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NO SMOKING 20140809 (*R17)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Sniper / Spy

* RED/BLU無差

R17 (有少量暴力描寫和性暗示)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20140809

 

 

 

  定期健康檢查結果報告:

 

  Scout 體內含危險輻射物 不合格(但據上一次檢查含量減少10%)

 

  Heavy 體重過重 不合格(但距離前回檢查減重了兩英石)

 

  Demoman 血液酒精濃度過高 不合格(據上回檢查高於5%,須嚴格控管

 

  Spy 尼古丁中毒 不合格(已影響肺部,須嚴格控管

 

 

 

  當Medic在大廳裡宣告基地裡不得再出現酒精和菸草等危害人體健康的有害物質時,Spy已經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到了他們的醫生,而Demo則是過度震驚還無法反應過來。等到Demo回神過來抗議之後,基地裡所有的酒精飲料早就全數進了馬桶,而Spy私藏的菸草早就在基地外頭的空地被Pyro發出邪惡的笑聲給燃燒殆盡了。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忍耐……」Demoman焦躁的在大廳裡來回走動著,沒事時喝酒是他最大的樂趣,現在他閒著卻沒酒喝,彷彿人生突然沒有了意義,他幾乎抓狂到要拿起黏彈發射器去炸Medic實驗室的門了。

 

  Spy記得自己背刺的都只有敵對的Medic才對,再說好了,他們可是傭兵,缺條胳膊斷條腿也只是家常便飯,相較之下,尼古丁中毒豈能算得上是什麼太大的危害。

 

  不過,去跟隊上的醫生吵架是件不明智的事,畢竟Medic身邊可是跟著孔武有力的Heavy,儘管多數時候Spy都看不上眼,但這回醫生連派傻大個Heavy出馬都用不上,只消一句「別忘了你冬天時發生的事」,就讓他講不出話來。

 

  想忘都忘不了,他前年冬天時染上了風寒,支氣管就像罷工一樣,肺也都快吐出來了。那一次也是平常這群對他沒好氣的傭兵最關心他的時刻,以至於他不得不打包行李逃回法國才能專心養病,還有那個澳洲人……。

 

  總之,在抽菸下去,他就得要去背刺上帝了,這是Medic的原話。

 

  是的,他當然會上天堂,因為他的偽裝技術可是一流的。

 

  想在一群笨蛋的眼皮子底下享受菸草會有多難?就算他們不知道哪來的辦法把他所有藏在基地裡的香菸都銷毀了,他也有辦法搞到些新的,只是……

 

  「我真的沒有在哪裡惹到你嗎,Doctor?」

 

  Medic只是眨眨眼睛,試圖掩藏他那眼鏡後頭的邪惡光彩。一個踐踏日內瓦協定的醫生,Spy才不會相信他真的沒有心懷不軌呢!但不管Medic怎麼說,他有的是法子……。

 

 

 

  不,才怪。

 

  怪的是似乎所有人都卯起來和他作對,他可真受寵若驚,Spy嚴重懷疑這群傢伙只不過是想看他菸癮犯了又無處可解的焦急模樣罷了。Scout絕對是對此最熱切的人,他總是在他點起菸的時候飛奔過來,帶著一串刺耳的笑聲劫走他的菸捲迅速逃跑,又或者Pyro會突然從轉角出現,火焰噴射器竄出的火苗吞掉了他的香菸也把他的面罩舔得面目全非。

 

  Spy帶著燒傷泡進冰水裡頭,這點程度的傷Medic隨時都可以治好,但他可不想給那個日耳曼醫生看笑話,況且只是手灼傷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至於始作俑者的Pyro對此完全在狀況外,也沒有人會為此責怪他)。

 

  比起疼痛,腦袋張狂叫囂著的渴望才逼瘋人。

 

  「──你在這裡幹什麼?」

 

  歸來的露營車的主人瞪著他,老早摘下被燒壞面罩的Spy只是維持背對的姿勢將傷口持續沖水,等到Sniper自己理解過來並強硬的抓住他的手查看傷勢時,Spy狠狠的抓過對方衣領把Snipe撞上流理臺。

 

  「你把它們藏到哪去了?」缺乏尼古丁令人焦躁,他僅存的一點理智只足夠讓他撐到這個地方來,也是少數他可以不用偽裝不用遮掩真面目的一處,所以墨鏡後面的淺色眸子冷淡注視他的時候,Spy不假思索的抬腳往對方結實的腹部一次狠擊。

 

  Sniper發出悶哼,往後撞倒了他的咖啡杯,深褐色的液體傾倒,在沾上了兩人的衣角之前,Sniper便予以反擊,他猛地推開Spy,在對方撞上餐桌防備不及時動手彎折對方手臂,將對方壓制在桌面上。

 

  那很痛,但Spy一點聲音也沒發出來。

 

  「它們?」

  「我‧的‧菸!Sniper!」

 

  「那種東西我處理掉了。」

 

  當Sniper話一出口,他必須花兩倍的力氣才能繼續控制住菸癮犯的法國間諜,看對方一貫的冷靜蕩然無存確實很新鮮,但是現在這種狀況棘手的太讓人討厭了……他只好摸上對方的手背,然後發狠地施壓在對方燒傷的地方。

 

  Spy對著空氣發出無聲的叫喊,他試圖在他身下疼的蜷縮起來但是辦不到,接著他臉色蒼白全身冒著冷汗,疼痛不已的喘息。

 

  那讓Sniper想起了好幾次的夜晚,當他從背後進入Spy時,那個身材單薄的男人總會抓緊床單倔強的不肯發出半點聲音,發燙的皮膚和通紅的臉以及佈滿薄汗的身軀,帶著苦澀味道的吻還有報復性的歡愉。灼熱的記憶和現下如此的接近,以至於他不由得加重力道。

 

  Spy費力吐出髒話,在一條腿蠻橫地介入他雙腿之間時低吼:「給我滾開!」他可不是來這邊給人上的,更別提他現在被壓在油垢殘留的骯髒餐桌上,那個該死的瘋狂槍手在勃起個什麼勁兒?

 

  充耳不聞對方怒吼的Sniper只是俯下身,胸口幾乎貼著Spy的背,硬挺著的生殖器摩擦著對方的臀部,然後發狠地一口咬住對方耳朵,Spy用法文說了什麼,鐵定是些不得體的話。他總是表現優雅而從容到讓人生氣的地步,至於其他粗俗的語言他可不會說,但如果他們聽不懂就另當別論。

 

  澳洲人就當他什麼也沒說,從Spy西裝翻出蝴蝶刀,俐落的卸了對方皮帶,他這才換回通用語言:「你不會是想在這裡上我吧?」在油膩的飯桌上?身為法國人的Spy可不能接受這麼沒有情調的事,但現下比起在哪裡做愛,因尖銳的疼痛和憤怒讓他反而冷靜了下來,他要幹掉他身上的那個男人。

 

  Yes. 刻意在耳邊吐出的單字讓人不快,更別提那溫熱滑膩的舌舔舐過咬痕,帶來發麻的刺痛有多讓人作嘔,Spy對那種拿痛楚當異樣快感的行為可敬謝不敏,如今他對身上的男人反感到必須要親手扭斷他的頭才能解氣的地步。

 

  槍手已經在他西裝褲裡肆意摸索,帶繭的、留有傷疤的粗糙大手掌握住了他的命根子,惡意的緩慢擼動,就像多數夜晚他們不急著索求對方的時候會做的那樣,讓Spy真正痛恨的是自己居然也起了反應這件事。

 

  「你讓Medic這麼做的嗎?」Spy咬牙問道。這其實很明顯:Medic完全沒理由限制他們菸酒,再來不可能所有藏菸的地方都會被找出來,除非有個知情者或者眼尖的人幫忙,還有,他在上層的櫥櫃看到了他的醫療報告的一角。

 

  施壓在燒傷上的手轉而改為輕撫,片刻Sniper微微退開,放開Spy好讓他能轉過身來,儘管沒有面罩遮掩,他從未能了解過法國間諜的心思,也就那瞬間的百感交集,促使他防備不及被Spy往臉上狠揍一拳。

 

  Damn. 那一拳可真不輕,覺得自己下顎都發痛的Sniper差點就要把蝴蝶刀往Spy心臟還了,但怒不可遏的法國人卻更早一步動作。Spy一把攫住對方衣領猛地往下一拉,一次趁其不備攻城掠地徹底讓對方懵了,直到嘴裡散開的金屬鏽味和痛覺才讓他清醒過來。

 

  「菸癮犯了。」

 

  Sniper在被兩條長腿環住腰時,他聽見Spy不甘心的這麼說道。

 

 

 

  說真的,我應該要知道Sniper的桌子為何會支解嗎?

 

  不要比較好,Engi。

 

  ……我還是給你們造張鐵桌吧。


  非常感謝。


  不必謝,反正幫Medic修門的材料還有剩。



END

评论
热度(19)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