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Lovesick 20140814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BLU無差

* 清水不甜向

NO SMOKING 的前篇 (單獨閱讀也行)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14

 

 

 

  嚴冬的法國可沒有什麼宜人的溫度,靠近塞納河岸氣溫更是刺骨,但比起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入眠,寧靜祥和的家鄉才是適合休養的地方。不過是跌入水池裡,就被這點小感冒給擊垮的一蹶不振。Spy感嘆著自己可能上了點年紀,隨即又否決掉方才那個想法,他之所以會回到這裡來,只是因為自己的隊友實在太煩了一點,完全不能安靜養病。

 

  好想抽菸。他望著天花板輾轉難眠。

 

  過於柔軟的床墊和溫暖的羽絨被本該讓他可以更快進入夢鄉,感冒藥裡的安眠成分也早該發揮作用了,但怎麼樣都起不了效果,就好像他突然忘記怎麼睡覺了一樣。他平常是怎麼入睡的?不管怎麼翻身都感覺不大對勁。

 

  又量了一次體溫,但溫度依舊沒有下降,還是在華氏一百零三度。

 

  也許他真該給那個蒙古大夫打一針那種半小時就會感冒痊癒的不明藥物,而不是躺在這裡說不上舒服又有點兒無聊的度過好幾天,至少忍受個三十分鐘的上吐下瀉或者全身起紅疹完可以讓他抽上幾根菸,最糟的也不過是可能會長出蜥蜴麟片之類的……如果Medic真敢拿他當實驗品這麼做的話。

 

  Spy過十分鐘後最終決定起身,決定泡點能放鬆身心的甘菊茶,或許喝點茴香酒會更好,但是他想起那杯蘇格蘭獨眼黑人的特效感冒藥(成分有百分之九十是伏特加),而使他高燒不起到神智不清,一整天的記憶都沒有之後,他決定這段期間暫時不碰酒類了。

 

  模糊的印象中似乎有某個澳洲人著急怒吼的模樣,但那時候的記憶實在太不可靠了,也許只是自己做了個夢或者產生了幻覺,就像現在他似乎瞥見了窗外有個熟悉的身影,可再次轉頭過去看那兒什麼也沒有。

 

  他可能真的有些想念那個煙硝味瀰漫還有帶著尖酸刻薄難聽嘲諷的戰場了,以至於白日做夢到這種地步,也許他該來點咖啡因才是,既然他完全睡不著覺,可惜的是他冷清的櫥櫃裡面可沒有半點兒咖啡豆。

 

 

  ……好餓。

 

  Hey你以為你在幹什麼?

 

  Huh?沒咖啡豆了……。

 

  你還沒睡醒,是吧?

 

 

  作戰前的清晨他習慣弄杯咖啡,但總會有個難纏的傢伙泰然自若的把它占為己有,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睡迷糊了還是裝得睡眼惺忪好來詐騙他的咖啡,他自己倒是也一次一次地默許那人的行為,還有在他旁邊的座位拿下帽子遮蓋在臉上的閉眼假寐。

 

  Spy泡了杯清淡的茶,決定在過一會兒,吃個藥就躺回床上。

 

 

 

  一覺到天亮的感覺舒爽的不可思議,燒退了一點,儘管他還在不停的咳嗽,但腦袋不再那麼昏沉的像是有人偷灌水泥進去的感覺可以說上不錯。Spy決定到外頭走一走,街道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白雪,轉角那兒有一家麵包店,過一條街那裡有賣他很喜歡的那一種咖啡豆品種。

 

  他剛踏出門的時候就查覺到了一絲異樣。

 

  法國是他的故鄉沒錯,但老實說這裡也頂多只是他的落腳點。Spy決定先觀望一下在考慮如何行動,也許只是他多心了也不一定,不過他還是找出了一張紙片夾在門縫當中,現在,他得去享受法國早晨的美好。

 

  冬日清晨的街道略顯空蕩,都是些腳步匆忙急著上班或者是打著哆嗦想趁早買完東西就回家的法國人。Spy將臉埋進圍巾裡,柔軟的織物抵擋了部分的風,他快步走進麵包店,身材圓潤的麵包店老闆正好端上剛出爐的小圓麵包,他便買了幾個,還因為凍紅的鼻子得到早日康復的祝福。

 

  拎著兩袋咖啡豆回到家的時候,Spy首先掏出的不是鑰匙而是槍,雪白的紙片在他家門前的臺階上,他屏息地貼著冰冷的牆壁,門鎖有被撬開的痕跡,他感覺得到對方就在那扇門的後面。

 

  誰知道呢,說不定打開門迎面等著他的會是一臺步哨也說不定,讓敵人大費周章跑來法國殺他那也算是一種光榮,不過死在故鄉倒是他作夢也沒想過的事。

 

  就賭一把吧。當Spy推開門將槍口對向那人時,雙方都怔住了,最先回過神來的是Spy,他立刻把門關上,人在家門外呈現茫然不解的狀況。他打開門的方式不對嗎?不,他不該出門的,這下好了,他可能到達了一種前所為有的高燒,因為那個澳洲人不可能在這裡的──

 

  「你在外頭幹什麼?」Sniper低語道,伸手把法國人抓回溫暖的屋內。看對方傻愣愣站在外頭的模樣,就知道對方病的不清,也不瞧瞧自己病成什麼德行了,還跑出去吹風,他恨不得能借把火焰噴射器把對方給燒熱,「滾回床上去,你這法國蠢貨。」

 

  「你跟蹤我?」

 

  Sniper扒掉Spy身上冷冰冰的西裝外套,裹上厚毛毯,把虛弱無力的對方扛進臥室裡,絲毫不溫柔的把他往床鋪上一丟,在用棉被把他纏得跟繭一樣,只留下一個腦袋,眼神無奈的看著他。

 

  「不,我追蹤你。」Sniper承認。

 

  「……這麼說我昨晚沒看錯了。」Spy咕噥道,他在雙重包圍下掙扎了一下,連雙手都無法動彈,他嘆息,「Sniper,如果你還有點智商,我必須吃飯。」

 

  「……」

  「……」

  

  總算重獲自由的Spy最終還是安穩地躺在床上,既然Sniper難得要為自己效勞,那麼何樂而不為呢?他指揮著對方在麵包上塗上黃油,茶葉的量應該要放多少才對,搞得Sniper齜牙咧嘴的差點就要把抹刀往對方身上捅了。

 

  「所以,你就這麼來了?」Spy享用完早餐以後說道(身為優雅的法國人他可不會邊進食邊說話),「其他人呢?沒工作要做了嗎?」

 

  Sniper三兩下把剩下的圓麵包塞進嘴裡大口咀嚼,「還行。」少了他這個該死的騙子,他們的戰績也只能稱上勉強還行,好幾次都讓敵對搶了風頭,管理員嚴肅宣告敗北的聲音已經快把Soldier給逼瘋了。

 

  一看就知道不好。Spy原本想說些嘲弄的話,但喉嚨一陣發癢,他咳得胸口都痛了。Sniper把溫水和藥物塞到他手上時,他搖搖頭,只見對方慍怒的皺眉。他頭都疼了還得應付這個沒常識的瘋狂槍手。

 

  Later.他隨手將水和藥往床邊的矮櫃放,在等待正確吃藥的時間時,他可不會忘了最開始就應該問的問題,「那麼,你來做什麼呢,Sniper?」

 

  Sniper咬牙的表情分明在說他明知故問,但他的對手是Spy,在這種方面他可贏不了對方。Sniper壓低帽沿,不甘不願的低語道:早日康復……你走之前我沒……總之,Medic說這樣會更快痊癒

 

  Spy將對方斷斷續續的語句串聯起來,然後哼笑。

 

  「你是被那個蒙古大夫給騙了吧?」

  「Huh?Oh, right……」

 

  一句祝福最好能讓他的病更快好起來,這話連Sniper一出口就開始懊惱了,但Spy好心的沒拆了他的臺,雖然他的表情可道盡了他早看透他會出現在法國的原因了,單純就只是擔心而已。

 

  「And I miss you……your coffee.

  「Okay.

 

  Spy猜他的病已經好了,另一種病。




END

评论
热度(11)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