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Cryogenic 20141220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Sniper / Spy

BLU ⇔ RED

* End of the Line 影片觀後妄想

* 清水向 / OOC嚴重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1210

 

 

 

  連同雪的溫度一起吞入腹中,悔恨的滋味也沒那麼難以下嚥,只是籌備多時的計畫如今全付諸流水,說不悲憤是騙人的。

 

  究竟何時才能反將那群RED的傭兵們一軍?

 

  在寒冷的雪層中迷迷糊糊闔上眼簾的Sniper意識裡的最後一個畫面,是諷刺微笑著的虛偽男人,那是屈辱的記憶,以及又一次徹底戰敗,贏不了那隻狡詐的狐狸,多麼不爭的事實。

 

  「……真是愚蠢。」

 

  燃燒的柴火劈啪作響,橘紅的暖意似乎也拯救不了待在厚雪裡數十個小時堅守崗位盯梢的澳洲人,起了高燒、得了風寒,甚至嚴重凍傷,沒能回得來的Spy的房間就成了Sniper的病房。

 

  蒼白的臉色和冰冷的軀體,簡直就像死去一般的沉寂。

 

  花了多少氣力想將死他們的對頭,無論怎麼樣進攻卻都只是徒勞無功,即便是在夢中也蹙的死緊的眉頭要人發笑,隔著皮革的手指將他輕輕推開。

 

  作為防守的那方,不得不說這次還真的是逼急了他們,光是這點就值得獲得他些許的敬意。RED Spy憶起自己從他們的基地裡偷來作戰文件時,著實也捏了一把冷汗,但是不能輸,他們亦不能贏。

 

  他有幸窺見真相的一隅,並且知曉這是沒有結局的戰爭,他自有分寸,對於真實他選擇不去探究太多,關於那些事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時間流逝的過於迅速,實際上是他待得太久了,那可不是什麼好事,那群傢伙雖然那副模樣,但好歹也是傭兵,很快他們就會發現他們隊伍裡的Scout被鎖在倉庫裡頭,而探望Sniper的這個Scout是個假貨。

 

  是時候該走了,話雖如此,但是被那位獵人盯著的話,一旦獵物輕舉妄動地逃了到最後就只有死路一條。這可是他切身的經驗談,畢竟他們老想置對方於死地,要是現在被箭矢刺穿心臟他也不意外。

 

  Spy單手將還虛弱著的Sniper壓回床上,一見到他就像快爛在棺材裡的屍體突然復甦起來,接著就是因過於激動而咳嗽不已。

 

  「如果你是想問我來幹嘛的話,總不會是大費周章地來取笑你們──」

 

  伴隨著咳嗽,澳洲佬咬牙切齒地只說了一個字:滾。

 

  「好吧,如果這是你希望的。」Spy不以為意地挑挑眉,「哦,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是來稱讚你的,看在你們很努力的計畫了某些壞事的份上,打算給你一次予取予求的大好機會。」

 

  對方看起來只想扁他,但光是揚起拳頭抬起手臂就足夠吃力了,Spy搖搖食指,像哄小孩般的要他安分一點兒,然後換來詛咒他一輩子的死亡瞪視。他坐到床沿,看著那傢伙老是怒氣沖沖的臉暗自發笑。

 

  「好了,少逗你一點兒?」

 

  說著這話,Spy真打算走了,卻被拽住西裝外套,回頭見是Sniper還是一臉兇狠樣的,嘴型開闔著,用氣音說道:

 

  下次做到你爬不下床。

 

  Spy倒是真的低笑出聲來了。這什麼啊,還真是浪費啊,難得他都給了一個大發慈悲的好提議了,還以為會叫他乾脆去死一死呢,真是愚蠢吶。

 

  「等你有本事辦到的話再說吧,愚蠢的獵人。」

 

  他拿出PDA,再一次變成BLU Scout的蠢模樣。

 

  Sniper在體力耗盡又一次陷入昏睡之前,用盡全力記住了:他們基地的防備真不是普通的爛。不過,要是把這話說給Engineer之類的人聽,他們一定會用半責備的口氣反過來指責他的不對。

 

  可是澳洲人尚且未知的是,有十之八九,RED Spy運用不正當手段的私自拜訪幾乎都是為了他啊,而且他也在不知不覺當中窩藏了嫌犯。

 

  真是愚蠢啊。也難怪Spy總愛這麼說他了。

 

 

 

  BLU Spy現在也在RED的基地裡,不過不是潛入進去的,而是被俘的。

 

  原本是該接受嚴刑拷問一番的,但某個死裡逃生的傢伙正好開車回基地來插手這事發生的可能性,至少他們問出了他們隊上的Engineer在哪裡,就算是死了也要找回屍體來,而被Heavy種進泥土裡,也夠那個該死的卑鄙傢伙好受了。

 

  疼痛使那個法國人臉色發白冒著冷汗,Sniper冷眼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張嘴嗚咽。這回真的是太過了不是嗎?想讓他們全軍覆沒──甚至甘願到可以賠上自己性命。要是那個該死的計畫真的成功了,那麼等他從懸崖邊上睡醒開車回去時,面對的就會是一片廢墟,而被炸成碎片的殘骸當中會夾雜著他的藍色。

 

  不惜犧牲自己也要和他們同歸於盡,那樣慷慨就義的男人現在就趴臥在他的床上,要是惡質地拿冰冷的手指順著他背脊一劃,他便會在僵硬的床板上微微蜷縮起身子,接著又疼痛的無助呻吟,像是某種懲罰般的惡劣行徑。

 

  直到看著他疼夠了,Sniper才幫他打了一劑嗎啡,這是他們隊伍上的Medic最大的讓步了。沒有道理要幫敵人治療,他同意那位軍醫的話。

 

  「一點不溫柔呢。」

  「疼死你好了。」

  「這種話請面對著我的臉,看著我說啊。做不到嗎?」

 

  死白的面色宛若枯槁的冬日,即將消逝的生命,也就是死亡的意思。Spy死了的這種事情Sniper在腦裡早就重複了幾萬次了。要是可以他會掐住他的頸子扼殺他的呼吸,或者像Spy最愛做的那樣,他也拿著彎刀刺穿他的心臟。

 

  他現在只要伸手就可以辦得到。

 

  將那隻黃鼠狼給殺掉吧,誰操縱了他的腦袋下了指令,發涼的指尖觸碰到那人的頸子的時候卻覺得更冷了,淡色的眼睛看著他,然後微笑。

 

  「親愛的Sniper,你打算做什麼呢?」

 

  殺掉他。不,為何他要在不是工作期間做這種事情?他叫腦子裡的那個聲音閉嘴,伸出去的手往下,僅僅是從西裝的口袋拿出他的PDA取出根不知道什麼牌子的黑色香菸來點著,察覺的Spy笑的更開了,Sniper一股鬱悶。

 

  「你該滾回去了。」

  「有勞你了。」

 

  Sniper一路上放慢著速度開他的露營車,穩著不讓車身晃動太大,當他停在離BLU基地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他見到了穿紅色西裝的某條狐狸,以及跟在他後頭那一票藍色的傢伙──什麼狀況?

 

  就算背後被一堆武器瞄準也臨危不亂,那個男人有的盡是這種游刃有餘,他無奈地下了車,踩熄菸蒂,隔著一條只會有風滾草滾過的馬路,對自己的夥伴挑眉。

 

  「你搞什麼?」

  「這種情況大概叫被挾持?挺新鮮的。」

 

  肯定是故意的。Sniper在心裡篤定。不過這倒是替他省了不少麻煩,於是他乾脆的對那群人馬開了個條件:他這裡有他們隊上的Spy,何不拿來換他們隊伍的Spy呢?

 

  儘管BLU的那群半信半疑,最後還是答應了這個條件。這大概就是兩個隊伍之間的差別吧,倘若是他們,大概會毫不猶豫先開槍再說,把兩個都殺了再來確認真偽也不吃虧。最後的結局還是他們火氣很大的把Spy押來馬路這邊,然後帶著那個傢伙走。

 

  沒有擦槍走火的結束了交易。同為RED的兩人在露營車上頭反而一點話都沒有想對彼此說的,只有靜靜地在指尖燃燒的白色香菸逐漸蓋過原本的煙味。

 

  「還以為你會窩藏他呢。」下車之前,Spy淡淡地說。

 

  Sniper把車熄火,卻沒打算走下來,皺皺眉頭,「你什麼意思?要是我那樣做的話你就死定了。」況且,既然有把握那樣做不就是掌握了他的行動嗎?這可是他的拿手把戲,老是自以為很懂的對他們的行為看個透徹還屢試不爽。

 

  「你要是那麼做的話我也會有點困擾,還是應該感謝你一下?」

  「我一點也感覺不出來你真的想道謝。」

  「因為就是那樣。」

  「你知道嗎──我才不稀罕。現在,快給我滾。




END

评论
热度(10)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