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Mistletoe 20141225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Heavy/Medic , Sniper/Spy
* RED / BLU無差
* 清水向 / OOC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1225

 

 

 

  太多槲寄生了。不知道是誰帶回來整整一箱,興高采烈的Pyro捧著一堆,裝飾的滿基地到處都是,現在人人都要小心謹慎的走,以免要被逼著親吻。他們這夥人倒是挺熱衷於慫恿別人來一個吻的,不過也有會介意這些不痛不癢的小玩笑的人。

 

  例如那邊那個大塊頭就是一例:當Medic稀鬆平常的一邊讀著醫學周刊,一邊扯Soldier的領子,好拉低對方給美國士兵的臉頰一個吻,餐桌對面喝咖啡配三明治的俄國人就會發怒地把杯子砸到桌上,神奇的是杯子沒碎,反而是木頭桌子多了幾條裂縫。

 

  微妙的怒意俗稱醋勁。

 

  聖誕節即將來臨的這一周以來,Medic在餐桌的固定位子上頭也有一串可恨的被子植物,凡是經過那裡的人,不是像Spy那樣主動彎下腰輕吻他們醫生的臉頰,就是像方才的Soldier那樣,得到一個漫不經心的輕啄。

 

  「要是不滿意的話,直接把那些東西拆了怎麼樣?」晨報後的Spy頭也不抬地提議。只有在Sniper繞過醫生頭頂的槲寄生鑽到他旁邊座位,拿起法國人的咖啡直接喝一口的時候,他才會放下報紙睨他一眼。

 

  「Engi會拆了我。」就像拆步哨一樣流暢俐落。

 

  他們集體縱容縱火狂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更別提Pyro一點壞事也沒做,自然沒人敢冒著被親切和藹的德州人教訓的風險去毀了Pyro的傑作。至少大多數的人都不在意這點屬於歡樂節慶的小規矩,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要是扭扭捏捏的反倒顯得更Gay。

 

  也是有Sniper這種學著避開這種美好的禮節的卑鄙招數,只是大家都覺得吻吻平日戰場上東奔西走的Medic表示一下感謝挺不錯的,可惜的是,Heavy不這麼想。

 

  前幾天開始一次兩次還好,接下來是每天都來個好幾回,到後來醫生都麻木的…‥面無表情在做任何事情時都可以隨時都附帶一個吻,吻別人!吻其他人的次數都遠超過他們以往──好吧,他和Medic從來都不曾親吻過,他們是很好的、很好的……朋友。

 

  「那麼希望Engineer也會造張鐵桌。」Spy說道。

 

  啪的一聲,Medic把醫學雜誌蓋上,在喝完咖啡之前享受寧靜祥和的聖誕節早晨。他們這夥人很清楚,醫生在看醫學周刊是不會注意到周遭的,還有瘋狂於實驗的時候,所以Heavy不爽地弄出了一堆動靜,Medic壓根兒不曉得。

 

  只是聖誕節總是會有些意想不到的發展。例如:Medic打算清洗杯子,於是拿著空杯經過Heavy的位子旁時,忽然彎下身子,在沒有槲寄生的地方,給他可靠的朋友臉頰一個吻。另外兩個人在桌邊倒是淡定的很,看著大塊頭傻愣的模樣,繼續喝咖啡和看報紙。

 

  「Doc……Doctor?」

 

  大個兒也鑽進了廚房,醫生拼命地刷洗杯子,卻沒能掩藏掉一路紅到耳廓的紅暈,連的Heavy也都捂臉發不出半點聲音。半晌,這兩個人才找回聲音。

 

  「怎麼了?」

 

  已經把杯子刷的都快發光的Medic這麼問,嚴謹處世的Heavy思索了一下,最後決定老實地回答:「我不喜歡醫生親其他人。」一點也不。

 

  「……那麼你要跟在我身邊跟好我啊。」

 

  小小的咕噥在不寬敞的廚房裡一字不漏的溜進了Heavy的耳朵,一下子兩個人又面紅耳赤,但這回俄國人終於找到了關於聖誕節和大量槲寄生這事的解決辦法。他一把撈起Medic扛在肩上,徹底地做到了「跟在醫生身邊」

 

  現在,所有的人都得不到他們的好醫生的親吻了,只有Heavy在經過槲寄生的時候,會得到Medic一個令人滿意的吻。

 

 

 

  槲寄生的事總是沒完,就像那些永無止盡的親吻,怪異的是,似乎沒有人感到厭倦。Sniper納悶地注視著醫生悠然自在的被搬運著,還在Heavy的肩上淡然地喝茶看書。

 

  他早已記住在這基地每個角落的槲寄生擺放位子,要躲過那些規定是易如反掌。Spy摺起報紙,說他既然喝了他的咖啡,至少該盡點義務把杯子好好的洗一洗。

 

  「我會洗。」屬於聖誕節的神奇魔力大概還有讓人反常的想做些平常不會做的事情,看Spy挑起眉毛遲疑的臉,Sniper擺擺手無辜的說:「我那麼說了,就是會做。」

 

  以往都是咖啡被喝掉還得自己整理的Spy雙手環胸,「看來這裡不只我一個間諜。」

 

  還真是過分的說法。

 

  「今天可是聖誕節。」Sniper說,這足夠成為他願意清洗Spy咖啡杯的理由了,「倒是你,挺熱衷這個節日的。」明明能用隱形閃過所有的麻煩,卻沒這麼做過,也沒見到過他覺得吻誰討厭。

 

  「我不討厭這個節日,一直都不。」Spy說。

 

  他走出餐廳的時候正好碰上Scout,而門口正好懸掛著一株槲寄生,Spy在自然不過的拿開了那小子的帽子,嘴唇在對方額頭上輕輕一碰,幫Scout戴好帽子時,頗為挑釁的朝桌邊的澳洲人看了一眼。

 

  Scout呆在原地是滿臉問號,接著臉像炸開的鍋一樣通紅。

 

  「只有我老媽才這樣親我!在我三歲的時候!」不滿被當成小孩子的Scout氣的跳腳。

 

  「大人的吻對你還太早了小鬼。」

  「去死啦Spy!」

 

  Scout氣呼呼的從冰箱拿了瓶可樂,Sniper站起來的時候,兩人都和槲寄生有著微妙的距離,注意到這個的兩人都退後了一點。

 

  「Hey!你不玩這個的對吧?」

  「……對。現在不。」

 

  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啊?Scout還沒反應過來,Sniper就先離開了這裡。算了,他才不想追究那些大人們老是說話要拐個不知道幾度彎的才能把意思表達出來,況且,他對親男人還真的沒多大興趣,要是Miss Pauling能來這裡就好了。

 

  這麼期望著的Scout,雖然聖誕節依舊沒能見到Miss Pauling,更別提一澤芳親了,但是他還是收到了Miss Pauling寄來的禮物(儘管每個傭兵都有一份)。

 

  可喜可賀。

 

 

 

  晚上的時候,他們這夥傭兵好好的慶祝了一番。

 

  每個人輪流表演才藝。Spy秀了高帽子和撲克牌的花招把戲;Medic和Heavy各自用了他們國家的語言唱了象徵祝福的歌曲;Scout的表演是模仿某位電視購物銷售員;Sniper和Pyro準備了火圈和蘋果做了一場驚險的射箭演出;Demoman彈了鋼琴而Soldier說了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二戰故事。

 

  最後是Engineer的吉他獨奏,他們在掛滿彩燈的聖誕樹下拆了禮物。比較值得一提的大概是Demoman收到了明年槍砲展的門票,但是寄件人沒有屬名;Scout收到了遠在波士頓寄來的禮物,興高采烈的展示他新的棒球手套,直到他注意到Spy也收到了他老媽準備的禮物,於是又拉長了臉;Sniper又多了件毛衣好度過這個冬天,此外還收到了一件要價不斐的白袍,這下看來他的謊話是覆水難收的了。

 

  至少,槲寄生的詛咒是要結束了。

 

  在紅酒和火雞還有馬鈴薯泥被逐漸消滅殆盡之後,飛出餐桌以外範圍的沙拉菜葉、甜點蛋糕上的鮮奶油和啤酒可樂等液體,像爆炸一樣的飛散,在牆壁上留下污漬,清理這些東西是他們狂歡後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到處都是的槲寄生也被一個一個拿下,只是Medic還是可以在Heavy的臉上親吻,只要他想,隨時都行。Sniper扛來梯子給Spy踩著上去拆下那些被子植物,澳洲獵人低頭看著逐漸裝滿的紙箱,感嘆數量上的可觀,一邊想Pyro可真夠愛這些東西的。

 

  「這些其實是我買的。」Spy要他把梯子搬到另一邊時淡定的說道。

 

  差點手一滑就把整箱給撒了,然後看Spy淡然的說:「這可是聖誕節。」這理由足夠說明他為什麼讓大家連續一周不停互相親吻,儘管根本沒解釋到半點原因。

 

  Sniper瞄了一眼大鐘,午夜還沒到,聖誕節還沒過,最後一株槲寄生還懸著。

 

  揪著對方領帶給那個該死的背刺混蛋一個吻還有藉口,於是他也這麼做了。不是額頭或臉頰的位子,在那張會說出可憎話語的嘴上,一個可以被稱上粗俗無禮的吻,甚至連舌頭都用上了,就算是那樣也沒關係,因為全都可以怪罪在槲寄生上,況且,Spy可不討厭這樣──他可不討厭聖誕節。

 

  「這樣是大人的吻?」

  「差強人意,不過,可以。」

 

 

  抱著一堆空酒瓶的Scout一臉噁心。

 

 

  「噁──我受夠你們這些大人了!真是夠了!」




END

评论
热度(22)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