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Heart 20140923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BLU TEAM

* 清水微虐 / 一方死亡注意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923




  他不喜歡狙擊槍。


  和左輪手槍不一樣,沉重龐大,造型難看,從狙擊鏡看出去的視野狹窄,唯一能稱得上優點的,只有很適合那個男人。Sniper屏息、專注、扣下扳機,然後槍槍致命,那雙墨鏡後面藏著的眼神冷淡地注視著轉眼間就被結束的生命,脫帽哀悼,獻上對亡者最後的致敬。


  他喜歡那個男人這麼做,儘管他總調侃他那完全不必要


  偶爾他會站在危險的戰區裡,心無旁鶩地抽掉一整支菸,然後踩著其他隊伍的屍首前進,那份從容不迫在戰場中自由行走的餘力全歸功於窩在高處的槍手所賜。


  他彈掉煙灰,對巢裡的貓頭鷹微笑致意。


  一時來了興致要對方教他狙擊的時候,Sniper嗤笑他這個外行絕對學不來,還是多去提升一點手槍的準度再說吧,結果他還是做了個手把手的教學給他。


  Spy清楚記得Sniper手的形狀、觸感以及溫度。那帶繭的手比他的大上許多,將他的完全覆蓋住,隔著手套也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Sniper穩穩地托住槍身,開槍,不習慣後座力的他往後退了一步,撞上身後的澳洲人,被那雙手給扶住。


  彈痕偏離了靶心,往左一點的地方,像是在心臟的位子。


  很近的聲音,就在耳邊,他說:「這樣很好。」明明差得遠了,唯一一槍斃命的明明只有他假裝鎮定的心臟,跳動的聲音像是潮水震動著耳膜。


  太吵了。


  於是,他做了一個會讓心臟停止跳動的舉動,他回過頭吻了那個澳洲人。


  沒有咆嘯,也沒有憤怒,亦沒有錯愕或者厭惡,只有怔然幾秒後的微笑,和一個不同於蜻蜓點水的嘴唇相碰,一個真正的吻。


  先採取行動的人反而傻愣在原地,Sniper只是壓低帽沿遮不住唇角上揚的走了,Spy久久回過神來之後蹲在地板上一時間都不能言語,可惡的是心臟更吵了,因欣喜而慢不下來的疼痛,連呼吸都不能好好地做到。


  所以他選擇替他呼吸。


  叼著菸的Sniper成為戰場上司空見慣的情景。修長的手指扣下扳機,他沒有戴墨鏡,只是用淡色的眼珠透過狙擊鏡看這個世界,想像偽裝成誰的樣子,在被識破以前就先被拯救。


  只是感懷過去這點程度的分神,就讓RED TEAM狡詐的Spy有機可趁,他覺得自己可真退步了,一不小心弄掉了帽子,他有些心煩意亂想早點找回來,還有那個捅偏了的蝴蝶刀,再往左一點,就是心臟的位子。


  總算有一次把推車送到了敵對陣營,順著爆炸氣流被衝回來的帽子正好落在他的腦袋上,他拿下它,輕輕拍掉上頭的灰塵和火藥。他們肯定會花點時間來慶祝這次的勝利,他也想來杯紅酒,但是一個人喝太孤寂了些,還是早點回露營車上補眠。


  Engineer卻塞了一瓶有年代的好酒給他。


  到了嘴邊的話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有出口,和藹的德州人只是扶正安全帽,暗示他在Demoman和Soldier喝醉,開始搭肩勾背站到桌上,並強迫所有人一起唱歌之前離開。


  他開車離開基地,帶上那瓶紅酒和兩只乾淨的高腳杯,目的地是一座冷清的墓園,卻先有人到了他的墓前。左輪手槍抵著那個穿紅色西裝男人的後腦勺,對方只是鎮定的說他是來確定真偽。


  墓碑上沒有姓名,只有刻出來的代稱。


  Sniper.


  持槍的男人苦笑,他說:


  我殺了自己。




END

评论
热度(4)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