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3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3




  他早就學會了控制憤怒。

  布魯斯揍倒了幾個困惑的Alpha,他們只是想要保護他,意識上他們認定他是一個Omega,但他現在聞起來又帶點Beta的味兒,像是被標記過,但是對象既然是一個Beta,於是他們又一擁而上。在這之前,他們又先打成一團,布魯斯只好放倒那些互相廝殺的Alpha。

  布魯斯把神智不清的Omega聚集在一起,他們目光沒有聚焦,只是憑著氣味,依偎著同類彼此保護,這些Omega將會需要非常長時間的心理治療。盧修斯不會高興的,因為那意味著布魯斯韋恩又要對外宣稱是在莊園休養,但往好處想,至少高譚在布魯斯退居幕後之下,蝙蝠俠更能百分之百投入於治安工作。

  「超人呼叫蝙蝠俠。」

  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的時候他還忙於痛揍些想把毫無還擊之力的Beta往死裡揍的Alpha,然後聽夜翼回報他們抓住了稻草人──多虧了超人的協助。他只是哼了聲。

  「這裡是蝙蝠俠。」他把Alpha捆起來的時候看了看腕上的錶,就高譚警局辦事的反應弧來看,也差不多快到了,「有話快說,超人。」

  「對不起。」來自超人的道歉。

  「這裡沒什麼需要你道歉的,你是在浪費我的時間。」布魯斯低沉地道。

  他聽到一聲梗住的聲音,然後能想像得到超人握緊了拳頭,「不!我需要這麼做!我明明就在他的旁邊,我卻沒能保護他!」

  「誰?」

  「布魯斯韋恩。」

  他不知道要做何反應,只是咬牙切齒地嘶吼:「少自作多情了,超人,他不需要你拯救!高譚也不需要!你只是來這當個被吻的花瓶來滿足這些無聊權貴人士的虛榮心罷了!」

  超人似乎一點都不在乎被蝙蝠俠如此批評,他只是淡淡地問:「韋恩他還好嗎?」

  「……還好。」蝙蝠俠從門縫擠出這兩個字來。

  他切斷了兩方的通訊,然後在阿爾弗雷德戴著防毒面具首當其衝闖進會場時,裝作驚恐地環住自己,試圖把自己縮成一個不引人注目的小球,向著空無一物的空氣乞求著不要傷害他。他被管家裹上了毯子,在阿爾弗雷德說「少爺,一切都會沒事的,你很安全」時候,感到一絲難以遏止的憤怒正在孳生,於是他抓緊了毯子,阿爾弗雷德注意到了,但是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他學會了控制憤怒,但在他認識憤怒之前,他更懂得恐懼。

  在那條小巷裡,一對AO夫婦死亡時的激素味道就和這如出一轍,他不會說這些味兒能有什麼不同,因為他在血泊中真切地感受著恐懼逐漸沉寂下來,他只能分辨出那些激素水平的高低能反應什麼樣的情緒,但他沒有因那些氣味而感受到其中的十分之一愉悅,或者憤怒,甚至恐懼。

  就像布魯斯韋恩也死在那條巷子了。

  他的人生、屬於他的一些事物被剝奪了,這將他徹底地拆解了又重新組成了一個新的自我,成為了一個高譚比陰影處還黑暗的存在。恐懼變成了他的非殺傷性武器,Beta變成他的優勢,而曾經他作為一個Omega的身分,則成了他最好的工具。

  阿爾弗雷德為他披荊斬棘,擋掉蜂擁而上的記者和圍觀的民眾,就像那個噩夢般的夜晚,分崩離析的韋恩遺孤是如何重新體認到他的管家是一個Beta且永遠都如記憶中的無所不能。布魯斯開始感覺到鎮定,ABO人種的互相影響正逐漸消退,他的拳頭鬆開,身體再不那麼緊繃,他把毯子攏緊一點,演給其他好事者看布魯斯脆弱不堪的模樣,那是多麼可憐的、受驚嚇的Omega,於是警察們立刻幫忙分出道路,驅趕著不停拿鎂光燈閃著他的記者。

  他被塞進車子裡的時候總算吁出一口氣,他抬眸,從車窗看見憔悴萬分的高登局長在指揮現場,陸續有其他人被帶了出來,局長抬頭看了一眼高譚的夜空,似乎在找某隻大蝙蝠飛過。

  「讓我們回家。」

  「是的,先生。」

 

 

  雙重生活的代價對超人來說大抵是想砸毀點什麼東西,但礙於克拉克肯特的薪水賠不起韋恩公司的牆壁只好作罷。他盯著,不,說他瞪著更恰當,他瞪著眼前的那幅裝飾畫,想著他昨天光是感受到Omega驚慌失措的情緒,捏緊的拳頭在布魯斯的西裝下造成嚴重瘀青,但布魯斯韋恩吻的他異常用力,也許他是被激素影響到了,又或者,他真想讓他無法呼吸──韋恩早預料到了襲擊的發生?他更傾向於相信是蝙蝠俠提前告訴他的。

  那麼,為什麼蝙蝠俠寧可告訴布魯斯韋恩也不願意告訴超人?

  沮喪和不被信任的憤怒交雜在一塊兒,但他真正惱怒的是他傷害了一個Omega,他昨晚肯定弄傷了布魯斯韋恩,而高譚寶貝卻拯救了他的理智免於恐懼毒氣的侵擾。他想要道歉,儘管他不能頂著克拉克肯特的相貌去,至少他現在可以知道布魯斯韋恩好不好。

  顯然,在經過襲擊之後,高譚寶貝覺得隔日一早就找上記者會面是個不錯的主意,看來他應該挺好的……他試著在腦海描繪蝙蝠俠照顧他的畫面,但他對此想像力實在不足,幻想無法成像。克拉克嘆了口氣,在聽到腳步聲之後他站了起來,準備迎接韋恩企業的老闆──

  盧修斯福克斯。

  好吧,那也沒錯,他的確才是實質經營韋恩企業的負責人。一個傳奇人物似的Beta,在幾年內就將韋恩集團推到新的巔峰,更讓外界確定了布魯斯韋恩顯然更喜歡Beta的說詞,因為這是布魯斯在多年旅遊歸國之後,第一個在家族企業內插手干涉的主意。

  他尊敬的看著那位男士,福克斯只是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星球日報的記者,之後請他坐下。

  「我想你應該得知了消息,一場針對Omega權益爭取活動的恐怖反對行動,害得韋恩先生近日都必須待在莊園內休養,所以由我來代勞向你說明韋恩企業與盧瑟企業的合作案……請問,有任何問題嗎?」福克斯停頓了一下後問道。

  克拉克擔憂的模樣被注意到了,於是他羞愧地低下頭,但最後還是點點頭,回答:「呃……我想知道,韋恩先生他還好不好?」

  「昨晚肯特先生不也在場嗎?」

  「我……我到中途就先行離場了……」

  福克斯挑了挑眉,倒不是說他很意外,大家都會關心布魯斯韋恩的,無論是真心愛他的人,還是迷戀一個有錢有勢的Omega,而他都有權力決定告不告訴任何人布魯斯的情況,他甚至不必說謊,他不想回答只需要沉默便行。

  (你不必告訴我,這樣我被問起的話,我也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福克斯想起那個剛歸國的布魯斯給了他一個微笑,甚至沒費心隱藏一下他的秘密,全然的信任和任性都展現給他和他的管家。他眨了眨眼睛,丟出一堆無理的要求,可他樂於滿足這個人,神奇的是,他甚至不是一個真的Omega。

  他曾和阿爾弗雷德討論起,他是怎麼把布魯斯養成一隻性格怪異的大蝙蝠的,另一位智者則巧妙地回答:那你又是怎麼把他養成在會議上會蒙頭大睡的呢?語畢,兩人最終都只能感嘆的一笑,然後剛回到屋內因兩個老人對著他無限感慨地搖搖頭的布魯斯韋恩則滿臉困惑。

  「我知道這很冒昧,但是,我在襲擊前採訪了韋恩先生!我認為他對Omega主權的看法不值得被這種襲擊對待!」克拉克誠懇地祈求著,那讓福克斯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這位記者身上。

  「你是一個Alpha,而你認同Omega應該要擁有平等的權利,以及自由?」福克斯問。

  克拉克點頭,「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該決定Omega該在什麼時候被標記,他們都該有選擇伴侶的權利,他們也該擁有自己的資產、事業……而不是必須委託伴侶或者親戚。」他低下頭,深怕自己說錯話。

  布魯斯和福克斯的狀況就如他說的,Omega被視為只有生育能力的脆弱生物,於是愚蠢的法條規定了他們的公司必須交由Omega認識且信任的Alpha或者Beta管理,有時候,要是找不到適合的人選,那麼他們就會拍賣掉Omega的公司,甚至是附帶Omega本人。

  但福克斯本人似乎不在意克拉克突兀的話,他只是有趣地改口問道:「那麼Beta呢?很顯然至今為止的法律規定都認為Beta除了被Omega委任之外,都不適任管理公司的責任,一個AO家族生下來的孩子之中,要是出現了Beta,他甚至沒有繼承家族企業的權益。」

  繼承家族的工作被規定只能在Alpha或Omega身上,若是這個家庭當中只有Beta,情況更糟糕,該家族的繼承會交由親戚當中的Alpha或Omega負責。

  Beta人種的數量最多,但是權益才是真正卻被漠視的族群,也許這是「熱愛權益」的布魯斯韋恩之所以更喜歡Beta的原因?

  克拉克面對福克斯,作為一個Alpha,他自覺自己無法組織出令人信服的話語,所以他只是真誠的非常用力地說:「我認識的Beta都是最優秀的。」他真心希望對方會相信他。

  福克斯點了點頭,提了一個名字,「露易絲蓮恩,是吧?」

  「是的。」露易絲的確是令人相當敬佩的Beta,她甚至是個女性,但膽識過人,即使她時常會為了新聞做出一些讓人替她捏一把冷汗的危險行徑。

  「那麼,在我們開始之前,這份文件請你先過目。」福克斯遞給他一紙保密條款。

  在韋恩集團同意之前,克拉克肯特寫的東西都不得外流,而他從這次會談中能靠大眾媒體透露出去的,也只有對兩家公司合作案的一個概念,具體事項一概不得公開。克拉克沒有猶疑就簽名了,雖然佩里不會高興的,但是他深知這個研究的重要性和風險。

  克拉克把同意書還給福克斯的時候,秘書上了咖啡,然後退了出去,會議室變成了一個無人打擾的密閉空間。他仔細聽著福克斯闡述關於這個合作案的最終主張和韋恩企業的願旨,克拉克手裡捧著那些相關文件,那些數據和已有成果的研究是神奇的,近乎迷人的。

  一個不再只有AO的基因能夠培育出後代,Beta也能夠擁有自己的孩子的世界,一個足以消弭ABO差異造成的隔閡的歷史性一步。他的超級記憶記下了福克斯的每一言每一句,但他還是做了筆記,然後只剩下一個問題──這個主意是出自於誰?

  他唯一所想的只有一個名字,布魯斯韋恩。

  他看起來不像會深思熟慮那麼多的人,至少外界不會這麼臆測他,但也很可能這個研究計畫是他哪天來的突發奇想,在會議上,突然順口而出的一個詞被採納了,因為他想和一個偉大的Beta擁有孩子。

  蝙蝠俠知道這件事情嗎?他知道自己的基因很可能會和韋恩的基因放在一起交融重塑成另一個DNA,會有另一個小韋恩像極了他……蝙蝠俠什麼都知道不是嗎?

  儘管他知道這都只是猜測,但一瞬間閃過腦海的念頭還是打擊到他了。克拉克無力地在筆記本上把方才失神寫的B給塗掉,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工作上。萊克斯盧瑟的部分提起的很少,但韋恩企業和盧瑟的公司合作會將此技術的開發效率提升百分之三十。

  這兩家科技公司合作其實也在恰當不過,他們都在ABO激素研究上早有一番造詣了。韋恩企業出產的抑制劑到目前為止都還相當受到歡迎,盧瑟企業則是有能調節Omega激素提前進入發情期,以便和Alpha結合並順利懷孕的產品──儘管在萊克斯盧瑟成功開發出只針對已被標記過的Omega使用之前,他的這項發明可害他本人進了監獄好一段時間。

  在會談結束之後,克拉克抿了一口咖啡,發現咖啡都冷掉了而他根本沒喝上幾口,但他感激不已的緊握著福克斯伸過來的手。

  「我會寫出一篇好文章的,我保證,福克斯先生。」

  「我會期待的……對了,這個給你。」

  福克斯忽然拿過來一個小盒子,天鵝絨色的包裝紙上頭印著韋恩企業的標誌看起來相當典雅,克拉克迷惑地接過,道了聲謝謝之後詢問:「請問,這是……?」

  「韋恩先生的意思。」福克斯言簡意賅地說道,甚至還眨了兩下眼睛,「就當是提前感謝你代表大眾媒體對這份合作案的關注。」

  敏銳的生意人話中有話,克拉克只能冒著冷汗裝傻地點點頭。等他被送出韋恩企業門口,他找了個不太引人注意但靠近大馬路的巷子拆開那個盒子,當他看見裡頭放的東西是什麼,克拉克幾乎發不出聲音來。

  那是一支蝙蝠鏢,就在昨天晚上他見過它,他想競標但是無法得手的那支。

  克拉克低聲苦笑。

  他實在不曉得這是一個單純的致贈,還是一個警告。

 

 

  今早的報紙無論哪家都相當精彩。頭版清一色都是高譚的襲擊事件,看來外界一致認為這是針對Omega主權的偏激反對行動,至於布魯斯韋恩也被捲入此次事件是畫龍點睛,今天清早遠遠望過去莊園外頭全是記者,不過全被阿爾弗雷德不知道用什麼法子趕走了。他對管家能壓制所有人的隱藏技能不太感興趣,但是仍舊對阿爾弗雷德的神奇感到讚嘆。

  布魯斯單手支著下巴,在餐桌上擺出剛睡醒還神智不清的渙散模樣,阿爾弗雷德作勢要將老爺攪動許久的那杯咖啡給拿走,布魯斯才警惕地伸手攔下。

  「美好的早晨在餐桌上竊聽別人談話不是件良好的習慣,布魯斯老爺。」

  「我只是想確保每個環節都沒有失誤,阿爾弗雷德。」

  在管家質疑的眼神下,布魯斯最終還是把耳機取下,他能聽到的最後一段對話是「我認識的Beta都是最優秀的」和「露易絲蓮恩」,他只是抿了口咖啡,不做他想。阿爾弗雷德看著自家主人嘆了口氣,建議道:「我認為禮物還是親自贈予比較好。」

  布魯斯飛快的略過了關於高譚寶貝的緋聞,擺了擺手,「我只是不希望讓那支蝙蝠鏢再被拿來作文章。」和萊克斯盧瑟扯上關係已經夠糟糕了,和蝙蝠俠又是哪門子的冷笑話,噢,現在還要多個超人,儘管沒有照片存證,但布魯斯韋恩昨晚確實標下了超人的吻。

  雙重身分的代價。不管他還是阿爾弗雷德鐵定一開始都沒料到犧牲會這麼大。

  「老爺,今天的行程除了晚上都沒有安排,您打算做點什麼嗎?」管家敬職的問道。

  「待在家裡,修修車、修修……」布魯斯小聲地嘆了口氣,那個專門用來定位超人的衛星此刻正發出警告,「也許,我們有客人了,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掀開窗簾,同意地點點頭,「也許我該準備些茶點了,您認為呢,老爺?」

  「準備氪石招待超人吧。」

  布魯斯低聲地說,然後走到窗邊順手打開了窗子,阿爾弗雷德適時的退出,他不爽的盯著那雙紅色的靴子緩慢地落到韋恩莊園的地面上。

  「那可真不友善。」超人無奈地笑笑,很顯然他聽見了布魯斯的話。

  「不請自來也不是值得讚許的行為。」布魯斯冷淡地說道,這裡不是公眾場合,他也懶得裝出親切的模樣,「大都會就沒有貓卡在樹上,或有人的狗需要你幫忙溜了嗎,超人?」

  超人實在很不擅長對付反覆無常的高譚寶貝,也許還有一點尷尬的成分在,但現在看來布魯斯很有精神,他安下心來,渾然不知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被布魯斯盡收眼底,在蝙蝠俠的心裡他是如何狠狠嗤笑他一筆的。

  至少他現在大概能確定布魯斯對Alpha(或單純針對超人)並無好感是真的。超人忍著用透視眼看他哪裡有受傷,僅用肉眼能發現布魯斯搭在窗框的手有幾道擦傷,但他沒辦法把自己的關心解釋成和Alpha本能無關,所以他只是有些難過的微笑面對布魯斯韋恩的冷嘲熱諷。

  「我來確定你沒事,還有感謝你那時幫的忙……」

  「我只是不想浪費自己的錢。」

  布魯斯韋恩有失形象地翻了個白眼,接獲了端茶來的管家警告般的咳嗽,管家很不認同的說道:「我認為您應該先請客人入內在談話才是,老爺。」

  「不必。」布魯斯果斷地說,他掃了一眼不敢發話的超人,「超人就要走了。」

  「……是的。」超人點點頭,「我很抱歉,還讓您費心準備了茶……」

  阿爾弗雷德把托盤放到餐桌上,他很清楚這該怪在誰的身上,「不要緊,先生,很顯然沒辦法好好招待客人是莊園主人的失職。」

  「嘿!」

  他們無視布魯斯氣呼呼的抱怨,超人搖搖頭然後微笑,「是我沒有預約的錯。抱歉,大都會那裡出了點車禍,先走了。」

  「希望那不太嚴重,再會,超人先生。」

  「再會兩位。」

  超人飛的遠一點兒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布魯斯仍待在窗邊瞇著眼睛,小心謹慎地盯著他逐漸縮小的身影,然後管家對他欠缺待客禮儀感到很不滿意,能這樣教訓布魯斯韋恩的人可少之又少,他真的很敬佩這位管家,就如昨日大都會的記者碰見他,管家有禮的態度和巧妙的幽默讓克拉克難以拒絕他的請求。

  他所遇見過的Beta總是些了不起的人,而布魯斯韋恩則擁有了很好的機遇碰上這些人,並得到幫助。這不是韋恩有著名的幸運女神眷顧,那種他被外界批評為不經大腦的投資行動最終都會翻本賺的情況,布魯斯是真的重視這些被這世界根深蒂固的偏見看低的Beta。

  他值得那些。

  超人鬆開曾心有不甘的拳頭,然後將那些都用超級速度丟置於腦後,飛往他心愛的城鎮拯救他的大都會。

 

 

  超人的來訪是意料之外,所幸他沒佔太多時間,蝙蝠俠還是有機會能修修他的蝙蝠車和裝備。但他還是不由得戒備起來,假設超人是發現了什麼過來試探呢?他還沒打算那麼快讓超人知道蝙蝠俠的真身,至少在他的日程裡,還不打算把公布身分給任何一個人排入計畫中。

  他給自己注射中和劑的時候仔細地嗅了嗅味道,他身上還是無懈可擊的Omega氣味……他想到什麼似的打了個寒顫,最終這個味道還是吸引到了超人了嗎?希望不要,但他的確表現得反常,可克拉克才和盧修斯談到了露易絲。

  ……誰都知道ABO人種可悲的缺陷在於被彼此的激素影響。

  不過氪星人和人類的構造確實有些微的不一樣,據超人自行透漏的情報來看,他能調節些微的激素導致氣味上產生變化,好讓別人將超人和他偽裝的人類身分區別開來──他信賴的用藍眼睛注視著蝙蝠俠,絲毫不介意告訴他,超人有個假身分,儘管蝙蝠俠什麼都知道。

  他該給超人做個檢查,氪星人對ABO性別還有什麼特徵,還能調節什麼,但那都是稻草人的事情結束之後的事了。蝙蝠俠接過高登遞來的資料,稻草人進了阿卡漢療養院,而他們審問不出什麼,因為他吸入了自己製造的毒氣。

  「大家都說他早就把自己搞瘋了,不然怎麼會想殘殺Omega,他可是個Alpha。」高登不爽的把菸蒂丟在地上狠狠捻熄,然後又覺得自己過於情緒化,「抱歉,我忘了這裡可是高譚。」

  說得好像這是個很好的理由說明瘋子罪犯都潛伏在這座城市一樣。蝙蝠俠保持沉默,他知道稻草人沒那麼不謹慎,而且他絕對有抑制毒氣的解藥,或他體內早有抗體,也許他是故意吸入毒氣的,但如果只是為了讓醫院檢測判定他精神異常好減刑,那實在沒必要,阿卡漢監獄的人基本只進不出……除了他們總是有很多法子可以越獄以外。

  稻草人沒有目的的話,那就是有人在背後操作這一切了──有另一個主謀。

  他實在很不喜歡現在的局面,沒有人知道稻草人是何時吸入毒氣的,他在押送的車子裡突然崩潰,瘋狂的扭動著,把頭往車窗上面痛撞一頓,那讓整台車差點失事。稻草人試過咬舌自盡,不過被阻止了,那些警員原本想冷眼旁觀的,他們說他活該。

  但在虐殺了許多Omega之後陷入的惡夢才是他應受的折磨,那些他利用被殘殺的Omega的氣味會是最可怕的雙面刃,他親眼見過並實踐過的畫面會成為他噩夢裡最寫實的一部份。

  「我需要知道是哪三個警員押送稻草人的。」蝙蝠俠說。

  「那三個人都是Beta,Alpha和稻草人同車的話恐怕會在到監獄前就控制不住……」高登一邊說,一邊傳指令給他的同事要他們帶來蝙蝠俠需要的,很快他的屬下就送來了文件,「這三個人有什麼問題嗎?」

  「他們不是押送稻草人的人,聯絡他們,現在。」

  蝙蝠俠只消一眼過目文件就察覺苗頭不對,事發照片上的員警身上的裝備齊全沒拍到臉,目測體型特徵都和資料上的相差無幾,但這就是個漏洞。

  高登馬上下達指令,不消片刻,他們得到了結論。

  「聯絡不上,三個人都是。」高登張大著嘴,望著蝙蝠俠希望得到解答。

  「有線索馬上連絡我。」蝙蝠俠說道。

  「線索?」

  「會有的。」

  蝙蝠俠消失於黑暗中,高登留在原地試圖釐清出蝙蝠俠最終得出的答案──他的警員被替換掉了,生死未卜,如果他們死了,高登必須找出他們的屍體來,假設還活著,代表主謀另有計謀,那個瘋子很可能會主動提供線索,誘使他們上鉤。

  這恐怕不單純只是針對Omega主權的恐怖行動,但他也無法斷定這是另一局瘋子罪犯和蝙蝠俠的遊戲,至少他目前感覺兩者都不是,也許他還該去調查一下阿卡漢監獄最近的寧靜是不是假的了……但他猜,蝙蝠俠早著手進行了。

  高登點了根新的菸。

  最近的日子鐵定很難過。




TBC


為了寫出有合理性的案件文好耗腦力,於是我想請各位把案件文看成單純的一種劇情,這案件文完全沒有深度!這漸漸感覺不是我想寫出來的ABO故事,但是有幾個橋段我還是非常想寫到的。

最前面稍微透露了老爺的性別轉變,PTSD導致年幼的布魯斯從Omega變成Beta,怕無法接受此設定的朋友所以沒有明寫。我覺得蝙蝠俠還是都打B開頭最適合了,但是如果沒有遭遇變故的話,布魯斯韋恩大概會是在幸福長大的Omega,而即使如此,他也會站出來為爭取Omega主權的,那就是布魯斯韋恩。

來說說超人的部分,眾人皆認為他喜歡的Beta同事是露易絲,連當事人之一都這麼認為,而超人要開始苦惱他最近喜歡的很可能不是那位Beta同事了,但他不知道他開始有好感的人還是同一個,加油啊超人。(雖然這些傢伙的關係真是越來越亂,自己在寫的時候超級希望他趕快發現的。)

最近STEAM在遲來的冬季大特賣,買了蝙蝠俠的阿卡漢城市,但沒買喪心病狂的不義,雖然害我跌超蝙坑的就是不義。我也好想寫不義,能正大光明的虐,我想寫不義的老爺女體設定,但又怕雷XDDDDD

2月真的能生出新刊嗎,看這進度......

依舊,有矛盾或不合理或奇怪的地方歡迎提點,如果雷老爺女體也歡迎告知......我哪天真的寫的話TAG會上多一點提醒各位的,謝謝大家的留言和催更!我能回覆的話會盡可能回應,這是很好的動力啊嗚嗚!

(廢話超多)

评论(16)
热度(8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