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Bar 20141111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RED TEAM

* 全員愚蠢向 / OOC注意

* 微量CP傾向有 : Sniper/Spy , Heavy / Medic , Engineer / Pyro , Scout / MissPauling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1111

 

 

 

  不知出於何故在這種節日上,沒有工作反而還放了一天假。

 

  拎著球棒感覺到無比淒涼的Scout站在原地,看著偌大基地裡的八個隊友,全都內部消化完了,只剩他還挺直的屹立不搖──即使如此,他也依舊約不到Miss Pauling。他要先申明,他對Miss Pauling的真心絕對是無人可動搖的,別誤會他,他只是覺得今天難得有個假期,只待在基地也太可惜了點。

 

  至少大家都贊同他的主意:一起去街上的酒吧玩玩。

 

  有酒喝的Demoman自然是舉手高呼,Soldier是他的好夥伴當然也願意去,Medic覺得有興趣的話Heavy也會跟著來,Engineer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消遣,Pyro發出一串咕噥他怎樣聽都沒有懂,他就當作縱火狂也同意了。

 

  「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酒吧。」調整領帶的Spy說道,躺在椅子上的Sniper掀開臉上的帽子抬頭看了他一眼,發出意味不明的哼聲,法國人對他回以一笑,將酒吧名片夾在Sniper的帽子上,「很可惜的是,我今天有場約會。」

 

  「What?……Oh, okay!」

 

  Scout把原本要出口的大叫吞回咽喉裡。Spy去約會不去酒吧關他什麼事,應該說這樣更好,因為那個惹人厭的傢伙只會對他冷嘲熱諷(在左擁右抱女人的情況下),並且徹徹底底毀了所有人順遂祥和的一天(其實只有他的)。

 

  「那麼,祝各位有個愉快的一天。」

 

  「你也要來嗎,Sniper?」Engineer問道。

 

  澳洲人把名片丟給Scout,將帽子戴好,煩躁的瞪了一眼那隻黃鼠狼走出基地的背影,冷冷地說:「Any question?」

 

  「Ah......No?」Engineer不確定地回答:「我只是以為你們應該一塊兒出去才對?」德州人很確定下一秒Sniper會有多麼不屑,但反常的是,這回Sniper出奇的沉默。

 

  吵架了?那還真是稀奇。不過多年的經驗告訴他,不要插手別人的事,尤其是這兩個人的,反正遲早也會和好。

 

  「那麼,我們痛痛快快的去喝一杯吧。」Engineer提議。

 

  Sniper壓低帽沿,最終淡淡的回答:「那是當然。」

 

  ……

  …………

 

  「為什麼這裡都是男的?」

 

  當Medic推推圓眼鏡,非常認真的提出疑問的時候,Scout憤恨的搥牆──該死的Spy!那傢伙假裝熱心推薦他們來這邊果然是有詐!信他的自己簡直愚蠢透了,當然他不會和其他人承認這點。

 

  「……Spy的品味挺不錯的。」Engineer誠實地說。

 

  很有格調的一個地方,可圈可點,幾乎沒有什麼好挑剔的地方,除了這裡是Gay Bar之外。他瞄了一眼,Sniper早就先走進去了,雖然Demoman更早就先跑進裡頭了,只要有酒喝,隊伍裡的蘇格蘭黑人哪裡都行!

 

  Scout仰望著天空看起來就像絕望了一樣,整個人刷上了一層灰階色彩,Engineer拍拍那孩子的肩膀,這附近就只有這一家酒吧,雖然沒有女孩可以把,但是還有酒可以喝,人生至少還沒那麼悲慘。Scout釋懷地點點頭,決定重振精神,但最後他還是沒能進到裡頭。

 

  ──門外站崗的保鑣上下打量著Scout,認為他還尚未成年。

 

  「Hey!Look this!And this!」Scout比劃著自己的身材和臉,想用幾斤肌肉來說動警衛。

 

  可憐的孩子。Engineer看著怒火中燒的Scout不停地罵著那群沒腦袋,眼睛有問題的保全,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允許未成年的孩子進入,而Scout很不幸的沒帶任何可以足以證明他年齡的證件來。

 

  也許Spy是故意的?德州人進門前最終想道,但他們的間諜打的算盤真有精明到料事如神的這種程度嗎?如果是的話,比起Sniper和Spy亦敵亦友的關係,他還真不知道他和Scout到底算感情好還是不好。

 

 

 

  ……這才經過了幾分鐘啊?搞丟醫生的Heavy撞開舞池中扭動奇怪舞姿的男男女女時,頭疼地想。

 

  脫掉制服和白袍的德國人似乎有著謎樣的吸引力,簡單的襯衫配上領帶卻換來了不少杯免錢的雞尾酒,對五顏六色的酒精覺得好奇的Medic自然是湊到嘴邊嚐嚐了,喜歡就一飲下肚,不喜歡就丟給一旁的他解決。

 

  對俄國人來說,這種飲料不過就等於小嬰兒喝的果汁罷了,但對醫生來說,兩杯就夠他臉紅,多兩杯就是醉眼迷茫,再多兩杯,Medic就開始怎麼樣都推不正眼鏡,接著就搖搖晃晃地鑽入舞池中。

 

  ……

  …………

 

  好不容易竄出群魔亂舞的擁擠舞池,回頭一看背後沒有那大個兒的身影,Medic打了個酒嗝,就算醉眼迷茫他也認得出Heavy的模樣,居然沒有好好跟在他背後──好像不太對?嗯……平常都是他跟在那大傢伙的後面才對。

 

  轉回頭的時候又被塞了一杯調酒,不認識的男人衝著他露出親切的微笑,德國人勉強只能看見他的嘴唇開闔,卻不能讀懂他在說什麼,酒吧的音樂開得太大聲了,或者他根本沒專心在聽也有可能。

 

  「你、你有看見…‥咯!Heavy嗎?」Medic打斷了男人友善的交談(他假定是友善的對話,畢竟對方笑的相當和善)。

 

  「Heavy?那誰?你不是一個人的嗎?算了不管了……我們到樓上去怎麼樣,上樓有房間也比較安靜呢,你看起來醉得……唔!」

 

  男人被山巒一樣巨大的壓力給嚇得渾身僵直,他原本打算攬住這戴圓眼鏡的男人纖細的腰,而伸出去的那雙手現在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他現在感覺就像是要撞上冰山的鐵達尼號,假設他敢在多動一步,他就會被徹底從這個社會中被抹煞掉吧,說起來還真是誇張了點,但他就是有這種感覺。

 

  那個山壁一般的男人一句話也沒說,倒是接續了他剛剛想做的事情,一手就將有德國口音的男人拉到自己身邊,他看到那個原本他今晚物色好的目標茫然地抬起頭,然後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Oh!Hey!大個兒,這裡還真有趣啊!」

  「我們走了,醫生。」

  「哎?去哪裡啊?」

  「安靜,沒有人的地方。」

 

  才不有趣。那個男人陰沉的臉上這四個字寫的一清二楚。被眼神兇狠警告一番的男人苦笑,擺擺手表示他很識相不會去碰別人的所有物,雖然他還是被狠瞪著。啊啊,可惜了呢,那個人笑起來實在好看,不過有個佔有慾爆棚的男友,他可不想淌麻煩的渾水。

 

  而且他今晚只是想先打發點時間……

 

  「Salut!今天晚上你是一個人嗎?」

  「啊……是的,沒錯呢。」

 

  是有法國口音的漂亮男人呢,真不錯啊。

 

  他打量著對方身上穿的高檔西裝,二話不說就先攬上了對方的腰,這回他可要眼明手快啦,當然還是出於謹慎,問了對方是否有同伴,答案是否定的呢。

 

  

 

  為何自己如此的倒楣?

 

  在用盡所有方式,例如和高大威猛的保全講理、聲東擊西偷鑽進酒吧,或者使出他傭兵的能耐去單挑對方,最終下場皆是他被狠踢出去。Scout放棄了,並決定將一切的錯都怪在Spy身上。

 

  咚。可樂從自動販賣機落了出來。

 

  拉開金屬罐扣環的聲音,還有夜晚的城鎮,只要媽媽不在的時候,他就會一整天都待在外頭,反正他的兄弟都是些自以為比他年長的混蛋們。偶爾早上會幫忙街角的老先生送牛奶,或者拎著球棒,往街上那些作亂的小混混後腦上砸。

 

  BONK!就像現在這樣,用撿來的金屬棍和壓扁的可樂罐,把在暗巷騷擾女姓的渾球給打暈,然後趁機抓過那位小姐的手,迅速逃跑。果不其然,很快地後面傳來一串髒話,接著便是展開了滿街跑的追逐賽。

 

  他們跑過整整一條街,在小巷子七彎八拐的亂鑽,直到徹底擺脫掉那個臭傢伙之後,氣喘吁吁地彎下腰撐著膝蓋,接著Scout笑了出聲。

 

  「Hey!妳沒事吧?」

  「我很好。非常感謝你幫了我……Scout?」

 

  抬起頭對上目光才注意到是熟人,比起驚訝Scout現在更想興奮地跳起來。

 

  「Miss Pauling!這還真是個意外的驚喜……」這話聽起來好像有點耳熟,不過Scout可以保證,這回絕對和他無關,「等等,妳在這裡做什麼?」

 

  他對Miss Pauling一年只有一次休假這件事情記得的可清楚了,所以……Miss Pauling今天正好休假,卻又拒絕了他的邀約?

 

  Miss Pauling將亂掉的瀏海撥正,「這說來話長。」

 

  這聽起來可不算什麼解釋,但Scout不想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也許今天的他並沒有那麼倒楣,因為在他們後面街頭塗鴉的青少年,幫他們隨身帶著的舊音響換了個卡帶,還對他比了個祝好運的手勢。

 

  「Hey!Miss Pauling!想不想來跳支舞?」

  「跳舞?不了,我現在……」

  「別這麼說嘛!難得休假,就一支舞,就算是上次沒成功的約會。」

 

  有巨大麵包怪物的那場。Miss Pauling想起來了,她確實答應過Scout要再來一次(指再組一個炸彈、跳進麵包的肚子裡,並且害得脖子以下痛得要死),但要是基地又被毀的亂七八糟的話,會很麻煩,所以這個約會就在一堆公事之後,被忘的一乾二淨了。

 

  Miss Pauling看了一下錶。

 

  「好吧。Scout,就一支舞。」

 

  Yeah!

 

  ……

  …………

 

  酒吧內其實比想像中的無聊,Engineer坐在長沙發上仰望著天花板的水晶吊燈。跟他有話聊的Medic現在只會躺在Heavy的身上傻呼呼的笑,並且為了證明他還沒有醉,是清醒的,所以他同時使用英語和德語解釋細胞怎麼分裂;Demoman和Soldier就不用說,自然已經不知道醉到哪裡去了。

 

  幸好的是,他們倆大概自己開了個包廂喝,不然那兩個人醉起來鐵定會在其他客人當中造成一陣騷動……他們還是別提某次在基地見到兩個醉漢,脫到連內褲都不剩倒在一堆酒瓶當中的那回好了。

 

  Sniper連人都沒見到,Spy也沒來,而Scout甚至進不來。

 

  酒倒還算不錯。只是當他放下酒杯的時候,看到Pyro聳下肩膀走過來,覺得就算他決定今天一個人好好享受個清閒,也成了件困難事了。

 

  「怎麼了,Pyro?……今天不做噴火的表演?」

 

  能了解Pyro的語言似乎對其他人而言是件奇妙的事情,但實際上也沒那麼難懂,只是比別人多了些火焰、彩虹和獨角獸而已。

 

  「那我去問看看吧。」

 

  Pyro發出了近似於道謝的咕噥,但還是垂頭喪氣的,大概是因為自己說的話,酒吧裡沒有一個人聽得懂,所以才這麼消沉吧。Engineer拍拍對方的肩膀,花式調酒是滿精彩的,不表演一下噴火秀也挺可惜的,更何況,他們隊上的縱火狂來這裡可是為了這個呢。

 

  他走到吧檯的時候,調酒師正在擦杯子,越過他看見背後的Pyro時,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雖然很快就收回去了,但Engineer注意到了於是抱歉地笑笑。

 

  「不好意思,我的夥伴想要看火焰秀呢,聽說今天不表演這個?」

 

  他看著調酒師放下杯子,上面還沾著指紋呢,Engineer看了一眼,然後對方向他致歉:「抱歉啊,今天真的不方便表演啊。」

 

  「這樣啊……」

  「是的。」

 

  後頭的Pyro似乎有話想說,但Engineer回過頭對他露出笑容。

 

  「Mmmmp!」

  「好了,我知道。」

 

  他今天沒戴安全帽,只是將印有曼恩企業標誌的鴨舌帽壓低,然後趁著所有人都沒注意這裡的時候,拿出手槍對著那位調酒師的胸口,親切有禮的微笑。

 

  「非常抱歉,但是能請你離開這裡嗎?」看對方驚訝地瞪大眼睛的模樣,Engineer面不改色的威脅,「否則我會把你和你這兒藏的塑膠炸藥綁在一塊。」從那股杏仁味來看是C3炸藥,幸好不是無味的C4炸藥,否則他也不會注意到。

 

  調酒師僵硬地點點頭。

 

  「好了,快滾。」

 

  Engineer的槍口比著對方,直到那個傢伙連滾帶爬地跑走,他沒興趣知道對方裝了一堆炸藥在酒吧的用途是什麼,他又不是條子。只是,要是這間酒吧被炸飛,那可不妙,倒不是他擔心其他隊友,而是這裡頭還有其他無辜民眾。

 

  「Pyro,去通知其他人,叫他們把酒吧裡的人都帶出去。」

  「Mprh!」

 

  Pyro似乎很放心不下的頻頻回頭,不過還是照著他的話去做了。Engineer打開了吧檯的櫃子,果不其然,裡頭沒有半個酒杯,只有一櫃子的塑料炸藥。

 

  「連杯子都擦不乾淨,果然不是什麼好傢伙。」

 

 

 

  什麼鬼地方,Spy那傢伙推薦這裡根本不安好心。

 

  一邊在心裡咒罵著隊友的澳洲人怒視著任何打算接近他的人。女人就算了,這一個又接著一個黏過來的臭男人是怎麼回事?不過在一個說他眼睛很漂亮,然後莫名其妙摸他手的人被揍翻之後,就沒什麼人有膽量來煩他了。

 

  Sniper開始後悔自己好好的露營車不待,幹嘛跑來這裡,他也不跟其他人一起喝酒,乾脆直接開車回去算了。真是個好主意,把車開走,留其他人在這裡,他也不想當唯一清醒的那個,還得負責開車把一群醉漢載回基地。

 

  說老實話,酒喝足了,他一點也不想在這裡多待,來勾搭他的他也一個都看不上眼,這倒不是性向的問題……。好吧,剛剛從他面前走過去的男人看起來還算不錯,穿的西裝似乎是挺有名的品牌,他在Spy身上見過。

 

  ……他現在沒醉,就算有,大概也醒了。

 

  剛剛走過去的分明就是那該死的法國人!旁邊跟著某個不知道打哪裡來的男人的手臂!那個滿嘴謊言的黃鼠狼!

 

  「你在這幹什麼?」

 

  等Sniper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跨步向前,扳過對方肩膀了。Spy眼色都沒變過的打了招呼,接著輕輕鬆鬆取回肩膀的控制權,打算巧妙地離開這裡──和那個不認識的男人。

 

  他又一次阻攔他前進,本能的。

 

  「你在吃醋嗎,Sniper?」Spy輕巧地問道。

 

  澳洲人立刻鬆開手,厭惡一覽無遺,「開什麼玩笑!」旁邊那個傢伙眼神上下掃視地打量他讓人很窩火,而真正惹毛他的卻是Spy嘲諷的嘴角。

 

  「嘿!你們認識嗎?我還以為你說你是一個人呢!」男人懷疑地問道。

 

  Sniper本想叫對方閉嘴和滾遠一點,但Spy連看都沒看那個男人一眼,就達到了良好的驅趕效果,對方一邊嘟噥著「今天怎麼那麼倒楣」,一邊鑽過人群離開。等人走了,法國人才無奈地說:

 

  「你知道你經常做些言行相悖的事情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鬼話。」

 

  Spy露出淡漠的神情注視著他。

 

  「……說的也是,那就晚點基地見。」

 

  嫌他礙事一樣的眼神是怎麼回事?Sniper不滿地想,但比起Spy莫名其妙的話,他覺得自己的行徑簡直蠢透了。然而,還沒讓他有更多時間懊惱自己的行為,酒吧的火警警鈴開始大聲作響起來。

 

  人群開始騷動並且爭相推擠著想要衝出店外。

 

  「Huh?」澳洲人看著Spy同樣不解地停在原地的背影,幾秒之後,那個法國人突然回頭叫他快點滾出去,「Spy,這究竟是搞什麼鬼?」

 

  在法國人往人群反方向的地方走之前,他聽到Spy說:

 

  「定時炸彈。」

 

  太好了!這是什麼鬼節日的最佳慶祝方式啊?

 

  ……

  …………

 

  在Pyro觸動警鈴的前幾分鐘,他相當努力地想讓其他人了解他在說什麼。Demoman早就醉的不清,Soldier看他比手畫腳猜的答案都根本沒沾到邊,Heavy就算努力思考也一頭霧水,而他們最後的希望,Medic卻靠著大塊頭昏昏欲睡。

 

  「Mmmm…」

 

  Pyro無力地垂下肩膀,在Soldier喊出:「殭屍!不對……睡覺!你想睡覺!」之後,他拿出信號槍直接往天花板上的火災感應器射了一發信號彈。

 

  警鈴大聲作響一併驚醒了他們的醫生,Medic睜開雙眼,驚的要跳起來的時候被Heavy給拉住,這才清醒一點的看看四周,在看看垂頭喪氣地Pyro和驚慌的人群,就算聽不懂Pyro說的話,也能一下子猜到對方想幹什麼。

 

  「雖然不知道幹嘛,但是我們要離開這裡了。」

 

  Soldier還難過著自己全沒猜對,Demoman拎著酒瓶大笑幾聲,接著全被Medic趕著出去,Pyro原想折回去找Engineer,但是人太多了,他沒辦法擠到吧檯那邊,於是被Heavy抓著和其他人一起離開酒吧。

 

  他們站在門口看著店裡的客人跑出來,大多都留在外頭圍觀,這可不是好現象。於是Pyro緊張的在那些人面前發出模糊的喊聲,但是沒有人聽得懂,只是用奇異的眼神看這個戴防毒面具的怪人。

 

  Medic思索了一下,決定採取有效驅趕人群的方式,也就是和Soldier借一顆手榴彈,然後若無其事地往人群裡丟,那些客人和圍觀過來的路人見狀,大叫了一聲之後拔腿就逃,完全沒人注意到那顆手榴彈的插銷都還沒拔呢。

 

  手榴彈沒有爆炸,倒是酒吧二樓的窗戶卻碎了一地,看起來是有人在樓上狠狠地搏鬥了一番。

 

  「哦……你們來的正好,處理一下這傢伙。」架打贏了,從破窗子探頭出來的是他們隊上的Spy,他正收起蝴蝶刀,稀鬆平常的把掛在窗邊的屍體往下一推,然後提醒道:「這兒藏著定時炸彈,是那傢伙幹的好事……勸你們趕緊閃遠一點兒。」

 

  樓下的人揮揮手表示他們知道了。

 

  「等等,Spy!」Medic叫住也打算離開酒吧的法國人,「你有看到Sniper和Engineer嗎?」他可沒見到那兩個人出來。

 

  「Engineer在拆炸彈。」說話的人是醫生問的人之一,Sniper也出現在二樓,並且告知:「倒數計時剩三分鐘。」

 

  聽到Engineer在解決危機,所有人都不免鬆了一口氣,於是忽略掉了,那位德州人會拆機器,但究竟是不是連拆炸彈都會的問題。

 

 

 

  當消防車呼嘯而過的時候,Scout和Miss Pauling還在街道上漫步著。今天的自己幸運是沒有極限的,他多想跑到速食店買桶炸雞在衝回基地裡,來好好地慶祝這一天,不過他忍住了,努力地配合著Miss Pauling的步伐。

 

  正當Scout打算開口問Miss Pauling要不要一起吃晚飯的時候,恰好遠處炸開了煙火,真是湊巧,Scout想,酒吧的方向……然後,不是煙火,而是爆炸。

 

  「呃?那是怎麼了?」

 

  他還在思考不會那麼湊巧吧,Miss Pauling立刻拉著他就跑。

 

  「快點!Scout!快過去!」緊張的Miss Pauling喊道。

 

  雖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Scout點點頭,然後說了聲「失禮了Miss Pauling」便乾脆地抱起對方,用他得意的腳程往酒吧的地方趕。

 

  「不會是Soldier或Demoman做了什麼吧?」他打趣地說道。

 

  「什麼?他們也在那裡?」Miss Pauling訝異。

 

  「我們今天都在那裡,呃我是說,他們……我可沒去那種地方。」Scout小心地隱瞞了自己其實進不去那間酒吧的事。

 

  等他們趕到那兒的時候,正好目睹了消防隊員都擋不住手持消防斧的Pyro衝進火場裡頭,其他隊友都站在外頭看吞噬酒吧的大火,甚至連Spy都出現了,卻少了Engineer一個。

 

  「這……發生了什麼事,Spy?」Miss Pauling愕然地問。

 

  Scout還納悶著為何Miss Pauling問的是突然冒出來的Spy,法國人只是充滿歉意地說道:「看來那個人什麼也不知道,他只是個普通的炸彈客罷了。」比起自己隊上的火箭狂和榴彈狂來說,因為無聊而準備C3炸藥想在這種可憐兮兮的節日來娛樂自己的,確實只是普通的悲慘貨色。

 

  這話讓Miss Pauling有些鬱悶,不過當她看見Pyro將Engineer扛在背後,從大火裡面平安出來,她也不太介意工作失敗的事情了。

 

  ……

  …………

 

  「所以,我們被捲入了一場爆炸案?」回基地之後,灰頭土臉但所幸沒受太嚴重的傷的Engineer說道。

 

  「Spy解決了那傢伙。」Medic點點頭,然後打開醫療槍,「真是幸運啊,爆炸的是藏在包廂的炸彈。」

 

  確實,Engineer同意Medic的話,雖然他希望任何炸彈都不要爆炸。他花了點時間解除了吧檯那兒的定時炸彈,一時間忘了其他地方也可能同樣會有炸藥,疏忽的下場就是被爆炸給炸暈在地,幸好的是,其他地方藏的炸藥沒有吧檯的多,要是被引爆的是他拆掉的那顆,恐怕整間店都會被轟飛吧。


  「那他的同夥呢?那個調酒師?」

  「報警之後應該很快就會被抓到了吧。」

 

  「居然還有這種恐怖份子啊。」Engineer說道,對於他們是傭兵根本沒什麼資格好說人家這點渾然不覺,「只是因為無聊?」

 

  「好像是這樣啊。」Medic聳聳肩,然後也沒想到他們幹傭兵這活似乎也沒什麼目的,「好啦,Pyro,你可以把消防斧放下了。」更別提那把消防斧可是從消防隊員手裡搶過來的。

 

  看起來驚嚇不清的Pyro只是靠在牆邊緊抓著斧頭,明明在爆炸現場的又不是他,Medic看著無奈微笑的Engineer,他開了一瓶藍色條紋的啤酒,要Pyro輕鬆一點,他完全沒事。

 

  順帶一提,酒吧被爆破之後,他們可沒打算停止慶祝,只是把酒帶回了基地打算繼續喝個盡興。

 

  Soldier和Demoman開始勾肩搭背唱起歌來,Scout還在沉醉著今晚和Miss Pauling的際遇,Pyro也終於沒那麼自責了,Heavy和Medic配著買來的小菜,頗有閒情逸致地小酌一番,Sniper坐在餐桌那啜了一口酒,而方才還靠在牆邊的Spy已經不見了。

 

  「不喝了嗎?」Engineer莞爾一笑。

 

  「對……。」本準備離席的Sniper又坐回了原位,然後對親切又是個天才的Engineer問道:「我和Spy……能有什麼關係?」

 

  德州人微微睜大的雙眼似乎很意外對方會問他這種事情,但是又壞心的搖搖頭,表示:「老兄,這我怎麼會知道呢。」雖然虧他能這樣地問出口,但是問錯人了呢。這種事情,應該好好地問問自己才是。

 

  「你們是怎麼了嗎?」

  「什麼也沒有。」

 

 

 

  真的什麼也沒有嗎?

 

  Sniper走出大廳,在轉角被取下墨鏡,被法國人奪去思考的能力。




END

评论
热度(14)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