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Chase 20140820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 TEAM

* 清水向 / 官方漫畫妄想後續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20

 

 

 

  先發制人。

 

  只要扣下版機,他就可以有效率的解決掉狙擊鏡準心瞄準的那個女人,即使是在機場這樣大庭廣眾的地方,他也有餘力輕鬆脫身。他有精密的計畫和本事,更別提這裡是他的家鄉。倘若沒有那個男人踏入他的領土的話,一切都會順利進行。

 

  他看著那個可恨的背刺混蛋親暱的彎下腰在目標耳邊低語,輕易地干擾了他的狙擊,然後突然間那對洞悉一切的淺色眼珠就望了過來,他怔然,差點連槍都握不穩了,結果被動搖的下場就是幾秒後,法國男人佯裝沒事一般的輕拍了身旁的女子,然後徹徹底底的讓他所有的計策崩盤。

 

  NOW.

 

  那三個人衝出了他狙擊鏡可視及的範圍內,等Sniper從狙擊鏡移開視線的時候,他們早分頭混入了來澳洲觀光的遊客人群裡。他低聲咒罵,Sniper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的目標僅只Miss Pauling一人,這意味著只要搶先一步找到她,就不需要去對付其餘難纏的二人,可以輕鬆收工讓他更提起勁來了一點兒。

 

  Sniper追出機場的時候,正好看見蘇格蘭黑人一手扛著管理員的秘書,一手拿著黏性炸彈槍,回頭對他咧嘴一笑,接著發出爽朗的笑聲飛的遠遠的。

 

  該死的。

 

  澳洲可是他的領土。他們最好給他記清楚這一點,因為他能輕鬆追捕到想撕裂的獵物。Sniper壓低帽沿走出機場,爬上了一棟建築物的頂樓,墨鏡後的雙眼銳利地掃視著街上的人群,他預測他們接著會分開行動,Demoman實在太顯眼了,而他也真發現了那抹紫色的身影。

 

  當MissPauling抬頭和他對上眼神,那個女人往後退了一下,接著毫不猶豫地轉身撞開路人逃跑,Sniper只是不疾不徐的回想附近的地形,能躲的地方實在太少了,他很快就料想到對方會藏到哪去。

 

  只是那個男人到哪去了?他暫時甩開這個疑問,其他的麻煩事可不是他的問題,他只要把Miss Pauling解決就行。

 

  但他早該想到沒那麼容易的,有那個男人在的話。等他俐落地穿梭在街道中,拐進一條小巷,爬上防火梯到屋頂的時候,等待他的是黑洞洞的槍口,持槍的人可不是什麼見鬼的Miss Pauling,而是他真該下地獄去的法國騙子。

 

  「Well, 看來Gray Mann先找上你了?」

 

  他早該發現到的,況且他追的那個女人手上的公事包也消失了。才隔好一段時間不見,他就忘光了對方那點可憎的本事,不過偽裝成Miss Pauling倒是挺新鮮的,Sniper舉著雙手做出投降的模樣時玩味的想到。

 

  「那不關你的事,滾遠點兒。」Sniper嘶聲道。顯然他的目標現在還在機場裡,也許靠著Demoman的能力他們能逃得更遠,但是既然Spy在這裡,那他們就會待在容易會合的地方,所以,機場

 

  「別輕舉妄動,澳洲佬。」Spy用槍頂了頂對方的額頭,看對方齜牙咧嘴的模樣,他可真懷念這個表情,當他在機場看見Miss Pauling身上的紅點時,他覺得這趟尋人之旅來得真是值得。

 

  對Sniper變卦去為Gray Mann工作這點他也不意外,這男人除了當個瘋狂槍手以外可沒別的職業適合他了,只可惜這回他得阻撓他的工作,當然了,可以避免刀刃相向的戰鬥是最好不過的了。

 

  「也許你該意識到現在是我站上風,親愛的Sniper

 

  回答他的是兇狠的嗑爾克彎刀,但Spy只是從容地側身閃開,他沒開槍,甚至也沒亮出自己的蝴蝶刀,只是一手放在背後,一如既往的優雅,對許久未見的夥伴提議:

 

  「如果你要殺了MissPauling我會很困擾的,那可是位尊貴的女士。現在,你可以選擇一刀砍死我,但你絕對找不到Miss Pauling,或者,轉身離開這裡,當一個平凡無奇的Mr. Mundy度過餘生。」

 

  對方過於挑釁的表情實在刺眼,以至於Sniper有個衝動想選擇前者,但最終他還是收刀。

 

  「……都是什麼爛選項。」

 

  Spy挑眉,「哦?不然你有更好的主意?」

 

  「比失業就去坐牢還差點被吊死好一點。」Sniper忍耐著不去揍對方一拳,盡可能語帶諷刺的說道,但他總低估眼前男人的臉皮。

 

  「沒想到你這麼在乎我,我可真是受寵若驚。」

 

  「給我死遠一點兒。」Sniper被那個說法噁心到了,他絕對否認Spy說的一派胡言,他不過就只是偶然看到報紙了而已,都還來不及笑他呢!

 

  Spy嗤笑了一聲,眼神卻全是得意和欣喜。

 

  「儘管矢口否認吧。」

  I will.

 

  把他瞇眼咬牙憤怒的樣子盡收眼底,Spy收槍擺擺手要對方好好跟上,回到街道上時,Demoman正好從超商走出來,仰頭灌了口啤酒後對他們揮了揮手。

 

  「搞定了?」Demoman順手拋了瓶啤酒過去,Spy瞥了一眼便側身閃過,讓後頭的Sniper一陣慌亂才接穩那瓶酒,「……還以為會更久呢……」他咕噥道,以為他們會像個男人用拳頭打場架之類的。

 

  腦筋一直線的Demoman可沒有暗示什麼,所以他可不清楚為何Sniper要狠瞪Spy像是等會兒就要衝過去把對方撕碎張牙舞爪的樣子,加上Spy點菸巧妙的掩飾自己在偷笑的表情,更讓他一頭霧水,到底自己是哪裡講錯話了?

 

  也許他晚點該問問MissPauling,畢竟她好像什麼都知道,也是她胸有成竹的保證這趟旅程帶上Spy準沒錯,絕對能把Sniper找回來。

 

  被夾在澳洲人和法國人奇怪的眼神交流中間的蘇格蘭人搔搔腦袋,讓Sniper不高興似乎是他造成的問題,他自覺有必要解除這尷尬的氣氛,於是他左思右想,最後隨口說道:

 

  「噢!對了!Spy你抱起來簡直像女人一樣啊!」沒什麼重量更別提那一點也不健壯的身材了,這算什麼男人啊,他帶上對方使用黏彈跳躍的時候還以為真的在扛著Miss Pauling哩!

 

  WHAT?」

 

  Demoman可沒有料想到對Spy體重反應最激動的不是本人而是一旁的Sniper,他的氣燄似乎燃燒得更嚴重了,而Spy只是一臉無辜地盯著突然語出驚人的蘇格蘭人看。

 

  「你晚上給我等著。」

  「……哦?」

 

  只見Sniper向Spy宣戰,而對方貌似也欣然接受了。Demoman在一旁不知道該阻止他們,還是加油添醋希望他們來場真男人的對決,噢,這兩個平常一個躲著開槍狙擊,一個專搞背刺,完全不能體會什麼才叫男人的戰鬥。他確定自己樂見這兩人打起來的場面,說不定他還可以開個賭盤之類的,Scout鐵定會搶著先下注。

 

  「HEY!我可以觀戰嗎?」

 

  「WHAT?」

  「NO!」




END

评论
热度(8)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