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Frontline 20141016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 Sniper / BLU Spy

* Mann vs. Machine 曼恩對決機器人模式背景

* R17 (有少量性描寫) / OOC嚴重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1016

 

 

 

  一開始被脫下的總是手套。

 

  在囤積雜物的狹窄空間,從昏暗的視線中,唯一能看見最明亮的東西是摘下墨鏡後的雙眼,他喜歡獵人緊咬獵物不放的凶惡眼神,拿出蝴蝶刀瞇著眼睛微笑的時候,外頭的戰火有多喧囂他都拋之腦後。

 

  從指尖啣住的手套被唾液沾濕,他饒有興致地看著那個男人緩慢地抽開它,手套掉到了地板上,在這之後,兩個人交換了一個渡氣一般的吻。他們都是些有耐心的人,所以這會是一場相當漫長的角力,Spy並不討厭這種慢節奏,看澳洲人一顆一顆地解開西裝外套鈕扣的模樣非常新鮮。

 

  雖然他更喜歡像是世界末日前的最後一次,粗魯的交融和呼吸,交疊的四肢,亂七八糟的神智和全落到床底一地凌亂的衣物,帶著煙硝和鐵鏽的氣味,被脫掉的衣服沒有固定順序,只剩下面罩還盡忠職守的保密。

 

  但是現在這樣也很不錯。骯髒的狹小走道並不是首選,距離要貼得多近才能看清楚對方陷入情慾的表情?可是沒什麼好抱怨的,領帶和馬甲的防線已經被攻破,白色襯衫的一排鈕扣挑戰澳洲人的極限。

 

  細碎的親吻成了干擾作業,就像他無處可使的蝴蝶刀還是習慣朝他的背後招呼,清晨睡眼惺忪沒能刮乾淨的鬍渣摸起來癢癢的,再向下是滾動的喉結,吻在那兒的時候,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身上的男人無可避免的硬了。也有可能頂到他的是嗑爾克彎刀,不是嗎?他微笑著被壓在木箱上。

 

  「別鬧。」

 

  他樂於聽令在這個時候更顯低沉而沙啞的嗓音說的每一句話,倒不是說他會安分的像隻白兔一樣,至少Sniper沒能阻止他抬起腳摩擦那隔著粗糙布料的勃起,他可以很有技巧的讓他現在就射在褲子裡……自然是不會那麼做的。

 

  倒是這點程度的撩撥還無法讓專注的澳洲獵人改變步調,等待襯衫被解下的漫長的時刻有如一種刑罰,似乎也真的是,不過那個男人自己也是興奮難耐的同樣難受,想到這裡,Spy便忍不住揚起唇角微笑。

 

  還真是懲罰。

 

  「笑什麼?」

 

  Sniper蹙緊了眉,Spy只是用膝蓋頂了頂他硬挺的分身,沒有回答。不管說什麼他都會生氣的不是嗎,他暴躁易怒的獵人,現在低吼罵了一句髒話,一邊解開了自己的皮帶。

 

  ……

  …………

 

  「請別在意我,你們繼續。」

 

  等到他注意到Engineer站在外頭抱著一堆零件,壓低安全帽並且微笑示意他們可以繼續辦事時,Sniper果斷把皮帶繫回去。

 

  怎麼可能繼續!他一拳捶在木箱上頭,咬牙切齒地看著該死的法國人。

 

  「你早就注意到了?」

  「比你早一點。」

 

  Sniper燃起一股就是現在、立刻在這裡把他操哭的衝動,脫掉他合身的西裝長褲,讓他翻身過去靠著牆壁,他要從後頭,一點也沒潤滑的進入,Spy會痛的發出嗚咽,會喘息、會求饒。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游刃有餘地拿出金色的懷錶看了一下時間,淺色的眼珠藏有狡滑的挑釁,惡意地問他:「不繼續嗎?」

 

  「──不。」

 

  從齒縫間吐出這個字需要多大的力氣,Sniper盡可能無視他那對背刺混蛋起了反應,硬的發疼的陰莖,扯過Spy還掛在肩膀兩側襯衣,拉攏整齊之後逐個將鈕釦扣上。

 

  Engineer途中又經過了一次,他這回抬高帽沿,喘了幾口氣有些急忙。

 

  「只是順便說一句:前線快被攻破了。

 

  Spy重新的把領帶繫回脖子上,「這就過去。」套上馬甲,撿起手套拍了拍上頭的灰塵,他看著Sniper一臉陰沉的扛著狙擊槍走出這個狹窄曖昧的空間。

 

  澳洲人有效率(對機器人不需要有禮貌)地幹掉每一個試圖扛起炸彈的廢鐵,Spy點燃起自己習慣抽的黑色香菸,拿出蝴蝶刀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在經過Sniper身後時試探地捅了一下,那個男人很快地轉了過來,扯過他的領帶給他一個粗暴的嘴唇碰撞,惡狠狠地吼道:

 

  「給我滾下去工作。」

 

  「──還有,你到底要試幾次?」

 

  從藍色的西裝換成了深紅色,為了方便辨識,也說明了他們再也不需要殘殺彼此,但……他有說過自己多喜歡這個男人凶狠的眼神嗎?他拿著那把嗑爾克彎刀對著他的時候,或者他用跨下的那把刀時……

 

  啊啊,又忍不住了。

 

  等Spy意識到自己又挑撥了那個男人的神經還又成功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被騰空,視線上下顛倒,胃嗑著對方的肩頭有些疼痛不舒服。

 

  ……其他男士們會好好地努力工作呢,那他就不用擔心了。

 

 

 

  和藹可親的德州人早就習慣身為後援組總是只會剩下他一個人,反正他還有步哨以及時不時來間諜檢查的Pyro在,其他人也乾脆地無視那兩個傢伙經常性的脫隊。

 

  不過偶爾還是會覺得那兩個傢伙也真是夠了。這回中途Sniper乾脆地直接把Spy扛起來跑個不見蹤影,直到殲滅了最後一個機器人也不見他們回來。

 

  Engineer看了一地的機器人殘骸,一波攻擊結束他幾乎要累倒在地,維修步哨,注意機器人Spy的背刺,還要提防那個混蛋步哨毀滅者,再這樣下去,他要不是過勞死,就是去造一個巨大飛彈去炸個Gray Mann屍骨無存,一勞永逸(雖然在建造完畢之後他也離大勢不遠了)。

 

  他摸摸自己盡忠職守的步哨,衡量著究竟是休假還是罷工不幹哪個比較好。遠遠看到Pyro抱著一堆機器人的機械手臂不知道在高興什麼(其他人都對這個景象敬而遠之),他輕輕微笑。

 

  ──要是這禮拜不給他休假,他就再來考慮罷工的問題好了。




END

评论
热度(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