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02 (*ABO)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02




  一整夜的搜尋一無所獲。蝙蝠俠憤怒的瞪著監控畫面,試圖不要讓心思溜到高譚的Omega綁架案上,他已經看過幾個有被監視器錄下的綁架畫面,沒什麼特別的,孤身一人走在暗處的Omega,對上不論是Alpha還是Beta的綁匪根本無招架之力。

  值得注意的一點,那些Omega更多是被標記過的,被標記過的Omega根本沒有販賣的價值,要等他們和Alpha的聯結斷開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Alpha沒死亡的情況下,有時候扭結根本不會消失,現在他更能確定是稻草人幹的好事了。

  他利用那些Omega製作新的毒氣,一種讓人崩潰的,甚至是致死的恐懼毒氣,恐怕是Beta都難以倖免。就用量而定,可能造成一團混亂,或者不分種族的群體死亡,問題是,稻草人要把新型毒氣用於哪裡?

  監控畫面上,綠燈俠和海王正把一隻擱淺的鯨魚送回大海裡,大都會那邊隱約可以瞥見天空過去的一道藍色身影,早晨的高譚還算寧靜,阿卡漢那邊也沒什麼動靜……蝙蝠俠近期的日子過得還算平靜,除掉稻草人造成的混亂那一塊兒。

  除去布魯斯韋恩生活的那部分,他幾乎都要說上滿意的程度了。

  該死。

  一個會有不少Omega聚集的場合,一個Omega權益基金會舉辦的競標捐款,一個布魯斯韋恩不得不出席的活動。他唯一該慶幸的是福克斯特地提醒他,最近該安分一點,所以他不需要攜帶女伴參加,可是帶迪克或提姆去都不是最好選擇,任何生理性別都會受到影響。

  他只能孤軍奮戰,而他早就習慣了……通訊器在此時傳出了超人的聲音。

  「超人呼叫蝙蝠俠。」

  「什麼事?」

  「呃……我過兩天必須去高譚出席一個基金會的活動,先告訴你一聲。」

  「……」

  他調出了競標活動的名單。真的?壓軸?大都會能拿得出最好的東西居然是超人的吻?萊克斯盧瑟捐的古董花瓶都沒那個待遇。

  「……B?」

  蝙蝠俠發現自己沉默的太久,勉勉強強從咽喉裡吐出個沉重而不爽透頂的「嗯」字,然後就擅自切斷了通訊。那才是稻草人真正的目標,一個發狂的超人,不管他是想要搞出什麼大動靜,還是純粹想要測試新型毒氣對外星人具不具效果……接下來的發展絕對都糟糕透了。

  他可以想點法子讓超人無法出席,但是克拉克肯特也在被允許入場的記者名單內──這是他的錯,他安排讓星球日報派最好的(再重申一次,露易絲蓮恩重感冒)記者過來,於是克拉克到高譚待命隨時去見布魯斯韋恩,於是乎能夠順道報導基金會的募款活動。

  他想他能在兩天內請福克斯開發些應急用的抗體,雖然不知道他又會提出什麼刁難蝙蝠俠工時的要求好讓布魯斯韋恩能夠出現在大眾媒體面前,而超人?也許他能想辦法讓他不要呼吸,鑒於他是個外星人,他想那應該不是問題。

  但他不想要打開通訊器,像是沒頭沒腦的和氪星人說:「幫我個忙好嗎,超人?不要呼吸。」倘若聯盟成員聽到了恐怕以為他是變相地要求超人去死,可他也沒打算告訴超人兩天後的活動可能會發生什麼,一個多管閒事的變數,正是他最不需要的,謝謝。

 

 

  也許你該信任你的朋友多點兒,那並沒有多大壞處不是?阿爾弗雷德在替他打溫莎結的時候說道,然後換來主人的不以為然。仰起腦袋露出脖子,喉結滾動著發出哼聲,管家的話聽起來有多麼像溫柔的諷刺,而蝙蝠俠終究不能相信任何人。

  布魯斯韋恩沒有攜伴的出場自然又是好讓閒著發慌的民眾擅自臆測的好話題了,可惜他真的對萊克斯盧瑟的花瓶不感興趣,不然他會很樂意標個幾萬當作炒熱話題的戲法。

  他瞄了一眼後方的記者區,星球日報的記者專注在拍賣會上的新一個競標物上,認真的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似乎在著墨著該怎麼為今晚寫一篇報導,來敘述這個拍賣會對爭取Omega主權的發展是有多具意義,但布魯斯韋恩只是暗笑,克拉克肯特根本不需要靠紙筆記下任何事情。

  克拉克肯特似乎發現了什麼,抬頭張望了一下,然後又撓撓自己,困惑不已。

  布魯斯韋恩不著痕跡的收回眼神,彷彿他的回頭一瞥只是為了給後方拋一個媚眼好造成全場一瞬間的心律不整,只是為了好玩的行徑讓克拉克肯特皺起了眉頭,布魯斯沒有看漏。

  在主持人提到布魯斯韋恩的名稱的時候他微笑了一下,阿爾弗雷德擅自幫他捐了一支蝙蝠鏢,他僵硬的迅速拉平嘴角,他認出了那支蝙蝠鏢是屬於蝙蝠俠剛誕生的年代產物,還沒有那麼多的功能,就只是單純蝙蝠形狀的尖銳金屬片──他咳了兩聲。

  「在你開始過雙重人生並讓忍者們毀了莊園之後,恕我失禮了老爺,但我開始認為雙重人生的代價實在太昂貴了一點。」管家的聲音從通訊器傳出。

  他幾乎要咬牙切齒,但礙於周身有人,他只能勉強假借喝下一口香檳,「認真的?隨便莊園一幅畫都比這個好。」他可不認為初代做工粗糙的蝙蝠鏢會有人想要。

  「放心,老爺,你平常蝙蝠鏢都像不要錢的丟,而據我所知,總是有些人喜歡撿些蝙蝠鏢回家當收藏品的,不會有人覺得怪異的。」阿爾弗雷德停頓了一下,然後補充:「某些網站的拍賣場上起標價都比你在這個拍賣會上的高呢。」

  高譚的上流社會對他投以驚訝的眼神,似乎沒料到高譚寶貝居然會是蝙蝠俠的粉絲,布魯斯只好做足表面,意涵模糊地對看向他的人微笑。蝙蝠鏢遲遲沒人喊標,大抵是出自於高譚市對蝙蝠俠的敬畏和某種拗執,作為蝙蝠俠他自然很清楚,但作為布魯斯韋恩,他只覺得丟臉透了。

  「五千。」

  認真的,克拉克肯特?

  視線齊齊向記者那一塊掃過去,克拉克肯特不自然的縮縮肩膀,但是他舉著牌子仍舊堅定的模樣。有幾個人認出了他寫過超人的報導,當然了,英雄的粉絲,然後克拉克肯特做到了拋磚引玉的效果,很多人也投入了競標。

  克拉克看起來是真的有意願想得到那支蝙蝠鏢,他在不段升高的喊價中不死心地跟了幾次,但當蝙蝠鏢直逼五萬的金額,他最終聳下肩膀沮喪地放棄。

  做為一個和蝙蝠俠共事的人來說,這完全不必要。

  「十萬。」布魯斯韋恩舉起牌子,然後朝眾人抱歉地微笑,「有時候我們總會遇到某些事物,實在是令人難以割愛的,不是嗎?」

  他這一番話,就算有人想繼續競標也不由得打消主意,至少基金會是賺到了十萬入口袋了,而布魯斯韋恩則是損失大了,他花了十萬塊買一個對他而言根本不是收藏品,還是他自己打磨出來的舊型武器。新型的蝙蝠鏢能爆炸、能放出催眠瓦斯或者電擊,這東西根本不值那些的一半價值。

  拍賣會在這之後告了一小段落,基金會找了個空間提供自助式餐點,也只有這個時間記者們被允許採訪,布魯斯韋恩首當其衝是被包圍的那個。他通常在這個時候都吃不到東西,他可惜的對不遠處的黑森林蛋糕眨眨眼睛,然後對著記者們的提問漫不經心的用模稜兩可的答案呼嚨著。直到不知道誰高呼了一聲「據我們所知,您和萊克斯盧瑟私底下有書信來往,請問你們也曾私底下見過面嗎?」於是場面變得一片混亂。

  「不。盧瑟和我都非常忙碌,況且就算我們在一個項目上展開了合作,大都會和高譚依舊相隔著距離……」

  「那支捐贈的蝙蝠標是不是證明您是蝙蝠俠的粉絲?」

  「贊助正義聯盟是不是因為蝙蝠俠?」

  「因為他是英雄們中少數的Beta嗎?既然您公開承認過無法接受大都會的超人那種強烈彰顯自身為Alpha的行徑,是否說明您更傾向於Beta呢?」

  「蝙蝠俠和萊克斯盧瑟您認為哪個比較合適成為您的伴侶呢,韋恩先生?」

  ……誰快來把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們帶走。

  布魯斯韋恩皮笑肉不笑的咳了兩聲,制止了那些越來越誇張的提問,趁他們都安靜下來了,他打算一次性地回答這些可怕的問題。

  「我和盧瑟只是一次愉快的合作關係,不過要我在兩者之中選一個的話,我當然選擇高譚。」布魯斯眨眨眼睛,「我喜歡權益,像正義聯盟這種維護人類權益的組織,我想我有這個機會當然願意提供支持,而且我想能爭取到和神奇女俠一次晚餐也許會是種殊榮──還有問題嗎?」

  他把黛安娜搬出來模糊焦點,然後果不其然接收到某同事不滿的眼光,他看過去的時候,克拉克正吞掉一個三明治之後慢吞吞地走過來,其他記者們都去打擾其他名人了,布魯斯看了他脖子上掛的記者證一陣子,然後露出客套的微笑。

  「您好,韋恩先生,我是星球日報的……哈啾!」

  「早日康復。星球日報,我還以為他們會派露易絲蓮恩過來呢。」布魯斯挑了挑眉後說,「不過我想你的報社既然派你來,那就代表你是最優秀的……克拉克肯特?畢竟我都這麼要求了。」

  克拉克似乎不知道要怎麼應對情緒莫辨的布魯斯韋恩,最後只能低下頭,說道:「我想露易絲會很感謝您的讚揚的,韋恩先生。……請問,我能問您幾個問題嗎?」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眼神誠懇地請求。

  「那不就是你的工作嗎?」布魯斯覺得好笑。

  「呃……現在是晚餐時間。我想,也許您現在會想……吃點東西?」克拉克猶豫地解釋。

  比起把他生吞活剝,記者的職責下克拉克肯特終究還是克拉克肯特,當然,這也可能是他怕不小心惹火往後幾天要採訪的對象,但不管是誰對布魯斯韋恩無禮,他都很難產生介意的情緒就是了。

  布魯斯比了比角落一點的空桌子,提議道:「我想我是可以來塊巧克力蛋糕,而也許你可以付出點勞力,然後我到那兒等你的問題。」

 

  克拉克端來一整個蛋糕的時候,他都要發自真心的微笑了,除此之外,他還拿了一些主食先端到他的眼前,布魯斯瞇著眼睛看克拉克把蛋糕往自己那端放,像是一種條件。他似乎也不著急著問,耐心的等著布魯斯韋恩把盤子裡的東西消滅掉,他是餓了,所以進食的速度很快──他應該沒透視他的飢腸轆轆的消化系統吧?那樣實在太詭異了。

  他把空盤子往小記者面前一推,讓他檢查上面連根花椰菜都沒剩。

  「說吧,肯特,你的問題。還是說,你只是想盯著我吃飯?那可真夠奇怪的。」

  「事實上,我在拍賣會開始前遇到了您的管家,他請託我在採訪您的時候給您吃點東西。」

  「這也是……挺奇怪的。」

  花花公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他為了應對稻草人的襲擊,光是為了把這棟建築物裡三層外三層的調查安全漏洞,他就連喝口阿爾弗雷德特製濃湯的機會都沒有。他不知道是要感謝阿爾弗雷德的體貼,還是多管閒事居然找超人幫忙。

  至少抵銷掉了超人用X光掃描布魯斯韋恩的疑慮。

  「那麼,韋恩先生,最一開始的時候您很反對蝙蝠俠,說他是……異裝癖的神經病,是什麼讓您改變了對他的想法?」

  克拉克的問題他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但他不認為那是他為了寫進報紙才提的問題。

  「也許要讓你失望了,我並沒有改變我的想法。」於是布魯斯回答。

  「可是,那支蝙蝠鏢、贊助正義聯盟,還有……蝙蝠俠的那些道具,還有蝙蝠車。」克拉克身體往前傾了一點,似乎想要看清布魯斯嘲諷的表情底下藏著的真相。

  布魯斯和蝙蝠俠絕對有些不一樣的關係,克拉克確定,不管事實是怎麼樣,他想知道,然後他想他會接受好友的選擇,蝙蝠俠選擇了布魯斯,而布魯斯也許並沒有世人想像中的糟糕……不單單是一個Beta碰上一個讓人難以拒絕的Omega。

  「贊助正義聯盟有助於韋恩企業營造正面形象,而我的話,一時興起吧。」他表露對這些話題的興趣缺乏,「一個Beta,一個沒有超能力的人類,如果沒有這些用金錢堆疊出來的裝備,就不會有蝙蝠俠,他什麼也不是,你不認為嗎?」

  不!克拉克努力嚥下那聲「不」。蝙蝠俠是他認識的人之中最不可思議的人,就算他不靠韋恩的錢也一定能繼續守護他的高譚,於是,布魯斯韋恩巧妙的暗示著自己掌控著蝙蝠俠作為義警的職業生涯的話語就變得讓人無法接受了。

  取代憤怒的發言是又一次克拉克的噴嚏,換來布魯斯又一次不真誠的「早日康復」。

  「……謝謝。」克拉克用力地揉了揉鼻子,然後總算回到了專業記者的身分,問了個恰當的問題,「您一直致力於Omega主權的推動,部分是出自於自己本身是Omega人種的原因之外,還有其他理由嗎?」

  「我喜歡權益,或者之類相似的東西。」布魯斯乾巴巴地重複先前對記者說的話,在心裡反駁他才不是什麼Omega,就算是,他也不會是那種需要被保護在家裡只負責生育的Omega,也許這就是原因,但他只能回答:「只因為自己無法選擇擁有哪種性器官,就被剝奪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這種扼殺自由的行徑還能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持,在這方面的現狀如此跟不上時代。」

  克拉克肯特看起來很迷惑,那不是他預料中會得到的公關稿模式,一些屬於布魯斯韋恩,屬於這個世界少數敢站出來為自己權益說話的Omega的真正的看法,有些憤怒,有些會遭受擁護ABO舊思想的人群的抨擊的想法。

  「您厭惡Alpha嗎?因為他們會下意識地保護Omega的本能行為……」

  「不。不過即使Alpha有著先天優勢,並不真的代表他們真的比Beta或Omega優秀。」

  蝙蝠俠就是個最好的例子。克拉克急忙住嘴才沒把這句話說出口,可他想捕捉更多,他看到的布魯斯韋恩真正的一面,但布魯斯很快就恢復到了平常的狀態,為了結束這個話題。

  「把這些留到我們的私人會談吧。跟你談話很愉快,肯特。」布魯斯說道,他注意到有些人已經關注著他和一個Alpha小記者的交流時間過長了。

  「韋恩先生。」

  「還有問題嗎,肯特?」

  布魯斯看起來耐性告罄。

  「您今晚有感興趣的拍賣物品嗎?」他只是好奇。

  而克拉克肯特絕對會後悔問了這個問題,因為布魯斯展露了刻意的微笑。

  「有的。我想把超人吻的讓他忘記如何呼吸。」

  克拉克想回答其實超人不用呼吸,雖然他總是習慣吸一點氧氣,好讓他在當記者的時候不會忘記人類是會呼吸的,但當他聽到布魯斯這麼說的時候,他有一瞬間確實是驚訝到忘記呼吸。

 

 

  小記者的席位空缺了下來,在幾幅名畫和幾套瓷器之後,總算到了大都會的超人蒞臨現場。超人似乎有些尷尬的接受台下幾名女士熱情的飛吻,然後在不經意對到布魯斯的眼神之後,他僵硬了一下,眼神飄忽的不往賓客們身上放。

  超人說了幾句支持Omega主權的演講,有這樣一個強大、正面的Alpha聲援,這帶來的宣傳效果肯定非同凡響,這也是蝙蝠俠無法那麼輕易把超人從這個活動上移除的原因。

  由阿爾弗雷德那邊傳來的訊息,稻草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出現的跡象,但布魯斯仍舊保持著警惕。壞人總是喜歡在公眾場合來點戲劇化一點的橋段,拍賣會的壓軸,在競標的價格節節攀升,興奮時激素水平會飆高──投下的毒氣便會像炸開來的鍋一樣慘烈。

  布魯斯這時本該抽身,好讓蝙蝠俠潛藏在黑暗裡先一步阻止稻草人的行動,但他最終把這個工作留給了夜翼,讓他帶著達米安在大樓內警戒,因為他眼前的外星人才是不安定因素,他得控管好這個。

  他死死抓著自己的號碼牌,聽著數字往著小記者克拉克永遠不可能賺到的金額上爬,也許超人還差標高譚寶貝一個吻的價格,但當競標的人數逐漸減少,幾個人越來越猶豫的開價的時候,布魯斯一口氣讓超人的吻變得非常值錢。

  他敢保證,明天的報紙關於布魯斯韋恩的花邊新聞一定五花八門的相當驚人,也許盧修斯會氣瘋也說不定。

  布魯斯簽了支票,遞給基金會的服務員之後,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卡片。

  (四人。已解決。氣彈。)

  藍色的眼睛瞇了點兒。他還是不放心,稻草人依舊沒有抓到,但他只是裝作整理西裝,藉故按下藏著的發信器,給迪克和達米安一個撤退訊號,偽裝成服務員的迪克點了點頭。

  「享受超人的吻吧,韋恩先生。」夜翼笑嘻嘻地說道。

  現在的布魯斯不是蝙蝠俠,無法使用蝙蝠俠可怕的死亡瞪視,他只好用他聽起來最愉悅的音調說道:「噢,我會的。」才怪。

  他百分之百確定自己看見了迪克眨了眨的眼神中寫滿了:那可是超人耶!

  是的,他是。但超人是神奇小子從小的偶像,不是蝙蝠俠的。況且,現在就算不是蝙蝠俠,好說歹說也是他的養父要去吻一個外星人,他就不能像達米安一樣聽到這個計畫時發出一些能代表他心情實在很複雜的雜訊(那聽起來很像不小心絆到自己的披風),然後乖乖地回阿爾弗雷德那待命嗎?

  至少超人比自己緊張得多了。他緊張到閉著氣,然後像塊石雕般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這對一個充滿誘惑力的Omega來說真是失禮至極,雖說他並不真的是。

  他能聽見到賓客席上所有人都期待著看高譚最誘人的Omega一吻是否能釣到大都會最強大迷人的Alpha。超人的粉絲肯定會恨透他,在這個體制當中,當然也會有人厭惡Omega。那些舊觀念,認定他們都是些不依靠著Alpha就活不下去的生產機器,某些人不屑Omega,然後又被人諷刺是他們條件不足以被一個Omega看上。

  可他並不是一個Omega,並不真的被Alpha吸引,甚至因為天性,他會多少對Alpha感到煩躁,但他訓練出來的本能並不會對他的行動造成任何影響,屈服或者閃避都不會。他不真的想親吻超人,這只是一個沒事先告知的計畫中的一部份,他們協議中超人不可插手的那一部份。

  布魯斯曖昧的把手環上超人的肩膀然後摟住,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拉到令超人尷尬到不行的程度,他嗤笑著他的緊張,然後又刻意無比的用放慢的溫柔語調問:「準備好了嗎,超人?」

  別推開他,或揍他一拳,我做得到,很快就結束的。超人的藍色眼睛中寫滿了這些字,讓布魯斯想不顧形象大笑起來,但台下的氣氛高漲了起來,激素水平的上升就連他都感覺得到。

  在電光石火之間,窗戶碎掉的同時,超人還來不及反應的當下,布魯斯惡狠狠地攫住了超人的雙唇,可已經沒有人有辦法注意到這世紀性的一吻了,人群開始尖叫,但不是出於興奮,是痛苦,是恐懼,是死亡的味道開始蔓延。

  那些受到折磨、死去的Omega的氣味就像濃厚的血腥味滲入細胞,促使人崩潰,促使人憤怒,被激起保護慾的Alpha開始抓住身邊的同類撕打,Omega在地板上蜷縮成一團放聲大哭,有些Beta忍受不住的拼命撞著牆壁,被本能控制的人類有多麼脆弱。

  他感覺到肩膀就要被捏碎,驚懼地睜大雙眼的超人想要推開他,又或者把布魯斯抱得緊緊的護在懷裡,而布魯斯韋恩只是更加用力地扯住超人的頭髮,彷彿陷入激情當中無法自拔,他一邊推搡著超人撞上牆壁,超人訝異於布魯斯的力道過猛甚至震破了窗戶。

  新鮮的空氣讓理智恢復了一點,宛如最糟糕的精神病院的景象讓他瞠目結舌,稍微放鬆力道之後,只見布魯斯韋恩凶狠的眼神,咬著牙,用最壓抑的聲音嘶吼道:滾!

  超人根本沒法思考那聲滾有多具有意義,他用超級速度飛出窗外,追趕那輛朝會場丟氣彈的直升機,他被感染的憤怒情緒使他暴躁的直接卸了機尾,發狠地將直升機一踹,讓他們不得不七暈八素地迫降在某棟高樓上。

  「超人呼叫蝙蝠俠!」

  他還來不及揪出裡頭的人,兩道身影便從天而降。超人幾乎要憤怒地咆哮了,但那兩個孩子面對狂怒中的Alpha也頂多肩膀一縮,還比不上他曾見過蝙蝠俠訓他們兩句時慘兮兮的悲傷反應,他很快冷靜下來,感謝著氪星人有能夠調節Alpha激素的能力。

  「這些人交給我們就好。」夜翼說道,那個蝙蝠俠最初的羅賓聽起來沒有那麼愉快,甚至有些擔憂,但他提起了精神,也提到了某個名字,「謝謝你的幫忙,超人,雖然你不會在蝙蝠俠口中聽到這些話,但你確實幫了個忙。」

  「嘖。」一旁的羅賓只是撇過了頭。

  「不,這沒什麼。」他忍住詢問蝙蝠俠蹤影的念頭,從夜翼的話裡他感覺得出來蝙蝠俠為了今晚的事不好過,但他們在這裡而不是在蝙蝠俠身邊,那就意味著黑暗騎士自己能行,他得相信蝙蝠俠,儘管他遲遲沒回應他的呼叫,沒叫他滾遠點別多事。

  布魯斯韋恩也在那裡,他想,蝙蝠俠會花多一點時間去教訓這些該死的人的。




TBC


第二章就親上了,距離滾上床肯定不遠了!(亂說

其實還滿想早點讓克拉克發現蝙蝠俠的真實身分的,好不會寫布魯斯花花公子模式哦,關於Omega主權的論點原本想寫得更好一點的,但又覺得高譚寶貝外加蝙蝠俠其實也不是O,就變得很難著墨了。

最近載了阿卡漢起源,結果只要到伯恩利區就會斷線,主線還在那裡完全過不去啊!不知道是載了漢化包的問題還是遊戲的BUG,網路上查都無解,在卸載之前都在其他區域亂晃打打小混混,天啊高譚飛不到幾步就有人可以踢......老爺真的不是得夜巡強迫症,高譚治安無能人比之糟......

希望各位看得愉快,依舊,有任何矛盾或錯誤之處歡迎指出!

校慶終於結束啦,儘管今天下了雨把好不容易計畫好的都打壞了。更新依舊不定時,希望能控制在一周一篇,歡迎催更XD


忽然想到就算接吻也還是可以呼吸,於是就有了一個小劇場:

迪克:你知道就算接吻也還是可以呼吸的吧?

迪克:還是說,你只是想要吻超人而已?

布魯斯:超人的交往經驗為零,那意味著他不知道能夠換氣。

而克拉克很冤望地道:我只是對布魯斯韋恩身上的激素味過敏才不敢吸氣!

评论(9)
热度(115)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