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Change 20140903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 / BLU無差

* 清水向

Unconfirmed 的後續 (單獨閱讀也行)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903




  在貨車後座Sniper聽著Medic有多興高采烈的和當司機的Heavy講述這趟澳洲之旅,在醫師研討會上發生了什麼精彩的事情……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團混亂好嗎!長途旅行結束之後他只想回溫暖的露營車上一頓飽眠,至於研討會發生的事?誰都別想叫他回想起。


  回基地的時候他還是順道去了大廳,把約定好的無尾熊玩偶拿給Pyro,那個玩火的怪人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含糊不清的聲音貌似是在道謝,他擺擺手只是疲倦不堪的拖著行李箱往基地內走。


  當他叩響Spy吸菸室的門,得到的回應不是往常的GO AWAY,而是一片安靜,他抓了路過的Scout詢問,只得到:最近Spy似乎都沒在基地留宿的答案,還有那小夥子不必要的嫌棄。


  「大概是在外頭某個女人家裡過夜了吧。」Scout話剛出口完,抬頭看了看Sniper的臉色之後縮了縮頸子,雖然不清楚為何對方表情要如此猙獰,但他還是決定先閃為妙。


  Sniper獨自一人瞪著眼前的笨重雕花木門,要是他手裡握著什麼的話現在鐵定被他捏爆,他不懂自己一股無名火從哪冒出來的,而且Scout也只是瞎講,就算是真的,也和他八竿子打不著。


  感覺糟透了。在澳大利亞的時候他明明什麼都沒想,下飛機回老家的時候他還有一種放鬆身心了的暢快感,難以言喻的舒暢都讓他忘記了思考——那個該死的背刺混蛋!為何好死不死偏偏是他?佔據了自己全部的心思,只是幾句輕描淡寫的話就足以影響他的情緒。


  對Spy來說,自己很可能就只是個一時興起的愚弄對象。


  當那個男人站在自己露營車外拿著威士忌邀酒的那個夜晚,用狡詐的言語哄騙這是雙方得利,僅是因為他們相互厭惡,可以毫無顧忌盡情粗魯的互相撕咬或洩恨式的索求,在床第間只有發洩沒有其他。


  令人作嘔完全不想承認的,只是不愉快的互利關係。


  他可沒那麼天真,落入那傢伙精心設好的局,可不會讓他有半點機會兒嘲弄他。Sniper一拳重擊吸菸室的門,但眼前的木門也只是紋風不動,他帶著發疼的指節,惱怒地抓著行李箱離開這個鬼地方。


  只是才沒走幾步路就迎頭撞上了舉著酒瓶早已微醺的Demoman,對方打了個酒嗝後歡快地邀酒,Sniper沒有多想便搶下對方的酒瓶仰頭一灌。


  「再來。」他抹掉酒精泡沫後說道。


  「不錯嘛,老兄!」


  找到人一起酗酒的Demoman搬來了更多啤酒。




  Spy是被門把轉動的聲音吵醒的,他把門鎖上有好一段時間了。真沒想到自己會在一點也不舒適的沙發上睡著,難以預料的事情實在太多,可是這些本不該發生的事,他覺得不壞。


  至於那個晚歸的男人,他可沒料想到一開門就會被熱情的撲抱,假設沒有渾身的酒味那就更好了。醉成一攤軟泥的Sniper重量可真不輕,Spy吃力地把對方扛到座位上,澳洲人似乎嗑到了邊緣,發出唔咽茫然地半睜開雙眼,抬起手臂伸出的食指卻搖搖晃晃對不準焦。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


  他對Sniper醉眼迷濛,說話還一邊打著酒嗝的模樣啼笑皆非,他真該把這畫面錄起來隔天等他酒醒在笑笑他,但他感覺起來似乎有點兒憤怒,Spy想不起來自己又做了什麼惹他不快,至少在Sniper離行前他並沒有印象。


  「幫你顧車。」

  「給我……滾出去!」


  Spy從西裝外套裡拿出露營車的鑰匙在醉酒的男人面前晃晃,最後把它放在他那天拿起來的相同位子上。也許是他會錯意了,只不過是Sniper粗心大意把車鑰匙留在餐桌上也不一定,但如果不是他,這傢伙今天可就要睡在車外頭了,真不知好歹。


  「所以呢,在澳洲發生了什麼嗎?」Spy坐到了他對面的位子上去,看著Sniper撐著沙發邊緣坐起,緊皺著眉頭似乎惱怒地在思考為何還有個他厭惡至極的法國人待在他車裡,隨即又打了個酒嗝,開始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欲睡。


  他看著對方垂下頭打起瞌睡,腦袋就要碰上餐桌……


  「上帝啊!誰都別想再叫我去那個鬼研討會了!」Sniper突然大叫,Spy承認自己差點嚇到咬斷舌頭,接著他看著對方歇斯底里的抱怨著:「Medic弄來了一具屍體!在澳大利亞!在所有人面前!他說要進行一個偉大的……呃?具有突破性,對,突破性的實驗!那可是一具屍體啊!天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


  「……接著那隻鴿子……阿基米德!阿基米德從那可憐傢伙的肚子飛了出來!所有人都認為這只是個魔術,然後我就趁機把屍體處理掉……就這樣!一團混亂!Medic那傢伙……Zzzz」


  Spy掩嘴蓋住忍不住脫口的笑聲,Sniper已經趴到了桌面上睡著了,他動作小心地站起身,在走出車外時回過身來找到那條羊毛毯蓋到對方身上。


  「一夜好眠……大概?」


  他很確定明天對方會為宿醉而苦,雖然他不會同情他,但是這個努力當個好兒子的男人值得擁有一個睡前祝福。晚安吻?那東西雖然浪漫,他挺想這麼做,可Sniper不是清醒的就沒有意義,儘管他在睡夢中喃喃自語的樣子相當有趣。


  可能是他在這種骯髒的環境待太久了,腦袋也變得不太正常了,否則的話,他壓根兒不可能會站在這裡盯著一個大男人的睡顏瞧上一段時間,不過如同不久前所說的,他真不討厭這種變化。


  受到這種影響可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Spy走回基地時想:會不會他已經開始睡不慣自己的那張柔軟大床了呢?那樣的話還真是種折磨。




  Sniper醒過來的時候,不只肩頸痠痛,連腦袋都像被Pyro拿強力千斤頂重擊過一樣突突生疼,外頭天才剛亮,他覺得自己必須躺回床上,管他今天有沒有任務,就算天塌下來,或管理員衝進來也不能阻止他。


  當他爬上床的時候,總覺得有些不同:不是床單的材質變得柔順或枕頭蓬鬆柔軟這種事,而是一種地盤被侵占的奇妙感覺。


  怪異的是,他不討厭這種變化。


  直到後來睡醒Sniper才發現是氣味。他的床上,整輛車上都殘留著另一個人的味道,而他實在想不出來還會有何人——


  他已經在考慮要不要領薪水後就炸了這台車換新的了。




END

评论
热度(10)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