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Hunter 20140929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非法盜獵者 / 狐狸

* R17(有少量性描寫) / AU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929




  冬日的森林白雪愷愷,聽起來挺詩情畫意的 ……去你的詩情畫意,這鬼天氣凍的他牙直打顫,唯一的好處就只有厚雪層會留下獵物的足跡。Sniper帶上老舊的長弓,他沿著細小的野兔腳印走,盤算著要有多少張兔皮才能換到足夠的錢,他想要一把新弓箭很久了。


  今天一點收獲也沒有,甚至沒看見半頭鹿的蹤影,冬天總是特別不好熬。


  當他追蹤痕跡到了一座樹叢,他如往常般沉著的拉開長弓,瞄準那對從白雪中透出的長耳朵,他幾乎沒有失手過,所以當箭矢直直插入柔軟的雪地裡,而不是命中兔子時,Sniper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那是一雙藍眼睛,和全身通白,還很毛絨絨的雪狐。


  Sniper對牠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又很神氣,還有,很值錢。


  他二話不說就拉弓,那頭漂亮的食肉目犬科叼著本是他獵物的兔子,輕巧的閃過攻擊,極度不屑地(假設狐狸也能藐視人的話)暼他一眼,接著用極快的速度竄逃,完全不浪費天生的毛皮,迅速就和雪景融為一體。


  牠很聰明,如果要說第二印象的話,凌亂的足印混亂了他的方向感,也許還很狡詐。當他聽見樹上有聲響並抬起頭時,從枝葉上被抖落的雪全往他的臉上招呼,在一片白茫之中他能見的只有那雙藍的幾乎不可思議的眼睛。


  那傢伙晃著蓬鬆柔軟的雪白尾巴柔軟的躍下樹梢,把人類愚弄的團團轉的高傲模樣,他怎麼樣都無法嚥下這口氣,兔子老早消失不見,那麼就該讓這隻狐狸付出代價,說老實的,只要他的皮毛,要換幾把新武器都行。


  但那該死的動物就只是待在雪地上,對著彎刀也毫無反應,那雙藍色眼睛逼得他連連咒罵,Sniper憤怒地丟下刀,怒視那頭生物,雪狐看了他一眼,便踩著淺淺的腳印走了,搖晃兩下的尾巴像是道別一般。


  天殺的,他根本不曉得為什麼自己下不了手。


  不過就只是隻狐狸……算了,就當他今天失常,有同情心的饒了牠一命,要是下次再見到牠,他絕對會一槍斃命給牠一個教訓,不要小看人類,混蛋!




  後來他沒再見過那隻狐狸,卻遇上了一個男人。說遇上也不太正確,因為他是在清晨從木屋出門的時候發現他的,那個男人倒在雪地裡,懷裡護著一隻白色的野兔,直到他扛起昏厥的對方才注意到染紅雪白的血花。


  「……救救……牠……」


  去你的救兔子,那隻野兔只不過是踩到陷阱割傷罷了,這個緊抓住他衣服努力撐起身體的男人才是迫切需要急救的那個!幸好血因為天氣寒冷止住了,但腹部的刀口仍舊相當嚴重。


  「……不要管我……快救牠!」


  那個男人猛地揪住他的領子,他這才看清對方有張漂亮的臉孔,還有藍的徹底的眼睛,被夾在他們兩人中間的兔子因騷動而不安地豎起耳朵,Sniper才惱怒地把受傷的一人一動物帶進木屋裡。


  翻開被血弄髒的兔毛,傷口確實挺嚴重的,牠完全站不起來,只能病懨懨的趴在那裡,Sniper熟練的清理傷口,他畢竟不是獸醫,只能簡單的做個處理和包紮,然後思考一下,開始翻箱倒櫃從抽屜裡翻出獸醫的名片。


  至於那個受傷的男人,他自己躺在沙發上,掀開了衣服,乾涸的血跡凝固在皮膚上,成了一條猙獰的傷口。Sniper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對方比野兔還需要治療,幸好的是,他聯絡的醫生也會治人,不過要問有沒有合法執照,還是算了吧,畢竟他也沒好到哪裡去,住在森林巡守隊的屋子裡,卻是個名副其實的非法盜獵者。


  「牠沒事。」在男人張口問之前Sniper先開口說道。


  他端來一盆溫水和乾淨的毛巾,以及醫療箱蹲到沙發邊,打算先靠自己幫點忙,住在山下的Medic可沒那麼快來,不過看這男人臉色慘白了點以外應該還撐得下去,頂多過會兒他會被醫生笑包紮技術不好罷了。


  在他準備擦拭傷口然後消毒之前,男人伸手揮開了他的毛巾。


  「別……!我不需要。」他撇過頭,渾身僵硬的拒絕。


  該死的這男人救了兔子卻不要自己的命了是不是?他可不想要有具屍體在這裡。嚴格來說這裡不是他的居所,不過好歹也是認識的人借給他的(那個戴防毒面具的怪人一直是這座森林非常優秀的巡守隊員,不過到冬天的話他就會搬到山下去避寒),他可不想等冬天過去,放一具陌生男子的遺體到春天給回來的Pyro一個差勁透的驚喜。


  「閉上嘴讓我幫你就好!」Sniper不耐煩地低吼。


  男人真的安靜了下來,但也只有一會兒,他忽然撐起身子,用藍色的眼珠盯著他看了幾秒,接著他的唇就這麼襲向了他。那不是一個嘴唇互擦程度的吻,而是掠奪呼吸,近乎品嘗透徹的攻佔,那雙藍眸沒閉起來,享受地看著獵人惱怒推開他,猛擦嘴唇想消毒掉和同性接吻的噁心感。


  他看著那個男人傾身,從沙發上把他壓在冰冷的地毯上,一覽無遺他鄙視的表情,嗤笑他不自量力的幫助。


  Sniper本該揍翻他,再踢他出門的,但鬼使神差的他卻被靈活地脫下長褲,一點掙扎也沒有,皮帶被丟到一旁,褲子還卡在膝蓋處。接觸到冷空氣的時候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立刻又被對方給嘲笑了,冰涼的手碰上了他的大腿,滾燙的吐息卻停留在了根部。


  「安靜……這可是你說的:幫我。」


  他是說過,但是現在這檔事和救他的命分明八竿子打不著,究竟是要他如何反應——肆意挺立的下半身,被熟練的舔弄,和發涼的體溫不一樣,那個男人的嘴溫熱的讓人腦袋一片空白。


  兔子安靜地待在床上。


  滑膩的舌描繪著他的輪廓,直到鮮明的快感結束把他打回現實,渾沌的腦袋和疲倦的連抬起手臂都辦不到的身體,從無法聚焦的模糊視線中隱約可見坐在他身上的男人吞嚥下他的液體,滾動的喉結和饜足的微笑。


  「請代我照顧兔子,友善的獵人先生。」


  他的墨鏡被拿掉,少了那層有色玻璃,他可以清楚看見離自己很近的漂亮雙眼,劈啪作響的柴火,和落在額頭冰冷的吻,都是在沙發上裹著溫暖毛毯的Sniper抵抗倦意努力記住的事。


  倘若不是隔日一早醒來發現毛絨的兔子還在,他大概會認為自己做了一個荒唐絕頂的夢,而等他注意到寄居他家的野兔是當初差點成為自己獵物的那一隻,又是過幾天之後的事了。


  在那之前,他都還納悶著自己為何會那麼快就精疲力竭。




END

评论
热度(6)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