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Pain 20140831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Heavy / Medic

* RED / BLU 無差

* 清水向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31




  他當然知道痛覺是怎麼一回事。


  別人當他是一塊鐵板,狠狠去踢反而會痛到自己的腳,但事實上,被子彈射穿的地方還是會感覺得到疼痛,火焰灼熱的致命,儘管那些會在轉眼間就消失無蹤,但他還是明白得很。


  「HEY!MEDIC!」

  「轉角有補給器,跑過去吧孩子!」

  「Doctor!Come on, man!」


  假設連他都不能承受那些傷害,倘若它們會加諸於醫生身上,只要如此想道Heavy就無法繼續往前。於是,他轉過頭,把Medic推回基地裡去,差點撞上正在守衛補給器的Pyro。


  「大塊頭,怎麼了?」

  「留在這裡,醫生。」


  這裡很安全,有Engineer和他的步哨,還有一個隨時戒備的Pyro在巡視,比前線槍林彈雨好上太多了,他的醫生應該在這裡,不該受到任何損傷。但Medic顯然不這麼想,只要他打算走出基地,醫生就會開啟醫療槍跟上,他就必須折回來把Medic帶回原地,幾次下來,連Pyro都被搞糊塗了。


  「聽著,Heavy,我不知道你想幹嘛,但是你不能不讓我出去。」他的工作就是到前線給其他傭兵治療,雖然大多數時間他都偏心地站在這大個子的後頭支援,但是他們的組合總是很有效,所以他不能要他留在這裡。


  「醫生得留下!」Heavy堅持的喊道,在醫生要反駁他之前拿出樣東西,「我有三明治!你留在基地!」


  什麼?他就這樣被三明治取代了?Medic錯愕不已地看著Heavy就這樣拿了個三明治往外頭衝出去,直到Engineer回來,看看Pyro又看看Medic,同樣也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被三明治取代了?」


  德國人的突然大喊嚇到了還在試圖理解現狀的德州人,Engineer很快的反應過來抓住Medic的白袍,他扛著一把針筒槍就想往外送命,看來是氣的不輕。天才的腦袋總是理解的特別快,儘管實際上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他也正親身體會類似的事情,所以能猜得出來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不能這樣做,他以為他是在做什麼?是想被打成篩子嗎?」沒了他,那個顯眼的大塊頭就只是個巨大的標靶,所有子彈朝他招呼過來,不用幾秒,他就會被打得像蜂窩一樣。


  「事實上,沒人能把人打成篩子,那說法實在誇張了……好了,冷靜點,醫生。」Engineer小心翼翼地把那把針筒槍挪遠一點,憤怒中的人都不大理智,像Medic那種天才更是瘋狂,小心一點總是好的,「嘿,Medic,雖然有點蠢,但是Heavy這麼做不就只是因為他擔心你而已嗎?」


  「擔心?開什麼玩笑──


  拔高音量的Medic可真嚇人,Engineer搖搖頭,「醫生聽著,我要說的是,最近Pyro也一樣,這幾天他哪裡都不肯去,吋手不離地跟在我附近……你懂我的意思嗎?」前陣子他吃了不少次敵對Spy的悶虧之後,Pyro似乎就私自決定了要在這裡把所有接近的人都燒過幾回。


  被點名的Pyro歪歪腦袋,專注地噴出一團火焰威嚇轉角的Scout。


  「又來了!真的是我啦,Pyro!」Scout從火焰發射器的槍口走過,到補給器上補充彈藥,然後看了看邊上的Medic,興奮地邀約,「Hey!醫生,Heavy不在,你要跟我一起嗎?出去作戰!」


  Medic只是扶了扶他的圓眼鏡,給了一個否定的回答。他可追不上這小子的腳步,而且Scout根本不會顧慮到後頭的隊友,只會拼命的往敵營裡衝……噢,那個白癡,顧慮過頭了!


  「Scout,我需要你幫我找到Heavy在哪裡。」

  「這沒問題,我辦得到。」


  Scout飛快的跑了出去,Engineer見對方終於領悟了並且不再那麼氣鼓鼓的了,於是提議道:「那麼,讓Pyro護送你過去如何?嘿,咕噥鬼,只是一會兒,不會怎麼樣的。」


  Pyro發出埋怨的悶聲,不過Engineer用一個微笑裝聽不懂來打發對方。


  真是個壞主意,Heavy這麼想到,在他成為所有人的靶子之後。他躲進了一間廢棄的倉庫,才剛進去,就被人用槍口抵著腦袋。那一身筆挺的西裝,很明顯是Spy,但就算是同個顏色也不能掉以輕心。


  直到對方收起左輪手槍,Heavy才鬆下一口氣。他中了兩箭,還受到了火箭和黏彈的洗禮,更別提多處燒傷了,現在更糟的是,外頭鐵定一堆埋伏,而他的格林機槍早耗盡彈藥,然後Spy也無法一個人突破重圍。


  「怎麼了,弄丟了你的口袋醫生了嗎?」Spy諷刺地說道,但Heavy根本不想理會他,只是粗魯地折斷刺穿大腿的弓箭,那畫面看了就叫人頭皮發麻,「好了,你拿去。」


  Spy把僅存的治療包丟過去,反正他身上不過幾處擦傷,全都是拜對面Sniper所賜,看來自己是成了對方的眼中刺,不過打不中的話,那傢伙也只能在高處氣的牙癢。


  法國男人從PDA拿出菸,靠著牆吞吐雲霧了起來,他斜眼看了渾身是傷的Heavy,「可真蠢,不是嗎?」他靠玩弄別人心理過活,自然對人的心思聊若指掌,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大塊頭做了多麼沒必要的事情。


  Heavy不想同他說話,Spy毫不在意的哼笑。


  「那個庸醫可不弱,這可是我最高的讚美了。」Spy彈掉了煙灰,看著射破窗戶插進地面的箭矢,他取下了上頭繫著的紙條。


  滾回來。


  潦草卻有力的字體宣告著外頭已經淨空,Spy可不想多留在這個布滿灰塵的老舊倉庫裡,至於受重傷無法行動的Heavy,他可一點也不想多事,反正,治療的後援總會有人來做的。


  法國人走出倉庫,對著某個方向的上空擺手致意,而站在某棟建築屋頂上的澳洲人則發出了不屑的哼聲。


  「Hey,Spy!」Scout蹦跳著跑過來,「你有見到Heavy嗎?」


  也是時候了。Spy比了個倉庫的方向,得到罕見的道謝之後看著Scout跑回基地的方向,在其他敵人過來以前,他也隱身離開。


  全身快要散架的劇痛,在勉強止血之後,Heavy只剩下「慶幸不是醫生受傷」這一個念頭。其實Spy說的沒錯,就算很討厭對方但是也不得不認同,把Medic留在基地裡,要是有敵人攻進來的話呢,誰來替他的醫生擋子彈?


  也是少了Medic之後他才注意到,自己並不是無敵的。


  尖銳的疼痛揮之不去很討厭,無法動彈連點力氣也使不上很討厭,沒有醫生在背後更是讓人無法忍受。


  他不知道倉庫外還有沒有敵人,外頭一片安靜無聲,沒準大家老早收工回家,也沒人發現他不見了。Spy可沒有那麼好心,而醫生鐵定在生他的氣……Heavy已經做好疼死在這裡的最壞打算了。


  其實他一直以來根本想不起來痛覺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只要呼喊就會被抹平傷痛。


  「......Doctor.」


  當柔和的光環住他的時候,Heavy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在光線下模糊的Medic的臉顯得相當悲傷,但那很可能也只是自己的錯覺。


  「你這傻大個兒!」醫生慍怒地責罵道,卻始終沒停過醫療槍的治療。


  「Doctor.」

  「你以為自己沒了我真走得出基地嗎?」


  「Doctor.」

  「看吧,傷成這樣造成大家的困擾,知道錯了吧?」


  「Doctor.」

  「怎樣?」


  「Thank you.」

  「……好了,我們回去吧。」


END
评论
热度(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