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IT 20140916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 Sniper / BLU Spy

* 清水向 / OOC嚴重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916




  基地裡的吸煙室有一個老式撥盤電話,那就像一個昂貴的裝飾品擺在那裡,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它還能使用,而且從上頭一塵不染的跡象來看,擁有它的主人還會時常清潔。它有時候會在午夜盡本分使勁地響起,它會在響兩聲鈴之後被接起,不過偶爾會有持續半小時的角力,但多數時候,它的主人還是會在最後選擇接起電話。


  如果它會說話的話,它會告訴你:知道它存在的只有一個人。


  撇除在午夜打電話非常不禮貌,外加語氣從沒和善過以外,它認為那個男人應該是個還不錯的好人,至少它的主人從來都沒為前面兩點而生氣過,甚至會有少見的喜悅躍上眉梢。


  假設它會說話,而且不用顧慮隱私權的話,它會告訴你:這兩人的對話窮極無聊。


  大多數時候它的主人會調侃對方,而那個男人會用低沉的嗓音搭上咒罵來回應。他們不聊工作、不談心事,也不講笑話,有的時候,兩人甚至一句話都不說,只有話筒另一端發出蟲鳴鳥叫,是它這個老式電話不曾體會過的大自然的天籟。


  它會思考的話,它一點也不懂這究竟有何意義,可是,看它的主人掛上電話愉快的模樣,它也會跟著覺得欣喜,再假如那個男人不在打電話過來了,那麼它不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嗎?所以,它今晚也依舊等待著工作來臨。


  午夜十二點的鐘正響起,這一刻漫長的叫人難耐,但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它並沒能如願響起。它的主人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搖晃著酒杯把最新期的西裝雜誌翻了頁,似乎一點也不介懷今晚他並沒有電話。


  他們並沒有約定,從來都沒有口頭上的任何承諾。讓它回憶起的話,第一次它從一個布滿灰塵的骨董裝飾品發揮作用,連它的主人都嚇了一跳,遲疑了好久才接起電話,對方一言不發如同偶爾的寧靜夜晚,直到它的主人決定掛斷時,那個男人才發出聲音。


  Spy.


  是的,它記得那是它主人的名字,或者是一種稱呼。


  它第一次見到平時優雅從容的主人慌了手腳,往常的鎮定蕩然無存,把它的話筒摔在地上,然後瞪著它像在看一隻洪水猛獸,最後戰戰兢兢的把它重新拾起,用一貫的語調說道:晚上好,親愛的Sniper


  這台老式撥盤電話可以想像得到(假如它可以的話)對方的臉有多麼嫌惡,那個嗓音像是被噁心到了,他低吼著要對方住嘴,並咆嘯宣稱是它的主人將號碼塞進他的帽子裡。簡直就像孩子氣的惡作劇,在三更半夜打電話只是為了擾人清眠,很可惜的是,它的主人似乎更樂見這個狀況。


  你問它為什麼?它只是個電話,它懂什麼呢。


  至少它知道了那個男人的名字叫做Sniper,或者又是另一種代稱,畢竟它聽過主人用一種嘲諷的語氣叫過他Mr.Mundy,換得對方一整晚的咬牙切齒。


  自從那晚之後,它就獲得了煥然一新的機會,只要當晚它被擦拭過,很有可能那個Sniper先生就會打電話過來。


  但是今天卻沒有,它甚至被細心地用酒精消毒過了,卻遲遲等不到。其實這種情況偶爾也是有的,但是它由衷的希望只是一時間的耽擱了,它很快就會再次響起來,吵醒這個一片死寂的空間。


  只是直到它的主人闔上書,放下酒杯,連那盞桌燈都關掉的時候,還是什麼都沒有。


  好吧,Sniper先生可能今天真的有點事抽不過身來,但願對方不是發生了什麼,站在窗邊的主人可能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完全出乎了它一台電話可以預料到的範圍了,它可能真太老舊應該退休了,可是它還是為拉開窗戶滿臉驚喜的主人感到高興,這也是它第一次見到那個久仰大名的Sniper先生的臉。


  「晚上好,親愛的Sniper。」


  儘管還錯愕著,但主人依舊處變不驚叫人佩服。窗戶後的男人似乎還是對那個稱呼感到不悅,只是忍住了慣例的謾罵,對他下一句的「你來這兒有什麼事」投下一句足夠摧毀所有防備的話語:


  「只是來看你個背刺混蛋晚上睡得安不安穩。」


  它的主人低聲笑了起來。


  對葬命在他刀下的亡魂,Spy可不會為了那些愚蠢的傢伙睡不著覺——真正影響他的人在這裡,就在此處,簡直就像是一個夢成真了一樣。可不是嗎?只有在煙硝味在的戰場上,碰面也只有彎刀和蝴蝶刀的爭鋒相對,本以為那些毫無重點的深夜通話已是最高限度的奢求了,現下卻又突破了自己的意料。


  但Sniper可不覺得好笑,眼前這個法國男人今天下午可是連續捅了他好幾個隊友,還像條滑膩的蛇,輕而易舉就藏身著溜走的獵物,他只是覺得撥通電話來咒罵他實在太便宜他了,畢竟他還要跑上公路找到公共電話才行。


  真是大費周章,不論是潛入敵對基地還是開車找電話打。


  這都可是會被管理員責罵的行為,自己隊上的蘇格蘭黑人就曾經一邊哭喊著自己悲傷的經歷,一邊告誡著其他人不可以犯下相同的錯誤,但是,他可不一樣,他才不會對這男人手下留情,不然的話,戰敗的就會是他自己了。


  所以說,他縱容自己擁有這樣的夜晚也是可行的吧,畢竟,他想發展的可從來都不是什麼鬼友誼關係——


  嗯?你問他想發展的是什麼?它都說了,它只是台老式電話,怎麼會知道嘛!


  它可以回答你的只有,這是個美好的夜晚。





END

评论
热度(8)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