著這兩個人擁抱的時候是否會想到那些和彼此戰鬥時的憤怒,以及對犧牲的人、對彼此的慚愧與愧疚。兩個人都為此有著心病,對彼此存有心結,時而是折磨、時而是彌補,但最後兩個人誰也不願意放開誰。不知道這些有沒有很好的詮釋出來,但我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寫的。

原本這篇文章應該要叫Wake up(醒來)的,結果最後覺得它更像Nightmare,要是我不怕被電影打臉或等電影結束在來寫個Wake up當後續好了(挖坑跳自掘墳墓又開始了)。

真心希望預告片的片段是老爺的噩夢,在有其他人在的時候揭開面罩這個實在是......有人膜拜超人也挺違和的,但如果那橋段是真的,我大概還是會一邊心疼老爺一邊哭著看吧。所以在這篇故事裡,最前段關於電影片段的描述並沒有特別指向是「布魯斯的噩夢」,或者「曾發生於兩人當中的現實」,特別指出來,因為前者偏向是老爺對於「人類對抗神」的壓力已經到達了會做噩夢的等級,鑑於他可是蝙蝠俠而且還是當了很多年的,而後者幾乎能涉及到PTSD了,老實說我真心對PTSD的主題有一股......狂熱。

大概就是這樣的妄想,就是妄想,隨時會被官方打臉,真的寫來自爽,不過也希望大家喜歡!


评论(12)
热度(56)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