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Eyes 20141023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BLU Sniper / RED Spy

* Mann vs. Machine 曼恩對決機器人模式背景

* 微 Spy→Scout / 父子暗示

* 清水向 / OOC嚴重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1023

 

 

 

  從耳廓一直到鼻側的疤痕,早該癒合的傷口隱隱作痛。

 

  穿著相同顏色的制服叫他作嘔,他不相信那個傢伙,比起那些廢鐵機器人,真正會從背後捅人刀子(從字面上解釋也行)的分明是那個男人。

 

  沒有人發覺,狡猾的蛇早就無聲無息地爬行到腳邊,準備一口咬下腳踝,剝奪行動能力,趁著無法動彈的時候,將你吞吃入腹。

 

  Sniper索性將帽子往臉上一蓋,對張開獠牙的毒蛇,眼不見為淨。

 

  但很早以前,那條蛇就已經爬上他的身體了。

 

  「下午好,愚蠢的澳洲獵人。」從被拿開的帽子第一眼所見的畫面糟糕透頂,面無表情的Spy一手夾著菸,從上而下的視線透著一股銳利的不耐,「該我們補充物資了,滾去開車。」

 

  他用力搶回自己的帽子,砸著嘴走到車庫。Sniper發動貨車的時候,Spy還在確認其他人想要趁他們外出時另外買的東西。Demoman說要下酒菜才能和Soldier在晚上時一同盡興狂歡,Engineer想要一些零件,也要他們順便帶幾本有趣的書給Pyro,Medic需要手套和實驗用的三角瓶及滴管,Heavy的武器要保養所以要買一些清潔工具和保養油給他……

 

  「小鬼,你只要喝果汁和啃雞腿就夠了。」

  「Hey!」

 

  Spy將清單收進西裝外套的內袋中,被當小鬼的Scout氣的面紅耳赤,卻只能在原地跺腳。Sniper在車裡看著他們吵嘴,只覺得Spy格外幼稚,Scout就算了,但是那個背刺渾蛋──

 

  關上車門的聲音讓他停止腦袋所想,Spy擺手示意他可以走了,Sniper哼了聲倒車入庫。被迫和這個男人一同採購物資讓他很不爽,他專注開車試圖無視掉旁邊的法國人,不過他還是注意到了。

 

  Spy在離開車庫前目光都放在那個小子身上。

 

 

  不是 盯著獵物 的 眼神 啊 。

 

 

 

  子彈和補給品都拿到了以後,Sniper獨自在大街上找停車位,他對幫那群傢伙買東西一點興趣也沒有,倒是Spy挺熱衷於採購的,他開車經過一家西服店的時候看他正站在櫥窗前,認真地審視那套深色的西裝。

 

  沒戴面罩,畢竟太過顯眼,穿的也不是作戰的制服,只是仍舊一身筆挺的西裝,佇足於某家店前時會有路人對他行側目禮(多為女性),他也會對經過的女性點頭微笑,那些都只是平淡的,不帶真切笑意的注視。

 

  Sniper被分到的工作只有買食物,他到餐廳點了幾道下酒菜打包走,路過麵包店的時候看見剛出爐的長棍麵包,忽然間一時興起的就買了一條下來,坐到公園的長椅,撥著小塊小塊的麵包丟給廣場上的鴿子們。

 

  習慣被餵食的鴿子群很快就飛過來爭奪那一小點麵包屑,Sniper並不是真的想把整條麵包都拿來餵飽這些鳥類,只是覺得牠們爭相搶食的樣子相當好笑。

 

  「 你 都把人 當 蠢蛋 看吧 ? 」

 

  就像他只是透過狙擊鏡在遠處看著這夥人和那夥人爭奪一個情報箱一樣,扣下板機了斷一個人的性命時他一點想法也沒有,這只是工作,對被自己殺死的人也不需要有任何感覺。

 

  要說他對人命毫不在乎是把人當蠢蛋的話,那麼,沒錯。

 

  不過那個男人可一點也沒資格說他。真正用鄙視的眼神注視一切的分明是那個人渣騙子,在所有人打得如火如茶的時候,像是散步一般的悠哉經過,然後刺下那致命的一刀。

 

  無聲無息的蛇 一 口 咬 下 。

 

  不過現在可沒有什麼毒蛇,只有越聚越多的鴿子,不知不覺長棍麵包也只剩下半截,可飛過來的禽類卻開始到有些壯觀的地步了,真要說的話,他幾乎是被圍住了,那些生物歪著腦袋看他,分明說道:

 

  不 繼 續 嗎 ?

 

  鴿子是象徵和平的動物,但屬於鳥獸的眼神依舊銳利,緊盯著他,並非期待他繼續撒下更多糧食,而是命令。

 

  他想起被蛇纏住咽喉的時候,Spy也問過他。

 

  「光是在我嘴裡射了就足夠了嗎?」跪在骯髒地板上的Spy抬眸看他。

 

  Sniper那時沒能去思考那男人眼底藏的到底是什麼。厭惡他嗎?如果是的話,還會解開他的皮帶,半強迫地壓著他來場口活,甚至吞下他的液體嗎?

 

  他也慣於不去詢問目的了,打從他將自己放進那個男人體內時他就失去了當受害者的機會,弄清楚他的真意只是諷刺而已(而他相信也沒什麼真意)。

 

  他將剩下的麵包揉碎全撒了出去,接著冷不丁的被一個小盒子砸到臉上,他抬頭一看,那個男人站在長椅後面無表情地低頭看他。

 

  「你不知道不能隨意餵食鴿子嗎?」

 

  已經徹底被包圍了。爭著麵包的,和搶不到麵包盯著他看的,廣場上的鴿子圍著他,甚至有些已經出現了咬起他長褲的囂張舉動,就算抬腳驅趕,牠們也只是懶散地拍拍翅膀、做做樣子,一點也沒有真正要逃的樣子。

 

  真是可怕的生物,得了便宜還賣乖,貪婪的可以。

 

  那個盒子滾到了長椅下,那群禽類見狀立刻圍上去狠啄一番,發現不是吃的之後又歪頭納悶地看他,他彎身擺手驅趕那些煩人的傢伙,總算撿回東西。

 

  「保●套?」

 

  Spy吐出一口菸,全噴到了他臉上。

 

  「Scout要的。」

 

  Sniper哼笑,出基地前原來他們在吵這個,也真沒想到他們是這種關係──要不然的話Scout的對象還能有誰?

 

  看來是Sniper所想的太過明顯,於是Spy露出一臉噁心的表情。

 

  「少蠢了,那是不可能的吧。」他彈掉煙灰,忍住往澳洲人臉上捻掉菸頭的慾望,「那小子的遺願可是和Miss Pauling來場約會。」

 

  意外純情,Sniper想,只是他壓根兒沒注意那小子居然也有這種情懷,還是想跟那個萬能又精明的彷彿從沒出過差錯的秘書小姐。

 

  「要回去了?」他問。

 

  Spy把幾袋東西丟到長椅的空位上,「還差幾本書。」他用眼神問他,是要在這裡繼續給鴿子圍觀,還是一起去。

 

 

 

  他倒是很久沒逛過書店了。

 

  不過他也找不到現在他會想看的書,要是挑選床邊故事的話那倒可以,不過是要挑給Pyro的,還是小心謹慎點,以免全員又得要陪著縱火犯玩童話遊戲。

 

  Sniper最終拿了伊索寓言,他繞到雜誌區,還以為Spy會在那裡,他多半都看些服裝雜誌,也只有早晨的時候會在餐桌邊看報紙,現下卻站在醫療書區,拿著一本褐色封面的書。

 

  該說他選書品味怪異嗎?Sniper還是決定一言不發看他拿那本書結了帳,走出書店時,兩人都停下了腳步。

 

  「你呢?」Spy側頭看他。

 

  他呢?

 

  法國人看起來很有耐心的等他回答。Sniper很認真地思考自己需要買什麼,他似乎沒有缺東西要補充,在露營車裡該有的他都有了,鮮少會缺點什麼。

 

  只是沒東西要買,他們就要回基地了。

 

  「沒有。」

 

  老實說他求之不得趕快回去,擺脫和這個男人同行的焦躁感。儘管他們沒爭鋒相對地度過這幾個小時,那也不能代表什麼,因為回到車上後,Sniper就發現了Spy一直盯著他看,叫人惱火。

 

  「專心開車。」法國人出聲。

 

  澳洲人拍了一下方向盤,「那你不要一直──」

 

  「一直什麼?」他問。

 

  「盯著我。」

 

  聽起來活像自作多情的話很顯然會迎來對方的嘲諷,但幾秒過後,Spy安靜的程度可疑到他必須轉過頭去看他,接著他的臉被推回去,直視前方。

 

  「那麼你就可以盯著我瞧上整天嗎?」

 

  Sniper一急便踩了煞車停在路邊。他不知道要驚訝對方爽快承認自己的舉動,還是揭破了他目光所及之處皆有他的事實。

 

  「我在看你的那條疤。」Spy說道。

 

  澳洲獵人原想轉過頭的,提到那道傷口他就生氣,但Spy更快地限制住他的下巴,使他脖子以上不能動彈,然後他湊近去觀察那條疤痕,這簡直是變相在惹火他的行為。

 

  他聽到他問:疼嗎?

 

  Sniper精簡的回答是一句:FUCK

 

  Spy提醒他,是時候該開車回基地了,他這才不甘願地狠踩下油門,加快的速度,想更盡早一點兒地回到基地,離這條毒蛇遠遠的。

 

  「你有問題想問嗎?」

  「沒有。」

 

  那 是 謊 言 。

 

  比起滿腔怒火,他更多的是滿腦子疑惑。

 

  為什麼要和他上床?

 

  明明那樣注視著Scout那小子,看他卻像是勉強能夠果腹的獵物。

 

  曾經借根菸而打開的PDA裡看見了的夾藏著的照片,畫面中,拿著球棒認真無比的對空高揮,少年的側臉,比起現在青澀許多。

 

  是那麼寶貴的事物嗎?

 

  小心翼翼的連感情都要掩藏乾淨的程度,卻爬上他的床,騎在他的身上,那些骯髒的歡愉記憶,現在光是想起片段畫面就要他忍不住作嘔起來。

 

  「我說了:少蠢了你。」

 

  離開貨車前,Spy冷冷地說道,Sniper才轉過頭去看方才男人坐過的位子,那裡靜靜地躺著一本書。

 

  《HOW TO BEAT A DNA TEST

 

  ……嗯?




END

评论
热度(8)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