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I'm drunk 20140819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RED Demoman / BLU Soldier

* Mann vs. Machine 曼恩對決機器人模式背景

* 清水微虐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19

 

 

 

  敵人的敵人即是盟友。

 

  說來好笑,他們打了那麼多年的戰爭,結果到了失業的地步才發現他們全都是為同一個人工作,全都只是自相殘殺的愚蠢戲碼。現在,老是對他們發號施令的管理員失蹤了,他們大可以回老家度過餘生,或者,拿起自己吃飯的工具奮戰。

 

  軍人毫無疑問會選擇後者。

 

  事實上,所有人都選擇了回到這個欺騙他們戰鬥的鬼地方,連精通任何事物並兼職找他們回來的Miss Pauling都有點訝異。他們是傭兵,不只是因為錢或事業之類的無聊原因,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所以,殺人或殺機器人?沒有差別。

 

  唯一不真切的大概只有兩對人馬真能心平氣和共處一室,畢竟在這之前,他們還是不共載天的兩個陣營,而現下看來,合同上白紙黑字規定的不得與敵對發展友誼關係,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對這裡唯二的蘇格蘭黑人來說,確實如此。

 

  除了戰鬥以外的時間,Demoman都試圖把自己泡進酒精裡頭,其誇張程度到了連Medic都看不下去的地步,直到那個時候

 

  在戰場上死傷難免,倘若真戰死在這裡,那也算是了了這個士兵的宿願。

 

  他可以放著那傢伙不管的,讓他在角落孤獨死去,連同那雙礙眼的鞋一起,他也可以送他幾顆黏性炸彈,好讓下一波機器人大軍壓境時能讓那個渴望上戰場打仗的軍人有個壯烈的死法。

 

  最終戰勝的真相是,他把那幾具廢鐵炸的四分五裂,然後把那穿藍衣戴鋼盔的軍人送回後方基地,他撞開幾個BLU的人扯開嗓門放聲呼喊Medic,他甚至記不清是哪隊的Medic接手治療。

 

  他坐在BLU的蘇格蘭人搬來的一整箱啤酒上,也不管經過的RED隊友說了什麼,就只是待在候診室那兒灌醉自己。當地板上有多到隨處亂滾的空酒瓶時,他也醉得差不多了,Medic推開門出來的時候,他站起身給對方一個無禮的酒嗝,而醫生只是把小圓眼鏡拿下來擦一擦,比了一下裡頭。

 

  「你可以進去了。」

  「我──為什-咯-麼-要-咯-進───進去?」

 

  Medic看了一下凌亂的候診室,只是淡淡的說:「隨便你吧。」然後看著Demoman還是搖搖晃晃腳步不穩的撞進裡頭。

 

  當醫生關上候診室的燈和門的時候,依稀能聽見裡頭大聲的醉話,但Medic心裡只盤算著要Demoman明天清理他留下來的殘局這件事。

 

  至於他聽到了什麼……鑒於一個手術過量麻醉劑可能到明天都還醒不來,一個醉酒嚴重明早只會有強烈宿醉而什麼都記不得,Medic就勉為其難的記著了,他還會很好心的不告訴其他人。

 

 

 

  「真虧你做了那麼多軍事訓練!我喝醉了──你少在那找藉口啦!噢……你什麼也沒說……我發誓……我要把你殺了又殺,殺到你死透不能再殺的時候……我還是會繼續殺……」

 

  「……我買了兩張槍砲展的票……但另一張我才不給你咧!我要跟你的票一起去!哈啊!啥──?」

 

  「……我愛你啊,老兄……」




END

评论
热度(3)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