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Form 20150119

※繁體字注意
Valentine's Day party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Spy
* RED TEAM
* 清水向 / OOC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50119




  在你的墓前獻上一株紅玫瑰 /

  宛如血般深紅 /

  墳上那一杯紅酒 /

  敬你死也要壯烈的靈魂 /


  早就遺忘這個節日的意義了。在煙硝味的戰場上,誰還記得這種羅曼蒂克的情懷?法國街上滿是巧克力和鮮豔的玫瑰花束,浪漫的國家在這個日子更是昇華,於是墓園依舊冷清。那裡和外邊的世界彷彿無關,只是純屬偶然,死去於今日。


  於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就是開始回播的記憶。關於這個未屬名的墓碑下,棺材裡躺著的那個傢伙,那個該死的、如今真的死透了,卻還是要人不甘願的男人。


  他的血是艷紅的,如同他的西裝、領帶或者面罩。


  並不是深藍色的血液,也並非一點溫度也沒有。在陰沉雨日的那天喪禮上,沉默的低垂著頭,把表情藏在棒球帽底下的Scout也說明了,那個躺在棺材裡的混蛋並不只是個冷血的傭兵。他不記得那天有誰哭了,真正殘酷的也許是臉上一片乾燥的他們,那個會嘲弄露出諷刺微笑,也曾開懷大笑過的傢伙,才是真正有血有淚的人類。


  他還記得那朵曾經別在他胸前的紅玫瑰。


  「……哪來的花?」


  只是為了準備作戰而存在的基地,出現了一個用玫瑰花細心妝點的花瓶,怪的是,它出現在這粗野的地方卻一點也不突兀──如那邊那個心情愉快的傢伙在這支隊伍之中,諷刺他們野蠻、粗俗,分明自己才是穿著一身筆挺西裝格格不入,卻稱職的不可或缺。


  「今天可是情人節。」


  那個傢伙的表情似乎在責怪他蠢的無藥可救了,可就算他確實沒注意到今天幾月幾號,這個娘們節日也不關他的事。


  那是第一年的情人節。


  最終那花瓶還是說明了它並不適合存在於此地。從敞開的窗戶飛進來的是Scout用棒球棍打擊出去的一發火箭,不知該說是歪打正著還是命中注定,那枚火箭不偏不倚的爆破了那些新鮮的玫瑰,殘留一地碎片和焦黑的花瓣。


  也許還有誰無聲的嘆息。


  Soldier還摸不著頭緒,只知道沒炸到人就好了,反而是同他玩鬧的Scout開始感到抱歉,很可能是因為Spy反常的沒有口出惡言,於是沒被斥責的小鬼反倒開始心生愧疚,但Spy只是說了句「無所謂」,好似他真的一點也不惋惜那些花。


  只是些無聊的花,他們這群傭兵確實不懂,意義在哪。


  而隔年並沒有再出現過那樣的花束。


  但他確實記得那年Spy左邊胸前綻放的紅玫瑰──Scout跑遍大街小巷在這種花束供不應求的日子裡,從某間花店找來的最後一朵,那朵玫瑰凋零,毫無生氣,一點也不完美,但Spy仍收下了;他也記得那樣的莞爾一笑,讓十來歲的小鬼燒紅了耳朵。


 

  不知道何時開始的,腎上腺素已經用罄,只有疼痛和迫在眉睫的子彈才能享受刺激。麻木的開槍,懷抱著熱兵器胸腔卻越發冰冷,死去的靈魂連同作戰結束的夜晚,想隨便找個女人溫存的慾望都只讓他感覺噁心。都快要忘記自己第一次射殺一個人的時候,是怎麼作嘔到膽汁都燒上食道的了。


  於是他住在露營車裡,不需要相信或依靠任何人活著,過個寡淡的人生,不過這貌似對Spy來說是件極為可笑的事情。


  畢竟,第二年的時候,他還擁抱女人過日。


  巧克力,滿山滿谷的巧克力攻佔了整個餐桌,全是Spy一整夜的戰利品:被Demoman嫌棄為小兒科的酒心巧克力(結果他還是拿走了並吃的一乾二淨)、動物造型的巧克力,也有普通的牛奶巧克力和高檔的黑巧克力、薄荷或椹果口味的,以及要咬一口才知道是什麼水果味兒的綜合巧克力。


  等他到基地聞到濃濃巧克力味和滿桌子空盒時,Engineer才告訴他,他來的晚了,那些味道挺不錯的甜食都被他們搜刮一空了。明明不是這位德州人的錯卻為此感到抱歉,絲毫不介意的Sniper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他掃了一眼桌子,想那個對女人會遵守禮尚往來的禮儀的傢伙,下個月要花多少錢來購置回禮,他可不認為這樣和貪如豺狼的女人打交道又明智到哪去。


  隨便弄點東西果腹,他又要龜回自己的車裡來場好眠了。走回停露營車的空地時,他壓根兒不該停下腳步的,但他還是這麼做了。


  「踐踏那些有心人的心意,真有你的。」

  「我可不需要多餘的脂肪,再說好了,女士們可不會發現。」


  那個抽著菸的男人吐出煙圈,他可一點也不懂那些女人看上這個男人哪點好?危險和神秘感……喜歡這兩個要素的女人她們是瘋了對吧?不過要說的話,他們這夥當傭兵的都是,熱愛那些危險當作刺激,為一個根本不知道長什麼樣子的機密爭著你死我活。


  「給我支菸。」他伸手討菸道。


  Spy一邊挑眉一邊從口袋拿出菸來,「已經落魄到連菸都買不起了嗎,北方佬?」


  「不過是根菸,閉嘴吧,挑了七個臭男人的巧克力倒是見你挺甘願的。」他不耐煩地說道,然後見對方低聲哼笑,就一股莫名的焦躁,拍到掌心的香菸也沒令他好一點。


  「只是個形式罷了。」他掀開了柴油打火機的盒蓋替那個不知鬧起什麼彆扭來的澳洲人點火,「總是會有人重視那些東西的,可不像你們一樣沒有文化。」


  Sniper可不屑他這套理論,但與其聽他就這議題講上半個夜晚,他還不如講點別的。


  「好好的吸煙室不待,在這幹嘛?」

  「總不會是計畫害人。」


  對那些假想的陰謀詭計或者陰險伎倆所有人可是心知肚明,Spy不會拒絕承認「那些」並不是真的,畢竟那些能讓他貼上更有特色的標籤……至少除了讓他更像個混球之外,也能把他包裝的更加神秘。


  但對他們其他人來說,不管Spy的城府究竟深不深,他都是個混蛋,就只有這樣。


 

  他只記得最後Spy的理由只是一句無聊的「因為今晚月色很美」,但他不知道夏目漱石,自然也不清楚那句話隱藏的意涵。兩個人站在空地裡靜靜地抽掉一整包菸,跨過了二月十四號,這是他對那年的印象。


  他不愛巧克力那種甜得發膩的東西,這不知道那個男人知不知道,況且,要是是那傢伙屬名送的,他肯定先化驗一番確認有沒有毒在全數丟進垃圾桶裡,這大概也是他為何要把那些巧克力包裝成「踐踏女人真心的麻煩」推銷出去了。


  但作為浪漫國度出生的傢伙,他確實把基地裡那群小子的喜好摸得很透徹,要不是那樣,他大概也不會注意到其實巧克力是Spy親手購置的,而這一件事,只不過是基於形式才做的……真是如此?還是只不過是不打算承認?


  形式。你的死也是基於這種無聊東西嗎?


  他看著墓碑,得不到解答。


  回到落腳處的時候,Sniper短暫地後悔了自己沒選擇找間旅館,而是使用那把黃銅鑰匙打開這扇門。俯拾皆是那些記憶的殘片,零星散落在屋裡不起眼的痕跡上頭,撒在地毯上的紅酒漬,或者,滾落在沙發下那把左輪手槍的子彈。


  就連餐廳裡的那張木頭餐椅,肢解過後又被勉強的拼湊回去。他們曾在某次打架中像摔角選手那樣操起它來,便往對方頭上砸去,是誰砸誰他已經記不太清了(也許這反倒說明了那次很可能就是他被砸);他們總是爭吵,為無關緊要的事鬥嘴,閒來無事就要嘲諷對方幾句才甘心,可他們很少像那樣打起架來,畢竟要是每次這種能趁勢決定整修室內裝潢的模式,恐怕薪水再多也吃不消。


  他將鑰匙收回口袋。他們在戰場上度過第三年的二月十四日。其實沒有什麼好值得回憶的,只有在槍林彈雨之中,被掌心摀熱的金屬,從另一人的手心交到他的手心。


  兩個人躲在貨櫃後頭,火箭從上空呼嘯而過。又不是在看流星,他嗤笑,狼狽不堪地檢查自己所剩不多的彈藥,好極了,只剩衝鋒槍的一枚彈匣,但是比起那個膛室只剩兩顆子彈的法國人好。


  兩發子彈,一發給自己,一發給愛人。多像他會說出口的那種詩情畫意。


  但他們是哪種身分,談何殉情。不過是一同命喪黃泉的隊友罷了,偶有的那些接觸,不過只是在這片蠻荒之地的相互慰藉,只是簡單的原理,摩擦就會生熱。


  「要死你自個兒去吧,我可不想!」他老實地說了。


  那個傢伙聳聳肩,探出頭便是一顆榴彈炸的貨櫃搖動,收回腦袋,他答道:「要是能和愛人一同死去,那人生也算有個漂亮的結束,可不是嗎?」


  「你見鬼的說什麼我一個字也不想聽懂。」他老子打算拿著一把衝鋒槍到外頭拼命,至於這個傢伙是打算留在這裡等著被炸死好,還是出到外頭被射成蜂窩都和他無關,「我要去宰了那些鄉巴佬,能幹掉幾個是幾個。」


  在戰場上,生死就是這麼一回事。


  「就難得認同你一次,我也不想死在這裡。」Spy說道,他可以靠著僅存的一發子彈解決掉一名敵人,但局勢一面倒的情況下,那無疑只是單純的自殺行動,「要是能活著回去,我打算放個長假。」


  他可不覺得那個在廣播器後面對他們頤指氣使的女人會隨意就批假,況且這話聽來就像戰爭片的台詞。等他凱旋而歸就和家鄉的戀人結婚,卻再也回不來。像那樣的老電影。


  聽見他的感想,Spy銜著菸不置可否的笑了。


  「那麼,要一起來嗎?」

 

  提出邀約,是一起殉情,亦或是到某處安靜的地方歇息,Sniper分不清楚,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之中,鬼使神差的接過了某種金屬物品。


  「你知道海德格嗎?」

  「什麼?」

  「死亡讓人了解自己存在的真正價值。」


  Spy閃身離開掩體的遮蔽。


  去你的海德格。


  Sniper端著衝鋒槍衝了出去。


  他最後還是不知道海德格是哪冒出來的,但要是說他真的知道了什麼,大抵是Spy那傢伙基因裡肯定有瘋子的成分在。那天的最後,他們是被Heavy連拖帶扛的搬回基地的,贏了沒有他們壓根兒不關心,只是在齜牙咧嘴的上藥並被纏滿繃帶之後,對沒死這回事,捧腹大笑了起來。


  然後他們交換了一個吻。


  不知道Spy用了什麼手段換來了一次假期,也不知道他是使了什麼手腳讓他跟著上了往法國的飛機,進了屋子,等他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他們省略了太多。


  「你又不是女人。」

  「說的也是。」


  簡單粗暴,簡直就是他們相處模式的最好形容詞。


  沒什麼需要費心的,作戰、爭吵、又或者像兩頭野獸互相撕咬,兩個男人,不需要把誰捧在手心細心呵護。作為傭兵而言,這樣過活也算挺不錯的。


  只是其中一人卻活不過第四個二月十四。


  打住。


 

  他把空無一物的櫥櫃用很長保存期的乾糧塞滿,擦掉桌子和沙發上的灰塵,清掉天花板上的蜘蛛網,待他收回曬乾的棉被和枕頭,已經日落了。他鋪好床單,丟了顆枕頭,發揮平時帽子一蓋就能打盹的特技。


  拒絕回想第四年發生的事情,Sniper陷入沉沉睡眠之中,以至於他錯過了那一聲門軸轉動的聲響,但是繞到床沿的亡靈依舊糾纏著他,緊蹙的眉頭宣告這會是糟糕的一夜。


  為什麼那個男人會躺在血泊之中?那並不是一個很難的問題。


  只不過是,一支本要射穿他心臟的箭矢易主。


  那麼為何那個男人還在笑呢?支離破碎的言語明明組織不了文句,低聲叫了他的名字卻等不到下文,兩個人都是,直到盡頭也未曾對著彼此傾吐過真心。


  現在說了也只是更痛苦而已。


  記得海德格嗎?他從吐出無聲的唇裡讀出了這句話。


  「不記得。」他低啞著說,慶幸自己的聲音並沒有顫抖,壓住傷口沾滿了血的手也沒有一絲顫抖,再撐一會兒,Medic就會到了,「讓海德格見鬼去,聽見沒有。」


  「你的命沒有那麼廉價。」


  ……看,你還是記得嘛。


  他多想忘掉。


  沒有溫度的陽光仍舊透著玻璃喚醒了生靈。第五年的二月十四日過去了,Sniper不打算多留,日子畢竟還是要過,就算他的假期還有幾天,他還是打算今天就回基地去。


  寥寥無幾的行囊很快就收拾完畢,本就計畫著不會久留。他是怕了,記憶裡的亡魂又會出現,只有昨天而已,那些任憑自己咀嚼過往的沉溺僅限昨天截止。

 

  「一大清早的,是要去哪裡呢?」


  幻聽。他直覺的這麼想,然後當嗅覺發揮作用時,煎培根和熱咖啡的味道迫使他回頭。也許他不該這麼做的,迎上那個男人惡質的玩味表情,一下子怒的他衝上前揪住對方衣領。給他一拳或者咆嘯,哪種都好。


  哪種都比低下頭發不出聲音來要好。


  「看來海德格的哲學並不適用於傭兵身上。」他說道。


  西裝布料的質感,人的體溫,可觸摸到的,是真實的現今,而非死去的記憶。


  只要碰觸到就會發現謊言多麼脆弱不堪,這和他隱形穿梭在戰場上是同個道理,不過還真是胡來啊,他的僱主們這回的要求可是過分了。看見揪壞他西裝的澳洲人這副模樣,他壓根兒不確定這到底值不值得。


  說老實的,假死和差點真死了,一點也沒讓他體認到自我的價值在何處。


  「……你這騙子!」


  齜牙咧嘴的狙擊手適應良好,不愧是在喪禮上連敬他一滴眼淚都沒有的人。Spy知道不是那樣的,有些東西之於他們是多餘的累贅,連繫他們的是某種紐帶,那些表態或者言詞全省略了也無所謂。


  他為那些熟悉的咒罵感到歡快,只是不加以回嘴的到餐桌邊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待著那個人發完脾氣。


  Sniper站在門邊,瞪著他,又氣又喘的模樣。


  「我要走了。」


  這句話來的太快,Spy把戳進培根的叉子給放回盤子裡,澳洲人轉身在堅決不過,Spy嘆口氣,對著那人背影冷不防地道:「不想知道為你留下的傷疤長什麼樣嗎?」狠狠地捏住了對方支氣管的樣子。


  Sniper憤怒地咬牙忍受指甲陷入掌心的痛楚,轉回頭去,餐廳裡那張被重組回去的椅子,如今他也想拿起來往Spy腦門上一砸,但最後他只是拉開他,坐了下去。


  「說。」


  「只是無聊的任務罷了,可沒什麼值得一提的,說Miss Pauling在半夜裡把我從棺材裡挖出來?一點可信度也沒有。」


  他現在就想把他塞回那口棺材裡,保險起見,乾脆再放一把火燒了吧。


  「開始覺得我沒死成很可惜了?」


  「是。」


  Sniper粗魯的回答道,Spy卻笑了。




END

评论
热度(12)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