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Russian roulette 20140919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BLU Sniper / RED Spy

* R17.5 (有少量性描寫) / 半AU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919




  沒人能立於頂點不敗。


  至少氣得牙癢恨不得那個穿筆挺西裝的賭徒趕快輸到脫褲的人可有一票,可惜的是,多少人的怨念聚集也無法嚇跑眷顧那個男人的幸運女神,就算明知道對方出千也抓不到他的狐狸尾巴,只能眼看他面前的籌碼逐漸疊成一座令人垂涎的小山。


  已經有不少人在暗處計畫著一場劫案或者謀殺,但眼明人可不會傻到對那個有著好聽法國口音的男人動手,倘若不想被一刀斃命死在暗巷裡的話。


  其他人看好戲的等著這個人再贏上一局,也有人開了賭盤等著他輸,儘管完全沒人敢押注法國男人敗北——直到一袋可觀數量的籌碼重重地落在賭桌上,戴牛仔帽的男人直直地走到那個法國人的面前,放下一枚最低幣額的籌碼,摁了一把左輪手槍在桌上。


  「欠你的一顆子彈現在還你。」他說道。


  對面的男人笑而不語,點頭示意讓荷官檢查那把左輪手槍,從他發白的臉色來看,荷槍實彈可是玩真的,他轉動了彈巢,戰戰兢兢的把槍擺回中央。


  法國人伸手拿回自己的愛槍,精緻的雕花被粗暴地畫上一條刀口,將上頭刻劃的女人毀得面目全非,他將槍口對準太陽穴,毫無遲疑地開槍。圍觀的群眾倒抽一口氣,沒有血沫橫飛的畫面,有些人失望,有些人鬆了一口氣。


  屏息,當那個男人把槍口指向對手並瞄準他的眉心,扣下的板機依然宣告只是個空包。戴帽子的男人哼聲,接住對方拋來的槍支,同樣毫不猶豫地朝他腦袋開槍——法國男人還是活得好好的。


  下一槍也是。


  再輪他的時候,他抬高了帽沿,看那個男人彎起唇角,他舉槍瞄準。


  ——扣下板機,兩聲槍響。


  死的是躲在二樓暗處的某個垃圾,一把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貨的狙擊槍摔到地面碎屍萬段,賓客開始尖叫和驚惶失措,有人撞翻了賭桌,籌碼撒了一地,但更令人不屑的是,讓法國人順道趁勢離開。


  只是他的褲子口袋多了張飯店名片,和一支白色香煙。


  他走出賭場時點燃了它,這久違該死的尼古丁,他始終不知道他抽的這究竟是什麼牌子。


  第一次上床時,那個男人坐在他身上靜靜的抽起這種菸,還以為他會是被上的那個呢,畢竟他的雙手可是被撕壞的床單牢固地綁在床柱上。他看著那個男人慢條斯理地把脫下的西裝摺疊起來,帶著疼痛又歡愉的扭曲表情強迫他進入,跟著強烈作嘔感的是快意,他的緊緻和他的喘息將烙印在腦海裡抹滅不去。


  他朝他的臉吐出一口菸,菸草和薄汗交織的味道令人頭暈目眩,那個男人淡然的將菸頭捻熄在他心臟的地方,緩慢折磨地扭動腰肢,一切漫長的宛若深陷地獄,感官卻敏銳的將要逼瘋自己,最終張牙舞爪的慾望吞噬了他們。


  掙脫禁錮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揮拳,而是狠狠捏住那傢伙的腰粗暴地插進底部,像頭野獸般撕咬。法國人用淡然的眼神注視著反過來壓在他身上的男人,伸手撫摸他臉上那條新鮮的細長刀口,不知目的為何的索求和贈予疼痛,只有那置身事外的從容態度和些許得意讓他理智盡失。


  抬高他的雙腿,彷彿折斷對方的姿勢,深埋進入。他第一次知道人類的軀體可以如此地柔軟,還有一個男人到底可以有多性感,假設不是他的話,他會多欣賞一點。


  「這是你欠我的。」


  記不得那天做了幾回,又不是年輕的毛頭小子了,更別提對象竟然是那個虛偽的人渣騙子,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還有隔夜過後躺在他身側,剩下一枚子彈的左輪手槍,這都是什麼破事。


  Sniper倒在舒適柔軟的沙發上聽著浴室稀哩嘩啦的水聲,那傢伙在飯店櫃台留了鑰匙卡,可真有把握來赴約的是他而不是在賭場要取他腦袋的那票人。他們也不是什麼友好的互助關係,真要說敵人還更能恰當形容,最先是Spy要他的性命,後來卻上了床,真夠詭異的。


  今天結束之後本該互不相欠的,空了子彈的左輪手槍擺在他的床邊,他該在對方從沐浴結束前離開,或者端著一把衝鋒槍就地解決那個男人,而不是看著他沾染了溫和的沐浴乳香氣出來,和明天身側空了的冰冷床位。


  陷入了永無止盡的迴圈。




END

评论
热度(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