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工商/TF2] 《Axioms》資訊頁




Axioms

公設

那些被假設為眾人所先行肯定的敘述。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Sniper/Spy

* RED TEAM

* 官方漫畫設定妄想

* OOC注意


價格 : NTD 200

規格:A5,左翻頁,內文橫式

頁數:64p

字數:三萬八千字左右

另收錄已於網路發表短篇(+後續/修編)



Vol1.0  Aniom  I

Vol2.0  Aniom II

Vol3.0  Unconfirmed / Change

Vol4.0  Hunter and Fox (*AU)

Vol5.0  HOME (*AU)

Vol6.0  Lovesick (*花吐き病設定)


Vol0.0  Episode




場次販售:ICE2 5/31

攤位號碼:F01 鮪魚人

預購頁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YkI_E9ok1ujp2oOHH2wSg2WlPT83oR7PEoZNixSm_8/viewform

預購期限:5/20 (三)

通販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19340518403


與鮪魚的漫畫本《DO YOU WANT TO PLAY TF2 ?》合購

加贈特典《PYRO奇妙故事本》

CP : Sniper/Spy

文案 / 韓

繪 / 鮪魚



《Axioms》 試閱


I


  那兩個人也不全是在吵架。

  印象中是有那麼幾次,在經過Spy吸菸室門前能夠聽見薩克斯風的演奏,就像他會彈鋼琴一樣,Sniper會吹奏木管樂器並不是什麼秘密。

  正因為如此,才讓人格外訝異,但想一想卻又覺得挺理所當然的。

  之後又有那麼一次,不是Spy為了教Scout餐桌禮儀那會兒,而是在基地被巨大麵包怪物毀了一半後,他們在重建中的基地外升起營火烤肉,大家醉醺醺的,尤其是他。

  不知道是誰又說到了幾天前虛驚一場的死亡期限,便又提及了Spy要Scout收集後裝進水桶裡的他們這夥人的臨終遺言。當時Scout確實是有和他們提到這事,不過他們對著紙片半個字也還沒寫,Scout就先丟了一堆嘲弄Spy的插畫進去了。

  Scout想和Miss Pauling約會已經不是秘密了,小鬼扯著嗓子大喊不公平,其他人訕笑,就算真有人說了,也大多都不是什麼正經的遺願,果然這種事,對他們這些置生死於度外的高風險職業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Spy點了根菸想掩飾尷尬,大抵是覺得真相信他們三天就會因使用傳送器而細胞突變長滿腫瘤致死,和想替他們這群沒心沒肺的臭男人達成心願的自己實在太過愚蠢。Engineer撥著吉他弦,反問他,那麼你的呢?

  不愧是浪漫國度來的人,Spy吐出煙圈,答道:「當然是和愛人一塊兒了。」

  和愛人一塊?不知道是誰先笑的,是有點不厚道,但他們還是笑成一塊了,Spy看起來也沒多生氣,他是真的那樣想,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接著,Medic卻一語突破了盲點。

  「可你這三天不都只和Scout一起嗎?」

  Scout立刻激烈地發出抗議的聲響,很快就被他們這群幼稚的大人戲弄的脖子都紅了,Spy還故意地不做任何辯解,直到小他們這夥人好幾歲的偵查兵認清了他就是被這些叔字輩的拿來取笑的命,灌了口啤酒就不再說話了。

  「小子還真不是普通討厭你。」他聽見Engineer對Spy說。

  不管是表情還是眼神,Spy都沒透露出絲毫感慨或者不悅還是其他的情緒,他只是很淡的回應,就那麼一個「嗯」字罷了,然後和德州佬碰了碰酒瓶,敬酒。

  ……

  接下來的事呢?接下來他就喝茫了。

  他只記得激動到面紅耳赤的Scout,淡然的Spy,和似乎想說什麼的Engineer,沒注意到Sniper當下什麼反應,但他在呼呼大睡以前,確實記得有聽到薩克斯風的演奏。


II


  他大概是目前裝備最齊全的人了吧。其他人掉了槍落了火箭那還是小事,萬能的Miss Pauling總會想法子弄出來給他們的,他的蝴蝶刀和偽裝PDA隨時都備在身上,哪怕剛失業就跟著一個傻小子去蹲苦牢,那好一陣子他也是花上了點兒心思,才沒讓鬱卒發現。

  蝴蝶刀落了倒是無所謂,牙刷斷裂的刷柄尖端只要有點技巧也可以拿來當武器使,PDA掉了就比較麻煩了,不是指找到一個偽裝用的工具有多困難,而是落了的話他會很困擾。

  為何困擾?他鮮少讓人碰他東西,其他人自然不清楚原因。

  況且,這事他知道就行。

 

  病房外頭很冷清,只有Pyro百般無聊地坐在角落,低著戴防毒面具從不肯拿下的腦袋,Spy走到Pyro旁邊也靠著雪白的牆面席地而坐。平常他是不肯和這個縱火狂走太近的,但那時他們一行人潛近海底,看他不安望著窗外的寬廣深海,和濕淋淋像條落水小狗的模樣,他雖稱不上於心不忍,倒也不曾對此感到幸災樂禍絲毫過。

  他還印象著Miss Pauling好不容易湊齊幾個人時,這傢伙張望了一下,很快地聳下了肩膀,防毒面具也防不住洩漏而出的失望。那個會在夜晚彈吉他或說故事給他聽的人呢?會溫柔對他笑笑,拍拍他的腦袋,對他說:好了、好了。那個唯一聽得懂他的話的人呢?

  事情處理得有條不紊但確實忙得緊的Miss Pauling沒能回答Pyro這個問題。

  她只是要他們不要再找其他人了。也許,那位和藹可親的德州人也跳槽了也不一定,誰也說不準,幾人都抱持著這樣的猜疑,尤其是見了Medic在敵人的船上,他們這夥人有時候會有這樣的默契,但心照不宣的沒提這事。

  注意到這點時,Spy不客氣地在心理嗤笑了一下。確實共事的時間是久了,多少也有些同生共死的壯烈情誼在,但甚至到會去顧慮隊友情緒?這就有點太過了。雖說如此,他現在腦裡想著的也還是:要是拿得出彩虹或者獨角獸一類的東西給他,Pyro會高興一點嗎?

  他可真不擅長這種事。

  少了Engi很麻煩的,少了Medic也很麻煩,在深海碰上敵人的時候,也少了Heavy,這又多出了麻煩事。缺一不可……麼?簡直像是忽然間全世界都強調起了團隊合作。

  他又想抽菸了,於是拿出了PDA打開,才發覺剩下的菸不多了,所以,掩在昂貴菸捲後頭的照片也就顯露了一角。他停頓了一會兒,想到Demoman氣呼呼的表情,就也作罷,轉而掀開了柴油打火機的盒蓋。一展搖曳著的火光吸引住了Pyro,防毒面具後頭藏的眼睛似乎亮了,但也有可能只是映出了火焰罷了。

  Spy把打火機遞過去,讓Pyro自己拿著,反正醫院不能抽菸,剩下的柴油大抵只能夠撐個五分鐘,在這段期間,縱火犯可不至於燒了這間診所吧。

  他讓Pyro在那個角落繼續一個人待著,有了點兒他喜歡的東西,看起來沒那麼消沉了。


评论(2)
热度(5)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