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Unconfirmed 20140825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 / BLU無差

* 有半裸/全裸/裸體圍裙的清水向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25

 

 

 

  要是幾年前有人跟他說自己會在一輛既破舊又髒亂的露營車上饜足地醒來,他鐵定會掏出左輪手槍射穿那個人的腦袋,反正看起來也治不好了,但說來好笑的是,現實卻正是如此

 

  他在硬梆梆的床墊上睜開雙眼,僅只容納一人的單人床上也真只有他一人,純白的羊毛薄毯遮蓋住他光裸的身軀上。Spy認出那是自己某一年送對方的禮物,那時他們還不是這種關係,而這質地柔軟的高級羊毛布料也不過是他從別人那裡獲得來的一個不值得稀罕的禮物罷了。

 

  Spy踢開零落散佈各處的衣物,他可不想把那些已經佈滿摺痕的西裝撿起來穿上,他最多找到一直壓在身下的面罩戴上,披著薄毯走出屬於臥室的小空間,倚在門邊有些好笑地看著那個拿著電話既生氣又無奈的男人。

 

  「我當然是個醫生……那不代表我就要回去參加什麼澳大利亞醫師研討會!──爸,我還有病人!」

 

  Sniper只套了件牛仔褲,Spy可以一覽無疑他赤裸的背部,淺粉色的新鮮爪痕還有漂亮的肩胛骨上的咬痕,比起吸吮出瘀血更讓人愉快,他對著話筒怒氣沖沖,頑固的父親和同樣固執的兒子對話總只剩下讓人很難高興起來的大吼大叫,Spy可不想被對方等會兒的壞脾氣跟著糟了心情。

 

  於是他無聲潛行到了對方側邊,輕鬆俐落地劫持了對方話筒,怡然自得的對著那端的Mr. Mundy禮貌問候:「您好,Mr. Mundy,我是您兒子的同事。關於那個澳大利亞醫師研討會,是的,他會去的。您說病人?噢,這個不用擔心,我很確定那個病人的手術可以再等一等。」

 

  「我會確保他回澳洲的,非常感謝您,再會。」他掛掉通話時Sniper幾乎要掐住他脖子了,但Spy只是隨手把羊毛毯丟到對方腦袋上去,然後打開他的冰箱翻找那些少的可憐的食材,想辦法弄頓早餐果腹。

 

  Sniper弄下那條毯子時,Spy繫上圍裙,尋獲的結果只有快要過期的牛奶和幾顆雞蛋,連點培根也沒有,他熟練地從櫥櫃裡取出平底鍋,開火,倒上些許的油,打蛋,也老練地應付憤怒的澳洲人。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Spy拿著平底鍋轉身,順手將煎的金黃酥脆的荷包蛋送到餐桌上的兩只盤子裡,「當個好兒子,Sniper,沒什麼困難的。」他從櫃子裡找出一支還沒斷水的筆,在冰箱上黏貼的便條紙上列些東西上去,那是一張購物清單,而上頭總是只有咖啡豆。

 

  老Mundy只是想要兒子回老家了,這很明顯。

 

  「我可不想去什麼研討會!」Sniper惱怒地吼道,他一直都在當個好兒子,輪不到Spy替他決定該做什麼或該怎麼當,「我也混不進去!」

 

  「那真不是你要擔心的問題。不過,幸好我知道Medic也要去,也許你們可以同行。」Spy嫌棄地看著Sniper剛煮好的咖啡,決定在乾淨的玻璃杯裡只倒牛奶就好,他停頓了一下決定補充:「我當然知道所有人的行程。」

 

  他可是專業的,弄到一張毫無破綻的假醫生執照或者知道所有人的行事曆只是小事一樁,不過還缺點東西:一套作工精細的合身西裝和一條有品味的領帶,Sniper套上白袍的模樣絕對值得一見。

 

  Sniper將煎蛋一口塞進嘴裡,憤恨地放下叉子,「你搶了我電話,在這個時間,要是我爸問我們一大清早在做什麼──」

 

  「就說是……徹夜研究人體括約肌和腸道對異物的反應,如何?」

 

  也許是法國人僅著圍裙靠在流理臺邊上喝牛奶的畫面實在太過震撼,以至於他只能順著對方的意走,那是他在踏上澳洲的領土之後唯一能想到的解釋了。

 

  「滾出我的車。」

  「……你打算要我裸體出去嗎?Well, Okay.

 

  Sniper用力把羊毛毯子丟回去。

 

 

 

  鄉村風格的格子襯衫和對他而言過於肥大的卡其色長褲已經是Spy能找到最好的遮蔽物了,其實櫃子裡還有一件白色襯衫,完全符合他的尺寸,因為那就是他的所有物,不過,他更偏好於讓它一直待在那兒。

 

  看Sniper從那本就空的可憐的衣櫃裡拿出來的衣服,他完全不敢領教對方的品味,那些可怕的東西就這樣被吞進行李箱裡頭,Spy希望它可以就這麼從高空中掉進海裡,再也一去不復返,但那件繡有無尾熊圖案的手工針織毛衣可真溫馨又充滿母愛,要是弄丟了連最殘忍無情的專業殺手都會心疼的。

 

  Spy一邊鑑賞對方的衣物一邊給予評價,以至於對方惱火地下了封口令:假設他在多批判一次他的穿衣品味,Sniper就要拿彎刀把他的嘴割下。Spy最終安靜地看對方收拾完,等行李箱的拉鍊拉上,他才從一旁站起來走出露營車外。

 

  澳洲獵手可不懂那男人想做什麼,他就算表現的有些反常,Sniper也不想多管那男人的任何一點事,他們並不是那種關係,事實上,他討厭Spy的程度可不亞於Scout那小子,只是至今為止他都找不到一個說法來解釋他為何會和那個背刺混蛋上床。

 

  儘管說他鬼扯或者自欺欺人吧,他才沒空理會其他人怎麼想哩!見鬼的,連他自己都想不透了……。

 

  他在基地裡多待了一刻鐘,處理完了請假手續,還和幾個人告知一聲,甚至答應了Pyro要帶隻無尾熊回來(當然只是玩偶),他還是沒見到Spy,唯一可知的是,Spy已經先找過Medic了。

 

  Sniper最後去找隊上的醫生和他確認會合地點時,早就被知會過了的Medic只是爽快拿出了一張抄有飯店名稱和房號的紙條給他,他正忙著一個新的研究,等著搬到澳大利亞的研究會上發表。

 

  直到他折回露營車上去取行李時,他才看見放在餐桌上的黑色長盒子,用一條素面緞帶繫著,打開來,裡頭是某件要價不斐的名牌西裝,還真該死的合身,Sniper忍不住咒罵,還有假的醫師執照和摺疊整齊的醫師服和白袍,也同樣該死的準備周到。

 

  他把東西隨便塞進行李箱,腳步停留在廚房好一陣子,才決定掏掏口袋,把露營車的鑰匙留下,放在明顯的餐桌上。

 

  Sniper還是忍不住發起牢騷:明明是那傢伙一手促使這樁鳥事的,現下把東西丟了就消失無蹤,可真不負責任到極點。噢,閉嘴吧,他可不是要對方跟著到澳洲去還是怎樣的,至少也該……道個別之類的?

 

  天,他在騙誰?Sniper真想拿頭去撞車窗,他得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任何有關Spy的事情。也許這時回澳洲會是個不錯的選擇,他必須遠離這些一陣子,只是一小段時間,他得呼吸家鄉的空氣然後想念充滿煙硝味的戰場,到時候,可能,他就會想清楚那些總擾亂他思緒的未知因素究竟是什麼了。

 

  他希望會。




END

评论
热度(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