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TF2] Dragon 20140803

※繁體字注意

* TF2 絕地要塞2

* RED/BLU無差

* 全員愚蠢向





20140803

 

 

 


  Engi,你昨天給Pyro說了什麼故事?

 

  Well,就是,有關龍的。怎麼了?

 

  很好,我們現在知道了他在扮演什麼了。

 

  ……?

 

  Pyro把我們所有的武器拿走並且拿著火焰槍守衛著他們,他燒了每一個試圖接近他寶物的人。他在扮演一條龍,會噴火的那種

 

  那實在是……

 

  糟透了,你得想辦法解決這問題。

 

  ……Okay.

 

 

 

  Engineer苦惱的戴上安全帽,這舉動也不是要防範什麼危險,Pyro又不是真正的龍,只是總得以防萬一,畢竟Scout的眉毛已經為此犧牲掉了一半。他回想著昨天念的書裡是如何介紹有關一條龍的,見鬼的,為什麼他們基地裡只找得到奇幻生物百科這種東西,而不是一本有公主和小仙女魔法的童話故事全集。

 

  龍是一種高傲的生物,他們有強烈的地盤意識,侵犯牠們領地的人都會被無情的火焰燃燒殆盡;他們喜歡閃閃發亮的金子或者珠寶,龍對於牠們認定的寶藏有相當大的執著和佔有慾,但如果龍喜歡你,牠就有可能和你分享牠的寶物。

 

  他可不覺得自己會是什麼龍的好朋友,但對象是Pyro,他們也許可以稱上是好夥伴(假如不只有他單方面這麼認為的話),不過能接近Pyro是一回事,勸說他把搜括來的寶藏還回去又是一回事了。

 

  Engineer在走廊就可以看見那座武器堆起來的小山。遠遠看過去還可真夠壯觀的,要是其中一把不小心走火了,很可能整座基地會因此炸出一個坑洞來,那可不妙。

 

  「Pyro?」

 

  Engineer決定先嘗試理性的溝通,才剛叫那條龍的名字,巡守寶物山的Pyro立刻轉身將火焰噴射器對準來者,他可以看見藏在防毒面具後面的眼睛危險的瞇起,等到他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又欣喜的發亮了,就像個等著得到讚美的孩子。

 

  這大概是個不錯的開始,Engineer這麼認為,但當他打算踏入大廳的範圍時,Pyro又想起了自己是一條龍的設定,毫不猶豫的噴出一團火焰嚇阻他的進入。

 

  「嗚哦哦哦哦……冷靜點,Pyro。」

  「Mmmmmmh-」

 

  比平常還不能解讀面具下模糊的咕噥,Engineer只好猜測那是一種Pyro式的龍語,就這點來說,Pyro當一條龍還真是適合不過。好了,現在連自己都不被允許進入。就這麼走開?別傻了,如果自己不解決這件事情,其他人就會介入,用愚蠢的方式,最後可能導致的下場就是全員被炸飛,那樣簡直比從高處摔死還更是愚蠢、痛苦的死法

 

  倘若要進入龍的領地,你必須要有禮貌,要絕對尊敬那條龍,向他展現你的誠意。奇幻生物百科裡這麼寫道,他昨天還在心裡暗祔著:究竟什麼情況下才會需要做這麼白癡的事情。然後,上帝,就是現在

 

  「呃、Pyro……我是說:偉大的龍,我在此獻上我的寶物,能讓我進去嗎?」Engineer雙手奉上自己的扳手,照著Pyro的邏輯,也許他認為他們把自己的武器當成是一種珍寶(事實上大概只有Heavy的莎夏才算得上值錢,而且Heavy也確實把他的機關槍當寶貝看待)。

 

  Pyro遲疑了一下,他似乎在思考龍可不可以這麼做,畢竟他這才第一天作為一條龍,於是Engineer又連忙宣稱道:「我可以幫你看守這些寶物。」很快的,Pyro發出了喜悅的哼聲,拉著他到那座小山前。

 

  順利潛入龍窩。Spy平常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吧?騙了Pyro他可沒覺得不踏實,Engineer更在意的是Pyro讓他坐到那座武器山的至高點。他的屁股下方正好是莎夏,並且他的安全帽上被放上了Heavy收藏的俄國女王王冠,他覺得自己現在對Heavy充滿了愧疚感。

 

  說真的,他對此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應該稱讚Pyro有那個本事把他們的武器帶走嗎?Pyro看起來很想要有人稱讚他的樣子;他甚至沒有半點計畫,早知道就讓Spy偽裝成他來做這件事情了。噢不,在他腳邊躺著的不會是Spy的PDA吧……也許他可以先把那個搞到手給Spy?在讓對方接手?

 

  那麼,首先,他就必須先轉移Pyro的注意力。

 

  「Hey,聽我說Pyro……」

  「──納命來吧!你這條邪惡的壞龍!」

 

  什麼?拿著蓋爾巨劍的Demoman突然跑進了大廳,Engineer似乎看見了對方用僅存的一隻眼睛衝他眨眼。好吧,這跟他預期的不一樣,不過隨便啦。只見Pyro立刻扛著火焰噴射器追著對方跑,留下他和一堆的武器在這兒。

 

  「嘿嘿嘿嘿嘿,沒想到成功了!」

  「……我的寶貝莎夏……」

 

  門口探出了兩個腦袋,是Scout和Heavy。看到Heavy他驚的都要跳起來了,但是只要他輕輕一動,不穩固的小山就會瓦解,要是發出太大聲響把Pyro引回來就糟了,他只好小心翼翼的待在上頭。

 

  「別弄壞了我的PDA就行。」Spy也銜著菸出現在視線範圍內,然後他微笑,「真沒想到你居然成了公主嗎,Engi?」頭頂著王冠,和寶藏被放在一塊,簡直就是被龍守衛著的高塔上的公主嘛。

 

  另外兩個人也發出了小小的竊笑,Engineer才懶得理他們,被搶走武器的可憐蟲可不是他,再說好了,那也意味著他不會被燒。

 

  因為龍會噴火將入侵領地的蠢貨燒得連灰燼都不剩。

 

  他聽著他們的慘叫(主要是Scout和Heavy的,Spy的隱形手錶還在,他鐵定是隱身躲起來了),而Demoman很可能已經犧牲在某個角落了,他剩餘的同情心只留給其他人,希望他們不要計較Pyro暫時性的身為一條龍的習性。

 

  「Mmm-Mmmph-HAHAHAHA!」

 

 

 

  一個人住在露營車裡面會遭遇到的最大險境大概是咖啡豆短缺吧,食物不足還可以獵個鹿或是山豬之類的,身為一個狙擊手在野外求生可一點也不困難,但是咖啡豆?他還是得定期回基地裡拿點打包帶走。

 

  Sniper經過大廳的時候直覺不妙,於是繞道走過,慶幸的是Pyro只是一直盯著他看而不是舉著消防斧衝過來,可能是因為Engineer在旁邊的關係吧。他走到餐廳前遇上了幾個人,Scout兩條眉毛不知出於何故消失了,而Heavy無精打采的,重要的是,他們都和在餐桌前喝茶裝沒事的Spy一樣,身上都是燒焦的痕跡。

 

 

  那是在搞什麼鬼?

  說來話長。

 

  嘿,那是我的彎刀嗎?

  不要問太多比較好。

 

  好吧,可你怎麼也燒焦了?

  ……你再多問一句我就捅死你。

 

  不,你才不行,你的蝴蝶刀也在那裡,我看到了,背刺混蛋。



END

评论
热度(15)
©A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