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

[DC/SuperBat] Allergy #17

※繁體字注意

※ABO設定注意

* DC

Superman/Batman

* OOC注意

* 關於ABO的多數設定經過參考

* 關於ABO的部分設定是胡謅的

* 關於案件或部分劇情請視為架空

* Alpha!Superman / Beta!Batman

* Alpha!SuperBoy / Omega!Tim

* 接受者請往下,不能接受者請盡速離開(?)




#17

 

 

 

  書房裡只有紙張翻動的聲音,卻是兩種不同步的翻書聲,克拉克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得出哪個是布魯斯,哪個是提姆。提姆的閱讀速度快得多,翻頁也就快得多,他渴望吸收更多的知識,或者想更快證實自己的理論是對的,當他在看一本偵探小說或懸疑故事的時候;布魯斯會逐字閱讀,在字裡行間細嚼慢嚥,緩慢享受文字帶來的樂趣,他看到摺痕會伸手撫平書頁,翻書的動作優雅,讓人忍不住想親吻他的手指。

  如果我一開始選擇成為作家就好了。克拉克沒注意到自己正在書房門口傻笑,只想著要是他也能寫本書讓布魯斯這樣專心閱讀就好了,直到提姆闔上書皮識相地把空間留給他們。他經過克拉克旁邊時抬頭對他笑了一下,那笑容中大概有著「做的不錯」的意味在。

  克拉克聽著門關上的聲音好笑地搖搖頭。這些孩子現在最大的樂趣莫過於關注他們養父的戀情,他當然是很高興他們願意看好他了,唯一要搞定的就只剩下布魯斯。從門被關上開始,布魯斯的閱讀節奏就被打亂了,即使他想專心,可他現在大概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克拉克走過去,他便放棄地放下書揉捏著眉間頭痛的嘆息。

  「你要先緩緩嗎?」克拉克溫和地問。

  「不,你別,我得習慣。」布魯斯皺眉說,對自己握緊椅子扶手的肢體語言感到一股焦躁,但他同時也知道這急不來,這麼多年了,他自己都沒料到自己的反彈會這麼大。

  他和克拉克說好,只要他們獨處,克拉克就一點都不能收斂他的資訊素,情緒也得真實的反應上來,不能克制。現在書房裡正瀰漫著一股蘋果派的香味兒,布魯斯不知道自己要感到飢餓好,還是覺得不自在好。

  「慢慢來,布魯斯。」克拉克低聲說,手輕觸上布魯斯的手臂,感覺到他一時的僵硬,但遲遲沒有抽開手來,他這時喜悅是非常不恰當的,但有個人為了愛你而努力,遠勝過努力愛你還要更好,「我能牽著嗎?我覺得我們可以一邊談話讓你分心,一邊讓你習慣這個。」他嘗試著說,然後在布魯斯看穿他小心思時輕鬆地眨眨眼睛。

  布魯斯讓他這麼做了,然後克拉克選擇用十指緊扣的方式完成他說的牽手,布魯斯睨了他一眼,用不緊不重的力道彎起手指感覺氪星人肌膚的溫暖,「你們談完了……那麼康納的情況怎麼樣?」他問。

  「我以為你會監聽我們對話。」克拉克假裝吃驚,但他其實真的有一絲意外,布魯斯在孩子的事上總特別上心,而他的控制慾總是很全面性的,即使不用掃描他也知道布魯斯的家裡鐵定也藏著監視器和監聽器。

  布魯斯沒理會克拉克的諷刺,只是如實已告:「在我來書房的時候提姆已經在做這件事了,所以我也和提姆談了一下,關於這個,我有事要和你說。」

  克拉克這下真的是意外的整整三秒沒有言語,「等等,難道你剛剛給提姆上了堂性教育課嗎?」那可就換克拉克想偷聽一番這對養父子的對話了。他想像不到,無論是蝙蝠俠還是布魯斯寶貝兒,用嚴肅低沉的嗓音或者玩世不恭的態度……他被腦袋裡的想像給逗笑了,然後被布魯斯翻了個白眼。

  「提姆又不是剛經歷分化的小孩了。」布魯斯說。

  「可你總該有一次會和他們其中一個談到這些,對吧?」

  克拉克莫名的期許讓他搖頭微笑,「我有迪克,而在這之前,我還有阿爾弗雷德。」他道出事實,以及,「你才是該給孩子做性教育的那個,克拉克。」

  「什麼?可是康納不是……」這下換克拉克緊張了。

  「如果你要說的是萊克斯‧盧瑟給他灌輸的那些『常識』,全是教科書般的垃圾。」布魯斯擺出鄙夷的表情,他要給高譚的學校都捐一筆新的購書費添購新的ABO觀念讀物。

  平常在莊園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反倒還好,可一旦到少年泰坦有其他人的時候,就完全不行了──提姆的意思是,康納會像守著財寶的龍一樣,或者把他當玻璃製品,相當循規蹈矩的尊崇『保護Omega是Alpha職責』的舊時觀念,讓紅羅賓非常不堪其擾。

  被其他人笑話可能是提姆更在乎的重點,那孩子在這事上本來就更敏感些,提姆大多數時間都在為自己的性別鬥爭,他不是很介意戴米安老是批評Omega軟弱沒用的評論,那讓他惱火但更有動力,戴米安也從沒在對練時手下留情過,但是康納做的?提姆可不喜歡。

  被隊友調笑甚至都變成了其次,每當他們出任務時,康納都會過分注意提姆的行動,更別提很可能破壞行動的插手保護了,更讓人頭痛的是,康納容易被隊友的Alpha資訊素影響到,導致他總是像暴躁的青少年一樣胡亂使力攻擊。

  「少年泰坦的資訊素訓練室這個月底可以完工。」布魯斯輕描淡寫地報告到,克拉克張嘴想抗議他怎麼不知道有這事,卻被布魯斯一個眼神給噎住。

  由於超人那時對超級小子的態度還陰晴不定,誰也沒膽子在他面前提康納的情況,他們私下開過幾次會,最後決定在少年泰坦建個訓練室,反正出資人即布魯斯‧韋恩aka蝙蝠俠,這事就極為效率的繞過了聯盟主席,然後火速地執行了。

  其他孩子大多都很熟練如何收放自己的資訊素,因為那是基本禮儀,過度彰顯自己資訊素的行為大多會被視為求偶或者挑釁,不過孩子們也會各自有自己的配套課程,已經差不多要定案了──就剩聯盟主席的意思。

  「其他人大概覺得教導孩子這方面的事算得上天倫之樂,打算讓給你。」他語帶笑意,狀似認同不已,但布魯斯實際上更像在看好戲。

  「不……這個……」克拉克尷尬的幾乎想打穿地板挖個洞鑽進去,教康納控制能力是一回事,教孩子性教育又是另一回事,他剛剛真不該笑話布魯斯的,「我想康納更像是我的親戚,例如堂弟……我說這個不是要逃避什麼,真的,戰鬥訓練和資訊素我都願意教。」

  他無意識握緊了布魯斯的手,然後又驚覺地鬆開,但布魯斯像是一點都沒有注意到,「還得確定氪星人的基因在康納身上的作用到底能發揮多少,生理結構也可能不太一樣……我想讓他到堪薩斯和瑪莎待一陣子試試,她比我更適合養大一個外星人。」

  布魯斯思考了下,最終看著他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安排康納‧肯特入學堪薩斯的學校,就麻煩他的堂哥兼監護人的克拉克‧肯特等著簽字了。」

  克拉克拉過他們交扣的手,用布魯斯的手背輕輕蹭著自己的臉頰,在落下幾個親吻,「謝謝,布魯斯。……不過,我很好奇,你真的沒監聽嗎?」

  蝙蝠俠理所當然的哼了聲,然後抽回自己的手。

  克拉克盡力不要把自己的惋惜表達出來,溫情的時間結束了,但下一秒,布魯斯只是不耐煩地開口:「你要站在那邊到什麼時候?把椅子挪過來然後坐下。」

  他覺得自己要是長了條狗尾巴,現在大概死蠢的在左右瘋狂搖擺吧,只差沒笑的沒心沒肺撲過去熱情的舔布魯斯,布魯斯大概也想到相似的畫面,決定把注意力放回書上。

 

 

  那是一個巨大的玻璃罐,就豎立在蝙蝠洞裡,他用X視線可以看見複雜的管線接連其中,卻不是那麼確定功用為何。想當然了,沒理由布魯斯不弄一個訓練室在自己的巢穴裡,他換上棉質上衣和運動長褲,在面板上按了幾下,大罐子彈開了門。

  克拉克敲了敲玻璃表面,那不是一般玻璃,是強化玻璃,要他說的話,他覺得這不項訓練室,這更像囚室,「這看起來並不怎麼……人性化。」他嘗試找更婉轉的詞,但很顯然那正好就是布魯斯需要的。

  他直覺認為自己也不會喜歡布魯斯手上的那一小瓶試管,當他告訴克拉克那是某種濃縮的仿造資訊素劑,放進機器就可以轉化成氣體時,他一點也沒有改觀。

  布魯斯比了比巨大玻璃罐的底部,有個圓形開孔,「只要把這個放進這個槽裡,訓練室就會依照設定調整資訊素濃度,它還有仿造情緒的功能,但那個還需要調整,但就現階段來說已經很足夠。」布魯斯解釋著功能,看著克拉克陰晴未定的表情,以為對方是擔心安全性的問題,「這裡有監控屏,它會掃描我的生理反應,還有心理的,裡頭也有緊急停止鈕,一旦超出安全限制,上頭的管線就會立刻淨化裡面的空氣……再說,我讓你在這裡監控。」

  「誰的?」他瞇起眼睛盯著那東西,試著不像個陷入忌妒的糟糕男人。

  「奧利佛‧奎恩,你知道,就那位來自星城的富二代,他也是這個項目的出資人和合作商。」布魯斯晃了晃手裡的小瓶子,享受克拉克視線明顯的跟著它,不過他還是在氪星人試圖用超能力作弊毀掉這根試管前把它放進插槽裡,「有問題嗎?」

  有,問題可多了。

  「我知道你和奎恩一直都是朋友,但你居然放心讓他參與聯盟的技術開發嗎?」他盡可能讓自己保持在好奇,而不是試探布魯斯,「而且,你明明在Beta平權那塊一直都很保持低調的,但只要是奧利佛‧奎恩邀請你,你都不會錯過……」

  克拉克最後幾乎是咕噥著講完的,但布魯斯還是聽出來了。

  他當然必須得低調,才不會有人猜到布魯斯‧韋恩其實是Beta的真相,況且同時涉足兩塊性別平權是非常危險的,連他的公司都怎麼不支持他在Omega上的立場,如果他也在Beta平權方面大張旗鼓,很可能他沒過多久就會先被內部策反而退位下台,然後在被激進份子暗殺。

  「外界都知道我和奧利的交情,所以我應他的面子受邀參加,而他也禮尚往來,我們用這樣的名義朝對方的基金會捐一大筆錢,這樣我們倆都能避免過大的爭議和危險。」布魯斯解釋道,「其他的,我不能去,但孩子們可以,雖然迪克從來都不喜歡這些場合,不過他偶爾還是會去些他感興趣的活動,有時還會帶上戴米安。」

  媒體對迪克和戴米安的關注度沒有布魯斯高,也無法代表韋恩企業站足立場,幾乎像是只是來送張支票替公司省點稅的,布魯斯並不介意,至少這對他那從小受菁英教育和偏激思想的小兒子有點幫助。

  老天,戴米安一開始可不樂意了,但感謝上帝,那些活動確實逐漸幫助他看到許多東西。

  「有一次戴米安的老師打來告訴我戴米安在學校惹了事,參加了一場鬥毆,老實說我毫不意外會發生這種事,但通常戴米安都很小心,如果他想,甚至沒人會懷疑是他做的──」布魯斯收斂了一下他臉上的自豪,「就聯繫我的老師所言,戴米安唆使了他的一位同學揍了其他男學生。」

  「讓我猜猜,那位同學是個Beta,而他揍的對象是長期欺負他的Alpha們?」克拉克會心一笑,覺得自己會喜歡這個故事。

  「戴米安在他的同儕間意外的非常……有說服力。」布魯斯輕笑了下,他無數次感嘆這些孩子們的不成熟和莽撞,但也無數次因他們感覺到神奇和驕傲,但故事接下來就不是那麼讓人愉快了,布魯斯的微笑收了回來,「不過他的班級導師可就不這麼想了。」

  「他說了……還是做了什麼?」布魯斯的表情變得像聽到小丑又從阿卡漢逃出來一樣難看,克拉克很難拿捏他現在是要去撫平布魯斯緊皺的眉頭,還是退遠一點好。

  布魯斯壓根兒沒注意到,他雙手環胸沉浸在回憶當下的憤恨不平,「是戴米安主動要求通知家長的,因為那位老師並沒有做到公平公正,也就是說,他只給了那個Beta的家長打了電話,告知那孩子的父母,他在學校打架滋事。」布魯斯看不過去那本該是為人師長之人的行為,對戴米安來說更是難以赦免。

  他趕到學校時,見到的是自己完全炸毛的小兒子,

  克拉克小聲地喊了拉奧,被布魯斯忽略過去,「教唆的罪應該更重,但戴米安的舉動卻被他解釋成『好心的建議』,而扭曲了這樣的建議,Beta才是有錯的那一方。那個老師原本是想避重就輕,對另外一群學生的家長聲稱這只是孩子間的小打小鬧,但自己的孩子被Beta揍了似乎刺激到了他們敏感的神經,結果他們這些人寧可接受自己的孩子是欺凌別人的惡霸,也不願意承認這世界上有個Beta狠狠地反擊了一群Alpha。」

  那個Beta孩子的父母原本做好了花光畢生積蓄賠償這些Alpha孩子的家長的心理準備,他們也沒想到情況會完全反過來,變成那些家長急著把醫療費、精神賠償送到他們眼前,就是不要自己的孩子有打輸Beta的汙名。

  但戴米安很確定那些小孩就是欺善怕惡的蠢蛋們,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小瞧Beta了,戴米安也沒想到那個孩子的毅力這麼驚人,他被揍掉了好幾顆牙,倒在地上仍飽受拳腳攻擊,在戴米安看不下去打算插手時,他卻大吼著跳起來揮拳回敬,壓住一個人猛揍了起來。

  他們離開辦公室之後,那個孩子露出缺了的牙,給戴米安一個抱抱,戴米安僵立在原地好一陣子,然後才拍拍對方表示他做得好,布魯斯當下就黑了學校走廊監視器,拿了這段畫面加密收藏起來。

  「他的父母也表示自己從來都不曉得Alpha能這麼荒唐,但他們確實需要這些錢。至於聯絡我的那個失職的老師,這麼說好了,他已經不再是戴米安的班級導師了。」

  這事似乎有了個完美結局,但心知肚明的人都知道這只是表面上的勝利,ABO無形的階級制度就像腐敗的淤泥一樣深不見底,克拉克感嘆,「拉奧,我真希望我能做點什麼。」

  「你做了,你寫過的那幾篇報導,提姆弄成電子檔保存,還寄給了不少人。我喜歡那篇你假設所有人都能有一樣的權利,還是有點天真,但我喜歡你描述的那個情景。」布魯斯說這話時的眼神帶有多少溫柔,他踏入那個玻璃牢籠就有多麼堅決,「面板左邊是緊急停止鈕。」也只有他能做到把這句話說成:我信任你。

  玻璃門隨後滑上,克拉克一點兒也聞不見布魯斯的味道了,他只看得見布魯斯的微笑,似是寵溺,「還有,奧利佛‧奎恩aka綠箭俠,你還沒在布魯斯‧韋恩和蝙蝠俠是一對的假消息中學夠教訓嗎?」他露出了個『你不是聯盟主席嗎,怎麼這都不知道』的表情。

  超人的表情一時間精彩的很,先是驚愕,再來無辜,「你的是……我這不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嗎,還有,正因為我可是聯盟主席,才絕不濫用超能力侵犯人們隱私的。」克拉克說,皺著眉盯著罐子裡的布魯斯,「這真的有必要嗎?」

  他又敲了敲玻璃壁,全然的不信任這吞了他愛人的巨大機器。

  「非常必要。」布魯斯肯定地說,「現在,麻煩幫我按下啟動鍵。」

  克拉克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按了下去。他知道這又是蝙蝠俠在設計上的另一個巧思了,啟動按鈕只有在外頭能夠操作,所以一定會有一個人在外監控──他滿腔的驚喜和憐愛都要突破胸膛,他雙手貼上冰冷的玻璃表面,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布魯斯的手也觸上來。

  在機器開始工作,發揮那根試管裡的液體,轉換成資訊素填滿罐子時,布魯斯在鋪了軟墊材質的地板上打坐,打算靠冥想來撐過這次訓練。玻璃隔絕了裡頭的氣味,但克拉克可以從布魯斯逐漸皺緊的眉頭看的出來那有多難受,他不能打破這個把布魯斯拯救出來,他要信任他、尊重他是自願被關著獨自承受這些──

  布魯斯開始冒汗,心律變得雜亂,他試圖控制呼吸頻率,但他設定的資訊素濃度,即便是熟人的氣味,現在讓他每一口呼吸都難受至極,但他能忍耐,因為他只要一抬眼就能看見某個在緊急停止鈕前面焦躁地反覆來回走動的氪星人,知道受難的不只有他。

  不過也許他不應該一開始就把濃度設定的這麼高……噢,現在這樣能行。新鮮的空氣灌了進來減緩了Alpha資訊素濃度讓布魯斯好受了一點,但他沒有舒展開眉頭,反而睜開雙眼,看著按下那顆停止鈕的超人。

  在機器徹底過濾完資訊素後門才會打開,他惱怒地瞪著克拉克,對方在他的瞪視下稍微有點心虛,但又馬上擺出不容質疑的態度,門一打開,布魯斯還沒決定他等等是要摔他出去,還是揍翻他在地,超人卻先飛進來了。

  布魯斯衣著上還帶著綠箭的味道讓他皺著鼻子感到不快,他在布魯斯要攻擊他前做出了暫停手勢,然後解釋他為什麼要叫停這次訓練,「我不認為這樣有效,布魯斯。孩子們會需要這個,因為他們要學習怎麼不受資訊素影響而衝動行事或者退縮,你不是,布魯斯,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人類,你凌駕那些愚蠢的潛規則之上,你需要的不是習慣這個。」

  Alpha的味道和行為布魯斯都能習慣,克拉克嘗試伸出手把布魯斯擁進懷裡,蝙蝠沒有抵抗沒有不適,連觸碰他都可以忍受,但克拉克分的出區別,那都不是真心接受,布魯斯要的是自己能夠平等看待所有人。

  布魯斯因為克拉克給他的評語略微不快地皺眉,抱怨道:「我可不是什麼聖人。」

  「我知道。」他飛快地親了一下布魯斯的額頭,「我也不是,我在這裡幫你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要你,現在,你該去洗個澡換個衣服,把綠箭的味道去掉,我們再回來繼續。這次,用我的資訊素,我有別的想法,好嗎?」

  布魯斯以沉默回答,他看著克拉克縣在臉上的表情,認為自己剛沐浴完奧利佛‧奎恩的資訊素之後,還能萌生起一股想親吻超人的衝動實在不合時宜,也許就是奧利的問題,但是他這麼做了,他的愛人摟住他的腰給了反擊,他的呼吸被氪星人更濃烈的味道給侵占。

  他收緊的手指甲陷不進超人的皮膚,但克拉克確實感覺到了,鬆開他一點,還沒道歉自己意亂情迷忘記收斂的舉動,布魯斯卻說了:「好。」

  超人留在原地讓感應到資訊素濃度上升的機器繼續淨化空氣,一邊用超級聽力聽著布魯斯衣服在身上摩擦,脫下,然後步入浴室淋浴的聲音,然後從玻璃的反射看見自己的表情非常的糟糕。

  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是某種野獸,帶著大量未解決的情慾,還有可怕的妒火。

  最糟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之後在瞭望塔碰上綠箭要怎麼辦了。




TBC


兩個成年人開始談成年人的戀愛啦(之前那段都是小學生版本的)!

先給奧利aka綠箭道個歉XDDDDDD 莫名躺槍

這真的是非常非常折磨人的一章,尤其是最後,巨大玻璃罐可以寫多少有趣的東西啊(自己講),我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要堅持PG-13,明明來個肉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了(才沒有)。

想認真的問一下:Kon-El翻成中文是要叫康‧艾爾嗎?文太長了寫的時間也太長了,往回翻發現我用了不少種版本的翻譯XDDD(失職

全文到現在已經12萬字了,然而在到預定的結尾前,好像還有很多東西要寫......首先先期待年底的JL電影(欸),亨超本蝙越看越帶感(被朋友毫不遲疑的打上了大叔控的標籤)

然後就只是隨意的問一下,大家會想收Allergy的本,還是類似短篇集或者其他AU中短篇小說本?(如果我下個月專題組員可以給力點的話,就能正在考慮明年八月的CWT出現,據我家的攤主說他也許會報攤;-;)

重申,真的只是非常不靠譜的計畫著XD

评论(5)
热度(54)
©AOI | Powered by LOFTER